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十四)

·原著向

 

  虽然战队在百花对嘉世比赛结束的第二天就已经宣布夏休期开始,但是张佳乐和孙哲平二人还是跟着比赛进度满大天朝跑着,看完决赛之后才回到了K市。

  回到战队小楼的宿舍,张佳乐扔下行李,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床。

  孙哲平跟在张佳乐后面,顺手提起他扔在门口地上的行李,放到了写字台上。

  “啊——”张佳乐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初夏的阳光透过小楼二楼玻璃窗的木栅洒在他脸上,落了窗外斑驳一层树影。“大孙!”他翻了个身,将下巴垫在双臂上,仰头看着孙哲平,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窗外阳光洒进来,亮晶晶的很好看:“要放假啦,嘿嘿。”

  “比赛都输了,傻笑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孙哲平也跟着抿嘴笑了起来。

  张佳乐趴着,翘着脚,两个脚后跟来回踢着自己的屁股,看孙哲平卸下行李又泡了两杯金银花茶,带着一脸做梦一般的表情笑道:“想不到咱们第一年进职业联盟居然能进前四!”

  “这么说,叶秋第一年进职业圈就拿了第一呢。”孙哲平将一杯花茶放到张佳乐的床头柜上,“第二年还是第一。”

  “叶秋是真的很强。”张佳乐扁扁嘴,心里暗暗加上一句,还很狡猾很猥琐很不要脸。

  “他的确很强,可你觉得我们就很弱?”孙哲平反问道。

  “当然不!”张佳乐立马嚷起来,“大孙大孙你夏休期回家吗?”

  孙哲平饶有兴味看着他:“干什么?”

  “会输给叶秋,说明配合还有破绽,得多磨合磨合啊。咱们虽然不弱,但是还得变得更强!”张佳乐从床上坐起来,挺起胸脯,细瘦的手臂挥舞起来:“你不回就是最好啦!咱们特训两个月,争取下赛季拿下嘉世,干翻叶秋!”

  张佳乐说干就干,掏出笔记本电脑,又翻找出自己储存着比赛录像的硬盘,插上电脑:“先来仔细研究研究决赛?”

  孙哲平脱了外套随手扔到自己自己床上,拖来平常放在两张床中间过道上充当写字台的高脚小茶几:“哟,你还挺有心。”

  “那是的。”张佳乐得意洋洋地摇晃着脑袋,顺手双击了硬盘里一个名为“第二赛季总决赛录像视频1”的文件夹。

  紧接着,在孙哲平还没有看清楚屏幕上出现了什么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满脸通红,猛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孙哲平莫名其妙:“怎么了?”

  “没什么!”张佳乐扭头看天花板看木窗栏就是不看孙哲平的脸,两只眼滴溜溜转了两圈之后他理直气壮道:“电脑……中病毒了!”然后他从床上下来,一把抱起电脑就往屋外跑:“我去找人修!”

  孙哲平一把抓住张佳乐后领,将人拉了回来,一脸好笑:“我们是全战队最后两个还没回家的了。难不成你要找传达室张大爷修电脑啊?”

  “我我我……”张佳乐双手紧紧攥着笔记本电脑的边缘,带着尴尬的笑扭头转回去:“大孙,那我们今天先干点别的?我电脑坏了呢。”

  孙哲平笑得了然:“我还会修两手电脑,拿过来我给你看看不就好了。”

  “不用了不用了!”张佳乐连连摇头,“这点小事怎么用劳您大驾!孙大爷您好好休息,小的这就出去……”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孙哲平故作恍然,摸着下巴,一脸坏笑笑得张佳乐心底发虚:“哪有……大孙你想多了……好像是我硬盘里面带了毒给电脑一下子染上了……”

  “那我顺手给你清了得了。”孙哲平趁张佳乐一个未及防备,将他怀中的笔记本电脑一把拎了出来。张佳乐怪叫一声,还想扑上来抢回电脑,可孙哲平手脚甚快,已经打开了电脑屏幕,因为没有关机,电脑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

  “哦——”

  随着孙哲平长长的一声感叹,张佳乐瞬间垮下了肩膀。他捂着脸,慢慢退回自己的床,面朝下一头栽了进去,顺手抓起枕头蒙到了头上。

  “原来是这个啊。”孙哲平看着电脑屏幕里名称各色各样、只不过均带着avi字样后缀名的视频文件,“要我说你这文件夹名字取得就不好。我电脑里这文件夹叫‘入党申请书’,不容易搞混。”

  “你妹,那才不是我的。”张佳乐头闷在枕头下,声音传出来闷闷的:“上次莫楚辰问我借过硬盘,肯定是他存进来的!我待会儿就找他算账去!”

  “哦,借了一次就给你放进来了两百多部经典爱情动作片,时间跨度长达八年,片源很广泛嘛。”孙哲平当作没看到张佳乐露在枕头下的已经红透了的脖子,拖动鼠标上下翻了翻文件夹,总结道:“看来莫楚辰眼光和行动力都不错。”

  “你妹!我攒了很长时间的好吗!”张佳乐突然一把掀掉了盖在头上的枕头,一下子坐了起来,满脸通红,一头蓬乱,破罐子破摔般闭着眼睛大叫:“就是我的!怎么样了!”

  孙哲平的笑终于绷不住了。他看着眼前整个人都已经烧红、不知是方才枕头闷的还是恼羞成怒而热血上头的张佳乐,忍不住伸长手臂,在张佳乐额头上轻轻敲了一记:“你说你都下载了,还有什么好藏的,跟谁电脑里没有一样。”

  张佳乐恶狠狠瞪了孙哲平一眼:“复盘了复盘了,闹什么闹,集中点注意力。”他向小茶几方向靠了靠,想要抢回自己的电脑,谁料孙哲平一手按住键盘,咧嘴露出一口白晃晃的整齐牙齿:“都打开了,不请我看看你的收藏?”

  张佳乐用行动回答了他的邀请。

  一个枕头被狠狠甩到了孙哲平的脸上。

 

  枕头甩归甩,盘最终还是复了的,毛片最终也还是看了的。

  K市的夏天不像其他很多城市那样难熬。穿着背心裤衩,在树荫下的小小宿舍中啃啃西瓜打打荣耀,听听房外聒噪的蝉鸣声,渐渐便也就过了大半。

  张佳乐觉得自己几乎提早过上了退休的生活,只除了每日要睡眼惺忪地被孙哲平叫醒、拖着外出晨跑,以及到了吃饭的时候要打开电脑切磋一盘,输的人下楼买来二人的外卖。

  虽然输多赢少,但是张佳乐下楼买外卖的次数并没有孙哲平多。切磋负于孙哲平之后,往往他只要在床上打滚耍赖一会儿,孙哲平就会念叨着“没有下次”穿好衣服下楼了。虽然看起来明显是张佳乐偷懒耍赖,但每当孙哲平拎来晚饭的时候,张佳乐总还是义正言辞地以一句“掌握不了你的口味要是买来什么你不吃的怎么办”搪塞过去。时间一长,不论二人切磋是何结果,孙哲平竟都会自觉地带上零钱下楼买饭了。

  这日傍晚,依旧是孙哲平下楼买饭。张佳乐将角色停在了竞技场中,坐在床头,脑袋斜靠着墙,漫无目的地看着透过窗外层叠树影斑驳投下的橘黄的阳光。本是浮云堆雪的碧空层羽,在夕阳的映照下却也成了漫天泼洒的金色流云。

  楼下,孙哲平正向美食一条街走去,背影一点一点地变小,免不得也被正入西山的薄日镀上一层暖金的光辉。

  看着看着,以至渐渐到了看不见,张佳乐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翘,在漏进房间的夕阳映射下,显得莫名柔和。

  看着已经看不见人的那条路,等着一个人拎着两人份的晚饭回来,虽然肚子是空空地叫着的,但心下竟然分外安宁和温暖。

  竟仿佛期待着一直这样看下去等下去,仿佛只要那个人还会出现在路的那一边,等一辈子都不要紧。

  一辈子?

  “卧槽!”张佳乐被自己心中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从床上猛地跳了起来,头正巧磕在玻璃窗上,发出好大的声响。他捂着自己的头,慢慢蹲到了窗下,着手轻轻地揉着,心思却又飞出了好远。

  不知是窗外斜阳映射还是怎么,他满脸通红,一双眼里满是慌张无措的同时却也明显写着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甜蜜与紧张。

  孙哲平推门进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张佳乐捂着脑袋红着脸、双目无神蹲在窗台下的样子。

  “张佳乐?”孙哲平将买来的装在两个白色塑料袋里的汤米线放下,叫了张佳乐一声。张佳乐听见,慢慢抬起头,盯着孙哲平的脸,双眼一眨不眨。就在孙哲平被这勾魂般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想要再叫他一声的时候,他突然回魂了一般,捂着脸就猛地站了起来,紧接着后脑磕在窗台上,又发出一声闷响。

  孙哲平听着都觉得疼,赶忙上前想要帮他揉揉脑袋。不料一向开朗粘人的张佳乐却身子一侧,躲开了孙哲平的手,呆呆地捂着后脑,面目呆滞地转身爬上了自己的床。

  “张佳乐你怎么了?”孙哲平又叫了他一声,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心下不禁焦急:不是被撞傻了吧?

  但他却不知道,张佳乐将脸埋在柔软的枕头中,本撞上石制窗台的后脑在他满心无措中只剩下隐隐的痛。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

  我该不会是,喜欢上孙哲平了吧。

 

评论(11)
热度(22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