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先让兄弟们爽爽

·有性转,注意避雷

“如果有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性了怎么办?”

“先让兄弟们爽爽。”

 

深夜的Q市。

霸图职业选手宿舍。

万籁俱寂,除了秦牧云的呼噜声依旧穿越寝室门,回响在走廊。

所有人都陷入沉眠,一片祥和。

张佳乐趴在床上,流着口水,嘿嘿傻笑。

梦中的百花缭乱将君莫笑一击打倒在地,旋即一脚踩在他背上,高高举起千机伞,一手叉腰,仰天大笑。

然而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今夜他的胸口分外窒闷。

好像还夹杂着一丝丝被硌的痛感。

是因为自己趴着睡觉的原因么?

他嘟囔了一句,大咧咧翻了个身,换了个仰躺的姿势继续。

然而他却感觉愈发窒闷。

梦中百花缭乱腰间的子弹袋不知为何突然挂到了他的胸前。

“哎呀,挂错地方了……”

他伸出手,抓着子弹袋就向下扯了扯……

软的。

软的?!!!!!!!!

张佳乐嘴角犹挂着口水,一挺身自床上坐了起来。

窗外月光疏落,轻曼曼洒在他靠窗的床上。

他的手中仍抓着梦中的子弹袋。

哦不。

不是子弹袋

是欧派。

胸部。

膨大的脂肪团。

WT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Excuse me?!!!!!

纵使方才仍睡意深浓,此刻张佳乐也不得不被吓得精神万分。

他猛地松开了抓着自己胸部的手,又猛地双手各掴了自己一巴掌,两眼一闭一头倒下去,默默数了十个数,又伸出手,慢慢地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一手一个,软绵绵的,手感良好。

贼老天,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

张佳乐泪流满面。

 

镜子里的脸很漂亮。

镜子里的身材也很漂亮。

无论从哪个角度何种意义看起来,都是可以用“美人”两个字来形容的。

如果放在平时,一个长成这个模样的姑娘走过张佳乐面前,他一定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

可是这事情一旦放在自己身上,就一点也不美好了。

张佳乐招了招手,镜子里的美人也跟他招了招手。

张佳乐摇了摇头,镜子里的美人也跟他摇了摇头。

张佳乐向镜子里的姑娘的胸伸出了手,镜子里的姑娘也向他伸出了手——

然后他摸到了冰冰凉凉的玻璃板。

怎么办,这可咋整,how to due with it,どのように行います……

等到天一亮,岂不是全队上下乃至全联盟甚至全天朝全世界都知道了!!!

想也知道联盟里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会怎么嘲讽他,他还要混不要混了!

虽然当荣耀之花的确很吸热也很吸金……

可是他才不要每年都去跟周泽楷那三炮仗敲不出个屁的家伙拍联盟宣传片!

这种事情还是让苏沐橙做就好了!

还他24K氪金原装纯爷们儿标志来啊!

张佳乐背着手,在卫生间里来回转悠了近一个小时,眼见着工字背心里两团小白兔一跳一跳好不欢脱,终于眼一闭牙一咬心一横,上刑场一般推开了厕所门。

 

林敬言觉得自己是个温和的人。

然而再温和的人在无端被人从深度睡眠中拉出来的时候总是会有脾气的。

林敬言长长地打了个呵欠,眯着惺忪睡眼,扫了一眼床头柜上显示着“03:26”数字的闹钟,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脾气:“什么事?”

“老林!老林不好了!我变成妹子了!”

一个略带些甜蜜的清脆声音穿透了林敬言的耳膜。

啊,原来是软妹子有事,妹子的事,在绅士面前怎么能叫事?(不加♂的别想多了!)

不对。

什么叫“我变成妹子了”?

眼前模糊地有一团白花花的肉在晃,林敬言花了好大精力才聚焦完毕,定睛一看:

“你……你哪位?”

旋即林敬言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拉着被子将自己从头到尾裹了个严实,一路速退到床头:“小姐!这里是男队员宿舍!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你怎么会有我房间钥匙!”

面前的美人一脸生无可恋,指着自己的脸,一路咄咄逼人压过来,低吼道:“我是张佳乐啊!张佳乐啊!我变成妹子了啊!”

“张佳乐?”

林敬言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面前人的脸孔,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的确很像啊……”

“什么像啊!我就是啊!”张佳乐哀嚎,“老林你说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他低头忿忿戳着自己的胸:“突然就多了这两团又少了点什么啊!你说天亮了以后我该怎么跟人解释我现在这个样子!我的身份证怎么办!我的那一柜子衣服怎么办全都不能穿了啊还有大孙怎么跟他解释……”

“那个……其实我觉得孙哲平说不定会挺高兴……”看着张佳乐蹲在自己床头抓狂,林敬言捂着鼻子和眼睛,指了指他的胸,小声开口:“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先找件别的衣服穿上比较好……你的背心……要漏出来了……”

张佳乐低头看胸,但见两团白面高庄大馒头向他say hi,情不自禁又上手抓了抓:“其实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妹子的胸。”说着,他又一脸严肃地抓住了林敬言的手腕向自己身前扯了扯:“老林,一看你也是没见过妹子欧派的人,要不要摸摸看?手感很好的,大福利,别说我做兄弟的没义气啊!”伸手比了个大拇指。

“不用!不用!!不用!!!”林敬言急速倒退,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墙上。他发誓他当年在呼啸与方锐掰手腕决定烈日天下楼订外卖时都没用过这么大的力气:“你不先想想怎么办才能变回去吗?”

张佳乐长号一声,低头埋(自己的)胸,声音闷闷地从肉里传出来:“我要想得到早就变回去了……”

“你变成妹子之前做了什么?”

“做梦啊。”

“那吃了什么?”

“咽了两口口水算吗?”

“有什么怪异举动?”

“趴着睡觉?”

“……”林敬言沉默,突然抓起放在床头的T恤套上,又从床下柜子里翻了件宽松格子衬衫出来扔给张佳乐:“穿上,我们找副队去。”

“找他干嘛?”

“他智商比较高。”

“林敬言我怎么这么烦你呢。”

 

一般身体健康的人,生活作息都很规律。

张新杰是健康人中的健康人。

六点而作,十一点而息。

如此以往,已然二十又五年矣。

且不论平日大家通宵聚餐撸串K歌打麻将,就说训练上头一不小心熬到十一点零一分这种事,在张新杰的职业生涯里,发生率都为光荣的零。

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张新杰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所以当房门被连续击打十五分钟之后,大魔王版张新杰终于缭绕着一身肉眼可见的死亡黑雾“砰”的一声打开了门。

“什么事。”张新杰穿着小熊睡衣站在黑暗的房间里,没有戴眼镜,眯着眼,下巴微抬,面相凶恶,堪比韩文清。

张佳乐觉得他的魔王之眼里下一刻会射出一道红色镭射光线,将自己烧成渣渣。

张佳乐向林敬言背后躲了躲。

然而他没能逃过张新杰的眼睛。

只见张新杰双眼寒光一闪:“你背后的谁?”

林敬言向一边让了让:“张佳乐。”

张新杰黑着脸,看了又看。

他虽然是个摘下眼镜三米之外雌雄莫辨十米开外人畜不分的近视眼,

然而他不瞎。

至少他觉得自己不瞎。

他抱着双臂,冷笑一声,身周黑气四下飞舞,分分钟要将林敬言与张佳乐裹着拖入深渊的样子:“队规里严令禁止带男女朋友进入战队宿舍,更有明确规定过就寝时间,难道是你刚来的时候没听清楚?还特地来敲我门?想干什么?”

“我真是张佳乐!”张佳乐苦着脸,清脆脆甜蜜蜜的声音一路小颤地敲打着张新杰的耳膜,就差洒出两滴小金豆:“副队你先戴上眼镜看看我再说?”

张新杰莫名一抖,不明所以,转身回房,几下摸到眼镜戴上,按捺着怒火走到门口,定睛一看——

“张……”

“张佳乐!”张佳乐指着自己那张漂亮的脸,“信了吗!我!张佳乐!”

“你……”

“我变成妹子了!”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智商高啊,来问问你有什么解决办法?”

被这般夸奖,张新杰不知应当是哭是笑:“我只是玩了个牧师,我又不真是牧师,你来找我我哪有办法给你恢复原状的?我没点净化技能啊。”

“那怎么办……”张佳乐扁了扁嘴,瞬间颓丧了下来:“我总不能就一直这样了吧……”

看着一个这样漂亮的妹子在眼前泫然欲泣,没有谁能硬下心肠。张新杰叹了口气:“找过医生了吗?”

“对哦!”张佳乐一拍大腿,清脆的声响回荡在走廊上:“我怎么没想到!”

张新杰刚想扶额长叹,却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你这衬衣谁的?这么大?”

“老林的啊。”张佳乐还想说什么,张新杰却又转头回房间,翻出一件熨烫整齐的衬衣递了过来:“你那件太大了,穿我的比较好。”

“哦。”张佳乐接过衣服,站在原地就开始解林敬言衬衫的扣子。林敬言与张新杰大惊失色,慌忙扑上去阻止。

正当此时,张新杰隔壁房间的门却打开了。

“一群人晚上不睡觉在干什么呢!明天还要不要训练了!不想训练不服队规的都给我滚出霸图!”

随着一声巨喝,

出现在门口的,是。

黑云压城的。

韩文清。

 

当韩文清看到林敬言凌晨四点伙同张新杰与一个可以打满分的、衣衫半解的美女一起站在走廊里聊天(疑似此二人还在对美女动手动脚解衣服袭胸)的时候,他是以为自己开错了异空间的门的。

然而当他默默回房,关上门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旋即再开门还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他觉得,心里一时五味杂陈,是何种滋味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了。

“你们……”韩文清用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张本就凶恶的脸竟恍如钟馗再世,吓得张佳乐扑通一声扑倒在地抱住其大腿长号一声:“队长!别开枪!”

“是我!我是张佳乐啊!”张佳乐可怜兮兮抬起脸,“队长!我变成妹子了!”

韩文清觉得自己没有“嗝”一声捂着心脏背过气去简直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坚持锻炼身体的成果展示。

眼前的美女。

脸是张佳乐的脸没错,但下巴更尖眼睛更大一眨一眨会说话。

再往下看。

啊,糟糕。

她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式格子衬衫。

光溜溜的两条修长纤细的大白腿在地板上铺着的酒红色毯子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妖娆。

不对。

这一瞥,瞥到胸了。

衬衫的扣子解得刚刚好。

好白。好大。皮肤真细。

没穿bra。

鼻头一热,似乎有什么液体将要奔涌而出。韩文清连忙捂着鼻子倒退一步,整栋宿舍楼都能听到霸图队长的怒喝声:“你能不能好好穿衣服!下半身能不能套点东西!”

张佳乐很委屈:“我穿我原来的裤子站起来就掉,我也没办法啊……”

韩文清觉得自己在一瞬间老了二十岁。

他深吸一口气,一把将张佳乐从地上拖了起来:“明天训练你先不用来了,找办法变回去比较重要。”

说罢,他不及张佳乐反应,摇摇晃晃地走回了房间。

 

闹腾了这一番,秦牧云震天的呼噜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张佳乐灰溜溜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脸生无可恋栽进被子里。

怎么办。

虽然韩文清给自己放了假。

但是怎么办。

他摸过放在一边的手机,按下解锁键,他和某人张扬恣肆的笑脸就这样亮了起来。

他对着手机发了会儿愣,犹豫着拨下了一个号码。

“喂。”

电话秒通。

对面的声音隔着话筒听起来分外疲惫。

张佳乐捂着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哭出来。

“喂?”

久久未得回应,对面的声音逐渐清醒起来:“张佳乐?你怎么了?”

“大孙……”张佳乐憋着哭腔,小声应了一句,然后听得对面“哐”的一声把手机砸到了地上。

“你你你……”很快,对方捡起了手机:“乐啊,你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声音了?”

“我变成女的了。”张佳乐摸了摸胸前的两团软绵绵,“怎么办。”

“补个身份证!咱俩领证去!”没想到对面的孙哲平竟突然兴奋了起来,“哎我说,你知道‘如果有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性了怎么办’这问题的标准答案是什么?”

“先让兄弟们爽爽。”张佳乐呈尸体状摊平在床上。

“不对,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打死白学家啊。”

“不是!你等我几个钟头!”

张佳乐还想说些什么,对面只剩下“嘟嘟嘟”的回应声。

 

早晨七点半,张佳乐的手机又响了。

孙哲平的声音夹杂着狂喘出现在了那头。

“张佳乐,你出来。”

“啊?”

“我在霸图大门口,保安拦着不让进,你出来!”

 

张佳乐穿着自己的宽版T恤当作连衣裙,趿着拖鞋走到门口,远远就见到孙哲平顶着两个黑眼圈蹲在传达室门口。

“嘿嘿。”张佳乐挠着头,十米开外停下了脚步,心头发热,热流连带着冲上眼眶。

“傻笑啥。”孙哲平也嘿嘿笑着,几步跑到张佳乐面前,一肘子钩住了他细白的脖颈。

“怎么变回去知道么?”

“不知道。”

“那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老韩给我放了假。”

“哦,这样啊……”

“怎么?”

“张佳乐,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问吧。”

“我是不是你最好的兄弟。”

“那必须啊,怎么这么问……”

突然,霸图俱乐部上空,一声尖叫惊起无数梦中人:

“孙哲平你这个死变态给我马不停蹄滚回义斩去!!!”

 

三日后,张佳乐扎着小辫子,穿着合体的队服,回到了霸图。

然而不知为何,当林敬言张新杰问起他是如何变回来的时候,他竟一脸愤懑,打死不说。

此亦成为霸图三大未解之谜之一,不过此乃后事,按下不提。

评论(49)
热度(738)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