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他是龙

·手机打,傻白甜,借鉴《他是龙》电影开头设定


王国里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一对新人结合以前,需要先唱起龙歌,召唤来远方的龙,请这头远方的巨兽先行选择自己中意的新娘祭品,带回它那传说中隐匿于海洋最深处的龙穴之中享用。
但这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反封建迷信提倡科学的而今,这个传说大概只能用来吓唬不知人事的小姑娘。
相传当年用于召唤龙的龙歌,更是被民俗学家收录进了民歌大全,并于不久之前向上面提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可是孙哲平实在想不到。
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引得对面姑娘多么不待见他,才会在小花园里举行婚礼时,一把抢了麦克风,一张嘴便是龙歌。
开玩笑呢吧?他堂堂一国王子,经由圣殿认证的龙骑士(虽然只是个虚爵),嫁给他很丢人?
他更想不到的是,这姑娘还真把龙给引来了。
这是一头脏得看不出颜色的龙。它的背上趴着厚厚一层毛毡般的绿色苔藓,身上鳞片好像嶙峋乱石,右边的犄角上不知为何还开着一朵小红花。
那头龙有些笨拙地扑扇着翅膀,努力踮着脚尖,在教堂屋顶立着的十字架上颤颤巍巍停住了。
它红宝石般鲜艳的眼睛滴溜溜一转,居高临下地扫试过下方惊恐的人群。
孙哲平握紧了手中用于仪式的装饰剑。
但旋即他看见了那头龙的脸上,有个不屑的表情一闪而过。
龙......会不屑吗?
一晃神,头顶的巨龙已经向人群俯冲而来,一双龙翼伸展开来,遮天蔽日,直载着这头巨龙袭向人群中心的新人...
然后一爪子,把准新郎抓走了。
还小心地避开了所有绿化,从来到走没蹭坏一块草皮。
所以这是...母龙抢亲?
男方的家人乱成一团,而新娘子则得意洋洋地一把扯下头顶洁白的婚纱,旋即跟着一位来宾钻进车里,一脚油门,从此天涯无际。

听着耳畔呼呼呼吹过的风,孙哲平抬头看了看头顶巨龙雪白的肚皮,想要抽出腰侧的剑,将这不速之客捅个对穿。然而巨龙却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威胁一般,松了松爪子。
孙哲平这才发现,他连他脚底下是什么都快看不清了。
“英雄,你这是飞出大气层了吧?”他心有余悸,暂时打消了高空逃生的念头。本来只想着对自己这一番境遇加以无奈自嘲,可他没想到,他竟然收到了回应——
“废话,飞出大气层你还能喘气?”
孙哲平愣了愣。
“你会说话?!”
龙抖抖双翼,理所应当道:
“谁告诉过你我不会说话的?”
“可是...一般来说...龙不都是抢了新娘带回龙岛的吗?”孙哲平心说这下总算容易沟通些,无聊低头戳起了龙爪子里粉红色的肉垫儿来:“你不觉得你抓错性别了吗...”
龙打了个哈欠。
“那一窝人都太丑了。”
它又打了个哈欠。
“可是我觉得,我来都来了,一个都不抓就这么走的话,是不是会有点伤你们自尊?”
并不会,所以这还真是谢谢您体贴?
孙哲平心头千万羊驼飞驰而过,然而他怕他就算直截了当地问候了此龙亲人,这条巨大的龙也会心安理得地收下他的“恭维”。
随着狂风散去,一片绿意葱茏的陆地出现在了孙哲平眼前。
龙将孙哲平“扑通”一声扔到了一团草甸上,自己在一旁由开着凌霄花的藤蔓编织而成的窝里枕着自己的尾巴盘成一团,开始睡觉。
就这样,被晾在一旁的孙哲平好不容易从草甸中顶着野花挣扎着爬出时,看见的是打着小呼噜、鼻孔上挂着的粉红色泡泡的龙。
孙哲平一剑刺去!
啵。
泡泡破了。
龙醒了过来,一脸委屈。
“你干什么?”
“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龙在窝里蹭了蹭,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
“随便你啦,四处看看风景什么的?”
孙哲平额角青筋一跳。
“你不怕我杀了你?”
龙哼唧一声,将尾巴尖儿蹭到他跟前。
“你可以用力砍一下试试看。”
孙哲平觉得自己受到了蔑视。他有一些愤怒。
“我可是龙骑士!”
龙似乎不耐烦了,睁开一只眼看了看他。
“哦。”
然后孙哲平就被龙的尾巴连腰卷起,放到了自己背上。
“看吧,你骑着龙了,还是我这个全龙族最美的,满意吧?高兴吧?快飞起来了吧?”
孙哲平捂着脸长长叹了一口气。
巨龙背上视野开阔,他能看到整个花团锦簇生机盎然的龙岛。
屁股下的苔藓厚又软,就是有些潮湿。
别说,还真有一些高兴。
然后他爬下龙背,也枕着龙的尾巴,在龙的小呼噜声中睡着了。

在岛上呆了半天,孙哲平就发现,这是一头很奇怪的龙。
龙说他叫张佳乐,兴趣爱好是养花,志向是成为一个优秀的园艺家。
孙哲平表示怀疑。
张佳乐也不生气,直接将他拖到一丛乱蓬蓬的灌木前,张开了嘴。
一股龙焰卷着疾风从他的嘴中喷涂而出,刺得孙哲平睁不开眼。
等到他睁开眼时,眼前的灌木丛已俨然变成了一窝绿色的小刺猬,身上还带着红彤彤的野果。
“是不是很牛逼!”
龙兴奋地朝天喷了一丝火,一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亮闪闪的。
孙哲平竖起了大拇指,于是愈发兴奋的龙摇着尾巴尖,一不小心把他一下子抽进了刚修剪好的“刺猬”中。

在岛上呆了半个月,孙哲平发现,这头龙更加奇怪了。
他不吃自己也不杀自己,却缠着他一盘一盘地连着下黑白棋。
被吃了棋子还要耍赖,是时便可见一个庞然巨物在他眼前的绒软草地上滚来滚去地悔棋。
但是很好哄,让他悔一步,立马就会闪着一双红宝石一样的漂亮眼睛乖乖坐好继续下棋。
龙说他太寂寞了,过去的几百年里一直是自己和自己下棋。
孙哲平凉凉看了他一眼。
“下了几百年就是这种水准?”
龙生气了,又开始滚来滚去。
滚的过程中还偷偷伸出尾巴,扫落了一颗孙哲平的棋子。
孙哲平扶着额头,当作自己没看见。
于是龙又高兴地向天空中喷出了一丝火焰。

在岛上呆了半年,孙哲平觉得越看眼前这头龙越觉得他似乎不那么奇怪了。
他会在每天清晨送一个自己的园艺作品到他房前,看到他把它摆进自己的房间就会很高兴。
他会带着他从整片龙岛最高的悬崖上收起双翼大声叫着一跃而下,然后在即将落进海里的那一刹那张开双翼扶摇而起,一圈一圈地玩,乐此不疲。
他会在每一局黑白棋输掉之后,一脸不甘心地让孙哲平惩罚他,这时候孙哲平就会捏捏他爪子里的粉红色小肉垫儿,然后在下局放水,让一脸得意的他反用肉垫儿捏回自己的手。
眼见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新年就快到了。
孙哲平背靠着张佳乐雪白的肚皮,一人一龙围坐在火堆边,看着远方乌沉沉的大海。
“新年了呢。”
似乎有烟花爆炸的声音顺着海风,从无尽遥远的远方隐隐传来。
孙哲平摸了摸身后龙的肚子。
“新年会有什么?”
张佳乐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尾巴尖兴奋地翘了翘。
“新年的时候,王国里会举行最盛大的庆典。那时候一到夜晚就会放烟火,把整片天空都点亮。”
“哦哦!我知道!”
张佳乐得意地大叫起来。
“我以前特地去王国看过!红黄蓝绿的,闪闪的,特别漂亮!好喜欢呀,可惜已经很久没看了。”
他的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映着天上的星星,亮闪闪的。
孙哲平不以为然。
“你一头龙,怎么去王国看?”
张佳乐气哼哼地。
“反正我就是看过,不信我给你放一个!”
说话间,巨龙站了起来,昂起头,深吸一口气——
席卷了整片天空的火焰。
孙哲平仰头看着,觉得就算是火山喷发或许也没有这个威力了?
巨龙吐了吐舌头,一脸郁闷地趴了下来,尾巴“pia叽”一声甩到了自己脸上。
“放不出。哼。”
孙哲平哈哈大笑。
他摸了摸龙的脑袋。
“有机会回去放给你看。”
龙委屈地眨眨眼。
“那你不就要离开这里啦。”
孙哲平没有接话。
他突然觉得,就这么呆在龙岛上,似乎也不错?
孙哲平想了想,笑着说:
“其实刚才的那个火很好看啦。”
“真的呀!”
张佳乐高兴地爬了起来。
“那我再给你放一遍!”

孙哲平再也不想办法向王国传递消息了。
可是那天晚上,龙喷出的火焰实在太过明亮耀眼。
所以三天之后,无数王国的军队乘坐着巨大的军舰,将整个龙岛团团围了起来。
然后,无数被圣殿祝福过的长枪,刺进了龙的身体。
龙血洒在孙哲平的身上,多么温暖绚丽。
他大声叫喊着,试图让自己的子民们停下来。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声音这样的轻。
龙岛上的植被被王国的军队一把火烧干净了。
孙哲平传出消息杀死巨龙的名声在王国中不胫而走。
于是这位英勇而机智的王子在所有人的拥护下,成为了国王。

王国的国王是一个怪人。
他似乎喜欢园艺,总是会花费许多金币在宫殿的园林建设中,却总是不满意,隔三岔五地便有一批又一批的园丁被他辞退,旋即去聘请新的园艺师。
他似乎喜欢下棋,但从来不让人陪他下棋,只是一个人对着一副黑白棋棋盘,在阳光明媚的小花园里,一坐一个下午。
他似乎很厌恶烟花,以致于新年惯有的烟花表演,在他回到王国看完一次之后,便下令取消了。
所有的人都摸不透这位国王。
但他是个很好的国王。
有一天,王国里最后一位园艺师被他辞退了。
大臣劝谏道:“王国里所有的园艺师您都不满意,您究竟想要什么样的?”
国王摇了摇头,不说话。
国王对于园艺的要求严苛,但是宫殿里的树木总需要人修剪。
大臣们无奈,只得放出王榜,希望从别国过路此地的园艺师们可以来试试。
只是国王的怪脾气声名远扬,几个月过去,竟然没有人敢去接那一个报酬丰厚的悬赏。
这天,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揭下了那张积满灰尘的纸。
国王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抬起一只眼睛看了看他。
年轻人从包里掏出一件剪成小刺猬模样的园艺作品,递了过来。
下一秒,国王竟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径直冲下王座,停在了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笑着,抬起头来看他,眼睛漂亮得像一对红宝石。
“我跟你说过的嘛,我总有办法混进王国里来。可惜这次我出不去咯。”
那天晚上,不知为何,整个王国放了一整夜的烟花。
整片天空都被绚烂填满。

评论(37)
热度(35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