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六十)

·原著向

·前方钟家小少爷私设出没

·下划线部分借鉴自原作第786章

 

  “叮咚。”

  夏末的B市,阳光炽烈地从栽满梧桐的小径中落地,疏落落碎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将往来行人影子的边角都照出些莹莹的碧色,甚至将树荫间不断流淌出的蝉噪声也染成了一片厚重的墨绿。

  清脆的门铃声并不能刺破这一潭湖泊般的绿色声浪,在窗外的唧唧虫叫中,几乎微不可闻。于是半躺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的孙哲平换了个姿势,全然当作自己没听见。

  谁知道,门外那人竟不依不饶地一下接一下按起了门铃。金属簧片的声音连成一线回响在走廊里,竟带了些誓与蝉鸣争高低的意思来。

  虑及门外那叫不开门死不休的劲头,孙哲平短促地叹了口气,将电视遥控器反手扔回沙发坐垫上,趿着拖鞋,懒洋洋地打开了自家大门。

  门外站了一个笑容满面的男人。

  孙哲平静静看了他三秒,伸手就要关门。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穿着考究高级定制皮鞋的脚以光速卡进了门缝中,借着这一缓,一只手打蛇随棍上,死死扒住了孙哲平家厚实的门板。

  “我来都来了你不请我进去?”钟叶北从门缝中探了小半张挂着可怜兮兮表情的脸来,又顺势将门向外拉了拉:“孙少爷你不是这么绝情的人吧?不能够吧?”

  孙哲平额角青筋一跳:“我又没请你来。”

  借着门缝在他不懈努力下张开至成年男子可以侧身通过大小的机会,钟叶北一闪身挤进门来,嘿嘿一笑,用屁股将门板顶开,将自己还卡在门外的手收了回来,提着一个用缎带绑着的精美盒子,殷勤地在孙哲平面前晃了晃:“这不是来给你过生日吗!”

  “我生日在十一天以前。”孙哲平的脸色愈发不善,“出去。”

  “别呀!我来都来了,先吃了蛋糕再说啊?排老半天队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你说要不是一片诚心我费那老牛鼻子劲儿干什么呀。”钟叶北拎着盒子,两脚互相一踩,脱了鞋子就往客厅中跑。他将盒子放上茶几,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沙发,顺带环视四周,大发感慨:“你这儿宽敞还挺宽敞,就是没有人味儿,感觉跟个样板房似的。”

  孙哲平眼角抽搐,关了门抱臂斜睨钟叶北:“所以你到底来干嘛的?没人邀你来,再挑就出去。”

  “别介啊!”钟叶北大叫,“不先给哥们儿来杯喝的?”

  孙哲平转身取了杯子,给他接了杯水,重重放在茶几上:“事儿真多。”

  “就给我来杯凉白开呀?连片儿茶叶都不带放的?忒小气你这人!”钟叶北委屈地叫喊起来,听得孙哲平一阵心烦,语气不善:“没给你接杯自来水算客气的。来干什么的说清楚,不说可别怪我撵你了。”

  钟叶北连连摆手:“别别别!”他左顾右盼酝酿了一番,在孙哲平的最后一丝耐心消耗殆尽之前终于挠着后脑咧着嘴干笑道:“那个,我说,孙少爷,孙大神,你现在方便去教训教训我那发小了吗?”

  “不是说两年时间么?”孙哲平皱起了眉。

  仿佛被按下了话匣子的开关般,钟叶北一拍大腿便开始倒豆子般吐字:“嗨呀,你是不知道,我那发小为了去职业圈打那什么荣誉……哦!荣耀!攒了整两年零用钱,买了个职业战队的名额!九月份,对!就是下个月!他就要比赛去啦!”他一脸愤恨,重重哼了一声:“我说我怎么叫他跟我去挪威钓鱼去芬兰滑雪去巴厘岛晒太阳去俄罗斯看美人儿这厮都不去呢!你说!他战队办归办,自己还上去做什么呀?建个战队不就用来赚钱的么?他倒好,不光贴钱,还上心了……”

  看着孙哲平仿佛被戳中逆鳞般、脸色一刹那黑了下来,钟叶北暗暗吐了吐舌头,手合十字,小心赔笑道:“总之,这种日子我是一天都不想再过下去了,我无聊得都快长蘑菇了,可前面找的几个什么狗屁高手又被他打趴下了,孙大仙你可发发慈悲快点拯救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我吧……”

  语到中途,电视机里传来的声响适时将孙哲平从钟叶北的聒噪声中解救了出来。孙哲平用一个眼神将钟叶北未尽的话语捅回了肚子,生怕发出声音影响了电视放送般缓缓坐下,倾着身子盯住电视,将钟叶北晾在了一边。

  钟叶北两手捂着嘴,随着孙哲平一起看向电视屏幕——

  出现在屏幕正中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钟叶北歪着头想了想,突然瞪了眼睛,一脸了然。

  这可不是当初他在孙哲平老宅书房无意间发现的那本集邮册中的美人儿主角么!

  孙哲平不理会钟叶北带着怪怪笑意的眼神,只尖着耳朵,不愿放过从电视机中传出的一字一句。

  张佳乐退役满一年,召开发布会,宣布正式复出。

  张佳乐宣布退役以来,争议一直不断,热度也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复出这等大消息不啻晴空一声雷,无论嗅觉敏感与否,此时的记者们全如打了鸡血般兴奋了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挖出些独家材料。

   摄像机下的张佳乐有些拘谨,脸色不太好,下颔较孙哲平印象中更加尖了一些。

  是了,他从来不擅长也不喜欢应对记者的。孙哲平想。

  镜头里的张佳乐低着头,对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念了起来。

  话语的意思很简单,他在退役的一年中没有放弃训练,而今准备复出,感谢媒体和大众的持续关注云云,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官方说辞。

  念着念着,他的声音却低了下去。

  然后他沉默了。

  台下的人群渐渐吵闹了起来。

  就在声浪渐渐要涌上发言台的时候,张佳乐却突然抬起了头。

  他的眼中,是孙哲平再熟悉不过的、坚强笃定的光芒。

  “我很感激我和百花的粉丝们。”他没有再看手中讲稿一眼,缓缓开口道:“从我第二赛季出道至今,八年时间,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而与你们相识,是我可遇不可求的幸运。”

  “之前由于我的不成熟,做出了非常不理智的举动,伤害了许多人的感情,我在此再次向大家道歉。对不起。”

  他深深鞠了一躬。

  “百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是我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美好的一段记忆,但可惜,记忆是一条不回头的路。”

  台下开始骚动,嗡嗡的人声甚至传到了电视机外。

  张佳乐没有理会,他的眼睛似乎看着台下的记者们,也似乎是看向更远处的虚无。

  “经过一个赛季的反思,我想,我还是希望在荣耀这个世界中发挥我的光和热。我很遗憾,很抱歉,很惭愧,我辜负了大家的期待和喜爱,但是我不能就此隐瞒。”

  他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决定复出,效力于霸图俱乐部。”

  如同一滴水掉进油锅般,台下霎时间炸了锅。

  就在张佳乐复出的发布会举行之前,网络上的骂战还在持续。

  那些奉张佳乐为神明的百花铁杆粉丝,犹在与说着风凉话的看客们唇枪舌剑。

  然而张佳乐却在此时,将一盆冷水,凶狠而确确实实地兜头泼了下来。

  有的人哭了。

  但更多的人却在发出长长的嘘声。

  台下的声音显然明明白白地传进了张佳乐的耳朵。明知此时已经没有谁会听他的辩白,他却还是轻声开了口,语意间带了些苍凉。

  “无论如何,我有一些必须去追求的东西。”

  “您的意思是说总冠军吗?”有记者讥诮般开口。

  张佳乐慢慢地、郑重地点了点头:“是的。”

  “冠军,真的有那么重要?”

  “是的,很重要。”张佳乐抬起了头,直直对上了记者鄙夷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喂,我说,孙少?”

  眼前有一只手在晃来晃去。孙哲平扭头,看到钟叶北腆着一张让人烦躁的笑脸向他眨着眼睛。

  见孙哲平回过神,钟叶北移开视线,手指向下一指:“你裤子,再攥下去要破了。”

  孙哲平垂下视线,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死死攥住膝盖处的布料,直用力到指尖发白。

  他松开手,血液流向血流不畅许久的手指,带来一丝麻酥酥的痛感。

  这若有若无的、触电般的感觉,传进他心中,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他轻笑一声:“再给我四个月。”

  “啊?”钟叶北一脸状况外,看得孙哲平忍不住松了又松半开的衬衫领口。

  “我说,再给我四个月。”他站起身来,伸手关掉了电视。

  “最迟来年一月。”他低头移目向坐在一旁的钟叶北,再平常不过的语气,却让钟叶北觉出十成十睥睨天下的傲气与霸道来:“我去陪你那发小好好练练。”

  钟叶北被震得说不出话,待到他大脑终于将孙哲平的话一字一句地理解通顺了,明知道自己该高兴,最终却只梗着脖子鼓起掌来:“有……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发话!”他瞥了眼孙哲平犹缠着重重绷带的手,“要不我雇人来天天给你炖猪手补补啊?”

  孙哲平大笑着拒绝:“那样估计我会血脂和胆固醇严重超标。”

  但却还有一句话,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有谁炖的猪手,能让他尝出曾几乎让他上了瘾的、出自张佳乐之手的滋味?

评论(19)
热度(192)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