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八十四)

·原著向

·《忍冬》预售已经开始!预售地址请走这里

  

“你说气人不气人!”

窗外清疏月色被挡在了厚厚的织锦窗帘外,本该是一片静谧的孙宅书房里,传出一声有些失了真的叫喊。

起身将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霍嘉琪撵走,孙哲平顺手关上了门。

“他还真是老当益壮啊。”回到书桌前,他调了调摄像头的高度,对着电脑屏幕上正鼓着两腮、河豚般气鼓鼓的张佳乐露出了一个可以用“幸灾乐祸”形容的笑:“后来呢?”

“什么老当益壮,这是阴魂不散!阴魂不散!”视频那头的张佳乐将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你说,都退役了,那家伙还跑回来干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感觉你还挺高兴的?”

“让老叶来,总比上面派个什么都不懂的来指手画脚好呀。”张佳乐叹了口气,虽然说着抱怨的话,眉梢眼角挂着的终还是欣慰:“而且有他在,就总感觉那冠军已经被我们包了似的,难得这次大家成了一个队的,看他好像也没以前那么讨打了。”

“看来你们商讨出了相当多的战术布置啊。”

出现在那张年轻脸孔上的,是孙哲平相当熟悉的、神采飞扬的笑:“计划战术是叶修他们要做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无论有谁出现在我面前,打倒他。”

孙哲平摸摸下巴,看着张佳乐身后墙壁上挂着的“国家电子竞技基训中心”几个字微微出神:“所以这两天总共赢了他几把?”

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张佳乐的脸一下子塌了下来。他深吸一口气,没好气道:“一把没赢。”

“难怪。”孙哲平大笑,“要我给你报仇吗?”

“走开!你现在连小爷我都打不过!”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张佳乐,看得孙哲平哈哈大笑。张佳乐气不过,冲着摄像头挥起了拳头:“上线!竞技场大战三百回合!你乐哥今天就教你学做人!”

“好,等我上来!”孙哲平熟练地刷卡上线,“几号房间?”

“1520房间,密码123456。”

早些时候,张佳乐接到了国家队选召通知,动身去了B市的集训中心,开始与国家队的其他队员们一起开始为赴世界邀请赛而接受磨合和训练。

那张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都仿佛闪着光,刺得孙哲平的眼睛有些疼。

他揉了揉眼睛,接受了眼前那个小弹药专家发来的切磋申请。

一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对着屏幕上灰色的“失败”两个字,他眨了眨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开口:“17号开幕式,你们什么时候过去?”

“我看看啊……”张佳乐掏出手机看了看,“礼拜六。”

孙哲平好笑:“明天不就是礼拜六?”

“明天就是礼拜六了?”张佳乐翻来覆去地将日历看了个透,只得到将手机塞回了口袋,对着屏幕心虚地笑:“去苏黎世嘛,还得倒时差。”

孙哲平轻笑:“东西带齐了吗?还缺什么东西吗?晚上给你送过去?”

“不用不用!都带齐了!”张佳乐连连嚷起来:“再塞东西我的行李该比楚云秀的都多了!”

孙哲平轻声叹了一口气。

“明天下午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不……”

“不许说不用。”孙哲平了然地打断了张佳乐未出口的拒绝,“几点,哪个机场?”

张佳乐撇嘴:“孙嬷嬷您管得可真宽。”

眼见着视频那头的孙哲平又缓缓抬起了半爿眉毛,张佳乐破罐子破摔一般闭着眼嚷起来:“礼拜六上午十点,SD国际机场T3,国航CA2566。”

孙哲平点头:“记住了。没什么事儿的话去休息吧,明天还得赶飞机?”

“我不。”张佳乐头一歪,“再来一把!”

孙哲平双眉一剔,手一抬发去切磋请求:“那你输了可不要叫。”

“输了我叫一句是你儿子!”

“嗯,我儿真乖。”

“孙哲平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

 

第二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盛夏早晨七点半的阳光落在人身上,混合着从机场口吹出的冷气,也就只带来些软软的酥痒。飞机划出笔直的白线,将蔚蓝的天空裁成教堂顶彩色玻璃的模样。

张佳乐拖着他的行李箱混在人堆里才下大巴,一眼便在不远处的玻璃自动门边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哇你来得这么早。我以为我已经够早了。”张佳乐愉快地迎上去,“等了多久啦?”

孙哲平摇头笑:“来得晚了我还能看见你人?”

他伸手接过张佳乐的行李,掂了掂:“还挺沉。”

“那必须的!”这句话让本来正在一旁与喻文州说着话的黄少天听见了,皱着一张脸便凑了过来:“哇孙哲平你是不知道啊,张佳乐这两天在基训中心都快成老中医了,见人就推广他那金银花茶!”他指着孙哲平手中的行李箱大叫:“我敢打包票那一箱子里一半都是款待老外用的金银花!”

“你懂什么!”张佳乐扳着孙哲平的肩膀,就差伸出手来捂住他的耳朵:“现在天气这么热,喝点金银花茶清热解暑多好啊!”

孙哲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张佳乐不满的眼神中,一手拉着拉杆箱,另一手牵住了张佳乐的手,向前迈开了步子,就要走进机场大厅。

在那只宽厚的手掌触碰到自己的手心时,张佳乐像是被什么蛰了一口一般,本能地想要挣扎。只是那手源源不断地将令人安心的坚定与温和掺杂着体温传送过来,又让他不自禁地去期待,这个人能长长久久地牵着他,陪他肩并着肩,在无尽的人生道路上一起走下去。

身边的队友们三三两两地向前走着,纵然张佳乐平时人缘不错、这一段时间的集训又让他与几个平日他不那么熟悉的选手培养了不少感情,可是行走在他们之间,张佳乐仍觉得不自在。

他不忍自己甩脱那只手,只得凑近了孙哲平,小声开口:“放手啦,让人看见怪怪的。”

“奇怪什么?”孙哲平走在前方,连回头也不曾:“该知道的早就全都知道了。咱俩没点事儿我还特地大老远跑机场来送你?”

张佳乐一时语塞,正待反驳,身后叶修的声音却懒懒响了起来:“就你俩那点事儿,有什么可瞒的。不过如果真想封住哥的嘴,你要不要回去跟你们公会那边商量一下,帮我抢几个BOSS或者弄个几组材料来啊?”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考虑一下?”

“果然啊,就算退役了,你叶修还是叶修。”孙哲平对叶修这赤裸裸的“威逼利诱”熟视无睹,反放下行李箱,向他伸出手去:“比赛加油。”

“放心。”叶修也伸手,与孙哲平轻轻一握,转身揉了张佳乐扎在脑后的辫子一把:“安检了。”

张佳乐捂着后脑,恶狠狠地目送着叶修排进了安检的长长队伍中,回头一看,孙哲平的脸上带的却是一脸坏笑。他心头火起:“你都不帮我!”

“帮你揍他?”孙哲平笑着将行李箱递给张佳乐,“那得等你们回来的。”

张佳乐眯着眼笑起来:“那我也走啦。”

“嗯。路上注意安全。”孙哲平捏了捏他的手心,突然抬头凑近了张佳乐的耳廓,刻意压低了声音道:“还要我给你吹口仙气吗?”

张佳乐的脸霎时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个透。

明明是许多年前的事情,可而今在孙哲平刻意带了挑逗的话里被重新提起来,那一阵灼热的气息却仿佛又一次萦绕在了他的指尖。

张佳乐咬着下唇,向孙哲平举起了手。

“赢不了的话回来我可找你呀。”他不敢看孙哲平带着笑的眼睛,伸出去的右手倒被孙哲平好好地握在了手里。

只是随着温暖的呼吸一同印在他手背上的,是一个轻轻的吻。

“放心吧。”

双唇离开手背,当皮肤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机场四面吹来的冷气,却又是一道温柔的气流缓缓拂过。孙哲平抬起眼,定定地望着他,一字一句开口:

“回到这里的张佳乐,一定会是个世界冠军。”

 

将张佳乐送走后,孙哲平并没有驱车离开机场。

他从车子后备箱中取出了两个印着稻〇村字样的漂亮袋子,转身走向了另一个安检口。

飞机起飞降落间,蔚蓝天色不变,触目所及却已是大不同。

孙哲平提着两袋点心站在长水国际机场里,看着身边往来人群与接机口前举着牌子的人,不知为何竟有些感慨。

那个举着“落花狼藉”牌子的少年的身影仿佛仍在眼前。

可只一眨眼的工夫,竟已过去了十年。

走出机场,拦下出租车,凭着记忆找到了十年前他在K市吃过的第一家米线店。孙哲平点了一碗米线,端着碗来到加料区,小心翼翼舀了小半勺辣椒,回到座位一尝,还是忍不住摇头。

十年了,这家店的中辣还是这么让人舌头着火。

此刻张佳乐不在身边,可不知为何,孙哲平觉得自己此时孤身一人所走过的路,处处都有他的影子。

十年前的,十年后的,无数张脸孔一层层叠起来,在他的眼前一点点变得立体起来,仿佛此时此刻,那个早就坐上了去往苏黎世航班的家伙正坐在他身边,捧着一碗米线呼噜呼噜吃得正欢。

走出店门,孙哲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那里有一颗正在稳稳跳动的心,心中装着一个人,隔着胸膛,却让他觉得温暖。

比那落在他身上的阳光更温暖几分。

甚至于,能够将他心底的忐忑尽数融化,只剩下满腔柔软的期待。

眼前是一扇老式的防盗门。门开后,就是他一直不敢再触碰的那道坎。

孙哲平深吸一口气,屈起手指在门上轻轻叩了叩。

“谁呀?”屋里传来一声询问。是记忆中曾经出现过的女声,落在孙哲平耳朵里,只让他的心脏一下下跳得更快。

他强压着心跳,用尽可能坦然的声音道:“阿姨您好,我是孙哲平。我想,您大概还记得我。”

门那边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仿佛方才应门的声音只是孙哲平的错觉。

就在他以为,这扇门不再会为他打开时,门开了。

门后站着一个中年女人,正是张佳乐的母亲。

她微微蹙着眉,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孙哲平一会儿,颤抖着嘴唇仿佛想说什么,最终却只转过身,为孙哲平让出了一条道来。

“外面热,进屋说话吧。”她看了看孙哲平手上的两袋点心,突然笑了一声:“东西拿回去吧,我们不会要的。”

“阿姨...”孙哲平刚开口叫了一声,眼前的女人却似乎被什么戳着了痛处一般,渐渐红了眼眶。

“我是记得你。所以我不可能原谅你。”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孙哲平:“就算是为佳乐好,你也不该再出现在他跟前。我以为这件事你五年前就懂了的。”

孙哲平一时哑然。

此时他竟不知该如何面对张妈妈这几句似乎全然不带诘问的话。

“月华,有客人啊?”

本在客厅中看着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重播的张爸爸似乎听见了玄关处的声响,走了出来。也亏得张爸爸及时出现,打破了二人间尴尬的沉默。

微微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一片迷蒙地走出客厅,看见孙哲平时,明显地愣了愣。

“你不是...那个...”

他正向孙哲平举了手要挥,张妈妈却剜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递到了他手中:“下楼买个西瓜回来吧。”

“啊?可是...”张爸爸一脸状况外,指了指孙哲平:“小孙难得来家里一趟...”

“都知道来客人了还不买点水果回来招待?快去。”

将张爸爸撵到了外面,张妈妈的眼神让孙哲平愈发有些不自在了。

他将手中袋子轻轻放在茶几上,张妈妈坐在一旁,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他。

直到被孙哲平一直压在心底的那一丝心虚渐渐浮上表面,张妈妈蓦地开口:

“我本来以为,你们以前都只是年纪小不懂事,闹着玩的。”

孙哲平摇头:“我是认真的。”

张妈妈倏尔笑了起来:“我知道。我家小子瞒不住事儿,我早就知道。”

她敛了锋利的神色,用带着些无奈的目光看向孙哲平:“说实话,我以前还挺喜欢你的。那天晚上你们走了之后,有的时候我问我自己,如果你是个女孩子,或者我家乐乐是个姑娘,我还会不会这么不看好你们之间的事?”

她叹了口气,摇头笑道:“也许是时代进步,我老了?我从前总觉得,喜欢一个人,和他结婚、组成家庭,生下孩子,把孩子一起抚养长大,再两个人一起慢慢走完剩下的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阿姨。”听着张妈妈的话,孙哲平不知为何无端竟生出了些勇气来。他看向张母,目光中再不带一丝闪躲与犹疑:“也许我不能与他结婚,不能和他拥有我们的孩子,但我会陪他把我们两个人生中剩下的路一起走完。”

张妈妈闭着眼睛笑起来:“其实我的儿子是什么样,我最清楚。”

“你走的这些年他一直没和我们再提过你。可我知道,他一直在等你。”她笑得无奈,“我们也催他恋爱,劝他换个目标。到后面,其实我们都已经默许了,觉得他只要能把心思从你身上移开,哪怕带个男人回家,我们也认了。”

“可是他还是要等你。嘴上不说,可是我自己的儿子,我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张妈妈笑着笑着,眼角却泛起泪来。

“我们能怎么办呢?身为父母,我们也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幸福一些啊。”

孙哲平低下了头:“对不起。”

张妈妈却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孙哲平的手背:“对乐乐好一些,就对得起我们了。”

孙哲平不知该说什么,只有不住地点头,看得张妈妈又笑起来:“跟我家傻乐乐还真是一个样子。”

“您这是……”孙哲平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张妈妈却没有回答他,只向他眨眨眼,转身向厨房里走:“晚上留下来吃个饭吧?”

 

坐在客厅中,听着厨房里锅碗瓢盆演奏着一出交响乐,孙哲平总觉得有些心不安理不得。可他数次前去厨房试图帮忙却全被张妈妈给撵了回来,还顺带得到了张佳乐童年相簿两册。

“你要是实在闲得没事情做,可以翻翻看啊。”张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透出的狡黠不知为何竟让孙哲平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摇摇头,坐回沙发上,翻开相册,第一张照片险些让他笑出声来。

幼时的张佳乐,不太像而今这般清隽的模样,反倒肉乎乎的,胖得笑起来几乎看不见眼睛。

再仔细翻,有张佳乐幼儿园时候扎着牛角辫穿着小裙子的照片,有张佳乐小学时候将脸蛋涂得如猴子屁股一般红彤彤参加表演的照片,还有张佳乐初中时候逃课被抓关在家里一脸狼狈偏生眼里就是透着不服软的照片……

孙哲平掏出手机,将相册里的照片一张一张拍下来,正拍得兴起,忽然感觉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回头一看,张爸爸正和蔼地对他笑着。

“哲平啊……乐乐的比赛要重播了,他在家的时候总跟我们说不要信那些解说瞎讲。”张爸爸摸了摸自己略有些秃的后脑,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要不,你来给我讲解一下?”

“好啊叔叔,没问题的。”孙哲平合上相册,念及手机中已然存下的照片,心底几把算盘打得啪啪响。

“叫什么叔叔。”没有让他得意太长时间,张妈妈自厨房中端出了一盘切好的西瓜,放在茶几上,抬头看了孙哲平一眼。

“叫爸。”


评论(30)
热度(415)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