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四十四)

·原著向

 

  孙哲平取胜叶秋本已收获粉丝惊叫无数,而当个人赛结束、双方战队参与擂台赛的选手名字自大屏幕上一行行显示完毕时,观众席又发出了一阵长久不息的惊叫声。

  个人赛中没有出场的张佳乐自然出现在了百花擂台赛的名单之中——然而这却不是观众所惊叫的原因——因为他排在第二位出场固然奇怪,可是在他之后安排出场的,竟然是百花战队的牧师选手,莫楚辰。

  “百花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啊。”看到擂台赛出场顺序,饶是吴雪峰也不禁咋舌。叶秋趴在一旁笑了一声,从鼻孔里喷出一道烟来:“那俩疯子什么时候消停过。”

  “还说别人呢,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吴雪峰白了叶秋一眼,“这他妈看样子是要玩儿死我啊?”

  “哟,你不说我倒忘了,咱们是谁擂台赛最后一个上呀?哦!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你嘛。”叶秋强忍着笑,幸灾乐祸地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加油啊英雄,任重道远,我看好你啊。”

  吴雪峰面色不善,一把将叶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打落:“滚。”

  “真粗鲁。哥要真滚了你还不想哥啊。”叶秋作势要走,走到一半见无人挽留,突然一个转身又溜了回来,难得地沉下了脸色:“他们把张佳乐放第二估计就是为了让你最后能对上他家小牧师磨磨耐性,影响你之后团队赛的发挥。你可别被他们带着跑了。”

  “我知道。”吴雪峰沉敛神色,掰了掰手指关节:“我还想磨磨他们家牧师的耐性呢。”

 

  另一边,张佳乐盯着电子显示屏,面色同样不善。

  孙哲平带着一脸笑上来,安抚一般拍了拍他的肩。感受到肩头的温度,张佳乐将脸埋进了双掌之中,长叹一声:“你他妈脑子里装的到底是啥我真是已经看不透了。”

  “要看那么透做什么?相信我就行啦。”孙哲平翘着二郎腿,向后靠进座位,双手交叠,向脑后一枕:“前两天还说的完全交给我呢,这会儿变卦了?”

  大屏幕上,擂台赛第一场胜负已出。嘉世的首战选手以8%的血量优势战胜了百花的出战队员,正好轮到百花擂台赛顺位第二的张佳乐出场。

  张佳乐将一口气重重地从鼻孔中哼出来,扭头瞪了孙哲平一眼,起身向比赛区走去:“等小爷打个一挑三给你看。”

  “不求一挑三,坚持到气冲云水75%血就行。”孙哲平突然一个挺身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几个大步紧追到张佳乐身边。张佳乐讶异,刚停下脚步,回头便被他一把拉住,握着他左手的指尖抬到了眼前。

  紧接着,孙哲平嘬起口唇,轻轻地往他的手背上吹了一下。

  “给你吹口仙气。”

  孙哲平笑着说。

  BOOM。

  张佳乐觉得此时的自己恍如一座濒临喷发的火山,血液岩浆般咕嘟嘟冒着灼热的气泡。

  整个人都像是要炸了。

  那只不过是一口气。

  却仿佛一个亲吻。

  他的双唇距离自己的手背只有一毫的距离,温热湿润的气息从近处喷出,自手背拂过,又流淌向指尖,从指缝慢慢滑下,最终一分分变凉。而旋即,其所经由的每一寸肌肤脉络都在下一刹变得滚烫起来。张佳乐只觉得自己薄薄皮肤下的血液在血管中沸腾着翻滚,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扩张,将那一股热量一直扩散到全身。

  “你……你干什么!”张佳乐一把抽回手,浑不知自己的脸庞已经滚烫通红,只觉得口舌发干,眼前景象不受控制地扭转起来,一片斑驳陆离。他慌忙转过身,一路小跑,逃也似冲进了比赛间。而看着张佳乐仓皇的背影,孙哲平舔了舔嘴唇回到座位,那一脸笑明明满是轻松无辜,却又偏生无端生出两分狡猾算计来:“大惊小怪。”

 

  张佳乐对着人物读取的进度条,反复地揉搓着自己的脸颊。

  脸颊很烫。

  可被孙哲平吹过那口“仙气”的手背更烫。

  一双耳朵几乎要喷出白汽一般,张佳乐心中杂乱无端。先前被孙哲平欺瞒的忿恨与紧张犹在,眼见着孙哲平战胜了叶秋的不甘还在,被压在擂台赛出战的憋闷也还在,更兼以他仍灼灼发烫的手背与脸颊、狂奔乱撞的心脏,千万般滋味汇集心头而无处发泄,只捂得他愈发躁动憋闷。

  唯一的出口,仿佛就只有眼前屏幕上载入完毕的百花缭乱手上的那把闪射着金屑与红光的猎寻手枪了。

  张佳乐伸出右手摸了摸左手手背。

  被渡了一口“仙气”的左手似乎突然在一瞬间变得分外灵活轻松起来。

  什么坚持到气冲云水75%就行。

  张佳乐皱了皱眉,旋即对着屏幕笑了起来。

  偏要打个一挑三给你看。

  嘉世为擂台赛选择的是金属乐园,一座设计感十足的后现代摩天巨塔。塔高参天,塔心中空,只最底十层与最高的第三十层有实体地板——说是地板,却不过是一层透明的薄薄的玻璃。阳光自没有封顶的塔顶洒下,经过三十层冰冷金属与玻璃的过滤,落至最底层也不再皦然。有两条可供二人并肩通过的窄窄楼梯沿着塔壁一路顺时针盘绕至塔顶,而两条楼梯全如DNA分子的双螺旋结一般,相互周旋上升形影不离,选择了不同入口的人却在到达顶楼之前绝不可能拥有在同一楼梯上相遇的机会。

  “好,嘉世对百花擂台赛第二轮开始,我们可以看到嘉世的刺客选手一剑霜寒正身处第三层向第二层地板连接的那个口子上,应该是埋伏好了等待百花缭乱……进战了?百花缭乱发现了他?”比赛开始还不到三十秒,开场白尚未说完整的解说突然激动起来:“五秒!百花缭乱直接秒杀一剑霜寒!”他热切的话语中甚至夹杂着拍桌子的声音,“虽然说一剑霜寒在上一场比赛中只剩下8%的血量,但是就这样尚未近身就被百花缭乱发现并且压制秒杀,这场景真是太震撼啦,看起来今天张佳乐选手的状态非常不错啊!”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解说旋即请导播放出了方才嘉世刺客选手一剑霜寒被百花缭乱眨眼间遣送下场的录像:不知是否早就预判到了埋伏的位置还是运气太好,百花缭乱选择的路线是与一剑霜寒事先埋伏地相反的另一个入口。因为地图选择的原因,通过玻璃地板观察到了百花缭乱动作的一剑霜寒无奈只得从玻璃地板穿过第二层前去另一端的楼梯口,但就是这一瞬间划过的黑影让百花缭乱瞬间判定了一剑霜寒的位置。在距离楼梯口尚有40步距时,百花缭乱先手向前方打出了一枚浮空弹,紧接着向着岩壁方向扔出了一颗爆缩式手雷。一剑霜寒为了规避伤害且不被爆缩式手雷的冲击波推下楼梯不得不向前方一个疾突,也因此恰好进入了浮空弹的射程,接下来就是浮空弹的命中和百花缭乱后续一系列攻击——但是如果他不规避,那一颗爆缩式手雷的伤害大概也足够把他的血量砍到5%以下,更附加一个冲击波,直接将他推到一楼——只能说,一剑霜寒被百花缭乱秒杀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都已经成为了必然。

  嘉世擂台赛顺序第二的是魔剑士明月初。角色刷卡上线,自明月初问了一句“上顶楼打”,而百花缭乱以“OK”回答之后,二人就再没有说话。百花缭乱闷头沿着塔壁的阶梯向玻璃塔顶一路前行,而明月初也选择了另一条阶梯,埋头攀登起来。

  当明月初到达塔顶时,百花缭乱也才刚从阶梯与地板的连接处探出一个头。透过玻璃地板,可以看到光一丝丝湮没在塔下,只隐约可见塔壁螺旋。二人脚下仿佛大张着一张黑洞洞的大嘴,仿佛随时准备吞噬一切自顶楼降落的东西。

  明月初没有犹豫,在二人刚行至中心地带、尚未实实打上照面之时,便伸手甩了一个裂波斩过来。百花缭乱高高跃起,轻松躲过,但在裂波斩之后扑面而来的却是一个来自地面的地裂波动剑——明月初趁着百花缭乱滞空的时候已然潜至其身下,将手中之剑重重地插入了玻璃地板。

  解说与现场观众都不了解这个地裂波动剑的意义:毕竟这一招只是放在地上,其振动波并不能传导至空中对百花缭乱造成伤害,反而会将自己最无防备之处露出在百花缭乱眼前。

  百花缭乱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枪林弹雨霎时间成了真正的枪林弹雨,噼噼啪啪向下倾泻而出。电光火花在阳光的映衬下,在黑暗的巨塔内显得分外夺目。

  然而明月初却硬生生吃着伤害,走位到了百花缭乱的正前方、他的最佳攻击视角内。

  “明月初看来是因为百花方面突然改变比赛出场顺序而感到紧张了?”解说摸了摸后脑,不很确定地开口:“失误很多啊……”

  话音未落,在百花缭乱落地的一瞬间,玻璃破裂的清脆响声掺杂在爆炸声中响了起来。

  百花缭乱脚底的地面,碎裂了。

  不知这应是明月初那一剑的功劳,还是百花缭乱自己发射的一系列弹药手雷的功劳,至少在此时众人所能看见的,是百花缭乱自塔顶急速坠落的身影。

  在失重下坠的一瞬间,张佳乐突然反应过来了。

  以往百花出现在擂台赛中的一直是孙哲平,而这个巨塔,则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个陷阱。

  排在顺序第一位的近身突袭者,若不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距离占了便宜,也不会如此轻易取胜。换做动作幅度大而略笨重的狂剑士,攻击幅度未免会受到影响,再看那个刺客,在此等环境下便是一个无比棘手的对手。

  再说此时——那魔剑士所要做而已经做到的,只是将自己引上顶楼,再将自己脚下的玻璃地板击碎,使自己能够自由落体摔下20层楼高,再砸碎几层楼的玻璃,自取灭亡。自己是皮甲,不过几个技能便能将玻璃地板轰为齑粉,若是落花狼藉来,估计连跳一跳都能撞碎玻璃自己掉下去,更遑论崩山击一类的的大幅度攻击动作?

  阴险!

  张佳乐在心中暗骂一句,却也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小爷岂会就这么遂了你们的愿?

  一切仅仅在一交睫——百花缭乱在坠落的一刹那,在空中突然就对准明月初脚下的地板一顿狂轰滥炸。

  “看来百花缭乱中招了!他好像很不甘心,但是他的攻击全都被地板挡住了,这种攻击只会让他的下落速度越来越快,但我们不可否认他别有用意……”解说吃一堑长一智地及时收住了话头,并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开始庆幸自己的明智:“明月初脚下的玻璃被百花缭乱击碎了!明月初也掉下来了!”

  百花缭乱在方才的一瞬间几乎使用出了他所有可使用的攻击技能,而不负众望地,明月初脚下的玻璃同样应声碎裂,魔剑士紧随着百花缭乱,自塔顶掉了下来。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魔剑士似乎很快适应了自己初自顶层掉落时的惊诧,电光波动阵于空中发动,直冲百花缭乱而来,穿过他身周的重重繁花,一派誓要将他在第二轮先行送下场的模样。

  然而以下落速度计算,百花缭乱明明在他所预判的攻击范围内,这一技能却命中空了。

  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

  百花缭乱下落的速度突然减慢了下来,那一团热烈燃烧的花簇也一点一点地向外靠近着。

  虽然他的运动轨迹只偏斜了一点点,百花缭乱做了些什么却还是逃脱不出在座职业选手们的眼睛。

  押枪。

  百花缭乱在空中使用出了枪系角色独有的技能使用,以发射子弹时枪支产生的后坐力,将自己慢慢地向两侧塔壁上盘绕着的楼梯一路送去。

  “啧啧啧……”这头的叶秋对着屏幕摇了摇头,“被孙哲平带坏了。”

  “哟不错,学精了啊。”那头的孙哲平得意地笑着,打了个喷嚏。

 

  明月初当然不甘于就此放弃。就见他烈焰波动剑与冰霜波动剑一剑剑剑波咄咄逼人地贴来,但这却将他自己的下落速度越带越快——等到他反应过来,百花缭乱身周所盛放的那一团繁花,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第十五楼,繁花落地。

  百花缭乱成功将自己送上了第十五楼的楼梯,而明月初却因缺乏枪系角色独有的押枪技巧、甚至缺乏其他职业的强行突进技能而无法对自己的处境进行任何的改变。

  不过不要紧。他有心理准备。落地之前只要做好受身动作,就可以与百花缭乱再战过。

  在濒临绝望之时,明月初如是安慰自己,不免又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然而这一次,百花缭乱却自己从第十五楼的楼梯上,纵身跳了下来。

  子弹如骤雨,爆炸如疾风,耀眼繁花再一次从百花缭乱身周迸裂开来。他下落的速度依旧缓慢,依旧使用着押枪的技巧,只不过这一次他押枪的对象不再是空气,而是明月初。

  明月初避无可避,在强吃下百花缭乱技能的同时,下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已经临近第十层的玻璃地板,他正要做出受身操作,却不料百花缭乱的枪口在一瞬间掉转,夺目繁花径直越过他,冲向他身下的玻璃地板。

  第十层明月初身下的玻璃地板在爆炸中应声碎裂,而明月初也因此继续下落。他本欲使出一个碎风波动剑,已风势将自己下落的速度放缓,奈何在他的剑尖接触到第九层的玻璃地板时,百花缭乱猎寻枪口中所喷出的火焰又一次先他到达。

  第八层,第七层,第六层……

  一层一层的玻璃地板纷纷被百花缭乱击碎,晶莹剔透的玻璃渣随着火光血光在不甚明亮的塔底,随着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一路纷飞,仿佛一层层破冰而下,尽是霜花飞舞。只不过,霜花尽头,皆是二人血珠。

  转眼间,第二层近在咫尺。

  在第十层时,明月初便差一些被骗去受身操作。而之后的每一层,百花缭乱的技能总是先他一步击碎他身下的玻璃板。

  因而在第二层,明月初依旧等待着百花缭乱的火光替自己打碎这一重障碍。

  然而百花缭乱并没有。

  明月初重重地砸在了玻璃地板上,并藉由自身从高处掉落所产生的冲力,将第二层的玻璃地板生生砸碎。纵使他在最后一刻还是按出了碎风波动剑,然而他的生命值依旧从70%径直滑落至3%。

  他终于跌落至塔底。

  3%也好,总应该尽可能多地给百花缭乱造成一点伤害的。

  亲吻地面的一刹那,他使用了受身操作。

  但依旧先他一步,一枚浮空弹打中了他。

  一个短暂的小浮空,救了他一命。

  他抬头,望见百花缭乱停在二楼的玻璃地面上,猎寻枪口正冒着白烟。

  “摔死算是什么事。”

  还剩下89%生命的百花缭乱站在二楼俯视着他,黑洞洞的枪口让他想起了站在顶层时,黑洞洞的塔底。

  一枚爆炎弹射出。

  明月初下意识向后一闪。

  一阵火光冲天。

  明月初的生命被他身后那一枚不知百花缭乱什么时候设置的定时手雷清空了。

  “总得是我把你送下去才像话嘛。”

  望着屏幕上金灿灿的“荣耀”二字,张佳乐得意地笑着,却似想起什么般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将一个吻,极轻极柔地落在了手背上。

  都来吧!

  一挑二怎么够,要把你们统统消灭才好!

评论(51)
热度(214)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