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十五)

·原著向

 

  百花战队的小楼很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训练室会议室,该有的倒是一个不少。

  第三赛季常规赛已开始一月有余,根据抽签结果,百花下一场常规赛对手又是微草。不同以往的是,微草的一个新人在这赛季横空出世,紧接着便擎着一把扫帚横扫全场。

  “王杰希,微草新出道的魔道学者,他上个月的比赛成绩大家应该都都看到了。”孙哲平点击鼠标暂停了视频,壁挂型投影屏上的画面停滞在了一个披着绿衣的魔道学者身上:“虽然说微草把他们战队的攻击核心角色王不留行交给了一个新人,但是这个新人的表现的确让人惊艳。”

  “第一场遇霸图,第二场遇蓝雨,放到个人赛就全胜,放到擂台赛就一挑三?当真是拿着扫把来清场的吧。”莫楚辰双手撑着下巴,坐在下面仰头看着投影屏,眨眨眼:“队长,你和副队去年如果拆开来,恐怕也得折在那些老家伙手里哦。”

  照说平时张佳乐听见这话应是第一个跳起来反驳,之后轻则拉着莫楚辰去竞技场讨论人生哲学教他学做人,重则当场追打出去绕着整栋小楼跑三圈。然而此时坐在最后排的张佳乐只是轻描淡写地抬起眼瞄了他一下,便又一言不发地将下巴埋进了臂弯中。

  “下个礼拜我们对微草的比赛,这个新人是块绕不过去的硬骨头。”孙哲平的视线扫过全训练室,在张佳乐身上略停留了一会儿:“大家对这个新人有什么想法?”

  “很厉害啊。”

  “走位很风骚啊。”

  “根本预测不到他下一秒要干什么。”

  “队长,你都拖了两个小时了,我们好饿啊,待会儿研究好不好啊?”

  坐在下面的队员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唉声叹气,兼有哀怨的眼神数道、肚子的吟唱若干,搅得孙哲平额角青筋一阵乱跳,怒极反笑,身周似有黑云压城,队员们瞬时噤若寒蝉。

  “张佳乐,你怎么看?”孙哲平眼神如刀,直指带头行懒怠风气的副队长。

  后排的张佳乐一愣,整个人都顿了顿,旋即慢慢将头抬起来,匆匆瞥了孙哲平一眼,又将视线移到窗外那一片还没来得及变黄的银杏树荫里:“我想……他的打法虽然神鬼莫测,会让对手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迷惑的怕是不止对手吧。”

  “正说到点子上。蓝雨初遇王杰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情有可原,但后来霸图将王杰希当作BOX-1的目标,放了太多精力在死守王不留行身上,反而被他牵制住了,节奏就落进了微草手里。”孙哲平阖掌舒眉,看着下面的队员们依旧捂着肚子无精打采的样子,掏出手机瞟了一眼时间,发现竟已经过了一点半:“不好意思耽误大家午饭,吃饭去吧,回来下午继续讨论。”

  队员们如获大赦,纷纷自训练室一涌而出作鸟兽散,不大的房间霎时间人去楼空。张佳乐慢吞吞站起来,没看孙哲平一眼,闷头跟着往外走。

  “张佳乐你等等我。”孙哲平关着电脑和投影屏,抬头向他嚷了一句。

  张佳乐假装没听见,低着头随着人流,想要走出训练室。谁知走到门口,孙哲平突然伸手将他一把拉住,旋即扳着张佳乐的肩膀,把他堵在了墙角。

  张佳乐吓了一跳:“你发什么疯?”说着就扭着身子想躲开孙哲平的手。

  “张佳乐,你最近怎么老是躲着我?”孙哲平皱着眉,满目装着无奈,偏张佳乐还一脸了无知觉:“啊?有吗?”

  “有!”

  “我没觉得啊?”

  “我觉得大发了!没从第三赛季开始你就不搭理我!”孙哲平说着说着,话中竟带了些不明显的委屈:“我做了什么事惹你这么不高兴?”

  “没有啊,你很好,你很好,你从来很好的。”张佳乐被堵在角落里,低着头,依旧不肯看孙哲平。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此时他胸膛中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震耳欲聋,几乎撞断他胸前的骨头,直冲出胸膛之外。

  通说人生三大错觉,其一曰手机响了,其二曰我能反杀,其三曰他喜欢我。

  对于张佳乐而言,前两条毫无意义。他没有手机,因而不用纠结手机是否响着;他是个无可非议的高手,因此也鲜少有将他压制得死死不能翻身产生反杀无力感的人,除了叶秋在脸皮厚度上对他毫无争议的碾压。

  至于其三。

  自夏休期那日傍晚不知怎么就突然开窍之后,张佳乐发现他的生活被完全打乱了。

  他再也不敢如以往一般坦荡地接受孙哲平对他做出的亲密举动。

  当孙哲平照例将泡好的金银花茶递到他面前的时候,当孙哲平如往常一般伸出手想要摸一摸他的头顶的时候,当孙哲平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他一起出门吃早饭的时候,张佳乐最终所给出的回应,全部都是拒绝。

  可虽然他总是拒绝着孙哲平所做出的亲密举动,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无意识追随着孙哲平的心思和目光。

  当孙哲平无奈将金银花茶放在他身边自己转身离开的时候,当孙哲平的手停在空中尴尬地笑着的时候,当孙哲平满脸无奈耸耸肩自己出门吃早饭却又带一份回来放在他床头柜的时候,在孙哲平看不到的地方,都有张佳乐那一双亮晶晶的、写着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甜蜜与怅然的眼睛。

  一边逃避着却又忍不住一边把那些小动作仔仔细细挑挑拣拣地在记忆里珍藏起来,到最后满心满脑都是平日的点点滴滴。这甜蜜而忧愁的感觉来得隆重又突然,将从没尝试过这复杂滋味的张佳乐弄得措手不及,到最后只剩下满满的酸涩甜蜜杂糅的不可思议。

  他的喜欢怎么会落在一个同性身上?

  “同性恋”这个词汇太过沉重,张佳乐不想认也不敢认,更别提将孙哲平也向他所期待的方向拗折过去。但是一旦他得了闲,心思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向“万一他也喜欢我”这个论题不断靠拢,一个人满脸通红地幻想着他的期待能成为现实,脑补着成为现实之后的种种而咧着嘴傻笑起来,到最后回过神来,只能红着脸狠狠向地上啐一口,痛骂张佳乐你真是不知羞啊不知羞,不要脸啊不要脸。

  为此张佳乐甚至有两天特地偷偷跑去K市图书馆,借了若干诸如《青春期心理问题一百问》、《常见心理疾病简介及治疗》、《同性恋心理研究》等他平时碰都不会碰,看也懒得看的书籍。但是纵使将那几本书从头翻到尾、将书页都翻得卷了边,他还是不能摆脱纠结在心上难以剥离的复杂情愫。于是到了最后,他开始没日没夜焚膏继晷地泡在训练室里练习,想让自己忙得没空去考虑那些让他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捂着滚烫的脸四处挖洞钻的事情。

  然而后来他悲哀地发现,孙哲平在游戏里,反而比生活中更加无处不在、出现得更加名正言顺了。

  因为他们是室友、是伙伴、是队友、是搭档,是要一起向冠军奖杯发起冲锋的约定的双方。

  百花缭乱的缭乱百花,注定要与落花狼藉的满地残红互相纠缠缭绕着一路前行。

  “张佳乐你是不是因为第三赛季开始了然后紧张了?”孙哲平不再将张佳乐死死堵在墙角,手臂随意一展,勾上了张佳乐的肩膀,向外走去:“走走走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再陪你练练,总感觉最近咱们的配合比以前都要顺手呢。”

  他温热的手臂就搭在自己肩上,被他碰到的每一处肌肤都忍不住张开了毛孔叫嚣起来、渴望着更多的温暖、不希望热源离开。然而张佳乐却颤抖着手,将孙哲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移了下去。初秋室内微凉的空气倒灌入他身上仍旧兴奋地张开着的毛孔,将他激出了个冷颤。他不敢看孙哲平此时写满尴尬和不解的脸,径直走到一台电脑旁边,刷卡登陆了游戏:“大孙你自己去吃吧,我还是多练练。”

  “你要这样吗?”孙哲平手臂一叉,斜靠在墙上,皱着眉头看着头埋在屏幕之下的张佳乐,盯了许久,认命般叹了口气:“好吧,要吃什么,我给你带。”

  “不用了,我不饿,谢谢。”张佳乐的声音细如蚊呐,脸依旧埋在屏幕之后。

  孙哲平三两步跨到电脑前,伸手拽着张佳乐的领子,把他整个人拉了起来:“你他妈这整个月都是这副样子,到底想怎么样?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啊?别整天磨磨唧唧的好吗?”

  “我……”张佳乐似乎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整个人僵直着无法动弹,就像是被孙哲平一记崩山击劈出了僵直状态一般。他抬眼看着孙哲平,眼前一片黑暗,脑中一片空白。

  孙哲平本想好好骂张佳乐一顿,可看见他一脸无辜而惊慌的样子却怎么也骂不出口了。他将手忿忿一松,转身挟风走开,将训练室的门“砰”的一声甩上了。

  “简直莫名其妙!”

  走廊里传来孙哲平重重的脚步声和一声怒喝。

  张佳乐缓缓坐了下去,面目呆滞地趴在电脑桌上,眼睛盯着窗外的阳光不眨一下,不知过了多久才突然牵了嘴角,不知想哭想笑。

  明明留恋着他的温暖,明明期待着他的亲密,可只是因为害怕失去、害怕会错意、害怕着一些他根本不敢去想象的未来,到头来却还是心下惊慌得忍不住要逃离。

  如此胆小,如此怯懦。

  这样的自己,

  真失败啊。

 

评论(19)
热度(198)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