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六十九)

·原著向

·原文部分以下划线标出,出自原文0927~0930章

 

  孙哲平花费了五分钟穿衣洗漱。当他拿着账号卡下楼时,楼下绕着车走了不知多少圈的钟叶北一脸愉悦地迎了上来:“走走走!上车!”他一把拉住孙哲平的左手,旋即像是被什么蛰了手一般讪讪松开:“你的手……确实是好全了的吧?真的不要紧了的吧?”

  孙哲平握着拳头向他挥了挥:“现在立马动手揍你一顿都没问题。”

  “还不是怕你到时候出点什么事儿我爹把我脑袋削下来给伯父谢罪去。”钟叶北缩了缩脖子,上下打量了孙哲平一番:“嘿你今天怎么还穿了件蓝的外套呀?老楼就喜欢……”

  话说到一半,钟叶北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兀地闭上了嘴,旋即换上了一个更为殷勤的笑,伸手替孙哲平拉开了车门:“来来来,您请。”

  坐进副驾驶位,孙哲平眼睁睁看着钟叶北在绕回驾驶座的那几步路上依旧絮絮叨叨:“要我说,真要像你说的一点事儿都没了的话,你左手上这绷带根本就多余。有什么用?除了装逼耍帅还有什么用?”

  孙哲平皱了皱眉:“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这么高兴呢?”

  “当然高兴。”钟叶北发动了车,得意洋洋道:“麻烦你待会儿教育他做什么狂剑的时候可用点劲儿,打得他越惨越好,千万别给我留面子,最好打得他从此绝了再拿打游戏当饭吃的念头……”

  “狂剑?”孙哲平剑眉一剔,“不是找了个荣耀第一人么?”

  钟叶北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干笑道:“他前阵子是跟我面前耀武扬威说在游戏里认识了个强力后援还是荣耀第一人什么的嘛。都这么跟我说了,肯定也是跟他好好学过了的,叫个荣耀第一人也不过分你说对不对啊哈哈哈……”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忍不住人人瞄了孙哲平一眼,又急急忙忙补上一句:“反正你一开始答应我的也是虐菜!”

  孙哲平失笑:“我又不会中途跳车跑回去,你不这么勾我也可以啊。”

  钟叶北尴尬地笑了笑:“这还不是真怕你把他当菜然后就轻敌了。我这几年来来回回找了这么多人,可加上他们一起玩的那几个小家伙,我统共也就赢了他三次。”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眼里突然透出两分寂寞来:“你说,我要钱有钱,长得也不差,好歹也能算是个人生赢家了吧?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什么事,一沾上他我就好像永远都在输。”他轻轻叹了口气,又自嘲一般笑了起来:“其实偶尔能赢他一次两次吧,拿这些事儿逗逗他看他反应也听好玩儿的,可时间一长,自己也觉得没味道。但是如果我不赢了他,他的注意力就永远不会放到我身上。”他从口袋里掏出根烟来叼在嘴上,犹豫了一会儿又取了下来:“这可真他妈烦人,不是么。”

  孙哲平凉凉看了他一眼,用力憋着笑,扯开话题道:“我说你先缓缓,这么早去,你发小那儿大门开了吗?”

  钟叶北表情一僵,一脚带下刹车,盯着车载时钟上的数字愣了愣,又表情古怪地踩下了油门:“反正碰到早高峰,估计肯定也得堵到中饭时间才能到。”他振振有词地狡辩着,终于在孙哲平满脸揶揄的注视下正视了时钟上“周六”二字,一打方向拐入转弯车道,破罐子破摔般叫了起来:“我兴奋的睡不着嘛!五点半就醒了!这样可以了吧!”

  孙哲平大笑:“所以现在想去哪了?”

  “吃早饭。饿坏了你我可担待不起。”钟叶北瞪着眼前的马路,但看着孙哲平一脸揶揄,还是不情不愿地补了一句:“我紧张得要死,去遛个弯缓缓还不行么。”

 

  一辆宝马在上午那略单薄的阳光下,闪着香槟色的光,然而这一缕并不那么耀目的光很快便淹没在了这个并不大的停车场的满地豪车里。

  “我还以为你能带我一路遛到通州去。”孙哲平低头看了看表,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停车场、四围的精致绿化和不远处的壮丽建筑,饶有兴味道:“嗯,你发小品味很不错啊。”

  “那必须的。”钟叶北得意一笑,旋即神色一正,推着孙哲平向俱乐部大楼的后门走去:“上!”

  孙哲平回头看了他一眼。

  钟叶北一怔,旋即咧嘴一笑,噌噌跑上前去推门:“一起上,一起上。”

  孙哲平跟着轻车熟路的钟叶北不断前行,径直上了主训练室所在的十八楼。电梯门一打开,钟叶北的脸上立马换了一副讨打的表情,引得孙哲平忍不住别开视线强忍笑意:“用得着这样么。”

  “这可是我相信你的表现!拜托你待会儿千万要加油,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期待啊!”钟叶北一路向他能见到的所有工作人员打着招呼,看到他们满脸的无奈也不以为忤,周身气焰反倒似乎更嚣张了几分。

  二人就快走到一间挂着“第一训练室”牌子的房间前时,钟叶北轻声开口:“在门口等一下,待会儿我会叫你的。”他向孙哲平眨了眨眼,旋即吊着一脸张扬的纨绔模样扯开了嗓子:“哈哈哈哈,我又来了!老楼在哪呢?快点出来?”

  孙哲平还没反应过来,钟叶北突然连着几个箭步冲上前去,又装作气定神闲的模样慢慢踱到一个房间门前,不紧不慢地伸出脚卡进门缝,顺手顶住即将被人关上的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孙哲平一阵咋舌。

  “诶诶!干什么,我看见你了,别躲!”钟叶北一脸得意,摇摇晃晃地迈着浮夸的外八步子进了房间。

  孙哲平摇着头笑了笑,斜靠在训练室对面的墙上,看着眼前慢慢合上的那扇玻璃门,脑海中不知为何,却与百花战队训练室的那扇门一点一点重合了起来。

  他闭上眼,眼前出现的百花战队的训练室的大门敞开着,里面没有开灯,昏暗之中依旧能看到一排一排崭新的电脑整齐地码在一格格机位里。玻璃窗明净光亮,远方K市的街景连同清澈透亮的天空一起透过窗户,倒映入他的眼帘。

  他突然感觉到一阵暌违已久的悲凉。

  有多久,他没有再踏入像这样的一间训练室了?

  在他的记忆中,坐在训练室里与队友胡吹乱侃、操纵着自己的角色与人一较高下、为自己的一个名为“荣耀”的梦想而拼搏奋斗,都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但不知为何,而今他站在这样一间训练室的门口,扑面而来的陌生感里,却分明带着他魂牵梦萦的熟悉。

  那些年的记忆,都像是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昏朦迷离,几乎连他的心窍一同死死堵住。可一旦亲手将它们从脑海深处拾起,那些散尘浮灰却又那样轻易地飘散殆尽,重新露出清晰明亮的一张张画片来。

  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孙哲平掏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又将它放回口袋,走到了门前。

  这个训练室里已经坐了许多人,许多双眼睛就这样带着些试探投向了自己。

  怕是在想,自己是不是个职业选手吧。

  孙哲平笑了。

  曾经是。现在不是。但未来,将会是。

  钟叶北看着孙哲平,眼睛一亮,毫不遮掩他的期待,动作熟练地给孙哲平拉开了一把椅子:“好,来了。那就赶紧开始吧?”

  刷卡登陆,来到竞技场,进入指定房间,选择随机地图。孙哲平耳畔,即将跟自己对决的钟叶北的发小仍在跟钟叶北唇枪舌箭你来我往,可是落在他耳中,赫然成了当年比赛时,台下观众的喧闹呼喊。

  孙哲平的手指有些颤抖。

  被他锁在心脏里、名为“胜利”的野兽开始嘶吼着、冲撞起了囚禁它的牢笼。

  于是,那一下一下的震颤从他的心脏,一路蔓延到了全身。

  血液开始兴奋地沸腾,头脑叫嚣着厮杀与毁灭,身体渴望着胜利的洗礼。

  他大笑着解开了重重叠叠缠绕在心脏上的锁链,猛兽咆哮脱出,在他的血管筋脉间横冲直撞。

  无论是谁。

  来吧。

 

  随机刷出的地图是一个房间众多的酒馆。再睡一夏刷新在一个小房间里,孙哲平并不知道对面的那位名曰“斩楼兰”的狂剑士在哪里,然而他并不以为意。狂剑如他,本就不惧埋伏。对他而言,相遇之处,便是战场。

  他操纵着再睡一夏在几个房间中来回搜索,最终正面遇上了斩楼兰。他还未动作,对面竟然抢先发动了攻击。他也乐得迎战,只一交睫,二人间已然过了数招。

  不愧是职业选手,操作果然不错。

  在略有些狼狈地躲避开对方的冲撞刺击后,孙哲平舔了舔嘴唇,笑意愈发深浓。

  那就再来!

  他不再刻意躲避斩楼兰的伤害,专心输出,而对方显然也开始甩开了双手迎战。刀刀见肉,血沫横飞间,二人的生命值不多时已双双跌至50%。

  对方攻势凶猛,然而孙哲平平生最不惧便是正面迎战。此时有了血气唤醒的增益加成,两个狂剑士的重剑相抵,擦出的火光电光与环绕周身的血光相溶,径直扎进孙哲平眼睛,扰得他心头猛兽愈发狂躁凶猛向他嗜求着鲜血与杀戮。

  小的输出,不要也罢;小的伤害,不躲无妨。

  在剑风呼啸下,他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正值当打的自己,随着漫空飞花,劈开一地红硕的自己。

  非议、质疑、伤痛什么都可以甩在脑后,犹豫、彷徨、沮丧这些字眼永远不会属于他。跌倒了能站起来就无所谓,流了血擦干净就可以继续前进,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挡他的脚步。那些试图捆绑他禁锢他束缚他的,他会举起他的重剑,将它们一一击碎。

  他再听不见训练室中有何声音,耳畔只有重剑抡起时卷起的风暴咆哮声、劈砍到肉时发出的血肉崩裂声与两剑相挫时发出的金属嘶鸣声。他没有一丝犹豫,一剑又一剑地挥向斩楼兰,直到一阵金色光芒溢出他的屏幕——

  荣耀!

  心头的猛兽得鲜血饲喂,终于安静了下来。孙哲平环顾四周,发现训练室里的众人不知也在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连他身后的钟叶北竟然也难得地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这样安静了一会儿,钟叶北突然一脸惊讶地开口:“老楼你居然已经有这么厉害了吗?”

  孙哲平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不无佩服地望着坐在他对面的人,衷心道:“水平确实非常高。”他轻轻拳了拳缠满绷带的左手,释然一笑:“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嬴,还得从头再来。”

  他正打算多夸这个充满希望的后辈两句,余光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身影,来自一个就算烧成灰孙哲平也认得的人。

  “靠!”他情不自禁爆了一句粗,“你怎么在这里!”

  远处那人一脸淡定地看着他,挑起一个熟悉的让人想将拳脚向上招呼的笑:“居然是你,我说呢。”

  孙哲平咬着后槽牙,将两个字磨碎成齑粉吐了出来:“叶秋!”

  而那人也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平静,叫出了他那许久没有再被荣耀提起过的名字。

  “孙哲平。”

评论(49)
热度(24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