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六十五)

·原著向

·配合BGM《longing for your touch》食用效果更佳

 

 

  晚上七点五十分,B市SD体育馆。

  四周的灯已经灭了下来,写着“选手通道”字样的绿色灯牌在幽暗的走廊里发着荧荧的光亮,观众席上喧闹的人声传至此处也只剩下隐隐约约的“嗡嗡”声响。

  张佳乐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站在这里。

  两年前,第三赛季总决赛,他也曾站在这一阶距离荣耀之巅最近的地方,仿佛伸出手去,就能触碰到眼前熠熠的光芒。

  只可惜就差一步。

  仅仅一步。

  可而今,他卷土重来,又站在了这里。

  张佳乐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哎不行不行。”

  “啪”的一声,张佳乐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额头,转过身,一低头就将脸埋进了孙哲平的颈窝,闷闷的声音随着温热的呼吸一同抚上孙哲平的颈侧:“我紧张得要命!”

  孙哲平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发顶,又拍了拍他的脊背:“前年对叶秋也没见你这么紧张,怎么,怕和王杰希对视三百秒?”

  “怎么能一样嘛。”张佳乐打蛇随棍上,索性双手环住了孙哲平的腰:“前年不是还有你……”话说了一半,他讪讪闭了嘴,又向孙哲平方向拱了拱。

  “大夏天的你也不嫌热。”孙哲平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低低笑着将张佳乐拎出自己的怀抱:“今年没有我你照样站在这儿,不正好说明你比我牛逼嘛。”

  张佳乐想要反驳,孙哲平耸肩,伸手指了指走廊里挂着的电子钟。恨恨瞪了孙哲平一眼,他转身准备走进选手通道,刚迈出半步,却被孙哲平捉住了手腕。

  他回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孙哲平拉着他的手指尖,如第三赛季的那一天般,慢慢移到唇边,轻轻吹了口气。

  “给你吹口仙气。”

  看着张佳乐迅速红透了的脸,孙哲平露出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坏笑:“很灵的,不是么。”

  张佳乐耳尖通红,梗着脖子,转身三步连作两步地跑进了选手通道。

  只留孙哲平站在原地,看着选手通道慢慢合上的门,轻轻闭上了眼。

  “加油。”

 

  坐在观众席上,孙哲平将自己向后埋进了椅背中。

  黑暗中,身旁是无数呐喊着的支持者们。他们手中红色与绿色的荧光棒随着挥舞,斑斑驳驳地交织成一幅陆离的光景,仿佛是百花缭乱手中猎寻迸溅出的点点繁花。

  可是他却仿佛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得见眼前的电子屏。

  电子屏中,百花缭乱与王不留行交战正酣,技能走位纷繁复杂,来来往往,让人目不暇接,唯一让人易于观察的便也只有屏幕两侧两人等速下降的生命条。观众们时不时地发出欢呼声,可孙哲平依旧仿佛什么也听不见。

  在这黑暗的空间中,仿佛只剩下他一人一椅,注视着那一副巨大的屏幕中光彩夺目的百花缭乱。

  他的眼一眨不眨,只一个接一个地数着那些他看过无数次的、在百花缭乱手下最美丽地绽放着的技能。

  闪光弹,烟雾弹,燃烧弹,爆炎弹,撞击式手雷,爆缩式手雷,爆炎式手雷,定时式手雷,感电式手雷,遥控式手雷……

  黄色的光,橘红的光,银色的光,绿色的光,蓝色的光,红色的光,那么多那么多颜色的光,交织在一起,在他头顶一朵接一朵地炸开——

  像极了那一天,除夕的竞技场,他送给他的漫天烟火绽成的繁花。

  不知不觉中,视线被他从不愿承认的东西迷得一片朦胧,可他依旧、近乎执拗地睁着眼,不肯眨一下。

  仿佛只要他愿意一直看着,哪怕一秒,屏幕后的那个人也会笑着为他打下去。

  喉间堵塞着的疼痛一直酸麻地攀爬上他的鼻尖,可依旧疼不过胸膛之下,那一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仿佛那颗心的每一分搏动,都将无穷无尽的痛融在他的血液中,推向他的每一条血管经络、每一分肌肉骨骼。

  百花缭乱的脸与张佳乐的脸在他眼前一点一点重叠了起来。恍惚之间,他仿佛看见了那个躺在长水国际机场的地板上笑着对他伸出手的少年,看见了那个与自己并肩走在小楼前的林荫小道间的少年,看见了那个带着他自以为压抑得很好的热烈与羞涩偷偷看着自己的少年,看见了那个在幽暗的夜里悄悄亲吻他的少年,看见了小楼翘着木茬的褪色的木地板,看见了堆在房间一角、在阳光下散发着琥珀色光芒的蜂蜜,看见了满室忍冬黄白交织的纤细花瓣……

  终于,有他忍不住的一些什么,顺着他的两颊缓缓滑了下来,被屏幕发出的光映出浅浅的痕迹,再一点一点落到他的膝上,洇入深色的布料,消失不见。

  他曾以为他们的路可以有那么长那么远。

  可最终,他却发现,一切一切到头来,竟只有短短的一个交睫。

  大屏幕之上,荣耀的金色光芒亮彻全场。

  人群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

  布置在场地之中的彩带礼花适时迸裂开来,五彩缤纷的纸屑纷纷扬扬洒满全场。

  场馆全然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

  电子屏上反复不断地播着王不留行最后击败百花缭乱的模样。

  第五赛季,微草战队取胜百花战队,获得了冠军。

  手机的屏幕适时亮了起来。

  有两滴水珠溅上了屏幕,从边缘将屏幕折射出七彩的光。

  也模糊了那短短的一行简讯。

  “车在场外等你。”

 

  走出比赛间的时候,张佳乐伸着懒腰,对着站在走廊上的孙哲平长长叹了口气。

  “还是不行呀大孙,我已经很努力啦!”他耸了耸肩,看着孙哲平的脸终于还是笑了出来:“果然还是得让你带着,我们才是最强的!”他伸手环上孙哲平的肩膀,拉长了声音,半开玩笑道:“以后我可要对你再加强监督!你要快一点好起来,然后我们一起把什么微草什么嘉世什么霸图……”

  他的话中止在孙哲平的拥抱里。

  那么紧的拥抱。

  仿佛要将二人的血肉铸为一体一般,孙哲平的双臂紧紧箍在张佳乐身周,不断地收紧、再收紧,直到张佳乐轻声呼痛,仍不肯停止。

  “小心你手!”张佳乐想挣扎,最后却还是伸出双手,反抱住孙哲平,在他宽阔的脊背上安抚般地拍了又拍:“没事没事,没得冠军不要紧,我们明年重新来过,我一点事都没有,大孙你不用……”

  他突然止住了话语。

  他分明感觉到,正有什么液体,就那样灼热地、一滴接连一滴地洒落在他的颈侧。

  他想要抬头看孙哲平的脸,却被孙哲平的左手死死扣着后脑,不敢挣扎。

  张佳乐隐隐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他的两只手本能般顺着孙哲平的脊骨上下轻缓地抚摸着,只换来孙哲平那愈发收紧的怀抱。

  他想安慰孙哲平,可安慰的话还没开口,孙哲平却突然放了手。

  “没什么。”孙哲平向他笑着,“这半年,你辛苦了。”

  “哪里的话!”张佳乐长舒了一口气,将额头抵上了他的肩,轻轻蹭了又蹭:“只要咱俩在一起,这点辛苦算什么!就算再辛苦点——喂!这可不是让你偷懒啊!”他抬眼向孙哲平笑了起来:“你要快点好起来,把之前欠我的统统还回来,听到没有!”许久没有得到孙哲平的回应,张佳乐佯怒,在他肩上轻捶一记:“问你话呢?”

  “副队,媒体招待会要开了,你还干嘛呢?”

  张伟的声音从选手通道的另一头,远远地传了过来。

  张佳乐悻悻地皱了皱鼻子,从孙哲平缓缓放开的怀抱中钻了出来,上下整了整队服,一脸不情愿道:“那我先去开发布会啦?”

  孙哲平微微笑着,如往常一样,轻轻摸了摸他的发顶:“嗯,去吧。你肯定是本赛季MVP。”

  “头发乱了啦!”张佳乐眯眼大笑,躲过孙哲平的手,转身走向通道的另一边。

  孙哲平一直微笑着,看着张佳乐一步一步地走向选手通道的尽头的背影——

  “张佳乐!”

  就在张佳乐快要走出选手通道时,突然听见了来自身后孙哲平的一声大喊。

  “嗯?”他回头,弯着眼睛:“怎么啦?”

  走廊的那头,孙哲平在笑。

  他伸出一只手指,点着自己的嘴唇,又转过手,向着张佳乐嘴唇的方向轻轻按了下去。

  张佳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羞恼地转过身去,耳尖和后颈却满是绯红的颜色。他向后潇洒地挥了挥手:“老流氓!待会儿见好吧?再见啦!”

  嗯。

  对着空无一人的通道口,孙哲平的笑终于在陆陆续续亮起的、惨白的日光灯下无以为继。

  再见了。

  孙哲平转过身,向着出口的方向,迈开了步子。

  再也不见了。

  我的爱人。

  是什么决堤而出,落在脚下的地毯上,杳无半分声息。

评论(26)
热度(22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