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四十五)

·原著向

 

  “GG。”

  紧随着一行小字,显示气冲云水视角的屏幕中亮起了金灿灿的“荣耀”二字。

  四下哗然。

  叶秋挑起一爿眉,向客队选手席所在的方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不免掏出一根烟摩挲了一二,又塞回了口袋里。

  “这么敷衍真的没问题么?”观众席上,季冷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

  “可是他的法力值的确归零了呀。”刚退役的牧师石不转操纵者石鑫亮摸了摸下巴,“再打下去肯定也是输嘛。”

  “但是这样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看气冲云水现在还剩50%生命,他刚才要是精打细算一下法力值的消耗,至少能让气冲云水血线下30%,运气好点能一挑三。”季冷轻轻哼了一声,“可是最后谁都看得出来他打得比谁都奔放……”

  季冷的话在突然回头的韩文清的目光中戛然而止。

  “安安静静看比赛。”见季冷乖乖闭嘴,韩文清转了回去:“顺便用脑子想想下一个上场的是谁。”

 

  气冲云水刷新在了塔底时,百花缭乱依旧停留在将明月初击败时所立的二楼。

  并没有重复这场比赛之前被选手们乐此不疲使用着的战术走位和言语骚扰,气冲云水堪堪站定便向二楼冲去,而百花缭乱却并未如以往一般以猎寻枪口中盛开的火焰花朵迎接来客,而是象征性地对气冲云水处普通攻击了一手,旋即转身就跑。

  这是一场在张佳乐身上所少见的、并不那么开门见山和单刀直入的比赛。

  百花缭乱生命犹剩89%,而法力值却仅余一半不到,因此若想取胜,以他平日的百花式打法,法力值续航问题必然会出现在这场比赛中。而气冲云水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一个捉云手便肆无忌惮地向百花缭乱处施展了开来。

  百花缭乱轻巧地一个后跳受身躲过,反手“砰砰”两枪,便是两枚子弹飞出。气冲云水躲过了第一枚浮空弹,却没躲过与它几乎同时发出却在不同路线比肩并行的另一枚冰弹,更是运气不佳地进入了冰冻状态,被百花缭乱抓着趁机一套打,引来了解说的一通长篇大论。

  比赛间里很安静,除了间或的几下几乎粘连一处的键盘敲击的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张佳乐知道,这个开端非常好,如此精细地计算和战斗下去,他能在这场擂台赛中一挑三,甚至能改变外界对他“华而不实”的风评,转身向“华丽与内涵并重”的风格靠拢。

  呸,本来就是华丽与内涵并重的选手好嘛,外界不会看,自己人还能不知道了?

  可是就算外界也这么认同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手背与脸颊仿佛还残余着孙哲平那一口气所带来的热度,可头脑中所充斥的热气却随着比赛的进行一点一点退却了。

  自己上台之前,孙哲平所说的“坚持到75%”是什么意思?

  激将法?觉得这么说了之后自己能够一挑三大杀嘉世威风?

  杀别人威风的这种事,孙哲平不是一向比较喜欢自己干么?

  可是他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吧。看看他今天怪异的举动,再想想二人往日所谈……

  张佳乐突然得意满满地笑了起来,突然迅捷起来的键盘敲击声哒哒哒连成一片。

  即使不知道孙哲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还是选择相信他。

  更何况,如果说孙哲平是卖药的,那他可就是孙氏药铺的合伙人了。

 

  随着比赛进行,百花缭乱和气冲云水的生命值持续下落着。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场比赛中掌握着主导权的,是百花缭乱。

  在以稳扎稳打和失误率极低著称的气冲云水面前,在起手一套相当高效而简单的攻势映衬下,在所有人都以为百花缭乱会继续收敛技能、算计着法力消耗与伤害比例与气冲云水进行一场长距离拉锯战时,整个屏幕却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本来一步步精细算着自己法力值消耗的百花缭乱,却突然将打法转换成了他惯常的风格——甚至较他惯常的风格更为奔放。

  若要形容,那么此刻的百花缭乱,就是在炫技。

  仿佛想要告诉全天下自己的手速有多么快、技能的释放有多么精准绚烂、对于光影的衔接有多么巧妙一般,百花缭乱枪口中喷出的火焰直要将整座金属巨塔焚烧干净一般,熊熊燃起。

  孙哲平坐在选手席上,仰头看着大屏幕,满屏绚丽烟火映在他的双眼中,在黑暗中隐隐地泛着亮。

  他很清楚,百花缭乱的这一套技能是多么华丽绚烂。

  但不知为何,这“烟火”在他眼中,却还是那年除夕夜的竞技场里,张佳乐对他高声喊着“新年快乐”的时候,从他手中尚不是银武的手枪中喷出而后四散炸裂的样子。

  “队长你笑啥?”张伟莫名其妙地看了孙哲平一眼,又转回头喜滋滋地盯着漫天花火包围下的气冲云水快速下滑的血条:“是不是副队可以一挑三哈哈!”

  “你高兴太早了。”莫楚辰无情打断张伟的话,“你看看副队的法力值。”

  “哎?!”

  张伟回头仔细一看,隔着层层技能光效,屏幕两侧双方的状态栏一览无余——尽管气冲云水的生命值在不断下滑,可是下落速度更快的,却是百花缭乱的法力值。

  终于,随着解说“啊呀”一声大叫,冲天的绚烂光华在一刹那消失殆尽,在瞬间被黑暗包覆的楼梯尽头,手枪犹在冒着烟的百花缭乱看上去竟带了一股必死的杀气。

  “百花缭乱刚才那一套技能太乱来了。”解说不无遗憾地开口,“我们可以看到,百花缭乱的法力值已经归零了!接下来他会怎么打,我们拭目以待……GG?!”

  吴雪峰看着电脑屏幕上硕大的金灿灿的“荣耀”二字,一时竟不知心中是不安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些。

  “完了完了……”选手席上,莫楚辰捂着脸向后一倒:“这场比赛结束以后你俩要被人举报进精神病院了,我该怎么自证清白……”

  “那么多废话。”孙哲平一掌拍在他背上,痛得他“嗷”一声叫了起来:“下个该你了,按照之前交代你的做。”

  莫楚辰扁扁嘴:“一肚子坏水。”

 

  张佳乐回到选手席时,正见孙哲平对着他笑。

  “笑屁。”他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了下来:“一挑三没成,你爽了吧。”

  孙哲平大呼冤枉:“关我什么事啊!”

  “嘿!要不是你叫我打他到75%,我会这么快下来?”张佳乐双手交叠支着下巴,目光不无担忧地在出赛选手姓名显示屏的“莫楚辰”三个字上转了又转:“看楚辰那心不甘情不愿的,行吗?”

  “他要哪次给你表现得一脸热忱的样子,那咱们就得带他去看看五官科啦。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耐磨,这话不还你说的么。”说话间,孙哲平突然一脸严肃地坐直了身体,摸了摸张佳乐的头顶:“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听话啊,让打到75%就打到75%。”话到最后终于不免破功,“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挺好挺好,要啥奖励?”

  奖励?!

  可是……除了你,却想不到其他想要的了呀……

  脑海里这个念头刚刚冒出一个尖儿,便被张佳乐一巴掌重重地拍了下去,偌大个体育馆的喧哗声,此刻却都不如他的心跳来得更加震耳欲聋。

  尽管四周一片晦暗、足以遮盖张佳乐快要熟透的脸颊,但他还是做贼心虚地别过了头:“呸,什么75%,我打到了50%才下来的好吧。”

  孙哲平大笑,揪着他脑后的小辫子,将他的头扭了回来:“屏幕在这边,你往那边看什么呢?”

  “看萧山体育馆里有鬼,女鬼,穿着白衣服吐着长舌头大喊着‘我好冤枉啊’然后扑到你身上!”张佳乐对着孙哲平狠狠地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就问你怕不怕!”

  “怕死了。”孙哲平闭上眼睛张开双手挺起胸膛一脸视死如归:“不过你要扑就扑吧!”

  “你他妈才女鬼!看比赛!谁跟你贫!”

  张佳乐的一个拳头结结实实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治疗职业参与擂台赛的,从荣耀联盟职业比赛开办以来,这还是头一遭。

  当傲风残花刷新出现在地图上,一个满状态的牧师与一个剩下50%生命和80%法力值的气功师对垒,观众们不免哀嚎着“他们打完了记得叫醒我”、纷纷闭上了眼睛。

  吴雪峰咬了咬牙,一记捉云手便向着对面的牧师抓去。

 

  若说方才百花缭乱与气冲云水交战时最后的那一通炫技是观众们最为喜闻乐见的视觉享受的话,那么现在傲风残花与气冲云水的对阵简直就无异于无尽的折磨。

  “好的,我们看到,这一场比赛已经进入了第十六分钟,傲风残花的血量还剩余50%,但是气冲云水的血量也仅余40%了!”解说强打起精神,强行解说道:“我们都知道,治疗在单独面对输出职业的时候,仅仅要自保还是很方便的,傲风残花也不愧是百花战队的主力治疗,十六分钟内他不仅成功避免了被击杀,还用普通攻击磨下了气冲云水10%的生命!莫非百花打得算盘是让治疗击杀嘉世气功师以给他们造成尽量大的精神压力……”

  “解说又在乱絮叨什么呢。”张佳乐打了个哈欠,“这么下去搞不好楚辰真的能把吴雪峰磨死哦。”

  孙哲平瞥了嘉世选手席一眼:“我可不期望那种意外之喜。”

评论(37)
热度(242)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