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四十三)

·原著向

 

  五月末六月初,H市的榴花开得正好。于是在月光之下,大朵大朵的鲜红花朵也仿佛是在水银之中流淌着的火焰般灼人眼目。

  只不过潋滟的榴花红焰再灼人眼目,也难以将萧山体育馆中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总决赛嘉世主场所吸引的眼球抢走几颗。一波波自观众席涌来的音浪仿佛月满时的钱江潮水般汹涌奔溢,直直拍打上比赛区,飞溅出千朵秋雪。

  按照惯例,在这日选手握手之后、所有比赛开始之前,大屏幕的两侧会按赛事项目依次在每一比赛环节列出该环节参赛选手的名字。而习惯了个人赛首发出阵的张佳乐也如以往比赛一般,早早地候了在比赛间的入口处。他没有回头看屏幕,只等象征着第一场个人赛开始入场的铃声一响起,便伸手推开了门。

  不料他刚推开门,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孙哲平却一闪身、先他一步钻进了房间里。

  “你干什么?”张佳乐吃了一惊,一把拉住孙哲平便向门外拉;而孙哲平却也不回答,只将张佳乐拉着他的手扯了下去,又咧出一口白牙向他一笑,便反手关上了门。

  顾不得鼻子几乎被门板拍扁,张佳乐拉着门把手大声叫起来,强自镇静的话语到最后还是不免带了一丝焦急愤怒:“孙哲平你开什么玩笑呢?你这是比赛犯规你知不知道!你快出来,被裁判看到……”

  “这位选手,比赛区域不要大声喧哗。”隔音良好的门板将他的叫喊声隔绝在了门外,因此他敲门砸锁的声响吸引来的只有萧山体育馆中维护秩序的保安。张佳乐不敢再大声叫嚷,只乖乖跟随保安回到选手席位。

  远远看见张佳乐走近,坐在靠近选手通道的座位上的张伟向里排挪了一格,给他腾出了个空位:“副队你厕所去了这么久啊。”

  “谁说我去厕所的?”张佳乐莫名其妙,无意间瞥了大屏幕一眼,却彻底傻楞在原地。

  大屏幕左右两端选手的名字已然被双方选手刷卡登陆的进度条取代,然而最上方的条形显示屏依旧滚动着一行白字,醒目而刺眼。

  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巅峰对决,决赛第二场,个人赛。

  嘉世战队,叶秋,一叶之秋。

  对战。

  百花战队,孙哲平,落花狼藉。

  “他这什么意思啊?”看着已经登陆上线的落花狼藉,被蒙在鼓里的愤怒也只得纷纷化作无奈。张佳乐心上千头万绪交集一端无处发泄,却只从队员语焉不详的描述中含含混混地概括出孙哲平临时起意,开场前五分钟亲自修改上场顺序的光荣事迹来,活生生憋出一个愤懑的笑。

  “哟,今天竟然是你啊。”大屏幕上,叶秋一贯的嘲讽腔调不变:“他呢?被哥吓得不敢上来了?”

  孙哲平这头也不落下风:“对付你,还用不着他,有我就够了。”

  纵使嘴上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了若干回合,可一叶之秋和落花狼藉的实际动作却极其谨慎。嘉世为第一轮个人赛选择的地图是许愿迷宫。这是一片被设计成迷宫样式的园林,茂密的灌木被修剪作树墙的模样,两堵树墙间便是条仅容一人通过的路,弯弯绕绕地围成一座巨大的迷宫。树墙枝叶茂密厚实,比墙间小径还要宽,几乎阻断了墙两边的人向对面窥伺的所有视角。只是迷宫南北两端入口所对应的道路最终都通向迷宫正中的圆形小广场,若只如寻常人般顺着眼前道路一路前行,二人最终也会在迷宫正中不期而遇。

  可在座所有人都深知,这二人都不是寻常人。

  位于北入口的一叶之秋扛着却邪一开始进入迷宫铜铸雕花的大门,就没有沿着大理石铺就的道路往前走,而是以战矛却邪为撑杆跳上了铜门,又踩着大门上的雕花轻松一纵身,跳到了树墙顶端。

  “在哪呢?孙英雄别躲了咱们出来速战速决啊。”一叶之秋翻上未顺着盘曲的道路蜿蜒前行,而是直接踩在树墙上,直线奔跑跳跃,朝着迷宫正中的喷水池广场一路前进。

  “看来叶秋选择这张地图的用意在于消耗落花狼藉的人物耐力属性和装备耐久?众所周知许愿迷宫的中央许愿池广场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开阔,但是四围环树,还算是一个便于埋伏和隐藏的地形,所以两个角色一开场都会尽量抢占这一有利地形,因此加快行进速度也是必须的。”解说胸有成竹的声音在场馆中回响了起来,“但是狂剑是重甲职业,战法是皮甲职业,所以一般情况下肯定是一叶之秋先行到达中央,而落花狼藉为了弥补速度上的缺陷,对人物和装备的属性压榨就更大……然而就算落花狼藉压榨了属性,一叶之秋还是能通过从树墙上直接直线前进的办法缩减时间花费。真不愧是叶秋啊!”

  现场观众被解说唬得一愣一愣,纷纷发出长长的感叹声,张佳乐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场比赛之前,整个第三赛季,个人赛中第一个出场的,一直是他。

  那叶秋又如何能预判到孙哲平会突然在比赛开始前更改出场顺序而做出解说所理解的那一系列布置呢?

  叶秋选择这一张地图,或多或少,总有他针对百花缭乱所做出的布置。

  两个皮甲职业在没有装备速度加成的前提下,到达中央喷水池广场的时间应当是相差无几的,那么解说语中的所谓“心理威慑所造成的属性压榨”便不存在;何况,百花缭乱是远程,一叶之秋是近战,因此在预判二人会同时到中央喷水池广场的前提之下,百花缭乱不会贸然进入广场,而多会在外圈逡巡,伺机攻击。

  那么,如果在明知中央喷水池是一个适合伏击的地点的同时,放弃它,而转将一心向着喷水池前行的对手后方当作伏击地,又会怎样呢?

  迷宫之中仅供一人通行的小径本就狭窄,站在两堵树墙之间,本只有两人高的灌木丛一时望起来竟也似参天。在高度优势之下,若从背后上方跃下,在仅容一人的小径上开战,先手的那位占到的便宜绝不比在中央喷水池结结实实坑对手一套差。

  中央喷水池于此时,不过是叶秋放出的一个诱饵。

  也许叶秋的本意是伏于中央喷水池南入口上端,在百花缭乱初入广场、四下找寻可埋伏地点时予其当头痛击,借机拉近距离以形成对他的压制;不料孙哲平临时更改了百花战队的出场顺序——在同为近战的狂剑面前,战斗法师的优势所在反而是其魔法炫纹的半远程攻击。因而叶秋临时起意,想要借助双方角色护甲精通差异所带来的时间差绕到落花狼藉身后,利用树墙迷宫之间狭窄的走道形成战局的压制。

  张佳乐忍不住隐隐为孙哲平捏了一把汗,而善解人意的导播也在此时将镜头转向了落花狼藉——

  好一片落花狼藉!

  漫空花叶飞舞,流转着潋滟血光的重剑葬花不断掀起一阵阵裹挟着花香与血腥的风,将沿途树墙与花朵,纷纷绞入剑风,碾作碎片。

  落花狼藉根本没有沿着只有一人宽的小径前行——

  他遇花斩花,遇树砍树,生生自树墙迷宫中自行清出了一条道路来;而他身周,只有花叶飘零,被他清理开来的残破树墙怪异地向两边扭曲着,在他的剑风扫荡之下呜呜地颤着叶片,仿若心悸,又似臣服——只是他身周树墙,再没了可落足的地方。

  叶秋利用着一切可被利用的,他却破坏着一切可被叶秋利用的。

  他究竟是懒得在迷宫中寻觅出路而索性快刀斩乱麻,还是看穿了叶秋的心思呢?

  站在远方高处正跑向这边的一叶之秋很明显也注意到了落花狼藉的举动,特地停下了脚步,打了一行字:“破坏绿化是不好的行为。”

  “受教。”嘴上应承着,落花狼藉手中重剑竟也随之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一叶之秋幸灾乐祸道,“还剩多少耐久?”

  “啊,武器的耐久度!”看到叶秋的话,解说的声音听起来又亢奋了一些,“虽然空中劈砍不耗费武器耐久,但是落花狼藉砍的是实体,所以他的武器耐久也在不断下降——他现在应该是要重新考虑前进策略了……不对,落花狼藉又开始了动作——他钻进树墙里了!”

  从导播特意调出的落花狼藉视角可以看到,落花狼藉一扭头钻入了身旁的树丛的断口中,重剑挥舞不休——只是幅度小了许多,甚至与其以“挥舞”来形容,“开凿”一词才更为贴切——他正以重剑为撬棍,在树墙中心,不断拨开眼前的枝叶。

  突然,解说从屏幕上落花狼藉视角里间或掠过的缝隙中,发现了不远处树墙站在顶端的熟悉身影。

  “落花狼藉发现了一叶之秋!所以他这是打算在树墙中给一叶之秋来一场伏击吗?可是一叶之秋应该也看到了落花狼藉钻入树墙的动作……”解说话音未落,一叶之秋发话了:“哟,不见了,去哪了?”

  “你猜?”

  “我不猜。”

  “真不猜?”

  “好吧,那我猜你在我后面。”

  二人没有营养的对话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操作。一叶之秋话音未落,忽然高高擎起却邪,纵身一跃,猛地一个强龙压向树墙下方刺去:根据树墙抖动的速度频率计算,落花狼藉此时恰应在他正下方——

  “刺得好。”

  葬花绯红的锋刃忽地便划破重墨叠翠从一叶之秋身后飞旋上来:

  “可是猜错了。”

  就在绯色剑光将要吻上一叶之秋绯红的衣袂时,一叶之秋突然动了——

  他从树墙顶端直直坠落了下去。

  猝不及防只在一刹那,下一交睫,一叶之秋便在半空做出了受身动作,同时想要以一记后跳躲过落花狼藉紧随而来的崩山击:“还有力气砍树,看来葬花耐久度还挺多嘛。”

  然而后跳的动作只做到一半,叶秋便心知不妙——

  他的身后是茂密的树丛。

  他根本,无处可跳。

  “耐久度所剩不多,不过给你掘个坟墓绰绰有余。”落花狼藉借着一叶之秋落势的一记崩山击将他重重斩落在地。虽然二人同处叶墙之中、动作困难,然而方才一叶之秋向下的一记强龙压此时却成了此时落花狼藉最大的助力。这一次一叶之秋没能再在同时做出受身操作来,他结结实实地落地,却反借着落地后短暂弹起的小浮空倒脱出了树墙的束缚。

  落花狼藉紧跟着一叶之秋冲出树墙,二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外面那块早已被孙哲平清理得平坦开阔的空地上胶着对战起来。

  一叶之秋在树墙上被落花狼藉摆了一道,节奏竟也未乱。由于脱离树墙的时间存在先后,在落花狼藉以冲撞刺击紧追着他钻出树墙之时,他竟用出了一个强判定的55级大招怒龙穿心将落花狼藉又顶回了树丛中!只是落花狼藉之前使用的冲撞刺击也算是一个带有小判定大大技能,虽强度不如怒龙穿心,然而却也不至于被一叶之秋这一击完全顶入树丛深处。

  纵使如此,落花狼藉却没有立即从树丛中出来,反倒又扭头钻进了枝叶深处——而几乎同时,一道火属性炫纹就堪堪擦着他重剑的锋刃自他身后卷过,灼焦了几片鲜绿树叶。

  正当众人猜测落花狼藉接下来在树丛中有何动作之时,又一道绯色光芒自树丛后横劈开来——

  “还用这种方式清理树叶?他的武器耐久还没消耗完?”解说的疑惑同时也是大多观众的疑惑,可此举落在叶秋与张佳乐眼里则是另一番意味了。

  红光划过的速度变快了。

  也就是说,若不是落花狼藉之前有意压制自己的速度,就是他的负重变轻了。

  然而又是什么能够减轻负重?

  那就是落花狼藉所以还敢继续用重剑劈砍树丛的原因。

  他身上,也许带着不止一把剑。

  落花狼藉没有给一叶之秋太多思考的时间,红光之后便是雪光,雪光之下又闪血色。他深知一叶之秋的中远距优势,因此将他攻击的方向一连转变,势要将一叶之秋逼入两堵树墙之间的狭窄走道。

  叶秋选择这块地图,本只为了利用自己的近战优势,让张佳乐的百花弹幕缺乏施展空间。只是百花在出场顺序上突然做出的调整让他的这一布置就此落空,在绝对近战落花狼藉面前,反倒是招式施展距离更远的他受到了限制。

  炫纹的中远距离优势被逼仄的空间压制了,但是伤害依旧存在。此时的落花狼藉也似乎要与他硬碰硬地血战一般,因为丢掉了耐久告罄的重剑而全面加速的落花狼藉完全不对他的攻击加以躲避,反而愈发咄咄逼人。

  同样的伤害,打在皮甲与重甲上,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疼痛感了。

  当一叶之秋生命值还剩下50%的时候,叶秋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加紧了他的攻击频率,大招频出,各色炫纹围绕周身,只如五色祥云团簇,旋即朵朵射出,将落花狼藉的生命线也压下了50%这条线。

  到了最后,仿佛放手一搏一般,二人越打越快,技能栏中越来越多的技能进入了冷却时间。

  直到最后,一叶之秋5%,落花狼藉3%。

  一叶之秋周身满绕各色炫纹,而落花狼藉的所有技能都陷入了冷却之中。

  “结束了。”叶秋心中默然一笑,没有使用身上的炫纹,只按下了一个足够将落花狼藉送下场的百龙流星打。

  然而,屏幕灰了。

  显示冷却结束的一抹光在他倒下的一刹那,从百龙流星打的技能图标上亮了起来。

  他不知不觉间加快的速度,终于成全了这滞后的0.5秒冷却。

  一叶之秋倒下了。

  现场观众仿佛集体失语,只呆愣愣地望着屏幕上方落花狼藉视角中的“荣耀”二字,与不断重复慢放的最后一秒:

  一叶之秋的百龙流星打还差一秒冷却完毕时,落花狼藉的狂暴已然可以使用。

  二人同时按下技能。

  然而落花狼藉附加了狂暴与血气唤醒加成的普通攻击,先于一叶之秋的百龙流星打冷却完成。

  葬花重重地劈砍上了一叶之秋的身体。

  一叶之秋倒地,百龙流星打冷却完成。

  荣耀!

  只0.5秒的距离!

  叶秋被孙哲平击败了!

 

  迎着百花粉丝要掀翻整片萧山体育馆一般的呐喊声,孙哲平回到了选手席位。与个人赛第二位出场的张伟击掌之后,紧接着迎接他的却是张佳乐的咆哮。

  整场比赛张佳乐始终悬着一颗心。被蒙在鼓里的愤怒,为胜负忧心的焦虑,还有一丝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甘,终究让他发出了压抑不住的低吼。

  “你疯了!”

  可孙哲平却只歪着头,含笑看了他一眼,旋即伸出拳头轻轻敲敲他的肩膀,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我赢了。”

评论(24)
热度(21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