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八十三)

·原著向

·《忍冬》预售已经开始!预售地址请走这里

·本章有霸道总裁出没

 

  回到住处时,张佳乐只在玄关将两只鞋子一甩,一头栽进沙发,恨不能将自己从此种在其中再不起来。

  孙哲平将二人大包小包的“战利品”随手扔上茶几,抬脚踩了踩张佳乐的屁股:“起来。”

  “我不。”张佳乐的声音闷闷地从沙发垫中传来。半晌,他自双臂间抬起小半张脸,仔仔细细地将屋内摆设四下里打量了个透:“孙哲平,没想到你还挺有钱的。房子不错!”

  “就你贫。”孙哲平胡乱揉揉他的发顶,看着他身上那件衣服腰侧的油印:“晚上想吃什么?”

  张佳乐翻了个身,惬意地笑:“你给我做?”

  “想得美。”孙哲平掏出手机,“我点外卖。”

  张佳乐大笑,在宽大的沙发上来回滚,看得孙哲平的唇角不由得也带上了笑。

  他正对着手机思考着晚饭内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张佳乐趴在沙发上,端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看得孙哲平一阵不自在,只有笑着别开视线,接起电话:“喂?爸?”

  一声“爸”让张佳乐瞬间老实了下来,仿佛看见了真人一般,方才还在满沙发乱滚的人此时已然一骨碌爬了起来,腰杆挺得笔直,双手撑在膝盖上,满脸写的都是“乖”字。

  孙哲平一阵好笑,看着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张佳乐,不知为何坏心又起。

  他强忍着笑,一张脸绷得一丝不苟,暗暗瞥了一眼正盯着他、不知酝酿着什么坏想法的张佳乐,沉声道:“嗯,我们到B市了。”

  电话那头的孙父自然不会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你们?他也来了?我应该没想错?”

  “嗯。”孙哲平坦然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孙父一阵好笑:“特地带回来给我看?”

  “不是特地,”孙哲平看了张佳乐一眼,“但如果你坚持,也不是不可以。”

  “好。那就明天。”孙父对孙哲平话里有意无意的挑衅视而不见,不知为何,语气听来仍是笑呵呵的:“明早十点,我让老赵来接你们,过来一起吃个中饭吧。”

  “老狐狸。”孙哲平笑骂,刚放下手机,一旁的张佳乐早已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一把将他按倒在沙发上。

  “说。”张佳乐两手撑在他头两边,居高临下地笑:“你爸是不是训你啦?”

  孙哲平望着他,眉峰一蹙,叹了口气:“咱们的事儿瞒不住了。”

  “啊?”张佳乐不明所以歪头看他,孙哲平趁此时,两手攀住张佳乐的双肩向下一拽,将人拉到自己怀中,侧头咬了咬他的耳朵:“我爸非要见你。明天早上十点,叫我带你回家。”

  怀里的人霎时间僵住了。

  半晌,张佳乐突然撑着孙哲平的胸膛坐了起来:“你爸为什么非要见我?”

  “你让他家断了二分之一香火,老头子不见你见谁?”孙哲平好整以暇,就差哼着走调的小曲儿翘起二郎腿来。他正想从沙发上坐起来,又被张佳乐拎着领子按倒在沙发上。

  “老实交待。”张佳乐眯着眼,“什么时候告诉你爸的?你可从来没跟我讲过啊。”

  他的脸靠得那么近,是稍一用力就能吻到的距离。从他唇间吐出的温暖气息轻拂过孙哲平唇上的绒毛,心尖连同脚趾头一起被眼前这个人撩拨得一阵酥麻的痒。

  孙哲平伸手扣住张佳乐的后脑,将他拉向自己,并没有送上一个多么绵长深沉的吻,只是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在张佳乐以为下一秒便会发生些什么事的时候,他突然松开了手,落荒而逃一般翻身下地。他拉了拉衣服下摆,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再严肃那么一些,但看着张佳乐被他揉得一团乱的头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去买饭。”

  张佳乐笑歪在沙发上,对着他的背影大叫:

  “孙哲平你耍赖!”

 

  说是买饭,其实不过是将两盒便当从等在楼下的外卖小哥手中提回楼上。盛夏的傍晚,林间穿来的风中还夹着白日的灼热气息。蝉已经开始聒噪,那条布满绿荫与蝉鸣的路却不需要他自己走了。

  又是一年的夏天了。

  夕阳从电梯厅的落地窗外流进屋来,铺了一地绯红。孙哲平按下电梯按键,看着电梯门上映出的自己,忍不住想起,许多年之前,他似乎也是这样提着两盒外卖,踩着金红色的夕阳流光走回那个有他在的地方。

  打开门,张佳乐倒没有如他所想那样翘着脑袋等在沙发旁。但是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天际流岚已从城市的远端流溢进了他的阳台,故而纵然客厅里一片空荡荡,他这个平日看来实在少了几分烟火气味的屋子,还是多出了两分温暖的感觉。孙哲平打开餐厅的灯,顺手在餐桌上放下外卖盒,叫了一声:“张佳乐!吃饭了!”

  叫了几声,张佳乐始终没有应答。书房的灯亮着,孙哲平顺着光走去,推开门,看见了正坐在书房地上的张佳乐。

  张佳乐正低头仔细看着什么,连孙哲平的靠近亦未发觉,半长的头发自脑后垂到锁骨前,露出一段柔白的后颈来。孙哲平伸手想拉他,走近了却发现,让张佳乐看得出神的,正是那本贴满了他不可告人心事的集邮册。

  呼吸在一瞬间紊乱起来,孙哲平下意识便伸手想要合上那本册子。可是当手指触碰到集邮册的边缘时,他最终还是停下了动作。

  他不敢看张佳乐的表情,两只耳朵嗡嗡地叫着,像是被他的那颗狂跳不止的心一下一下地擂着鼓膜。

  “吃饭了。”他有些狼狈地转身,“吃完饭再看。”

  没等他走出房间,张佳乐已然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

  “孙哲平,我好高兴啊。”他踮起脚,将自己的下巴垫在孙哲平宽阔的肩头。明明说的是高兴,声音中却带着哽咽与颤抖:“你想不到我现在有多高兴。”

  似乎自知失态,张佳乐又笑了起来,推着孙哲平的脊背往外走:“走,我们吃饭。”

  就像是这许多年来的思念终于有了搁置之处,无论他们分离多久、相距多远,最终还是有那样一盏灯,点亮一间小小的屋子,其中会飘出饭菜的香味,让他们能找到家的方向。

 

  上午十点,一辆黑色轿车准时出现在了孙哲平的住处。

  张佳乐坐上轿车,对着为自己关车门的司机笑了笑,终于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靠近孙哲平,小声道:“我有点紧张。”

  孙哲平耸耸肩:“有什么紧张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紧张!”张佳乐抓着孙哲平的裤子,收紧了又放送,看得孙哲平只得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中,用指尖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我爸家离这儿很近,不堵车几分钟就到。”

  张佳乐终于被逗乐了:“那得借你吉言,但愿不要堵车。我可不想到最后只能吃上一顿晚饭。”

  显然,孙哲平的运气不错。被擦洗得光可鉴人的黑色轿车平缓地驶过洒满阳光的街道,几个转弯,似乎开上了山路,行进之处绿意愈发深浓。

  等到车终于停下时,触目所及已然是一片葱茏。

  张佳乐下了车,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座可以用“庄园”形容的别墅。

  远边树林挤挤挨挨地将一片深浅斑驳的翠色烟霭铺叠至眼前,环绕着广阔庭院中参差错落的别致小景,让张佳乐一时连呼吸都忘了。

  孙哲平倒是轻车熟路地推开一扇雕花的金属门,站在门边向他招呼道:“进去呀?”

  张佳乐暗暗吞了口口水,转身就向接他前来的车子跑:“我去去就来!”

  孙哲平一把拉住他:“你干嘛去?”

  “去买套像点样子的衣服啊!”张佳乐低头看了看身上那件昨天他在南锣鼓巷的小摊上用三折杀到手的文化衫,“I love Beijing”一行白色小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什么BOSS什么阿玛尼的,总之我不能穿这身进去吧?!”

  孙哲平笑了起来,扯着自己的衣服,像是要展现什么一般,将他胸前那一行“Beijing”给生生拽了下来:“这身怎么就不能进去了?我跟你穿的还不是一样的衣服啊?不要太紧张了。”

  “可是你之前也没告诉过我你家住这种地方啊!”张佳乐捂着脸,一刹间觉得脑袋要爆炸。

  “你也没问啊。”孙哲平将手中的“Beijing”卷了卷塞回了口袋,吸了一口气,坦然道:“何况,这是我父亲家,不是我家。”

  看着仍在犹豫的张佳乐,他从一旁的篱笆下折下了一朵小小的蔷薇花,塞在了张佳乐胸前的口袋里,顺势向他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我家在K市,还是跟你一起买的房子。”张佳乐抬眼时,只能看到他促狭的笑:“怎么?现在你打算独占、不给我住了吗?”

  “贫!接着贫!”张佳乐低头看了看胸前的那朵花,“我也不是没钱,穿这身,万一你家长辈觉得我不重视,不让……”

  孙哲平没有等他说完。

  他勾着张佳乐的肩膀,轻轻歪过脑袋,碰了碰张佳乐的头。

  “那就要麻烦你,带我私奔啦。”

 

  穿过满庭参差错落的花朵,几乎连鞋底都沾染上花瓣的气息,张佳乐终于第一次确确实实地看见了孙哲平长大的地方。

  他在玄关换好鞋,一抬头便见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孔。

  那是一个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相当漂亮的女人,只不过此时她虽扶着自己略有些凸出的腹部,却还是看着张佳乐,笑得一脸促狭。

  “不错不错,看来你还认得我?”她先向张佳乐眨了眨眼,旋即从背后掏出一本笔记本递了过来:“张佳乐!我可是你的头号大粉丝呢!我跟你说!七年以前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到我们家来的……”

  “霍嘉琪,你别捣乱。”孙哲平从后面走上来,一把接过了她手中的本子,扳着她的肩膀就向在不远处等着的男人那里轻轻一送:“孙哲康你管好自己老婆。”

  那男人向张佳乐礼貌性地略一颔首,有些无奈地看了还在闹腾的霍嘉琪,只得轻声开口:“不要太激动了。”

  但很显然,霍嘉琪的注意力此时并不在他身上。

  “孙哲平你没大没小!你侄子都快出来了你还叫我大名!叫大嫂!叫我大嫂!”霍嘉琪被孙家大哥揽着肩向屋里扶,仍不忘扭头回来,向张佳乐挥了挥手:“以后你也跟着叫我大嫂吧!不要客气呀!”

  张佳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回头看到孙哲平笑得无奈。

  “刚才那是我哥哥和嫂子。”孙哲平耸了耸肩,拉着张佳乐的手:“现在还紧张吗?”

  “一点儿都不。”张佳乐皱着鼻子,向他做了一张鬼脸。

 

  张佳乐跟着孙哲平绕过玄关立柱,孙家的客厅就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听到声响,坐在落地窗边的单人沙发上正看着报纸的一个年长男人抬起眼来,向他们和蔼地笑:“哟,来啦。”

  “我爸。”孙哲平向孙父努了努嘴,又轻轻拍了拍张佳乐的肩:“张佳乐。”

  “伯父您好!”早先被压下的局促在这一瞬间反弹了回来。张佳乐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绒盒子,递了过去:“来得仓促,没能准备什么礼物,还希望您多原谅。”

  孙父饶有兴味地自金丝眼镜后抬起眼看着他,看得张佳乐脊背上立起一片寒毛。他正犹豫着是不是应当继续擎着从孙哲平住处连夜搜刮出的领带夹等人接受,一旁早有一个年岁不小的佣人温和地双手接下了那个小小的盒子。

  “坐。”孙父向张佳乐点了点头,又抬眼看向孙哲平:“小子眼光不错。”

  张佳乐一头雾水,接过管家递上的花茶,还没来得及将一肚子疑问冲下肚子去,孙父却像是看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般,缓缓开口:“他早些年出去打比赛,是差点跟我断绝了父子关系的。虽然最后没断,可我们中间有将近五年没有见过一面、说过一句话。”

  纵然昨日已经听孙哲平将他的往事讲了个七七八八,但此时经由孙父说出的话,落在张佳乐耳朵里,还是不啻一记惊雷。

  孙父没有等孙哲平与张佳乐的回应,坐在自落地窗后洒下的阳光下,轻轻啜饮了一口茶:“孩子他妈走得早,我从前生意忙,也没好好教导两个孩子,弄得我家老二性格又刺又强,倔得像牛,决定了的事情谁都拦不住。”

  “当年他不怕离开这个家,也要去打那游戏,但最后被我两句话就劝回来——我知道,这绝不是我那两句话的力量所能做到的。”

  他看向孙哲平,眉间总化不去的威严在阳光下也终于缓和了几分:“后来,我看到了他的那本小册子。我不知道你看到过没有。”

  “那时候我知道,我说的那段话,只不过是戳到了他最痛的地方。”

  他站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走到张佳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年他也挺难的。你们走到今天不容易,好好珍惜吧。”

  “伯父,您……”张佳乐咋舌,“您这是同意了?”

  “不然,你觉得我应该极力反对吗?”孙父反问。

  “我还以为……您会掏出一沓钱往我脸上扔然后让我离开您儿子一类的……”张佳乐干笑两声,摸了摸后脑勺:“我连砸回来的钱都准备好了……”

  “哈哈哈……”意料之外地,孙父并没有生气,反而开怀大笑:“哲平啊,这么有趣的孩子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啊?”

  孙哲平跟着笑起来,摸了摸张佳乐的后脑:“西部荒漠地上捡的。”

 

  在孙宅吃了一顿丰盛的中餐,纵然张佳乐与孙父还只能算是第一次见面,可一家人团聚一处,气氛自然也是和蔼融洽。只是饭桌上下,免不得又被霍嘉琪缠了一会儿。回到孙哲平的房间时,张佳乐张开双臂便倒在了床上。

  “大孙啊!”张佳乐躺在床上科科地笑,笑到兴奋之处忍不住坐了起来,对一边的镜子前正在想办法将“Beijing”贴回衣服的孙哲平道:“你爸爸真好说话!”

  “现在也是你爸了。”经过几番尝试,孙哲平总算放弃了这个念头,双臂一展,将衣服脱了下来扔在了一边:“现在心里大石头放下了?”

  张佳乐笑得双眼亮晶晶:“嗯!”可旋即他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低落下去:“要是我家也能有这么顺利……”

  孙哲平弯下腰来,轻轻贴了贴他的嘴唇,没有让他继续想下去。

  “现在你屁股下面的是张水床。”他咧开嘴,露出一边牙齿,样子显得有些狡黠:“要不要试试看在水床上做什么感觉?”

  张佳乐做了个鬼脸,双手环到他脑后,拉着人一同倒进床里:“我说躺着这么带劲!不来一次简直可惜!就是房间隔音怎么样?别我第一次来你家就被你爸……哦!被咱爸抓个正着。”

  “怎么可能。隔音可绝对比当年小楼里头好多了。”像是一秒钟都不肯浪费一般,孙哲平说话间便将手自张佳乐的衣襟下摆探了进去。正待撷取更高处果实,张佳乐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张佳乐吐了吐舌头,伸手接起电话,短短几句,又放下了手机。

  孙哲平看他沉默得奇怪,伸手抚上他的脊背:“怎么了?什么事?”

  张佳乐眨了眨眼,脸上却不是孙哲平本以为会看到的沮丧。

  他脸部的肌肉奇怪地颤抖扭曲着,但孙哲平知道,他在笑。

  “大孙……”

  急促的呼吸之间,流淌出的却是一个让整个房间亮起来的好消息。

  “我……”

  “我要进国家队,去打世界邀请赛啦!”

评论(30)
热度(350)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