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七十)

·原著向

·部分对话引自原文0931章,以下划线标出


  房间里一片安静,只有机箱风扇发出的微弱嗡嗡声拂动着孙哲平的耳膜。

  他分明感受到,那些落在他脸上的视线渐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些目光中带着三分试探、三分惊讶、三分灼热,还没等孙哲平品咂出其中剩余的那一分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催人热血激涌的崇敬,忽然便见一个高个子青年大叫一声,指着他缠满绷带的左手瞪大了眼:

  “这是……邪王炎杀拳的最高奥义,炎杀黑龙波!”

  孙哲平还做出什么反应,似乎青年那边的人先感受到了话中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在一个年轻姑娘将那青年的嘴急急忙忙捂上之后,叶秋也带着一丝尴尬,干咳两声,接过了话题:“咳,你手好了?”

  孙哲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目光所及之处,无不被绷带重重包裹。

  但是,眼前的这一片惨白落在他眼里,却不再如以往看来那般刺眼。

  “不算太好。”他抬起眼,坦然望向叶秋,挑起半爿眉,眼底直射出两道旁人以为他早已燃烧殆尽的光亮:“但至少赢了你。”

  接触到那两道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光,叶秋愣了愣,旋即拍着桌子大叫道:“哎哟!很嚣张啊!要不要再来一局?小唐把你的账号卡拿过来。”

  孙哲平闻言,摇摇头,笑了起来“我看就不必了吧?”

  他知道他的笑里看得出几分当年赛场上的狡猾意味。可是左手外层层叠叠包覆着整只手的绷带,却也提醒着他——而今他的这具身体,已经由不得他自己胡来了。

  孙哲平紧紧拳起左手,又缓缓放了开来。

  尽管如此,但他还是踏上了回往荣耀的道路。他才二十五岁,未来还有很长的路等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又怎么会因此时这一二分虚无缥缈的愁怀而对即将在他眼前铺展开的画卷望而却步?

  电脑屏幕中,高高悬在再睡一夏头顶的“荣耀”二字仿佛此时正冲出屏幕,直升上半空,将那金色的光芒洒在他身上,洇入他的皮肤血管,顺着血液,一路流回心脏,引得那颗不断搏动着的滚烫的心,随着这些金色的光芒一起熊熊燃烧起来。

  被他和叶秋晾在一旁许久的钟叶北的发小终于抓住了二人话语间的短暂间隙,说了些东道主该说的客套话“居然是孙哲平前辈,招呼不周,怠慢了!”

  孙哲平正打算礼貌性地回复两句,眼前的年轻人却紧接着他的客套话,张嘴问道:“前辈这是要准备复出吗?”

  “复出……”

  孙哲平的神色中流露出了一些向往,旋即换作了苦涩,再一点点平复如常。他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坦然道:“我这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可是刚刚……”

  “偶尔当然还是可以,但是时间不能长。”孙哲平看着那个扎着高马尾的姑娘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诧,心下竟多了分得意。他挑衅般斜睨叶秋一眼,笑道:“不然你以为我真怕和他的战斗法师来一局吗?”

  他明明带着笑,语气也轻松,只是不知为何,房内众人却似事前商量好了一般,集体沉默了下去。

  一室沉默压抑窒闷,迫得孙哲平也有了两分不自在。他本无意谈及自己的伤,甚至想要出言调侃叶秋两句,可在空气中流淌着的浓稠的沉默,又让他开不了口。

  终于,一直在他身后站着的钟叶北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张嘴,埋怨了楼冠宁几句。那位发小倒也坦然承认自己不是孙哲平对手,又直着两眼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像是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心般,深吸一口气“前辈,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义斩战队?”

  “嗯?”孙哲平愣了。

  他当然会找到一个机会,然后复出,回到荣耀的征途中。

  只是他想不到,现如今竟然就有这样一个机会,如此“轻易”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心下那头不断咆哮嘶吼、渴求着鲜血、胜利与荣耀的猛兽,多年来须他竭尽全力才能勉强压制。而今囹圄不复枷锁尽断,终于冲出牢笼的野兽却发现,他脚下的这片熟悉的土地上遍是猛兽奔驰,而他周身伤痕累累,每走一步,脚印中都沁满鲜血。

  但是,尽管他的每一步都撕扯着自己的血肉,他却甘之如饴。

  所以他不想要对自己的现状有任何欺瞒,也不需要任何人对自己抱有哪怕一丝的同情。

  你刚才没听清吗,我应付不了职业比赛的强度。他望着那个年轻人,希望从他的眼睛里能找到一丝他心底所暗暗憧憬着的光。

  年轻人也坦然望着他,神色中带着他刚进房间时所找不见的严肃:我听清了,但我也听到并且看到,偶尔来一局,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吧?

  孙哲平眉心一蹙这样的选手,你们也需要?

  当然需要了。我们的队伍,太需要一个你这样的高水准前辈来指导了,你哪怕完全不上场比赛,我们也极度需要。年轻人恳切道。

  “对嘛。”像是希望在他心尖燃起的那一点火焰上再鼓两把风似的,叶秋在房间尽头的椅子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懒懒开口:“我早就说过了,你们的队伍应该有一个老将,哪怕实力不怎么样,也会有很大帮助的。

  你在说谁的实力不怎么样?孙哲平悄悄转了转左手腕,计算着再与叶秋来一局比赛而获胜的可能性,不自禁压了嗓子,听得叶秋一阵好笑,故作正色强调“不要对号入座”。

  前辈,考虑一下!年轻人的眼睛里闪着当年曾闪烁在孙哲平自己眼里的光,“加入我们吧!

  那道光落在了野兽身上。

  野兽的眼里映照着满地鲜血——别人的、与它自己的。它低吼,咆哮,前掌不住地刨着地面,到了最后,它突然回头,一双亮晶晶的兽瞳中,分明闪烁着孙哲平熟悉无比的光芒——

  孙哲平大笑着,轻轻摸了摸野兽的头,看着野兽的双眼与自己的双眼一点点重叠,舌尖渐渐泛上不安分的血的味道。

  可以试试。

  得了孙哲平点头,那年轻人一阵激动,签合同转会窗这些基础问题的科普教育张口就来,听得孙哲平一阵好笑,连连点头表明自己知道。正此时,坐在远边的叶秋突然端着下巴插嘴进来:

  咦,那这半个赛季,不如来我们兴欣打个酱油你说怎么样?

 

  夜幕降临,B市灯火星星点点亮了起来,又一格一格地将一户户住家连成一片温暖的斑斓光亮。在城市灯火辉映之下,天街月色倒显得暗淡了几分,更遑论天河星子,一时只如遥远往事一般,隐在潋滟流光后,寂寞地闪烁着缥缈的光。

  孙哲平披着昏黄月色,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各种琐屑的入队事宜已然处理完毕,轻微的疲惫过后,他却发现自己异常的平静。

  仿佛此时他心中那头野兽,已然饮饱了鲜血,终于躺在它一直渴望着的、通向荣耀的道路的一旁,枕着漫天星河,怀揣着沸腾的躁动,沉沉睡去。

  孙哲平走回书房,从柜子里掏出一个文件夹,将手中的合同轻轻地夹进去后,又轻轻将文件夹放回了原位。手指所触,文件夹的旁边,却是一本集邮册厚厚的书脊上、凹凸不平的烫金字母,在黑暗中隐隐透着光芒。

  Love all my life.

  孙哲平小心翼翼地取出这本硬壳的集邮册,坐在一旁的飘窗上,借着疏落落洒满他这黑暗房间的月光,将它翻了开来。

  落在照片上的月光清冷,可照片上的人的笑容却温暖无端,直将孙哲平的目光搓揉成最温柔的光芒。

  “你还在等我吗?”

  “不再等我也不要紧的。”

  “我就要回来了。”

  “这次换我来追赶你的脚步吧。”

  仿佛生怕惊扰了扉页夹着的照片中沉睡着的人,他轻轻摸了摸照片中他的脸颊,沉默了许久,才用双唇在指尖上轻轻一点,印在了那人的额头。

  “追上你,然后就再也不会离开了。”

评论(43)
热度(186)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