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六十三)

·原著向

 

  晴夜,无云无月。

  万家灯火沉寂,更衬得天顶星河璀璨。缥缈光屑随着穿过窗缝的、已俨然透出些微凛冽气味的风,轻飘飘落入了房中。那些浅淡地闪烁着的黄蓝色光点,扑簌簌投进床上人睁开的眼里,却似是投入了一口深潭,连星点波光亦无,更遑论几分漪澜。

  身后传来张佳乐均匀平稳的呼吸声,有温热的气息随着节奏轻轻拂在孙哲平的后颈。他静静看着落地窗外的斑驳群星,藏在被子下的左手不断地坐着握拳伸展的动作,沉默着、一遍一遍地体会着沿着他的手臂一路咬啮而上的疼痛。

  疼痛似乎让他的呼吸乱了几分。

  但最终,他还是将满腔几乎喷薄而出难以压抑的不甘,化作了一声在一室黑暗之中倏然而逝的轻叹。

  床头的手机在此时突然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黑暗的房间里,手机屏幕散射出的冰冷白色光芒映亮了孙哲平的脸。

  他默默地坐了起来。

  料峭的夜风顺着他的后衣领灌进脊背,一串透骨的冷。

  身侧的张佳乐依旧在熟睡,可在微弱星光的映照下,他的下眼睑已俨然透出了两片淡淡的青,显得那张清隽秀致的脸上,无端生出了许多分憔悴。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很累。

  从前自己所挑下的担子,在自己宣布因伤中途退出第五赛季赛程后,顷刻间尽数压在了张佳乐肩上。

  为了不让他担心,为了不让外界质疑,为了二人曾许诺过的“未来”,为了那金光灿灿的荣耀,甚至为了赞助商、为了他们的支持者……张佳乐将所有的包袱都一力驮起,脸上还挂着势在必得的轻松的笑——

  可是一个人扛起整支战队向前全力冲刺,如何能不精疲力竭?

  然而当他想要告诉张佳乐、他不需要这样拼命、不要这样透支自己时,却发现,他对此无能为力,他帮不了张佳乐万中其一。

  孙哲平想要伸出手轻轻擦去他眼下的青痕,却怕惊扰了他的好梦,只定定地凝视了许久他沉静的睡脸,在锲而不舍的震动提醒之下,方才反手拿起手机。

  屏幕上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来自B市。

  孙哲平盯着屏幕,等到手机震动平息下去又鼓噪起来,才按下了接听键。

  他只将听筒放至耳畔,还未想好以何种面目去面对,电话那头的人已低低开了口:

  “是我。”

 

  孙哲平没有想到,他那将近四年没有与他进行过任何联系的父亲,竟会在这样一个夜晚,给他打来这一通电话。

  孙哲平拿着手机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这么晚有什么事。”

  “四年来你没有给我打过一通电话,现如今我给你打电话你却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电话那头的人轻叹一声,落在孙哲平耳中,只换来他淡淡开口:“当初似乎是你把我赶出家门的。”

  “回B市吧。”电话那头的人对他冷淡的态度似乎不以为忤,语调一丝不乱,却不知是否因为说话人在手机的那头而听来仿佛带了几千公里的遥远距离:“给你的职位已经安排好了,当然如果你想先去大学深造也不是不行。”

  孙哲平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指尖有些泛白:“我早就说过我不会回去。”他顿了顿,又开口道:“我明天还有比赛,没有别的事的话就这样吧。”

  “你现在还能比赛?”他正想挂断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却透了两分讥诮与了然:“不要以为我会被你的小把戏蒙住眼,什么都不知道。”

  孙哲平愣了愣。

  电话那头的人继续着自己的话。语速虽然缓慢,但一字一句间却全然是不容拒绝的威严:“回B市,你的手伤我会找最好的医院给你治。”

  “如果我说不呢?”孙哲平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我的手是我自己的,我有我自己追求的东西……”

  “追求?”那头的人嗤笑一声,“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不是在给你所谓的那些伙伴添麻烦吗?你确定此时此刻的你对于别人而言是一个助力,而不是一个亟待甩掉的累赘吗?”他端出了孙哲平幼时所常听见的冷静到让人厌恶的语调:“你不妨想想,你继续留在那里,对任何人任何事,有任何帮助吗?”

  孙哲平沉默。

  他想要反驳,想要大声地告诉父亲,他还能继续为他的梦想战斗下去;他还是百花战队名正言顺的队长,是支撑着整支战队的精神之所在;而张佳乐更不会那样看待自己,他还在期待着与自己一同奋战的下一个、下下个赛季。

  然而话到嘴边,他却什么也说不出。

  纵然嘴上再如何乐观、如何劝慰着自己这世界或许还有许多“奇迹”亟待被人发掘;

  可他终究骗不了自己。

  他听得见战队队员和经理间有关他的手伤的议论,听得见赞助商撤换广告代言的决定,也看得见张佳乐强装作轻松无事的苦苦支撑。

  如果没有了自己,一切会不会好起来?

  张佳乐是不是就不需要再在自己和战队之前两头忙碌而心力交瘁?

  不会因为觉得肩上多担了他孙哲平的一份冠军而让步履那样沉重,不会因为顾及他的伤病照顾他的感情而让自己每一句话都那样小心翼翼,不会再只敢在睡梦中露出那样一副让人心疼的疲惫模样……

  但是好不甘心啊……

  不甘心就这样离去,不甘心回到原点,不甘心抛下自己当年为之几乎放弃了一切的荣耀,不甘心回到被人安排好的名为“囹圄”的轨道,更不甘心放下他好不容易才捉在手心的、那个人的一颗真心。

  “怎么样?你考虑一下?”似乎听出了他的动摇,电话那头的人的语气略略和缓了些,竟也能算是带了一两分“慈父”的意味:“回B市吧,这里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我自己的路由我自己走,不需要你告诉我我应该过怎么样的人生。”孙哲平咬着牙根,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以致于他的双肩开始微微地颤抖:“我不会离开这里。”

  “随便你吧,但是你要考虑清楚,我是为了你好。”电话那头的人仿佛在无奈地笑:“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孙哲平!”

  正当孙哲平收了手机打算回房睡觉时,书房的灯却被人打开了。

  张佳乐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发,站在书房门口,一脸怒容。

  “我说你的手还要不要了!”见孙哲平转过身来,张佳乐气势汹汹地数落道:“我白天看着你不好动手,你就晚上趁我睡觉的时候玩游戏是不是?!你这是要气死我呀!手长在你自己身上,不好好养着,到时候彻底废了你再哭还来得及吗!要不是我睡……”

  孙哲平听着听着,不由笑了起来,却换来张佳乐更严肃的一瞪:“还笑?!我说你怎么一点都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不及他说完,孙哲平欺身上前,伸出右臂环住张佳乐,向身旁的书桌努了努嘴:“我没开电脑呢。”

  “有这个意图也不行。”张佳乐在他脊背上轻轻敲了一记,“犯罪未遂也是犯罪。”

  孙哲平只得举手投降,将手中手机向张佳乐晃了晃:“我就接个电话,怕吵着你。”

  张佳乐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这么神秘,谁啊。”

  “诈骗电话。”孙哲平耸了耸肩,又搏来张佳乐一个鬼脸:“你以为我会信你哦!回去睡觉!明天还有比赛呢!”

 

  自从孙哲平在第五赛季中途宣布退赛后,外界关于百花战队的流言蜚语就从未断过。

  任哪个战队,在队伍双核之中的重要一环在中途被生生抽离时,及时止损便已经是难事,更毋论保持原有几近于巅峰的状态、一路飞奔。

  可是张佳乐竟然带着百花战队做到了。

  这个从前在人们印象中总是跟在孙哲平身后没心没肺地笑着的、懒懒散散的、时不时还插科打诨几句的百花副队长,竟然在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一般,严肃而认真地,将战队的每一件事都处理得有条不紊。

  甚至带领着百花战队,在孙哲平缺席的情况下,连胜三场常规赛,以总排位第一的傲人战绩挺进了季后赛。

  在百花这又以十比零夺下胜利的最后一场的常规赛结束时,中央大屏幕上醒目的“MVP:张佳乐”字样引来了体育场中无数人的欢呼。

  鼎沸人声从零散的呼喊,渐渐变得整齐。伴随着有节奏的击掌,观众们的喊声慢慢地融作了一个声音——

  张佳乐!MVP!

  孙哲平坐在台下,身后的人群高昂而不知疲惫地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张佳乐的名字,声浪一波一波地推挤着他的背脊。

  看着屏幕上一遍遍回放着的精彩操作集锦,百花缭乱的枪口喷射出的是较以往更加绚烂而纷繁的花朵。

  个人赛一挑一,擂台赛一挑二,团队赛一挑三。

  这样的光彩夺目,这样的璀璨绚烂。

  可是面对着这样的百花缭乱,孙哲平却发现,他已然分不清自己心中是何感受。

  他可耻地,在嫉妒着张佳乐。

  嫉妒着他健全的手,嫉妒着他能够继续立在这一片战场上,嫉妒着他枪口的簇簇繁花。

  但他的眼底却分明有那样一股热意想要自他的眼眶奔涌而出。

  原来张佳乐的能量,这样大。

  原来他所散发出的光和热,竟可以这样炽烈、这样灼人又让人移不开眼。

  被自己爱慕着的、同时也爱慕着自己的人,竟然是这样一颗光芒熠熠的明亮的星。孙哲平只觉得有什么从他的心底不断地发酵、生长,变得温暖而蓬松,充斥于他的每一寸血管中,直将他浑身的血液都蒸腾得沸热起来。

  这样的张佳乐,他如何能不被吸引?

  但这样的张佳乐,或许才是他原本的样子?

  孙哲平眼中不断闪烁着的光芒在一刹那间黯然下来。

  越来越耀眼夺目的张佳乐,与注定就此陨落的他。

  他们的道路,注定就此分叉;他与张佳乐间的距离,也注定会越来越远。

  而他无力改变。

  他不想要继续坐在台下,过着艳羡台上张佳乐的日子,更不想让自己如父亲所言般,成为任何人、任何事的累赘。

  孙哲平起身,逆着依旧沉浸在兴奋中的躁动的人群,进入了空荡荡的走廊。

  隔着厚厚的门,人们的呼喝声只隐隐约约透出一二,在走廊中听来却依旧分外清晰。

  孙哲平一把拉开一扇窗,冰冷的风裹挟着潮意,在空阔的走廊中呜呜地穿行着,将他不断在血管中滚动叫嚣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冷却了下来。

  他掏出手机,按下了那一串熟悉的数字。

  “喂,是我。”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时,白色的水汽刹那间便消散在了清冷的夜风中。

  “我可以答应你。”

  “但是我有个要求。”

  “我要等第五赛季结束再退役。”

  父亲之后讲了些什么孙哲平无心去听,只利索地结束了通话。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屏幕,锁屏界面上是他与张佳乐并在一起、张扬恣肆笑着的脸。

  他的手指从屏幕中张佳乐的脸上轻轻掠过——

  无论如何,我也要看到你亲手捧起荣耀冠军的奖杯时那最灿烂夺目的样子后,才能安心离去。

评论(23)
热度(215)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