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五十三)

·原著向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拎着两大袋“战利品”回到小楼的时候,张佳乐第一次觉得,逛超市是一件这样爽快的事情。

  不用看价格标签,不用算着斤两去买散装糖果,也不用反复计算薯片究竟是大袋的划算还是小袋的划算。

  各种薯片饼干巧克力,肉松话梅鱿鱼丝,水果罐头面包圈,还有口味不同的汽水果酱泡泡糖……颜色鲜艳缤纷的货品们摩肩接踵挤在白色半透明的塑料袋中,隔着包装袋都透出一股零嘴的浓郁甜香。

  “一千六百三十二块钱。”孙哲平拿着长可曳地的购物小票,上下扫了一眼:“很能吃嘛。”

  张佳乐不以为意地眨眨眼,将嘴里含着的哈密瓜棒棒糖拿了出来,顺手又剥了一块巧克力一口咬下,咀嚼间弥散出一股巧克力的清甜香气:“反正小爷我现在是大大地有钱,怎么,有意见?”

  “哪敢。”孙哲平将手中小票一团、扔进废纸篓,转头按住张佳乐的后脑,欺身过去,在他的嘴里大肆逡巡了一番:“嗯,这巧克力味道挺好,哈密瓜味的?”

  “那是我的棒棒糖。”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又剥开一颗巧克力扔进了嘴里:“那边还那么多,要吃自己拿。”

  “我就喜欢吃你嘴里的怎么办。”孙哲平腆着脸,一脸流氓般的笑,被张佳乐结结实实一脚踹在了屁股上、蹬到了一边。他借势蹲下,翻了翻放在地上的几个大塑料袋,突然指着一个袋子问:“你买这么多蜂蜜干什么?”

  张佳乐一脸得意:“你看那蜂蜜的牌子!”

  孙哲平拿出了一罐:“百花牌蜂蜜……”

  “是啊!百花牌!”张佳乐从床上蹦了下来,绕着蹲在地上的孙哲平转起了圈:“这可是我们战队的周边啊!怎么能不支持一下?”

  孙哲平扶着额,将蜂蜜放回了塑料袋:“我觉得这蜂蜜的牌子应该比咱们战队岁数大……”

  “我不管。”张佳乐得意洋洋地叉着腰,“反正,我们百花战队就是要喝百花蜂蜜!这以后就是我们的队蜜!”

  “这就是你买十六瓶蜂蜜回来的理由么……”孙哲平抬头看了他一眼,“想买这个直接网上批发不比你去超市当人肉搬运机好啊?”

  反正又不是我拎回来的。

  张佳乐贼笑一声,蹲在了孙哲平身边,双手托着下巴,故作深情地望了他一眼:“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心意。”

  “你要表示心意得这么干。”

  不及张佳乐反应,突然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他与一瓶蜂蜜被砰砰两声扔上了他的床。

  孙哲平“哗啦”一声拉下了队服外套的拉链,斜斜挑起一侧嘴角笑道:“不能浪费了你买的这么多蜂蜜嘛。”

 

  张佳乐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刻。

  眼见着孙哲平三两下把自己脱得只剩一条沙滩裤,狞笑着向他逼来,他奋力蹬腿,却被孙哲平捉住了脚踝,旋即一把扯下了运动裤。

  “我擦!你来强的!”张佳乐双手护胸,缩在床角,猛瞪对面:“我可叫了啊。”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孙哲平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一脸兴味盎然:“你是不是该叫‘破喉咙,破喉咙’了?”

  整个俱乐部,除了门口传达室的张大爷,最后一个碍事的莫楚辰也在不久前连走带跑地冲出了小楼。

  孙哲平有恃无恐,瞄了瞄张佳乐的胯间,意味深长道:“你也有反应啦。”

  张佳乐连忙加紧腿,屈着膝盖,将自己牢牢护成一团:“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什么!”

  “你啊。”孙哲平一脸正直,倒看得张佳乐心虚地扭开了视线。

  窗外已经有蝉隐匿在日渐深浓的绿意中吟唱起反复的调子,嗡嗡的声音钻进他的耳膜,撩得他心尖一阵麻。

  金色的阳光从窗外落入,穿过床上横躺着的瓶子中金色的蜂蜜,在张佳乐的白被单上洒下了一块金色的光斑。

  夏天要到了。

  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

  一台猝不及防的自行车

(点不开链接?不要紧呀~只要知道他俩啪啪啪了一番就好了呀~)

 

  日薄西山时,二人终于停了交缠。

  汗涔涔地抱在一起,挤在张佳乐那张小小的硬板床上,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与脉搏,间或交换一个温存的、不带情欲的亲吻——

  这是张佳乐之前所绝不敢想的事情。

  心脏里有什么涨得满满的,仿佛要溢出来了。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绪一般,张佳乐轻轻捏了捏孙哲平的脸:“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在这儿啊?”

  “要不然你敢带我去你家干这个?”孙哲平低头,忍不住又凑了头来想要吻他,却被他笑着躲开:“外面那么多酒店白开的呀?”

  孙哲平亲不到,却也不气,只将怀抱又紧了紧:“不都说了你现在是明星,注意影响好吧?注意影响……”

  张佳乐窝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闭着眼想了想,觉得此话甚是在理。

  嗯,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大概是时候,买栋房子啦。

  一栋稍微大一些的房子,要顶层的,让阳光每天都能落进他的窗子;要有一个大大的天台,去种他平时没地方种的花;房子里要有一张大大的沙发,够自己和他一同在上面窝着看比赛转播;还要有一张大大软软的床,足够他们俩,肆无忌惮地继续今天的事。

  他忍不住掏出了许久之前对未来的愿景反复微笑着重温了起来,却旋即被一身的疲倦轻轻推着,进入了黑甜梦乡。

评论(75)
热度(25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