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七十三)

·原著向

 

  孙哲平从来没有想过,当他记忆深处的繁花血景再一次泼泼洒洒地在他眼前绽放开来时,他却只能远远地站在繁花背后的人群中,看着那一片曾在他身后纷纷扬扬飘飞漫空的繁花,追逐在另一柄重剑的锋刃之侧。

  记忆里仿佛留存于前世的花,就那样带着鲜明的颜色,在他眼前一次又一次迸裂四射,将所有人都笼入漫无边际的花雨里。

  可是那些绚烂的光,刺入孙哲平的眼睛里,却一路疼进了心脏。

  在经历了近四年的挣扎与浮沉,他终于回来了。

  他踏上了这片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土地,按照叶修事前的安排,站在这一派乱斗所波及不到的远处,看着那些他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带着一个个新面孔,冲杀在这片多少人的梦想和青春交织成的战场之上。

  正此时,人群里一声声嘶力竭的呼喊,传入了他的耳朵。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眼前胶着的战况似乎也因这一声悲恸的叫声而在瞬间停了下来。那绚丽无匹的纷繁落花,也就此飘飞无踪。

  然后,嵌在他心里眼里的那个弹药专家小小的身影举起了手臂。

  砰。一声枪响。

  孙哲平眨了眨眼,信手将右下角不断闪烁着的来自叶修的消息框关闭,操纵着再睡一夏穿入了人群。

  他似乎听见了对面的人潮愤怒地涌向张佳乐的声音,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更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

  他没有犹豫,再睡一夏提起重剑,径直将自己砸进蜂拥而来的人群。锋刃劈砍开来的血花溅射一地,唯独留下身后依旧踟蹰着的一隅安宁。

  “你在害怕什么?”

  他站在尸山血海之上,剑锋斜指,没有回头看身后那人一眼。

  可他分明听见,那人看似平静的话里,藏着自以为压抑得极好的颤抖。

  带着他的心一同轻颤起来。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竟不敢回头。

  四年的时间,足以把曾经锐利的回忆打磨得再不见一丝锋芒。可是当此时的一枚钥匙插入他心房、打开那不见天日的角落时,辛辣呛人的空气涌入,那些被他压缩至极限、封存其中的东西,却在一瞬间膨胀起来,重新变得寒光逼人、将他的血肉之躯划得鲜血淋漓。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他低低开口,像是说给身后那人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但他不能退缩。他们都不能。

  再睡一夏提起了重剑,重新指向眼前的人群。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曾经,不如便在此刻,来做个彻底些的了断吧。

  身后的人走了上来,与他肩并肩。子弹入膛,是他曾经再熟悉不过的清脆声响。

  这一幕,他等了四年。

  可是此时,他胸中激涌的热血,却仿佛将这四年全数抹消,告诉他他从未离去过、依旧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他载着身后爆裂的繁花,举起了他的剑。

  真正的繁花血景,终于重现。

 

  当繁花血景尖利而嗜血的牙齿扭转向他们曾经所在的方向,会是怎一番光景?

  摧枯拉朽。仅此四字便足矣。

  那一排排冲上来的玩家们,仿佛草芥草芥一般,被从天铺降的火雨笼罩而炸出纷繁富丽的光芒,旋即,在万道血芒闪烁下,一片片倒地不起。

  在这汹涌如风暴的花雨血风面前,只有一个人还在苦苦支撑。

  于锋。

  他撕入繁花之中,生命条已经再看不出一点红色了。几乎全空的生命槽,也就只有最后一个数字“1”支撑着他还能继续站立在原地。孙哲平本以为他就将这样倒在张佳乐的枪口下,可他竟没有放下手中重剑,反而以一个更坚定而决绝的姿态,向浅花迷人冲杀而去。

  鲜红的剑光就这样劈入繁花织就的帷幕最深处,不出意外地,转瞬被满眼深深浅浅的绯红灿金吞没得再不见一丝踪迹。

  然而,仅仅一个交睫,那张扬恣肆、仿佛能够无限地膨胀扩张开去、吞没整个宇宙的绚烂光彩,却在一瞬之间,尽数熄灭。

  浅花迷人倒在了地上,那撕开漫天春色的狂剑士则愣在了他眼前。

  孙哲平眨了眨眼。

  纵然再怎么在自己的脸上贴上写满绝情和淡漠的面具,可眼前的张佳乐,终究还是当年那个与他在落入小楼的阳光下一同捧着金银花茶傻笑的人。

  一直以来,从未改变。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

  倒在地上的浅花迷人笑了一声,落在孙哲平耳中,引得他不由得蹙了眉,却也跟着轻轻笑起来。

  他视角一转,朝向那个仍旧愣在原地的年轻狂剑士:“小子,繁花血景呢,看似是寄生于弹药专家的百花式打法,但事实上,真正掌控这一打法节奏的,是狂剑士,想再现繁花血景,你还得加把劲啊!”

  点开右下狂闪不止的对话框,叶修传来的讯息终于落进他眼里。

  孙哲平垂了眼帘,苦笑一声。

  背负的东西越多,前进的脚步便会变得愈加沉重。

  这个道理,自己明白,张佳乐自然也是通透十分。

  可是张佳乐这个人,骨头太硬,心却太软。

  所以,无论他在嘴上再怎么重复着“挥别过去”,却依旧会选择背负起许多他本大可不必背负上的重量。

  他那一手盛开着的缥缈繁花,承载了本不必让他承担的淋漓血景,更背负了太多太多人虚妄而自以为是的、名为“寄托”的幻想。

  孙哲平收起了重剑。

  如果你终究不忍心将过去连血带肉一刀斩断——

  那么,就由我来帮你。

  此时叶修已然带人赶到战场,君莫笑战矛一抖,刺入战团。张佳乐反应奇快,躲开了忽然而至的一通突袭,大笑开口:“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

  话里带着孙哲平曾经最喜欢的少年意气,但在此时重新落入他耳中,只换来他心下一片决然的疼。

  再睡一夏退出了君莫笑的攻击范围。那一块被无数鲜血浸染的空地上,只留下了浅花迷人孤零零的身影。

  浅花迷人扭过头,似乎向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孙哲平轻叹一声,再睡一夏握紧了手中巨剑。

  轰!

  技能的纷繁光效自四围人群射向中央,而浅花迷人的身影也在此起彼伏的爆炸燃烧冰冻禁锢的光效中消失不见。

  再睡一夏被战局分割到了远离战团中心的另一端,遥遥望着那个小小的人影略有些狼狈地穿梭在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攻击之中,反手开出更绚烂夺目的花朵。

  恍惚间,孙哲平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年的西部荒漠。

  也是这样一场混战,满地的血雨,漫空的繁花,战团这头的自己,战团那头的他。

  他看见浅花迷人向他举起了枪。

  砰。

  一如当年西部荒漠上、百花缭乱的最后一击,那是一颗没有附带任何技能特效的子弹,射进再睡一夏的身体里,也在孙哲平的心口上开出了一朵血花。

  他听见了他覆在子弹上的告别。

  繁花血景。

  再见。

 

  各大公会围绕影子军师沙寒展开的争夺随着沙寒的倒地而宣告结束,但在游戏以外,队伍之间的厮杀仍未停止。

  清明过去,荣耀赛程依旧在轨道上缓缓推进,与职业联盟比赛并排进行的挑战赛线下赛也随着慢慢回升的气温、一点一点热络起来。有了叶修带队的兴欣和不知为何落入挑战赛的嘉世这两支队伍,本来并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挑战赛也变成了各大电竞杂志与媒体争相关注的炙手可热的目标。

  而张佳乐也终于等到了他曾期盼了千余个日夜的消息。

  孙哲平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时隔将近四年,在那一场近乎于幻梦的团战中的交会后,他终于重新真真切切触碰到了有关他的消息。

  “仅仅耗时一分十七秒,击败玄奇的骑士选手方达旭”、“昔日联盟第一狂剑风采,今日重现于挑战赛赛场”、“细数血景繁盛的那几年”……

  张佳乐滚动着鼠标滑轮,触目所及,密密麻麻皆是有关这位远古大神随兴欣重出挑战赛的新闻。可是眼前的这一大段一大段曾经能让他热泪盈眶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冲上大街、甚至买票飞去B市一条街一条街地找过去的消息,现在落在他的眼里,只仿佛根根芒刺,一下一下地从他心头那勉强结痂的伤疤上戳进心房,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他回到了这片赛场,昂首阔步地朝着荣耀所在的方向一路进发,可是他再也不会看苦苦追逐在他身后的自己一眼。

  可是,为了他而今身后的伙伴,为了他的战队,更为了他自己。

  不要回头了。

  张佳乐握紧了拳头。

  他要赢。

评论(20)
热度(160)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