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五十九)

·原著向

·这算不算二更呀!

 

  几家欢喜不论,第八赛季的季后赛如火如荼地如期进行。在某些战队大放异彩夺人眼目的同时,却也有黯然离场的。

  爆了大冷门、积分垫底而沦落至降级、注定要在第九赛季挑战赛从头再来的嘉世算一家,有着两个全明星角色却与季后赛无缘的呼啸战队则算是另一家。

  在年初全明星周末中败给了唐昊的林敬言,在源源不断的冷嘲热讽之中,终于也决定离开呼啸。

  然而,他并未退役,而是同样转会来到了霸图。

  才到霸图不久的张佳乐刚从网站上看到了夏季转会窗的消息,后脚便听见了训练室大门打开的声音。

  “这是林敬言,以后也是我们的一员了,大家欢迎一下。”

  与当初介绍自己时如出一辙的话语从韩文清口中说出来,却让人听不出半分的敷衍与客套。张佳乐将头埋在屏幕后面,随着训练室中的众人一同礼貌性地鼓掌,一双眼睛却偷偷探向站在门边微微笑着点头的林敬言。

  他与林敬言,也算是老对手。这个与他同一年出道的老将,一开始虽没有他和孙哲平那般一鸣惊人,但却也凭借着自己不懈的努力,一步一步攀登至“第一流氓”的高峰。

  而今“第一流氓”之号易主,那夺了他冕上光辉、逼着这老将离开的人,竟是百花的新秀唐昊。

  比起几乎可以算是被老东家扫地出门的林敬言,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处境倒更好一些。

  尽管外界骂声争议不断,但当他打开微博,却依旧能看到百花的死忠支持者与好事者们的骂战;能收到无数条粉丝的私信,泣血般倾诉着他们对他的爱和挽留。

  从此愧疚更甚。

  有一段时间,他甚至翻来覆去地想着,他是否应该重回百花,回到那群热切地仰望着他的人的目光下,只压得他一夜夜胸口窒闷、抓心挠肝。

  张佳乐一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林敬言看到他,显然吃了一惊:“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张佳乐打趣道:“你也不晚,毕竟人高腿长步子大。”

  两位同期选手相视一笑,就中多少无奈多少酸楚却只有他二人自己知道。

  不远处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适时打破了二人的伤春悲秋:“你们等会儿需不需要出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超市的位置我已经共享给你们的手机了。”

  林敬言低头掏出手机,尴尬道:“及时雨啊。我这次来得急,连内裤都没带几条。”

 

  肩并肩推着车走在超市里,张佳乐和林敬言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所需的东西放进手推车。

  路过冲饮品区时,张佳乐突然停下了脚步。

  林敬言顺着张佳乐的视线望去,仔仔细细地逡巡了一圈,方才发现摆在几款大品牌产品逼仄夹缝中的两罐蜂蜜。

  百花牌蜂蜜。

  不起眼的商标与外包装,林敬言甚至怀疑怎么可能有人只凭一眼便能将这两罐蜂蜜从满柜子琳琅满目的各品牌蜂蜜中找出来。

  可张佳乐分明做到了。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路当中,连购物车的扶手从手中滑脱亦浑然不觉。林敬言叹了口气,正要叫他,身后却有路人大声叫嚷起来:“让让,别挡道好吗?”

  张佳乐低低说了句“抱歉”,推着购物车便向一旁让去。可他手上力道不稳,车头顺着他手腕用力的方向,一头向货架撞去,幸而有林敬言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车,才算没有撞落一架子瓶瓶罐罐。

  明知早已结束,他本也自以为控制得宜,可在看到那熟悉的两个字时,张佳乐依旧像是被楔在了原地般动弹不得。

  脑内在一瞬间闪过无数画面。从那老旧小楼下午从窗缝间撒进屋子的阳光、玻璃杯中上下浮动的金银花茶、爬满院落外墙的凌霄花与常青藤、到春节时候在漫天烟火下一点点燃尽的焰火棒、空阔无人的大街上两个人紧紧相握的手和聒噪不休一片欢腾的训练室……一幕一幕,那样多而快、带着逼人的明朗与清晰略过眼前,他却什么也抓不住。

  他回过神来,向林敬言笑了笑:“失陪一下。”

  看着张佳乐一脸茫然,林敬言本想想安慰他些什么,最终只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佳乐漫无目的游荡在超市里,不知为何却想起了第四赛季那年的春节。

  那年的除夕夜他与孙哲平放完了手中的焰火棒,又在楼下的路灯旁伫立许久,一直等到漫天的花火星屑都纷纷扬扬洒落至人间而消失无迹,方意犹未尽地上了楼。

  那时张爸爸张妈妈尚没有回家,屋里没开灯,二人的呼吸声交织成一片,在静悄悄的屋里听着却是别一番暧昧。

  他的指尖被孙哲平轻轻握着,二人的沉默中,皮肤间的接触便放大了无数倍,酥酥麻麻地一直痒进他的心脏。

  黑暗中,猝不及防地,他被吻了。

  起先只是试探一般的轻轻触碰,到了后来,竟如狂风骤雨般激烈了起来。热烈而深浓的情感从交缠着的唇舌间来回传递着,在这一片令人安心的黑暗的掩护下,连窗外零星响着的鞭炮声都似乎不再能搅入二人之间。

  衣料摩擦发出悉悉簌簌的声响,紧接着,布料坠地发出的细小声响被仓促杂乱的脚步声所掩盖。不知是谁将谁一路牵绊着带到了房间,等二人回过神来,却已是气喘吁吁地相拥于床上了。

  “可以么?”孙哲平从张佳乐身上微微撑起上半身:“伯父伯母什么时候回来?”

  滚烫的鼻息喷在张佳乐的耳廓,勾得他一阵心痒难耐,不由得轻喘着伸手勾住孙哲平的双肩:“往年他们麻将能打一个通宵。”在夜色中,张佳乐的眼更像极了两潭幽泉,荡漾着能将孙哲平一颗心尽数融化的波浪。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张佳乐伸手扣住孙哲平的后脑,猛地将他拉向了自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亲吻。

  正此时,房间的灯却亮了起来。

  张佳乐慌忙推开孙哲平从床上坐了起来,却看见,他的母亲,正一脸不可置信地站在他房间的门口。

  “你们在干什么?”

  尽管眼中满是张佳乐所惧怕的失望、愤怒和不敢相信,但张妈妈的语气竟异常镇定。

  张佳乐双眼不敢离开母亲一分一毫,张了张嘴,喉咙中却只发出“咯咯”的声响。

  还是孙哲平先动作了起来。

  他从张佳乐的床上爬了下来,穿好鞋,向张妈妈深深地鞠了一躬:

  “阿姨,我喜欢张佳乐。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这是张佳乐第一次听见孙哲平明明白白地说出“喜欢”这句话。

  但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

  张妈妈一眼未瞥在一旁仍旧没有直起身子的孙哲平,两只眼睛只死死盯着张佳乐。慢慢地,其中竟满是水汽萦绕。

  “你说。”她强自镇定着语气,却终于还是在尾音里透出了一丝哽咽:“我不要听他废话,我要听你亲口说。”

  “我……”

  张佳乐不敢再看母亲的眼睛。他慢慢低下了头。

  他有成千上万可以用来敷衍母亲的理由,但不知为何,此时他竟一句也说不出口。

  沉默许久,他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直直地望进母亲的双眼。

  “我爱他。”

  像是得到了爆破的讯号一般,张妈妈的泪水刹那间决堤般流了下来:“我把你生养这么大,你竟然要这样来气我?”

  “妈妈对不起……”张佳乐的眼眶也连着鼻子一起红了,但眼中的光芒不曾减弱,反倒愈发坚定:“可是我爱他。非他不可。”

  “你……”张妈妈咬着牙,三两步走上前,揪起张佳乐的领口,扬手便作势要打。孙哲平连忙从一边扑上来挡在二人中间,却被张妈妈推到了一边。

  她看着张佳乐,嘴唇翕动了许久,高高扬在半空中的手却终于还是没有落在张佳乐的脸上。她颓然放下手,脸上每一丝岁月赋予她的痕迹都在微微颤抖。

  “你走吧。”她摇了摇头,转过身,双肩在一瞬间垮了下来。刚开口,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她却只像是麻木了一般任其在她脸上画出纵横交错的痕迹。

  孙哲平轻轻推了推张佳乐,张佳乐这才如梦初醒般,从床上扑了下去,连拖鞋也来不及穿,径直抱上了张妈妈的腰:“妈!”

  张妈妈的身体一顿,旋即却以张佳乐想象不到的巨大力气扳开了他的手臂:“滚。”

  张佳乐还想说什么,张妈妈却一把将他拎起来便向房门外带去:“我叫你滚!你听不到吗!滚!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说到最后,张妈妈靠着门框号啕大哭起来:“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孙哲平想要安抚眼前的妇人,但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沉默。他看着不远处失了魂般的张佳乐,伸出手,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指。

  这一记触碰,就像突然间通了电般,张佳乐反手死死捉住了孙哲平的手,高高地抬起了头:“无论如何,我都选择跟他在一起。”他一头扎进房间,拖出未来得及收拾的两个旅行箱,向着张妈妈深深地鞠了一躬:“我走了,您和爸爸多保重。”

  说罢,他紧紧扣着孙哲平的五指,咬着下唇,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家门。

  冬夜的风带着些刺骨的凉,张佳乐不由地缩了缩肩膀。忽而身上有一股温暖覆至,张佳乐回头,却是孙哲平展开了自己大衣的衣襟,将他裹了进去。

  “对不起啊,让你这个年也过不好了。”张佳乐抽了抽鼻子,硬生生将即将凝结成形的眼泪又憋回了肚子,强笑道:“我妈那里你不用担心,等她气头过了,我再去跟她聊聊,这事儿肯定就能解决啦。”

  孙哲平不做声,只连衣服带怀抱收得更紧:“对不起。”

  “咳,早晚会碰到的事情,说什么对不起呀。”张佳乐伸出手蹭了蹭发红的眼眶,“就是咱们现在该去哪?小楼那边该锁了吧?我还不想新年第一天就露宿街头。”

  “味道从夏天散到现在应该也差不多了。”孙哲平轻轻将他额前的碎发捋至耳后,“回我们的家。”

  “嗯。”张佳乐点点头,露出后颈一整片白皙的皮肤,看得孙哲平心中一阵柔软。他从孙哲平的大衣中挣扎了出来,拉着孙哲平迈开了脚步:“那就先回家再说。你可是我看上的人,总有天会让我爸妈接受你这儿媳妇的!”

  孙哲平淡淡地笑着,任由他拉着自己、十指相扣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张佳乐自以为掩饰得极好的哽咽与颤抖落在他眼中,却是明明白白。他叹了一口气,从背后一把环住张佳乐,吻了吻他冻得通红的耳廓。

  “谢谢你。”

  “傻子,谢我干什么。”张佳乐回头,一双通红的眼里终于带了些宽 :“我们的日子久着呢,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我这是是占了多大的便宜!一年,十年,二十年,我们还有一辈子!”

  孙哲平摸了摸他的发顶,拉着他迈开了步子:“嗯,一辈子。”

评论(22)
热度(16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