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十六)

·原著向

 

  那日下午的事情最终以孙哲平的道歉收尾。

  整个下午,孙哲平都没有出现。张佳乐不免苦笑,料想他应是咬牙切齿恨极了,自己当真是不用再每天神游天外再去纠结这这那那的了。然而到了晚上,张佳乐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寝室的时候,却看到孙哲平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看《电竞之家》,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来,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对他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张佳乐愣了。

  紧接着就听孙哲平短促地叹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杂志,扯了扯衣衫下摆,略带些局促地站到了他面前,清了清嗓子:“那个……今天下午的事,是我不好。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对不起了。”

  不是的。

  不是你的错啊。

  你只是被我喜欢着而已,又有什么错呢?

  为什么你在我面前要这般忍让而局促?

  那个狂傲的你,张扬的你,狡猾的你,自信的你,仿佛睥睨着一切的你,都到哪里去了?

  还是说……

  正如我喜欢你一样,你也喜欢着我?

  张佳乐心中千头万绪,诸多话语一时涌上嘴边最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着眼前孙哲平少有的局促样子,心跳震得连骨骼都跟着一起颤动起来。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旋即伸手重重在孙哲平宽阔的肩膀上拍了一记,也不管自然与否,用力扯着笑脸调侃道:“我还说什么事儿呢。咱俩谁跟谁啊,跟我还玩这套。再对我这么好小心我要爱上你了啊。”

  他眨眨眼,纠缠了许久的心事被他半真半假吐露出来,心下顿时轻松万担,可眼中已是一片冷然。

  拒绝吧。

  然后就可以彻底收敛了心思,再不作任何非分之想了。

  谁知道孙哲平还真顺着他的调侃开起了玩笑,仿佛他的话中真的没有别样心思一般。

  “嚯,爱上我好啊,说明我有魅力呗。”孙哲平痞痞一笑,故作深沉地摆了个浮夸的姿势:“爷我本来就帅得高处不胜寂寞,爱上我也是正常的。”

  张佳乐呼吸一滞,浑身不可见的颤栗带动着他的血液一同在血管中滚动起来。硬生生忍住即将涌上脸颊的滚烫的血色,他也不知说什么是好,只能呆愣愣地看着孙哲平。

  猜不透的心思硬要猜下去,最终作茧自缚划地囹圄的还是自己。可是这样的话语,虽然明知是玩笑,却还是忍不住动了绮念。一片心湖如被人投入一块石子般,激起的明明是层层涟漪,拍上岸头竟成了滔天巨浪。心中那一簇本将堪堪熄灭的小火苗在孙哲平一番调笑之后突然“蹭”地一下熊熊燃烧起来,明知不应抱有希望,却还是忍不住幻想着,是不是这句玩笑话也是他半真半假道出的心声呢?

  “怎么?傻了?”孙哲平伸出手在张佳乐面前晃了晃。张佳乐这才回过神,弯起一双亮晶晶的眼笑了起来。

  无论未来如何,至少现在,自己还能接触到他的温暖,甚至还能骗自己这是一场两情相悦的恋爱。

  那么,就索性在他离开之前、明晰一切之前、厌恶自己之前,彻彻底底地、好好享受这一切吧。

  他推推搡搡地同孙哲平回到床边坐下:“来来来大爷咱们去竞技场切磋两把,告诉你谁最帅。”

  “好的,小娘子你找房间。”孙哲平眉一挑,左手不老实地捏住张佳乐的尖下巴向上轻轻抬了抬:“大爷我待会儿就来,乖乖等着啊。”

  “走开啦你!”张佳乐恶被逗笑了,狠狠瞪了孙哲平一眼,一巴掌把孙哲平作恶的爪子打掉:“滚你丫的,叫谁小娘子呢,小爷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最终画面定格在狂剑士将重剑插在地上,向天挥拳示威的那一幕上。

  张佳乐盯着灰暗下去的屏幕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向后一仰,倒在床上:“又输了。烦人。”

  孙哲平打了个哈欠,拿起热水瓶给二人杯中的花茶添了些热水:“不打了吧?”

  “不行,我非得扳回来不可!”张佳乐“腾”的一声从床上直直坐起来,“来来来再来再来。”

  “我总感觉你比以前好打多了。”孙哲平放下热水瓶,坐回电脑前,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张佳乐挑了挑眉毛,顺手弹过去了一条切磋请求:“可是这赛季到目前为止我的成绩比上赛季好看多了。”

  “那我怎么觉得越打你越顺手。”孙哲平同意了切磋申请,操纵着他的狂剑士小号一个冲撞刺击就向对面弹药专家身周的绚烂光影中冲了进去:“是我现在差不多摸透你的打法了?”

  “看你这话说的,咱俩搭档多久了?”弹药专家一个后跳躲过了狂剑士的一击,顺手又扔出了一个爆缩式手雷。

  仿佛早就料到一般,孙哲平操纵着狂剑士迎着手雷一个疾冲,侧身躲避了过去,反借着爆缩式手雷爆炸所释放的气浪飞进了百花更深处:“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蜘蛛洞穴那次?如果从那次开始算,得有整整两年了吧。”

  “哇,行啊你,那么久远的事情你还记得。”

  “本来那天我还心说就当带个楞头小白刷副本了呢,结果后来才发现你打得的确还不错。”

  “说谁楞头小白呢。”张佳乐不悦,嘴一撅,手枪中喷出的漫天花雨转势成了狂风骤雨,密不穿风。

  孙哲平笑了起来,手上动作不停,接着百花光影织就的帷幕,弓着身子暗搓搓放出了一个地裂波动剑,将那层绚烂的技能效果撕开了一道血口:“都说了是本来以为。”

  “卧槽卧槽卧槽你真狡猾!”张佳乐敲击键盘的声音愈发的快,到最后密密纷纷连在一起听起来竟已如野蜂乱舞:“那你现在想起来呢?”

  “愣是愣了点,可是不是小白。”连番有选择地吃下了一波技能的的狂剑士血气唤醒,狂暴,连突刺,崩山击,向着百花尽头的瘦小的弹药师挥舞起了重剑。

  “你妹!”

  望着再一次灰暗下去的屏幕,张佳乐忿忿地敲了一下键盘。

  “还不认输啊。”孙哲平笑着瞥了张佳乐一眼,“那再来一把,我站这儿不动让你打。”

  “滚!”张佳乐恨恨地向他比了个中指,将笔记本电脑“啪”一声合上,没好气道:“洗洗睡去!”

  “好啦,我承认,你的确很出色。”孙哲平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神色中满是志得意满:“只不过我更强。”他将放着二人笔记本电脑的小茶几抬了起来,搬回原位:“就是和以前比起来,我总感觉,你的攻击性越来越弱了。”

  的确,张佳乐虽然不是一个主力攻击的选手,但是从前他的攻击性一直不弱。幽暗森林里与霸气雄图的周旋也好,西部荒野上与孙哲平的较量也罢,他的进攻的姿态往往掩藏在他极尽绚烂的技能效果之中。虽然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百花打法与其说是一种攻击毋宁说是一种掩护,但那是百花尽头的杀机却是实打实的、不可小觑的。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百花缭乱身周盛放的缭乱百花彻底沦为了繁花血景中落花狼藉一片凄艳血光的背景布了呢?

  张佳乐对节奏的把握能力相当出色,技能也绚烂得晃人眼睛烧人显卡。然而他知道,繁花血景中真正掌握着节奏的,是孙哲平。他知道他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为那踩着鲜血与繁花冲杀在前的狂剑士尽力营造一个完美无缺的输出环境罢了。他也知道,他这些日子不断磨练和提高的,并不是自己作为一件锐利的、能插进敌人心脏的锋刃的攻击性,而是作为剑鞘与剑锷,去保护他的锋芒。

  不过比起同样当着助攻却一直默默无闻甚至被人怀疑着水平的吴雪峰,自己这一块幕布,可是绚烂多啦。

  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若你能杀出一片血景,我便做漫空繁花为你添色好啦。

  “你管我攻击性弱不弱呢。”张佳乐坐在床上,向孙哲平挑衅一般抬起下巴,最终还是绷不住地笑了:“你打得舒服不就好了?咱们能赢不就好了?”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半凉的金银花茶,一口饮尽,把空杯子递给孙哲平,眨了眨眼,双颊带着微不可察的柔红:

  “反正百花缭乱的尽头,只有你能到达,对吧?”

 

评论(14)
热度(237)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