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三十一)

·原著向

·整蛊老韩是乐趣

·整蛊二乐是习惯

 

  这日清晨,韩文清照例吃完早饭,下楼去霸图俱乐部的小园子里散步。正当他散完了步打算回机房开始一天的训练,一旁的灌木丛里忽有黑影如一道闪电般蹿过。他下脚避让不及,结结实实地踩了下去。

  “喵嗷嗷嗷!”脚下的活物凄厉地叫了起来,韩文清连忙抬起脚,见是一只通体全黑,双眼碧绿的野猫。被他踩中了尾巴的猫恨恨瞪了他一眼,紧接着一下子蹿得无影无踪。

  本来韩文清便也就感叹了一声现如今野猫越来越多,倒不甚以为意,然而紧接着他就体会到了来自那只猫的怨念。

  上午九点整,在他正在做着赛前训练的时候,机房突然断电。维修人员检修之后说是机电控制室总闸莫名跳闸,然而从第一次将总闸扳回来开始之后的两个小时里,霸图第一训练室的电七七八八算起又跳了五六次,搅得满室队员躁动不安,终被韩文清的一声咳嗽全数镇压。

  上午十一点半,好不容易抢在最后一次跳闸前完成了上午全部训练日程的韩文清决定去食堂吃午饭。然而从他踏出训练室大门开始计算,在前往餐厅的短短不到一百米的路上,他踩到了三只死耗子。

  韩文清站在院中,面色凝重地盯着早上窜出黑猫的灌木丛。

  “队长,原来你在这啊。”同队的刺客选手季冷远远地看见了韩文清,一路小跑过来:“经理让我……”

  然则,十步之外,他突然停下了脚步,顺带闭上了嘴巴。

  远处,黑云压城城欲摧。

  季冷绷紧着脊背,暗暗擦了擦一额冷汗,不着痕迹地慢慢向后退了两步。

  可是韩文清突然发话了。

  “季冷。”

  “啊队长有什么事!”季冷条件反射一般一个立正笔挺站好,双手中指紧贴裤缝,看得韩文清一阵哭笑不得:“你家是不是养了只猫?”

  季冷愣了愣:“是啊……怎么……”

  听这个意思,韩文清要养猫?

  他偷偷想象了一下。

  然后他打了个冷颤。

  他实在想象不到韩文清抱着一只毛团儿亲昵逗弄、从此沦为铲屎官的模样。

  他正神游天外,又听韩文清问道:“你家猫最喜欢吃什么?”

  “最?”季冷摸着下巴想了想自家养的那只平日里对他爱答不理,而一到饭点就撒泼耍赖蹭着他裤管的纯血统英国短毛猫,脸上浮出了一个受虐狂一般虚浮的笑容:“反正我做铁板鲈鱼的时候它最兴奋,如果拿铁板鲈鱼诱惑它,给它洗澡都能快很多。”

  “这样啊……”韩文清若有所思。

  这日食堂采购大叔没有买鱼,韩文清便选择了距离俱乐部最近的一家小饭馆,亲自点了一条鱼。

  平日里不近鬼神的韩文清端着鱼往回走的时候,深深地唾弃了自己一番,末了还是折回饭店,自掏腰包给队友们订了三大盆葱油蛤蜊。

  而当队里的老饕们欢呼着将蛤蜊风卷残云一扫而空,那只仿佛成了精一般的黑猫也心满意足地舔起了爪子,临了还挑着小三角眼,嘲弄一般看了韩文清一眼。虽然被一只猫用叶秋般的表情瞥了一眼还是有些不舒服,但韩文清还是长舒一口气,动身将盘子还回饭店。

  然后他在饭店里,被张佳乐用啤酒泼了一身。

  当然,张佳乐远远比韩文清紧张。他不自觉地来回小幅踱着步子,嗫嚅半天,一张脸憋得通红,方憋出来两个字:“韩队……”

  韩文清皱着眉,将手上的盘子递给了店员,顺手从一旁桌上摆着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擦起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张佳乐见状,狗腿地一把抓起纸巾盒,爆了手速,抽出十几张纸巾就要一股脑地往韩文清身上糊。动作到一半又自觉不妥,便又一个九十度直角大鞠躬,将手上的纸巾盒高高捧到了韩文清面前:“韩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看到你我下次一定注意哦哦哦不对没有下次了!”

  一口气说完许多话,韩文清倒是听愣了。他眨了眨眼,伸手接过张佳乐手中的纸巾盒,犹不忘了说声“多谢”:“你是……百花战队的张佳乐?”

  “是……”张佳乐泪流满面,“多谢韩队能记得我……”

  “强劲的对手,我怎么可能不记得?”韩文清笑了笑,饶有兴味地看了张佳乐一眼:“百花战队允许喝酒?”

  “不允许……”张佳乐本打算随便说些什么搪塞过去,奈何一抬头见到韩文清的脸,所有的造话谎话胡话便都被他扔到脑后去了。支支吾吾许久,他终于还是苦着脸实话实说,不忘了向韩文清拱了拱手:“韩队可千万别告诉我们队长……”

  话音未落,孙哲平却提着两瓶橙汁走进了店里:“你怎么……”

  “大孙!”仿佛救星来了一般,张佳乐迎着孙哲平小跑了两步,就势躲到了孙哲平背后。孙哲平的目光在张佳乐与韩文清二人之间逡巡了一圈,略略停顿了一下,上前一步,顺带用自己的脊背将张佳乐挡了个严严实实:“韩队。”

  “孙队。”韩文清向孙哲平点了点头,带些问询的目光瞟向他身后的张佳乐。张佳乐猛地拽了拽孙哲平的后襟,心下一片了然的孙哲平又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身体,将韩文清的视线遮了个一干二净。

  韩文清弄不太清楚眼前二人在唱一出什么戏,见孙哲平一脸风轻云淡,倒也没有细问。仔细想来,寒暄的话语都还是留给明日战队赛前握手时用的,因此他也不知还应该翻一点什么话题出来给三人就这样站在大排档门口聊,而放任三人无端沉默于Q市尚算料峭的春夜里一片尴尬地大眼瞪小眼,也着实不妥。所以最终韩文清还是借回队监督训练为由,匆匆离开了。

  眼见着韩文清的背影消失在大排档一条街的尽头,孙哲平听见身后的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半身的重量也卸到了自己身上。左右扭了扭,张佳乐从他背后跳了出来,满脸心有余悸:“哎呀我的妈,总算走了!”

  孙哲平一脸好笑:“我怎么闻着韩文清身上一股酒味儿?他偷偷喝酒被你撞见了?”

  张佳乐吐了吐舌头:“比那严重!我……”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咽下了后半句话。

  孙哲平心如明镜,无奈地摇摇头,扔给张佳乐一瓶橙汁:“这回口袋没破洞?”

  张佳乐一脸莫名其妙,旋即反应过来,向孙哲平龇出两颗虎牙:“没!破!”情绪激动之下,手上没了轻重,橙汁随着他在塑料瓶的挤压流溢出来,溅了他一手。

  孙哲平从方才韩文清放下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张佳乐:“你就这么怕他?”

  张佳乐重重地哼了一声,吐着舌头,一边擦手一边将脑袋向里缩了缩:“你那是没看到刚才韩文清那脸有多黑。”

  “看见了啊,黑是挺黑的,但是和南非部落酋长还有差距的嘛。”孙哲平若有所思,“这么说起来,我觉得平时训练里训人的时候跟他也差不了多少啊?怎么我就没见你怕我呢?”

  “那怎么能一样!”张佳乐叫了起来,“你是一张霸道总裁脸,韩文清那可是正宗的黑道老大脸,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孙哲平被逗得大笑:“你想象力还真丰富啊,我都成了霸道总裁了哈哈哈哈。”

  我还想象霸道总裁爱上我呢。

  脑内浮现从前高中同班女生抽屉里藏着的小说封面,张佳乐扁扁嘴,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多谢夸奖,作为鼓励是不是还要请我吃点什么啊?吃完了说不定我还真能构思点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剧情呢。”半真半假玩笑一般的话将他的那点心事捅了个通透,幸得周围夜色浓稠,他滚烫双脸上的绯色薄云才得以有处藏匿。

  “你还是幻想下天热了让嘉世破产吧这种情节比较好。”孙哲平忍不住用宽厚的手掌在张佳乐头顶揉了又揉,看着他尖声叫着“发型乱了”而四下躲避,心底忽然无由来地生了些暖意出来,便伸手向张佳乐肩头一勾:“瞧你那傻样。”

  “你才傻!”张佳乐侧过头,忿忿哼了一声,终没能忍心甩开孙哲平置于自己肩上的手。温热的触感透过单衣一层一层熨帖着他的皮肤,在三月的Q市、这仍带着北方干冷寒意的傍晚,顺着四肢百骸一路冲上顶心:“你最傻。”

  “是是是我最傻。”孙哲平乐呵呵地揽着张佳乐略有些单薄的肩,“大聪明,回去了?”

  张佳乐不自觉地向温度的来源靠了靠,强忍住将头枕在他肩上的冲动,温声笑道:“嗯。回去啦。”

 

评论(9)
热度(234)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