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四十七)

·原著向

·写完第三赛季我就再也不再也不再也不写打比赛了

 

  远边气冲云水被六星光牢困在浮动岩石上缓缓沉入熔岩之中,而稍近处织影犹被森罗纫秋兰二人纠缠在巨龙珀尔克斯的脚边。尽管明月初与一剑霜寒及时赶回支援,但是无奈百花一方是铁了心肠牵制着嘉世的治疗,一时间织影竟然也无从脱身。

  随着战团不断地向百花角色刷新点移动,地图正中央的巨龙忽而张开了金色的眼,伸直了脖颈长啸一声,喷出一道龙焰,径直将距离它最近的纫秋兰和织影双双打落了20%的生命值。借着二人被龙焰打散、纫秋兰被推向自己身后的时机,织影趁乱向一叶之秋靠近,不料纫秋兰竟然又一记气波弹将他打了回去,二人顺着由于珀尔克斯的移动而倾斜的龙岛地面开始缓缓下滑。

  而另一边,森罗与一剑霜寒、明月初被隔在了中央龙岛逐渐抬高翘起的一面,血量被二人合力围殴至一半以下。但随着珀尔克斯的不断动作,三个人都开始向龙岛中心的珀尔克斯滑动。珀尔克斯龙尾一抬,在龙岛另一端被纠缠的织影想要趁机求得队友援助,径直向龙身下的缝隙中钻去。

  眼见嘉世三人将要会和,森罗一时间放弃了对身后的防御,转头就向巨龙身下爬出的织影扔出了一块暗影斗篷。在织影因被击中而导致的短暂失明的那一刹,身后的纫秋兰又是一个捉云手,将他从龙尾下拎了回去。

  终于,禁锢着远处气冲云水行动的六星光牢因满时效而解除了。几乎在光牢解除的同一刹那,气冲云水转头就向嘉世大团处冲来。然而他身后的术士小飞象似乎不打算就此作罢,诅咒之箭、暗影烈焰、切割术、击魂术一个接一个地向气冲云水袭来。

  气冲云水看似轻巧地躲开了一簇诅咒之箭,跃至半空,套上一个念气罩顶去了暗影烈焰的伤害,反手一个捉云手将术士拎了过来,在空中完成了一整套技能的连接,旋即将术士扔进了岩浆之中。

  新上场的术士生命值在短短一个交睫迅速滑落至一半,体育场里的嘉世粉丝还没来得及欢呼,却见气冲云水也扑通一声、又跌落进了岩浆中,紧接着被堪堪爬起的小飞象又一个束缚术套了个严实。

  在众人感叹气冲云水状态不好的同时,几乎没人发现百花缭乱的光影暂停了一个刹那。

  只有吴雪峰自己明白,在半空之中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躲避自百花缭乱处迎面而来的僵直弹。

  这头气冲云水在熔岩中挣扎沉浮,那头一叶之秋与落花狼藉在岩浆里已然酣战许久。

  一切仅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叶之秋与落花狼藉在熔岩的不断烧灼之下,血量已然纷纷下半。然而,比起落花狼藉,一叶之秋生命值的下降明显更加可观。因护甲略逊于重甲狂剑士而受到更多的熔岩伤害是一方面,更何况,有一个一直在一旁无人盯守专心输出、枪口火花比地心岩浆更加滚烫耀眼的百花缭乱。

  此时,饶是人如叶秋也不免略略紧张。但见大屏幕上正与落花狼藉酣战的一叶之秋突然一个转身,一个豪龙破军向百花缭乱袭来。

  “叶秋这是在气势上认输了么!”解说高声叫了起来,“他放弃了与落花狼藉的正面对决,转身去找百花缭乱了!”

  眼见着一叶之秋即将从熔岩中跳上浮石,百花缭乱枪口一转,竟也冷落下还剩下不到一半生命值的战斗法师,转而向百花刷新点方向二十步距外正被小飞象纠缠着难以加入中央战团的气冲云水追去。

  而紧随着一叶之秋、百花缭乱加入东南角的战局,整个地图的倾斜度再一次改变。地图中央龙岛盘踞着的珀尔克斯不耐烦地打了个夹杂着火星的喷嚏,尾巴一甩,正中央龙岛的人与整张地图的熔岩都纷纷向右下的四人倾泻而去。

  东南角熔岩高度上升,气冲云水与小飞象首当其冲。二人虽然均已站上了上下浮动的岩石,但是在岩石最高处依旧逃不出熔岩的倾覆。百花缭乱紧随赶到,方打出半套纷繁的技能,身后一叶之秋已赶到。

  一叶之秋带着一身缤纷各属性炫纹,在火光与冰色的映照下凛然如战神。他一抬手,炫纹扑啦啦如蝴蝶般向百花缭乱飞来,各色光芒在空气中不断翻腾的火焰粒子间,擦出一道道飘飘然洒落的碎屑。百花缭乱躲开了从后脑袭至的无属性炫纹,却被其后的火属性炫纹与光属性炫纹径直命中,血条陡然向下掉了一格。

  然而他仿佛茫然无觉,并未转身与一叶之秋正面交锋,而是集中了所有火力,向气冲云水猛地招呼了过去。

  “后背卖给一叶之秋不要紧么?”季冷方犹豫着开口,就见大屏幕上那与猎寻的轻绯光效截然不同的一道鲜红光芒向一叶之秋的后背舔去。

  由于熔岩水平面高度的下降,狂剑士竟大剌剌直接站立在了失去浮力而停止了起伏的岩石上。百花缭乱依旧没有回头,可他身后,一叶之秋与落花狼藉又进入了猛烈的战斗。

  气冲云水与小飞象的生命值在双方猛烈的消耗和熔岩的灼烧下,很快下降到了10%。就在此时,仿佛商量好了一般,小飞象竟丢下了气冲云水试图向一叶之秋发起突袭,而百花缭乱也猛地转身,手一抖,僵直弹浮空弹闪光弹三枚特殊子弹向正与落花狼藉酣战的一叶之秋后背处打来。

  也许是听见了身后技能释放的声响,一叶之秋回头跃起、紧接一个强龙压,以强行位移躲过了那三枚带有特殊控制效果的子弹。但当他强龙压落地时,百花缭乱却早已不在原位。

  未及他回头,身后呼啸而来的风声说明了一切。

  重新开启了狂暴状态的狂剑士以一记旋风斩接后跳崩山击将他击落到了气冲云水的身边——正汩汩向外翻滚着火苗与气泡的岩浆之中。

  接着,小飞象在释放了又一个束缚术将一叶之秋困在了岩浆之中后,被气冲云水的捉云手拖了回去,没过多久,生命归零,成了第一个下场的角色。

  但这似乎成为了一声发令枪。

  在气冲云水和一叶之秋还在火海中泡澡的时候,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掉头就向地图中心战团冲去。此时的中央龙岛上,森罗与纫秋兰在嘉世三位队员的攻击与珀尔克斯的龙焰喷吐下,只各剩余不到30%的生命值。然而在他们的合力拼搏之下,牧师织影亦仅存40%的生命值。

  随着重甲狂剑士与皮甲弹药专家位置的移动,地图平面又发生了倾斜。岩浆慢慢流回嘉世半区了一些,而落花狼藉却已踏上中央龙岛。

  终于从岩浆中脱身的一叶之秋与气冲云水匆匆向中央战区赶来,然而他们身后是因术士小飞象下场而替补上场的百花流氓角色上之回。

  上之回起手锁喉向生命值仅剩10%的气冲云水袭来,却被一叶之秋一枪挑开。但他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反手一把沙子抛向了一叶之秋的眼睛。

  只这一停顿,中央龙岛的局势已然发生了逆转:

  落花狼藉一剑将织影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劈得飞出了龙岛范围,而百花缭乱的猎寻中喷吐出的灿烂火花则将一剑霜寒和明月初双双压制在了珀尔克斯的攻击范围内。

  落花狼藉踩着起伏不定的岩石向前狂奔,若定睛细看,他的剑上还连着织影。在几乎堪称无缝的破魔击、重击、崩山击、倒斩和破灭斩的一套技能衔接下,织影被落花狼藉一路带回了嘉世的刷新点附近。

  随着此二人位置的变化,观众发现,地图的倾斜角度再一次改变了——

  纫秋兰竟跟在了落花狼藉身后,中央龙岛只留下百花缭乱与森罗,与嘉世的明月初、一剑霜寒二人呈掎角之势暂时牵制。

  一叶之秋在百花刷新点附近与近乎满状态的百花流氓选手上之回纠缠,而气冲云水转头奔赴中央战团。意识到二人的位置改变,落花狼藉突然大喝一声:“殉情去!”

  当众人仍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时,落花狼藉身后的纫秋兰却一跃,扑着织影,一同投进了脚下的熊熊火海中,不多时,二人生命齐齐归零。

  此时场上,百花已减员两人,嘉世的牧师却被一换一地带下了场。

  再观剩余几人的状态,除却新上场的百花流氓选手上之回和嘉世剑客选手挞凤尾,场上剩余生命值最高的竟是一直游走于各个战团、造成百花此次团战最主力伤害的百花缭乱。

  挞凤尾上场时,重力判定依旧未更改。他想要跳上面前的浮动石块,可是重剑葬花的绯光已然缠绕着四下喷涌的火光一起扑上了他的面门。

  中央龙岛上,气冲云水堪堪赶到时,一剑霜寒、明月初和森罗三人已经全都进入残血状态。他一记轰天炮将森罗生命清零,可珀尔克斯却仿佛被百花战队豢养了一般,一扭头,张口就是一道滚烫的龙焰向他喷来。气冲云水无奈,向左一个受身动作,勉强避开了龙焰——

  轰!

  他的衣袂擦过了珀尔克斯金红的火焰,脚下却实实踩上了百花缭乱扔来的爆缩式手雷。

  手雷爆炸,将气冲云水的生命值直直击落至5%,更掀起一股气浪,将他又抛到了中央台子下的熔岩之中!

  张佳乐暗笑。

  他在整场比赛之中,四下游走,看似只造成了大幅的伤害输出,然而他却早已在旁观中央战团的战斗时摸清了中央龙岛上巨龙的喷吐方向。

  四点至六点方向,九点至十一点方向。巨龙在此二范围中随机选择进行无差别AOE攻击,却都是百花战队想要站上中央龙岛所必经的路途。

  因此他的所有技能,只需要释放至龙焰攻击范围之外就可以。

  而气冲云水,最终也没能逃出他的小小伎俩。

  百花缭乱手下技能不停,连珠而出的子弹几乎在一瞬间就将明月初和一剑霜寒二人送下赛场,对上了自百花刷新点迎面返回的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在与上之回纠缠半途就惊觉事有蹊跷,以极端强横的态度,几乎摒却了上之回所对他造成的所有阻挠,来不及将只剩下20%生命值的上之回收割下场,通过几个强行位移技能的衔接,终于回到了中央龙岛;而几乎在同时,落花狼藉也与挞凤尾杀回了中央。

  双方三对三,局势渐渐明了。

  比赛胜负的天平从此依稀有了倾斜。

  挞凤尾被落花狼藉挟带着一同进入岩浆,百花缭乱对着意图攀上龙岛的气冲云水一通猛射,一叶之秋转身以一套观众们根本看不清技能释放顺序的急速衔接将上之回血条迅速清零……

  龙岛上还剩下两个人。

  剩余50%生命值的百花缭乱,与剩余25%生命值的一叶之秋。

  “投降吧老叶!”百花缭乱得意道,“你没有胜算的。”

  “是么?”一叶之秋站在龙焰喷吐不到的安全地带,屏幕中的小人持枪向前一指,以致于张佳乐几乎能想象到他脸上凛然的嘲讽:“一半的生命值差距而已,我不认为不可超越。”

  “那么,现在呢?”

  随着一道深浓的红色光芒,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嘉世的龙岛入口处。

  仅余10%的生命值、将血气唤醒开放到了极致的落花狼藉将重剑向地上一插,高高扬起下巴,一头短而硬的红色短发仿佛便是此地的滚烫熔岩染就。

  “你没有胜算了。”

  绯红的锋刃裹挟着浓烈的血光与火光,黢黑的枪口喷吐出交杂着的雷光与电光,在这冰与火的洞窟中,所有的光芒都在这股仿佛能够席卷一切的辉光面前黯淡下来,直到一道压制一切的金光炫然亮起——

  荣耀!

评论(25)
热度(203)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