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四十六)

·原著向

 

  在比赛进行了二十五分钟后,傲风残花终于被气冲云水送出了比赛,而决赛也进入了第三阶段的团队赛。

  赛间休息时间,吴雪峰一脸疲惫,拖着脚步回到了选手席。叶秋拍了拍他的肩:“你还好不?”

  “听实话吗?”吴雪峰捂着脸一屁股坐了下来,向后瘫在座位上,生无可恋道:“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打治疗了。”

  叶秋不置可否撇撇嘴:“我想也是,那团队赛你上不上?”

  吴雪峰闻言突然挪开了手,似笑非笑看了叶秋一眼:“我说不上你就不让我上了?”

  “当然,宽厚如哥。”叶秋拍了拍胸脯,神色却凝重起来:“真不能上了?”

  “啪”一声,吴雪峰双手猛地拍在自己双颊上,上下抹了抹脸:“消耗的确太大,不过坚持一下应该可以。”

  叶秋忍不住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咬了又咬:“坚持不住不要硬撑,我想办法……唔!”

  吴雪峰顺手给了他一肘子,成功止住了他的话:“你一个人瞎忙什么,咱们可是搭档,partner,partner知道么,哎我知道我跟你拽英文也没用,总之。”他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向叶秋伸出右手:“赢下来!”

  “妥妥的。”叶秋一拳敲在吴雪峰肩上,“走了。”

  “说好的击掌呢你个大骗子。”

 

  双方队伍的出赛选手名字一行行陆续在显示屏左右侧出现,都是熟稔的名字,但当两个战队所有出赛成员都公布之后,解说却不免抽搐着嘴角、不由自主地问了一个所有人都忍不住想问出口的问题:

  “百花战队……不带治疗?这心有多大?”

  “估计这场比赛打完咱们能上电竞之家头版封面了。”站在选手通道里听见外面隐约传来的喧哗声,张佳乐叹了口气:“玩脱了怎么办哦。”

  孙哲平伸手一把揽住张佳乐的肩,大步向比赛间走去。他高高地扬着下巴,满眼都是狡猾的笑意:“怕了?”

  “怕个屁!”张佳乐停下脚步,一把掀了孙哲平的手臂,见孙哲平回头看着自己,突然高高地扬起脸来,挑起一个挑衅的笑来,向孙哲平伸出了拳头:“管他谁,赢就对了!”

  孙哲平大笑着伸出拳头,重重地张佳乐的碰在了一起。

  要说心有多大?

  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张佳乐,孙哲平深吸一口气,将双手插进了裤子口袋里,眼里却闪射出一股野兽般逼人的势在必得来。

  这个世界,是我们的!

 

  嘉尔图特山本是一座中空的火山,遍地滚烫熔岩翻涌的同时,却不知为何内外又均被冰雪覆盖着。山的内部,虽然有很大的空间,然而四周却被山壁死死环绕、仅能间或从头顶的火山口望见蔚蓝的天空,因而两队只有向前,绝无退避之处。而山内的冰盖与钟乳冰锥在汩汩热气的熏腾下,已经开始缓缓融化。

  两队刷新在火山腹地两侧的两块未被熔化的巨大岩石上,四周咕嘟嘟翻滚着冒着泡的岩浆,若干石块在其中载浮载沉,起落间带起火星几点,迸溅上脚下的岩石,一霎大盛的光芒之后,便又重归于死寂。由于地形受限,两队若是想要前进,就必须依靠岩浆中随机刷新的岩石点往前走,可是这些岩石承重之后就会逐渐下沉并熔化在滚烫岩浆中,而且下沉速度和负重恰成正比。因此尽管嘉世所选择的这块地图名曰“冰封火山”,但在荣耀玩家群体中,它的另一个名字“重甲黑洞”反而更加响亮些。

  随着游戏进度条读取完毕,两队人物全部刷新上线。百花缭乱站在石台边缘,对着不断翻滚着的岩浆常常感叹了一声:“冰封火山呀。”

  尽管刷新在地图的两侧,然而平坦的地形却使两队第一时间看到了对方的位置。落花狼藉头也不回,径直纵身跳上了眼前刚刷新出来的一块岩石:“你别想跳下去体验下岩浆里到底是什么效果。”

  “不对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吧你怎么知道的。”百花缭乱紧随着落花狼藉就要往前跳,不料他前脚刚踏出一步,便硬生生收了回来——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落花狼藉脚下的岩石下沉的速度远远快于平日游戏。几乎是落花狼藉跳上石块的同时,四周岩浆就汹涌翻滚着没上了石块顶端。幸而落花狼藉反应迅速,在岩浆没上脚背之前跳回了刷新点,而随着负重的减轻,石块又自岩浆中缓缓上升了一些,最终徐徐在滚烫的岩浆中熔化得一丝不剩。

  重甲角色已经连在石板上稍作停留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正当所有人都在思考落花狼藉将如何克服地形难关时,嘉世战队一行人却已经离开了刷新点,一个接一个地踏着石块向百花战队方向走来。

  更不妙的是,随着嘉世队员向百花战队的不断靠近,不知为何,屏幕中所显示的游戏地图竟如天平一般,逐渐向百花战队所在地发生倾斜,而本一碗端平的岩浆,也随之向百花战队刷新点不断涌来,以致刷新点被不断上升的岩浆淹没了不少,面积越来越小。

  “看来这不是普通的冰封火山啊。”解说翻了翻导播刚刚递上的荣耀未来副本策划书,“这应该是今年下半年开放新区的时候,荣耀官方将会推出的‘沉睡的珀尔克斯’副本。这个副本之前在测试服务器和提供给各大战队的练习服务器有出现过——以冰封火山为基础,但在地图中心的地底设置了一条沉睡的巨龙珀尔克斯,当地图左右发生重力变化的时候,珀尔克斯就会通过改变姿势以达到地图平衡,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珀尔克斯的脊背部分是一块相对安稳的落脚点,不知道两队会不会利用这点……”

  解说话音未落,百花缭乱已拈着枪口盛开的火花,冲入了熔岩之海。

  与预期相异的是,嘉世的大部人马停留在了珀尔克斯的脊背上,仅气冲云水一人继续向百花战队刷新点不断前进着。而在气功师的身影堪堪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时,以一个极限的距离,百花缭乱突然抬手,将一颗爆缩式手雷投向了气冲云水。

  “百花战队从攻击距离上看来要略胜嘉世一筹啊。”解说摇头道,“可是嘉世应该不甘于被百花缭乱这样远距离磨血,应该会采取下一步的措施……这个爆缩式手雷的轨迹是不是有点偏?”

  应着解说的话,那枚看似随意释放的爆缩式手雷擦着气冲云水的衣袂,径直落到了他正后方的一块将将没入岩浆中的石块上。

  紧接着,就是爆炸在熔岩中所掀起的滔天火海与无形巨浪。

  气冲云水被身后爆缩式手雷爆炸所带来的冲击波向前掀翻,却不甘示弱地在空中向百花缭乱使用出了一记捉云手。在载沉载浮的石块上,百花缭乱并无退路,只得向前硬冲。然而在他跳离脚下石块的同时,他身后的气功师纫秋兰却暴露在了气冲云水的技能范围下。

  猝不及防间,纫秋兰径直被拖上半空,恰巧迎上了气冲云水急速下坠的身躯,直直被撞入脚下不断翻滚着的岩浆之中。

  尽管纫秋兰反应奇快,在半空中便做出了受身操作,然而终于还是免不了一只脚陷入了熔岩——几乎就在一瞬间,他的生命值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蹭地向下落了15%。

  场上诸人、嘉世以外,皆是一惊。

  但就在此刻,百花缭乱,动起来了。

  在气冲云水借力纫秋兰落地的同时,一枚浮空弹竟经过精密计算一般命中了他——紧接着,随着一阵呼啸而来的风——

  崩山击!

  一直停留在百花起始刷新点的落花狼藉,突然跃起,一剑劈上了气冲云水,而如气冲云水借纫秋兰作跳板一般,难以通过浮沉石块安然渡过熔岩之海的落花狼藉,竟一脚踩在气冲云水身上,又向前一个冲撞刺击,猛地突刺到了嘉世魔剑士明月初的身边。

  “落花狼藉将对手当成了空中的跳板!”解说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萧山体育馆,“也许还是嘉世气功选手吴雪峰给他的灵感?但是无论怎么样,如果百花配合得当,落花狼藉从空中跳板进入到地图中部安全区域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话音未落,随着百花诸角色一涌而前与嘉世队员战作一团,百花缭乱却突然后退了。

  “难道嘉世的意图不是隔离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抑制繁花血景的输出吗?”观众席上,季冷皱了皱眉:“怎么百花自己倒先分散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要是两个人分开了繁花血景就算散了,那他俩也真枉称百花王牌了。”

  仿佛要即时印证韩文清的话,百花缭乱的子弹长了眼睛一般,随着他在石块熔岩间翻跃的身影与猎寻中迸发的火花一般,炫技般,向观众们展示了一个他们从未想象过的弹药专家的无限可能——

  直线,曲线,回头,上翻,下挑,一枚枚子弹划着各色吊诡而又华丽的轨迹随着纷繁凌乱的爆炸,在大屏幕上硬生生涂抹出了一副堪称绚丽的图画来。

  真真儿讲得上是一个,百花缭乱。

  然而谁都明白,这般绚烂如弹幕的打法,正是繁花血景中遮碍眼目的漫天飞花。

  因而,甚至不需要得到队伍里一句命令,嘉世的队员们纷纷将注意力集中至尚在半空寻找着下一个落脚点的落花狼藉身上——

  落花狼藉又跳了回去?!

  秀操作一般,众人只见那个一身重甲的威武剑士,又借一个地裂斩回到了气冲云水身边,在落地刹那又将其一记倒斩推入了熔岩。

  尽管最终还是因为被熔岩擦过护甲而导致了生命值的掉落,但待到众人从落花狼藉身上收回注意力时,却发现,所有人的血线,都堪堪掉落了不下10%,牧师织影更是被趁乱绕路摸上中央珀尔克斯龙穴的百花气功师纫秋兰向熔岩处拖出了十个身位格。

  繁花血景,逆位!

  观众席上的韩文清不自觉抬了抬眼。

  “谁说我只会打掩护。”张佳乐大笑着,抬手又扔出一枚撞击式手雷:“小爷我样样都是把好手!”

  “学坏了,当真学坏了。”叶秋摇头叹道,一叶之秋竟以一记连突刺,撞开迎面而来的百花魔道学者森罗,向着百花缭乱便是一记圆舞棍擒去。

  百花缭乱也不恋战,见圆舞棍当面而来,竟一记二段空跃跳了起来。正在他将被一叶之秋擒至的一瞬,视线的留白内忽有人影袭至——

  开启了狂暴状态的落花狼藉,一记崩山击,将一叶之秋撞了出去,二人一同骨碌碌跌入了岩浆。

  两队似乎皆未料到比赛此等发展。织影急忙向一叶之秋处赶来,却半路被纫秋兰和森罗一齐纠缠在了原地,而嘉世的魔剑士明月初与刺客一剑霜寒也随之不得不留在原地对百花二人展开周旋;反观百花处,由于并未带牧师上场,百花缭乱竟对着火池中的一叶之秋开放了全部火力。

  一时间,爆裂燃起的各色火光竟烧得屏幕一片刺眼,蜇得场下观众与场上选手一并眯起了眼,一叶之秋的生命值也在这一阵强烈的闪光与爆炸之中一路不断下跌。

  眼见此方事态发展超出预期,已接近了百花人物刷新点的气冲云水转头想要折返,不料百花战队的流氓选手恰在此时换上了替补的术士,而那术士以一个满吟唱的六星光牢将气冲云水困在了一块正在徐徐下沉的岩石之上。

  见此,百花的支持者们不约而同地高高喝彩起来,引得嘉世粉丝们一肚子郁闷:

  吴雪峰怎么会没有意识到百花的角色替换、又怎么会被起手动作这般明显的一个六星光牢困住?

  但只有吴雪峰自己知道,经过方才擂台赛与百花缭乱及傲风残花的一番持久拉锯战,他的精力与体力已然被极大地消耗,现在已近强弩之末。

  季冷侧头看了看韩文清,发觉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深浓,不由得吓得缩了缩脖子:“几个地图都被百花钻了空子,嘉世这算自掘坟墓?”

  “不完全算。”韩文清眯眼道,“虽然我是巴不得嘉世有多惨输多惨,但是百花恐怕只有这一次。”

  “怎么讲?”

  “个人赛调换出赛次序,擂台赛牧师上场,这些只是小聪明,经过一个赛季的固定打法做铺垫才能在最后达到奇兵的效果,用过一次之后就很难再用了。”韩文清沉吟道,“可是……”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大屏幕上与一叶之秋一同迅速掉血的落花狼藉:“繁花血景没有分界了。”

  落花狼藉不再是百花弹幕下的那一抹惊艳的血光,而百花缭乱也不再是居于血景狼藉之后虚张声势的漫天繁花。

  繁花即是血景,而血景也成了繁花。

  各色浓淡深浅的红,泼泼洒洒融到了一处,兜头泼来,红花片片将人眼目尽数遮去——

  真正的繁花血景来了。

评论(31)
热度(182)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