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十八)

·原著向

 

  快过年了,正是置办年货的时候。街头巷尾的年味一点一点重了起来。如果用力抽着鼻子嗅一嗅,大概还能隐约嗅到一丝爆竹烟花的硫磺气味。

  但张佳乐的屋子里却冷清的很。

  因为张佳乐最近不敢出门。

  或许世间多夜长之梦,于是怕他另投了别家怀抱一般,霸图高调宣称以一千六百万收购了百花战队的王牌角色百花缭乱。

  此消息一出,便有如水入沸油,各种谣言纷传甚嚣尘上,逼得他最终不得已亲自出面证实了第九赛季加盟霸图的决定。虽然退役期未满一年,他只作了口头表示,但是外界的舆论已全然是要掀翻九霄穹顶的意思了。他本就因为之前不负责任的突然退役而在公众眼中形象大跌,这下子更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口诛笔伐纷至沓来,言辞之犀利刻薄与他刚退役那时候公众的言论相比,简直不堪入耳。

  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可是这条路要走下去谈何容易?

  邹远在实力和人气都不拔群的情况下,单凭着“操纵着百花缭乱”这一条便已经入选刚过去没多久的第八赛季全明星阵容了,可见,百花的支持者们,在百花缭乱之上,倾注了多少热情。

  那么,他们对自己呢?对这个作为百花精神支柱的自己,不负责任说走就走的自己,而今自别队复出的、背叛了百花的自己呢?

  爱之深恨之切,这个道理张佳乐明白,正如当初孙哲平走后的那一段日子,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所以张佳乐不敢再想下去。

  他不愿意辜负任何人,但他也不愿意辜负了自己。

  可是恨也好,怨也罢,自己怕是终究是要辜负许多人了。

  如果这些终究都是要自己背负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无论还有多少,统统来吧。

  既然已经注定要辜负,那么索性就辜负得彻底一点,不要再留下遗憾了!

  荣耀之初心,冠军!

 

  张佳乐虽然没有置办年货,但最终还是能过上一个热热闹闹有声有色的年的。

  因为他的爸妈把各种年货准备得齐齐整整妥妥当当。

  当张佳乐将自己用口罩帽子围巾捂得严严实实一丝不露地出现在父母面前时,看着满脸欢欣的双亲,还是忍不住眼眶发热。

  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虽然父母也许不能理解他的作为,却一定会支持自己。

  “妈——”再开口已带了哭腔,隔着厚厚的口罩,本清润明朗的音色也变得闷闷的。张佳乐伸开双臂就给了张妈妈一个拥抱,看得在厨房里包着饺子的张爸爸好一阵眼热:“白对你好了啊小白眼狼,光跟你妈撒娇也不说来跟老爸问个好。”

  张佳乐嘿嘿一笑,放下包,摘掉帽子围巾口罩,冲进厨房就如老哥们一般勾上了张爸爸的肩膀,听着身后张妈妈“多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稳重”的抱怨声,笑嘻嘻问道:“张大厨,晚上吃什么?”

  “烧你喜欢的烧饵块、鲜花饼、白斩鸡、八宝饭、蒸香肠、开背虾、蛋黄南瓜、桂花糖水。”张爸爸用满是面粉的手刮了一下张佳乐的鼻子,蹭得他鼻尖一块白,有如戏文中的小丑,颇为滑稽:“还包芹菜猪肉饺子给你吃,满意不?”

  “满意满意,满意死了!”张佳乐傻笑着点头,“这半年我全靠啃方便面过的,都快吃成木乃伊了。”

  “还好意思说。”张妈妈在背后哼了一声,“洗手去!”

  张佳乐撇撇嘴,颠颠地小跑着去洗手了。

 

  除夕的晚上,年夜饭的饭桌上只有一家三口人。今年他们没有选择和其他亲戚聚在一起过,而且谁都没有提起那已然闹得满城风雨的张佳乐要复出的事情。吃完饭,张佳乐先帮张妈妈收拾了饭桌,之后洗了水果,与张爸爸张妈妈一起坐在了电视前看春晚。

  “哟,今年不玩游戏?”张爸爸转过头,饶有兴味地看了他一眼,话音未落却被张妈妈狠狠掐了一下:“儿子爱干什么干什么,你个老头子什么都不懂,管那么多做什么。”

  “哦哦哦我不懂我不懂!”张爸爸连连讨饶,掏出手机递给张佳乐想藉以转移话题:“来,什么都懂的臭小子,帮老爸看看怎么弄那个红包,我弄了好久弄不出来。”

  张佳乐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手机,仔仔细细教了张爸爸一回。看着他似懂非懂的样子,张佳乐还想再教,张爸爸却摇着手拒绝了。不一会儿,张佳乐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去,却是张爸爸给他发了一个红包。

  “老头子也要赶新潮的。”张爸爸得意地冲他眨了眨眼。

  张佳乐失笑:“我都多大了还有红包领啊。”

  “有的有的。”张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纸包递了过来,“结婚之前都有的。所以为了减轻我和你爸负担你早点给我们找个儿媳妇回来啊?”

  张佳乐故作惊恐,大叫起来:“逼婚啊!”

  一家三口笑成一团。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心无他物、开怀放肆地笑过了呢?

  张佳乐不记得了。

  张家有习惯,每年除夕的年夜饭都是各家亲戚轮流包,今年大伯家,明年三姑家。

  第三赛季那年的新年来得格外的晚,二月下旬才过年。那一年,他们举家在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老人看不惯一上饭桌就低头玩手机、一下饭桌就埋头玩电脑的年轻人,因此张佳乐没有敢将他的笔记本电脑一并带去爷爷奶奶家。在放完迎新年的烟花之后,张佳乐又看张妈妈和妯娌们打了好一会儿麻将,才随意犹未尽的父母回到了家。

  到家时已是凌晨,精疲力竭的张佳乐一头扎进被窝里就梦会周公去了。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时已是下午,父母早就出门拜年去了,只留他一人在家。他没刷牙没洗脸,懒洋洋地啃了点干粮之后,才想起似乎还没有给同战队的队友们发去新年的祝福。

  他揉着乱成一窝的头发,打开电脑连上网,刚登陆QQ,便被一连串的“滴滴”声震得耳朵发麻。

  他将鼠标移到未读消息上时,被吓了一跳。

  两百八十四条未读消息,两百六十条来自孙哲平。

  张佳乐有些心虚,正想点开,忽然自家大门被人砸门一般敲着,砰砰响了起来。

  张佳乐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按理说没有强盗会在大年初一还坚持不懈敬岗乐业的吧?但为了安全考虑,他还是从父亲的工具箱中摸出了一把榔头,掂了掂分量,拎在手里,将家门开了一条缝。

  看清楚门外站的人之后,张佳乐傻了。他手一抖,手中握着的榔头松脱,径直砸在了他的脚上,疼得他大叫了一声。

  谁知道,门口那人嗓门比他还要大——

  “你他妈的原来还活着啊。”

  大年初一的下午。

  张家的门外站着气喘吁吁、看上去怒气冲天的孙哲平。

 

  张佳乐一跛一跛地带着孙哲平进了家门,一跛一跛地领着他在沙发坐定,又一跛一跛地转身,想去给他洗杯子倒热水。

  孙哲平拉住了一瘸一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张佳乐。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孙哲平黑云压城的脸色,腹诽道自己明明是这个家的主人,可到了他面前反而如做贼一般。

  “额,大孙……”他勉强露出个笑,试探着开口:“新……新年好?”

  “不好。”孙哲平黑着脸冷笑道,“很不好。”

  张佳乐暗暗咽下一口口水,强自镇定道:“怎么就不好了?”

  “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大年初一会在你家门口?”孙哲平反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在奶奶家过年啊,怎么了?”话语出口,张佳乐才想起今早打开电脑时,弹出来的那两百多条未读消息,不禁愈发心虚,不敢与孙哲平一双怒目相对视,低下了头去:“那个……我昨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就没开电脑,直接睡了,对不……”

  话音未落,却见孙哲平终于破了功,头疼一般扶额摇头笑了起来,其中一时竟也不知是好气多些还是无奈多些:“昨天我在游戏和QQ密了你半天你都不回,你没手机我也找不到你人,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所以你就直接飞回K市上门找我?大年初一气势汹汹来砸我家门就为这?”张佳乐眼角抽搐,旋即笑倒在沙发上:“大孙呀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

  “搭档出事了当然是大事。”孙哲平义正词严道,“你要是出什么事了我们的冠军怎么办。”

  “贫吧你就。”张佳乐一颗心早就如被人“噗通”一声扔进蜜缸似的,甜得他忍不住嘴角往上翘,眼角眉梢都是融融的暖意,仿佛春天在他身上提早降临了一般。为了掩饰忍不住就要飞扬跳脱出的笑,他清了清嗓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孙哲平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我打电话给战队经理问来的。”

  “你年初一就回来,经理一定很感动。”扶额长叹的人变成了张佳乐,“你什么时候定的机票啊……”

  “今天凌晨去机场的路上。”孙哲平翻了个白眼,翘起了二郎腿,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倒在了柔软的沙发靠背上,看起来是累坏了:“反正现在看起来是我傻逼了。”

  看着孙哲平无可奈何悔不当初的样子,张佳乐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傻逼孙还打不打算回你B市啊?不回去那就让你感受感受我们K市的春节呗?”

  “那敢情好啊。”孙哲平随口应了,之后才意识到不对,猛地起身将张佳乐按倒在沙发上,对着他腰上的痒痒肉就是一阵猛挠:“你才傻逼!”

  “哎呀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一边大叫一边挣扎,挣扎到最后也就只能缴械告饶:“明明是你自己刚才亲口说的,怎么还来怪我啊!哎呀!别挠了!英雄!孙英雄我错了!孙英雄我是傻逼!我是傻逼行了吗饶了我吧哈哈哈……哎呦!”

  听见张佳乐一声惨叫,孙哲平连忙松开手,让张佳乐爬了起来。张佳乐在挣扎中不小心将被榔头砸到的脚蹬到了墙上,剧痛作祟之下心里委屈无比,眼神幽怨地看了孙哲平一眼,然后将自己的身子慢慢缩成一团,轻轻慢慢地揉起了脚。

  “没事吧?”孙哲平眉宇之间尽是内疚之色,想要伸手过来帮张佳乐揉却怕自己控制不好手劲又把他捏疼了,一时进退不得,左手就这样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你说呢?”张佳乐装作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嘴上还不忘了叫唤两声:“哎呀疼死我了!”看着面前少有的手足无措的孙哲平,他脚上痛着,心中却乐开了花:“你该怎么好好补偿下我啊?”

  孙哲平这下子彻底明白了,好气又好笑地揉了揉张佳乐的一头软毛,回头在带来的行李箱中一阵翻找,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盒子。

  “手机。拿好了,免得下次再找不到你又浪费我一张机票钱。”他将盒子递给张佳乐,耳廓上带着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浅淡绯红:“我买的时候直接设了自己的生日做密码,你知道我生日的吧?”

  “啊?”张佳乐愣愣地看着孙哲平将那白色的小盒子塞进自己怀里,呆坐了两秒,开始伸手将盒子往外推:“不行啊大孙,这太贵重了,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本来就是给你的。”孙哲平的话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神气,“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张佳乐这才突然反应过来。

  这一年过年晚,他的阳历生日可不就是大年初一?

  血肉铸成的心脏像是被谁狠狠捏紧了又突然放开一般,几乎都忘记了要如何跳动,只有血液一股一股打进心房时带来的突突的热量,一直蔓延上他的双脸。

  心跳呼吸仿佛全都停了,连同时间也仿佛一并停滞了,可是周身微弱的颤栗却像是地震一般不断地放大再放大,每一个毛孔都似乎变成了一座活火山,呜呜呜地向外喷着滚烫的熔岩,迸溅出的火花四散着欢呼雀跃。

  他喜欢我的吧?

  他,的确是,喜欢着我的吧?

  “喂?”孙哲平坏笑着看着他,“怎么又傻了?”

  “所以说,本来你就是要初一来K市?”张佳乐欲盖弥彰地捂着自己的被怦怦乱跳的心脏撞得生疼的胸口,低着头,闷闷的话语传进孙哲平的耳朵。孙哲平忍不住又大笑着将张佳乐本就凌乱的头发揉得更乱:“美得你。本来是打算等过完年回来以后补给你的,现在既然来了,那就刚好赶着当天给你了呗。”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道谢,又听孙哲平别过脑袋忍着笑开口:“我说,你别是刚起床吧。”

  “怎么?”

  “嗯,你眼角眼屎没擦干净,嘴角还有口水印子。劝你还是先去洗个脸吧。”

  “你妹!”

  张佳乐捂脸,一瘸一拐,落荒而逃。

 

评论(14)
热度(25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