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三十九)

·原著向

·私设,又见私设


  K市的春天早已悄悄到来,道路两旁的行道树枝桠上冒出的点点鹅黄绯红的嫩芽在东风中挤挤挨挨簇拥成团,仿佛能发出叽叽喳喳的喧闹声一般。

  活泼泼的春天,连走在马路上的人的心里也被周遭鹅黄嫩绿浸染一般,明亮而柔软,就像是恋爱的颜色。

  因而行人们在看见手牵手经过的那一对年轻男女的时候,纷纷会报以和善的笑容:

  哦,春天。

  沐浴在人们“我懂”的目光下,穿着考究名牌淑女套装的女孩却剔起一爿画得玲珑尖细的眉毛,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拉着她手腕闷头走在前的高个子青年。

  “喂,可以放手了吧。拉到什么时候啊?”

  孙哲平回头看了看她,停下脚步,伸手作势要拦车:“我送你去飞机场。”

  “不去不去!”女孩奋力甩脱孙哲平的手,“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你这就把我送回去?”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要跑出来去哪不好来我这儿干什么啊!”孙哲平闭眼,揉了揉紧蹙的眉头:“祸水引到我这里了你满意了?”

  “叫我什么呢?没礼貌。”女孩叉着腰白了孙哲平一眼:“叫大嫂。”

  “得了吧霍嘉琪,你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呢,屁点大的小鬼连法定婚龄都没到吧,还大嫂呢。”孙哲平嫌弃般在女孩额头一弹,换来女孩拍在他手背上结结实实的一巴掌:“你不是又跟我哥闹别扭了吧,就算闹别扭你也别每次都往我这里跑啊。”

  “可是从小到大跟你哥闹了别扭我都往你这里跑啊,这次要是突然改了地方孙哲康找不到我怎么办。”女孩一脸理所应当,拍了拍孙哲平的肩,突然露出一个坏笑:“刚才在那小破楼里头,我够给你面子吧。毕竟美貌如本大王,可不是见谁都扑的,你可等着回去以后被人羡慕嫉妒恨吧嘿嘿。”

  想到回去之后将要面对的队友们的连番盘问,孙哲平一阵头疼,然而在心底最深处还是忍不住一阵得意。但是面上,他终究是不动如山,绷着脸道:“你赶紧回去。我明后天有比赛呢,不要妨碍我啊。”

  “啊呀那我更要在这里看你赛场上的英姿啦!”霍嘉琪大叫一声,手臂一展,勾着孙哲平的脖颈就是一扳,险些将孙哲平扳倒。她拍拍手,哈哈大笑着跳到一边:“反正当年你大学不读跑出来打比赛你爸不知道发了多大的火,要是你在本大王面前表现得好些,指不定我回去以后还能帮你说两句好话。还不快好吃好住好招待地伺候好本大王?”说着说着,她却又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一般,将头扭到一边,白皙的粉颊气呼呼地鼓了起来:“总之孙哲康没来接我我就不回去!”

  “哦。”孙哲平闻言,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锁屏,在电话本里找到“孙哲康”三字便按下了拨通键。霍嘉琪怪叫着扑上去,一把按下挂断红钮,转过头来忿忿地瞪着孙哲平:“你干什么?”

  “叫他来接你啊。”理所应当一般,孙哲平又在屏幕上点下拨通键,而自然,霍嘉琪又一次扑了上来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了电话,霍嘉琪还顺手将孙哲平手机的锁屏键也按了:“我要叫他自己发现我,才不要你告诉他,要不然我自己就打电话给他了,还用得着你?”

  孙哲平摇了摇头,被霍嘉琪一把挽住手臂就拉着往前走:“总之先帮我找酒店,然后呢,好好带我在K市玩一玩。”

  “大姐我明后天有比赛的啊……”

  “哦那就帮我找酒店,行李拎好了啊,Rimowa今年的限量款,坏了你赔。对了明天你们比赛是在新亚洲体育馆不是?好好表现啊我可从黄牛那里倒来票啦。”

  “……”

 

  将霍嘉琪安顿好,又在路上给大哥孙哲康打了电话,等孙哲平回到战队小楼时,已经是晚餐餐点。战队人员几乎都三五成群地结伴着外出解决温饱问题,逼仄的小楼里一时也显得安静而空阔,只有夕阳余晖打西窗斜斜撒入,给小楼旧白而泛着暗黄水渍的墙壁镀上一层橘色的光晕。

  孙哲平推开第一训练室的门,却见还有一台电脑开着,也还有一个人埋头在屏幕之前,纤长白皙的十指在键盘上咔嗒咔嗒机械地起起落落。

  似乎听见有人进门发出的动静,也似乎是又一项基础训练完成,张佳乐抬起头来,一双眼正对上推门进屋的孙哲平。

  温柔的残余阳光洒在孙哲平脸上,一时间竟然将他本刚硬深刻的轮廓也柔和不少。

  “回来啦。”

  张佳乐斟酌半天才开口,然声音嘶哑,竟不似他自己的。

  孙哲平点了点头,上前几步,拉开张佳乐隔壁机位的椅子坐了下来:“下午有点事。”

  “哦……”张佳乐低下了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孔。逆着光线,孙哲平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自己却知道,自己拼着骨髓中最后一丝力气,才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女朋友很漂亮啊。”

  孙哲平怔了怔。

  霍嘉琪当然漂亮。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她都是一个公认的、无可非议的美人。

  所以当她下午出现在小楼、在众人猝然而惊艳的目光中,对自己作出那些看似亲你的举动,孙哲平其实相当受用,甚至有些享受沐浴在队友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眼刀子中的感觉,因而还火上浇油般做出了回应的动作。

  霍嘉琪没有说错,下午在战队众人面前,他的确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然而此刻面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张佳乐,他却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应和的口。

  从张佳乐刘海下勾着的嘴角能勉强看出他也许在笑,但他弓起的脊背在夕阳下看起来却仿佛一张绷紧到极致的弓弦,再多用一分力气,便会应声绷断。

  “那不是我女朋友。”只沉默了三秒,孙哲平开口:“发小而已,我可还单着呢。”

  三秒的沉默其实很短,然而这短促的停顿落在张佳乐耳朵里,却只如默认,以至于孙哲平之后所说的所有话语都仿佛欲盖弥彰。

  做出那样亲昵的动作,却口口声声地说着自己与她只是朋友。

  张佳乐不由苦笑。

  明明好不容易才摒却心头纠结而正视自己的心意,明明才决定了要鼓足勇气为自己的未来迈出关键的一步,可就在此时方才得知从一开始,自己的单恋的对象就是个错误。

  命运便仿佛乐于与他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明天比赛了,抓紧时间再练一练吧。”他抬起头,开始了第1048关基础操作训练。屏幕上的小人晃了晃,从顶端坠落,旋即跳出“再来一次”的按钮。

  孙哲平长叹一口气:“先吃晚饭吧。”

  “我不饿……”张佳乐正想拒绝,孙哲平一脸“我就知道”,递过来一个塑料袋:“从外面给你带的鲜花饼,好歹啃点儿。”

  心头千端万绪,是甜是苦连张佳乐自己都说不清。他终于还是接过鲜花饼,低头咬了一口,甜丝丝的馅料尝在舌尖却泛着涩然的苦:“谢谢。”

  “咱俩谁跟谁,谢什么。”孙哲平正了正椅子,打开电脑,顺手握住张佳乐的鼠标,退出了基础训练软件:“别光练那些没用的,咱们来打两盘吧?”

  张佳乐又咬了一口饼,轻轻开口:“好。”

 

  第二日对霸图的比赛在新亚洲体育馆如期进行。再见面时韩文清的脸色依旧那么黑,只是与他相比张佳乐的脸色白得仿若一张纸。

  “今天副队脸色好像特别差。”比赛之初自然是双方队员友好握手,下台之后张伟却悄悄附到莫楚辰耳畔,小声道:“楚辰你看咱们副队和对面韩文清站一起像不像黑白双煞哈哈哈。”

  莫楚辰略带忧虑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尚未发话,身后却传来孙哲平不悦的声音:“说什么闲话呢?有这个工夫好好准备比赛去,不要又跟上礼拜一样要别人给你擦屁股。”

  回头看见孙哲平堪比韩文清般铁青的脸色,张伟连忙噤声,望向莫楚辰,只换来他同情的一撇嘴。

  孙哲平不无担忧地看向张佳乐。他觉得自己昨天下午似乎是说错了什么,然而却又反应不了到底又是什么细节戳中了他的敏感神经。

  按照惯例,张佳乐依旧是百花战队个人赛第一个上场的。而与以往不同,比赛开始之后,张佳乐一反之前烂漫游离而优雅绚丽的打法,以堪称狂轰滥炸的压制性优势取得了比赛的第一分。

  场下熟悉张佳乐惯有风格的观众不无吃惊。

  “啊,我们可以看到,今天张佳乐选手的状态好像有点异样啊。好像……有点疯狂?是不是受了什么……”解说费尽全力才压住了将要蹦出双唇的“刺激”二字,硬生生改口:“受了什么别的选手的启发?像我们知道百花还有一位王牌选手孙哲平,他的风格就是疯狂刚猛性质的,可能是亲密队友之间的相互影响,使得张佳乐选手在个人赛的时候也带了一点孙哲平的风格……”

  然而整场比赛,无论是个人赛还是团队赛,张佳乐都仿佛疯狂透支着燃料一般,出手狠辣直接,将以往疾风骤雨般的烂漫繁花打得有如滔天巨浪。

  没有什么悬念地,最终百花战队以8:2的总分战胜了霸图,获得了季后赛四强的一席座位,在他们向着荣耀总冠军宝座而前进的征途上又迈下了坚实一步。

  张佳乐在本场比赛中风格的突然转变,是很多人所关注的。可赛后,张佳乐却缺席了新闻发布会。联系起张佳乐赛前疲倦苍白的脸色,不少人纷纷猜测他是否健康情况堪忧,被赢了比赛依旧黑着脸的孙哲平一一否认了。

  孙哲平本来就没有太多耐心与咄咄逼人的记者周旋,而此时眼前晃着的全都是张佳乐疏离的神情与疲惫的脸,心中愈发不耐。匆匆结束了记者会,孙哲平转身就往选手通道跑,没跑两步,张佳乐斜倚在通道尽头等他的背影果然映入他眼帘。

  孙哲平暗暗松了一口气,正想开口叫他,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拉得一个踉跄——

  “孙哲平!”

  霍嘉琪莺啼雀啭般甜蜜清脆的嗓子响了起来。

  孙哲平回头一看,却见霍嘉琪挽着一个人的手,正站在他身后笑嘻嘻地看着他。

  “打得真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你们队那个叫张佳乐的!”霍嘉琪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地开口,“不用担心,其实你也很帅,我回去一定跟孙伯父好好夸奖你,以后过年你就不用再在你那小破房子里呆着,来大宅过就好啦!”高谈阔论了一阵子,她似乎又不满意身边二人的沉默,拉了拉身边男人的手,一脸嫌弃:“你是死人那?说句话呀?你弟弟比你可强多啦!”

  被她挽着手的高大男人拍了拍孙哲平的肩:“加油。”

  “谢谢哥。”孙哲平对孙哲康点了点头,“你动作很快啊。”

  “好啊,原来你们……”霍嘉琪闻言仿佛明白了什么,正想发作,却被孙哲康一把扳住肩膀,往外带着走去:“先回去了。”

  孙哲平歪着头笑了笑,也往通道外走去。没迈两步,就看见仍呆在原地看着孙哲康霍嘉琪相携而行的背影消失在通道、一脸疑惑的张佳乐。

  “你傻啦?”孙哲平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张佳乐头顶细软的头发,而被揉了的张佳乐并没有一如往常一般炸着小辫子满屋子追着孙哲平摸回来,却仍旧一脸反应不及:“她……他们……”

  “什么?”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怎么今天……”

  孙哲平忍不住在张佳乐脑壳上落下一个爆栗,无奈道:“不是昨天就跟你说了我还单着呢?这是我发小,我哥未婚妻!”

  张佳乐一张先前还惨白兮兮的脸在一瞬间添了血色。他咬了咬下唇,低下眼睑不敢让孙哲平看见他眼中的犹豫与希冀:“可是……”

  “可是什么啊?”孙哲平笑了起来,“觉得我对她亲?我对你也这样啊?难道我俩也是一对儿?哦虽说男女有别吧,但她脾气糙得跟男孩儿也没什么区别。”说话间,他伸手掐住了张佳乐的脸颊,上下捏了捏:“嘿你别说,手感还不错。”

  张佳乐一颗刚从深渊中爬出的心,又在一刹那跌入谷底。

  脸颊上是他手的温度。他的手指温暖而略粗糙,温暖而带着刺的摩擦在从他的脸颊一路瘙痒进心窝里。

  然而整颗心却像是落入冰窖一般,冷到刺骨的痛。

  明明他对自己那样亲昵,明明才知道他还可以是自己一个正确的、真实的选项。

  可他再不愿也不敢再轻易地因为这一丝丝的光热而扑向那一丛火焰。

  给一颗糖,接下来是无休止的纠结彳亍患得患失,再然后是苦极痛极的一道伤疤。如此循环,周而复始,但他依旧会在下一颗糖到来的时候,忍不住重新踏上那一个轮回。

  孙哲平,孙哲平,我该拿你怎么办?

  张佳乐轻轻握住孙哲平的手腕,将他的手从自己脸颊上拉了下来。

  “回去吧。”

  他转过身,慢慢迈开了步子。

评论(24)
热度(232)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