【双花】忍冬(二十九)

·原著向

·发糖!

 

  看到年初一就出现在自己家的孙哲平不免惊讶,但是张爸爸和张妈妈很快接受了他“心系战队赶回K市然而俱乐部大门没开因而前来投奔队友”的说法,顺带着将他“认真敬业的态度”好一阵夸奖,看得张佳乐直在一旁嚷嚷“谁才是亲儿子”。

  好吃好喝的招待自然是少不了的,到了晚上,从B市远道而来的认真敬业的儿子的好队长更是不能睡沙发也不能睡地上的。张家没有客房,于是张佳乐不大的单人床被理所应当地划成了孙哲平的地盘,而张佳乐本尊,则只能屈尊打地铺了。

  看着张佳乐抱着一卷被子开始磨磨蹭蹭地在地上折腾着铺铺盖,孙哲平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一脸好笑:“怎么我来了倒给你赶到地上去了?”

  张佳乐对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您是我爸妈亲儿子,我是捡的,满意不?”同时不免将手下动作放得更慢了一些,暗自腹诽知道我在打地铺那还不快点阻止我这光荣伟大的牺牲,就坐在那里一边笑着一边看算什么?

  “你不是在等着我说上来一起睡吧?”孙哲平挑起一边眉毛,猿臂一展,向后倒在了张佳乐的床上:“你的床还挺软。”

  用你说!张佳乐恨恨地哼了一声,泄愤一般将铺地铺的手法又用力了些,可转念想到撕扯的还是自家被褥就免不得幽怨地扁扁嘴:“便宜你了。”拍了拍枕头,他从地上爬起来:“你睡了吗,要睡我关灯了啊。”

  “行你关吧。”孙哲平应了一声,却从床上爬了起来,径直坐到了张佳乐刚铺好的地铺上。

  “你干什么啊?”张佳乐一脸莫名其妙。

  “睡觉啊。”孙哲平同样一脸莫名其妙。

  “你睡觉去床上睡啊,睡我地铺干什么?”

  “你床太软我躺着腰疼睡不着,睡地铺刚好,就辛苦你去睡床了。”

  “你有病啊?”

  “是啊,你有药?”

  “你发什么神经!”张佳乐一把将孙哲平从地上拉起来,推倒在床上:“让你睡床你就睡,腰疼也给我躺着,哪来这么多话!”

  孙哲平含着笑扭过头:“哟哟,真凶。可怜我大年初一千里迢迢来K市就被你训哦。”

  “没人求着你来,再废话小心给你打包寄回B市去。”张佳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可是语气终究还是缓和了许多:“我爸妈要是看我让你睡地铺,等你走了不得把我床给劈了烧柴啊?”

  “可是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躺地板啊。”孙哲平躺在床上,看着居高临下炸着一头毛的张佳乐,突然爬起来,朝着旁边挪了挪:“你也睡上来?”

  “你放过我的床行不行啊!”张佳乐掩面,“它只是张单人床啊大哥!”

  “挤一挤嘛,比你大冷天睡地上好吧。”孙哲平伸手就将张佳乐铺在地上的厚被子捡了起来,随手抖了抖扔上了床:“来来来,你睡里面,咱俩侧着躺能躺下。难不成你嫌我啊?”

  张佳乐心跳如雷,面红如血,耳朵发烫,欲哭无泪。

  不是不想睡床,更不是不想跟你同一张床睡啊。

  可是这样让人怎么睡得着嘛!

  一时张佳乐心中纠结,用装十三的话来说就是一股甜蜜的忧愁充塞其中让他满怀期待却又情怯难前。犹豫着,却又似是蓄谋已久地爬上床,张佳乐抱着被子回头瞪了孙哲平一眼:“先说啊,我睡觉不老实,可能回头就把你踹下去。”

  “你这话说的好像咱俩没一起睡过似的。”孙哲平将地上的枕头捡起来丢还给他,“我还不知道你呀。”

  你知道个屁。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张佳乐咬着下唇红着脸暗暗腹诽,却又害怕被孙哲平看出不可告人的心情,便草草卷了被子一头倒下去,没好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显得闷闷的:“废话真多,睡觉睡觉!”

  孙哲平伸手在张佳乐露出被子的绒软头发上揉了揉,被一巴掌拍开之后愉快地笑了笑,下地关了灯,脱鞋上床。

  “草!孙哲平你压到我头发了!”

 

  时过午夜,张佳乐依旧瞪着眼睛睡不着。面对着雪白的墙壁侧躺着,听着背后传来的孙哲平平稳的呼吸声,虽然害怕吵到身后人而不敢辗转,心却在胸腔之中滚来滚去不得安宁。

  喜欢的情绪在无眠的寂静的夜里翻涌而上,仿佛满室黑暗一般要将人吞噬干净。

  自己离他是那样近。

  他的呼吸弱弱地在身后响着,他的心跳仿佛带着空气一起振动而撩动着自己的心跳,而连他的体温也似乎从厚厚的被褥间传来,将自己的脸捂得一片滚烫。

  睡不着啊。睡不着啊。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啊。

  距离他越近,喜欢的心情就愈发雀跃起来,但同时害怕被发现的心情也使得自己愈发忐忑。

  隔着一床被褥睡着的,是他;而隔着一个客厅睡着的,是父母。

  就像做了贼一般,带着忐忑与罪恶感,偷偷掩藏和强自压抑的甜蜜情绪在身体里喧闹着不肯平息,到了最后竟然成了甜蜜的折磨。

  张佳乐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满腔纠结无处宣泄的他只能一口口深吸夜里微凉的空气来试图将躁动不安的情绪压制住,可吐出气息的同时,更多的寂寞、愧疚与惆怅便随着黑暗变本加厉地涌入他的胸腔。

  “你睡不着啊?”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将张佳乐吓得呼吸一窒。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哟,大孙你也没睡啊?”

  “听着你一口一口唉声叹气的,怎么了?”

  “啊没什么,这不是一过年就是比赛日程了嘛,这不还新开了六十级上限,多了一大堆技能,想着咱们要进决赛还有点压力呢。”张佳乐干笑着转移话题,生硬得他自己都听不下去,怎料孙哲平却似乎听进去了:“是啊,年后第一场对霸图,压力的确有一点大。”

  他正想顺着孙哲平的话往下说,孙哲平却又道:“可是去年半决赛对嘉世之前你都没这么紧张啊?何况开六十级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了吧。我觉得从第三赛季开始你整个人都不对劲了,你到底怎么了?”

  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张佳乐咬着牙根狠狠地想。

  其实这种事情,心一横就有结果了吧。

  先求个答案,后面会发生什么,去他的我现在才不想知道呢!

  他长叹一声,幽幽开口:“大孙啊……”

  “你这话说得怎么跟拍倩女幽魂一样?”孙哲平一句话成功将张佳乐从被窝里激了出来。他“腾”一声坐了起来,横刀立马一般支着小腿,大喝一声:“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完了。

  话音刚落张佳乐便暗叫不好。

  这哪里是要告白的语气啊!

  分明是午夜树洞将要就此展开的节奏呀!

  果然,孙哲平压抑不住的笑声从黑暗中传来,将张佳乐的挫败感推上了顶峰:“张佳乐你思春啦。”

  “滚滚滚。”张佳乐绝望地耙着一头乱发,方才大喝的勇气一刹那流失殆尽,心中满满都是懊恼,偏此时孙哲平还唯恐天下不乱,语带调笑:“哟哟哟,恼羞成怒啊。别害羞,来跟我说说什么样的姑娘?”

  明知孙哲平看不见,可张佳乐还是忍不住想要翻白眼:“没有的事你别乱说。”

  “好好好没有的事。”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孙哲平的语气摆明了就是“我不信”三个字:“那来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说起来我们认识这么久还真没聊过这话题呢吧。”

  喜欢的类型?

  张佳乐心中一动,这简直就是天赐的套话好机会呀!

  “凭什么我先说啊。”将被人堪破情绪的心虚稍作清理,待到浑身慌乱逆流的血液恢复平静,张佳乐用着平日里用冠的不正经的语气,暗压着心内忐忑道:“大孙队长身先士卒一下下?”

  孙哲平仿佛早就料到一般得意笑了起来:“胸大腰细腿长颜正!”

  “你妹!”张佳乐笑骂,“不好好说是吧,那我也喜欢胸大腰细腿长颜正的,比你再多个会打荣耀!”

  二人笑闹作一团,却听张妈妈的声音从隔着一个客厅的主卧传来:“两个小孩这么晚了还闹什么呢?不睡觉啊?张佳乐你别缠着小孙,不让别人休息啊。”

  “马上睡了马上睡了!”张佳乐高声应了一句,吐了吐舌头,一时气不过,伸手就摸黑锤了孙哲平一记。也不知锤到了哪,就听孙哲平一声闷哼之后,带着浓浓的作弄小声开口:“其实你要有妹妹,我就追她。”

  “怎么?”虽然听出了话中的玩笑意思,但张佳乐还是觉得一阵晕眩,仿佛全身血液倒流,身体燥热到了极点反倒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

  “哦,蠢点的女生比较可爱吧。”孙哲平一本正经道,“看你这样,你的妹妹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张佳乐科科地笑了起来。

  “孙哲平,你今天晚上别想睡觉了。”

 

  深夜,一声大叫划破张家静谧的空气。

  “阿姨救命啊!”

 

 

评论(29)
热度(28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