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十三)

·原著向

 

  在刀锋峡谷野图BOSS又被叶秋老狐狸狠狠阴了一把之后,张佳乐痛定思痛,索性不再掩饰自己神乎其技的操作,在一次又一次的BOSS争夺战中大放异彩,连着整个百花谷在各大公会的野图BOSS争夺中也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

  而他的小号浅花迷人自然也被人挖了出来,纷纷猜测着这究竟是他张大仙本尊,还是邹远,抑或别的什么想要进入职业比赛的毛遂自荐的玩家——但是无论如何,有如此出挑的高手出现,多方接洽总是少不了的。连日来每天收到的各种消息连作一气无外乎能以四字概括:

  高手,约吗?

  张佳乐好笑地纷纷回绝。虽然他还没有与霸图正式签订合同,但是毕竟已经和霸图高层核心达成了合作意向,尽管霸图还没有将此消息向外扩散,但此时反悔,倒真不是他的作风了。

  这日他刚打开电脑,习惯性连上QQ,照样还是新消息提醒声“滴滴滴滴”连成一片,响了足足小半分钟才消停下去。他依旧一条一条点开来瞥两眼,发几句婉拒的话回去。

  然而看到一条来自叶秋的消息时,张佳乐不淡定了。

  “最近动静搞很大啊,是想怎么着?”寥寥数字透着一股浓浓的理所应当吊儿郎当,仿佛他叶秋大神合该管天管地一般。张佳乐又想起那日在刀锋峡谷,叶秋混在霸气雄图队伍中带着一团骑士对他连着挑衅的光辉事迹,不禁对着屏幕咬牙切齿起来。

  张佳乐带着讥诮反问道:“你混在霸气雄图里是想怎么着?”

  “我是办正经事呀!”叶修严肃地说,“看你上次挺配合的,都没有叫穿我身份,是不是有合作意向呀?”

  张佳乐强忍住自己一拳穿过屏幕打烂对面那张脸的冲动,善解人意道:“我只是看你很辛苦,不想妨碍你。”

  “不辛苦,我乐在其中呢!”叶修说。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不要脸啊!真是不要脸啊!

  虽然一早见识过此人节操下限欠费至何等地步,张佳乐还是不免一阵呻吟,扶额,勉强回复:“是吗……那很好啊!”

  “你呢?”不知是真没看出张佳乐字里行间显示出的“不想理你”四个大字还是脸皮太厚全然免疫负面情绪影响,叶秋反倒乐呵呵地问。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

  虽然说已经和霸图决策层达成了第九赛季起合作的意向,但是毕竟还没有确定,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张佳乐不得不承认他心中还有摇摆,但是目前看来加盟霸图是他最好的选择。

  他手指滞涩,半天才打出来一句,回复了叶秋:“我啊……也在艰难地抉择当中。”

  “很艰难吗?和我联手冠军毫无疑问啊!”叶修回道。

  叶秋你还敢不敢要点脸!你现在可和我一样都是退役赋闲在家的游戏宅男好不好!在赛季前期,自组战队夺冠的胜率或许还能大一些,可是除了第一赛季,还有哪个新建战队出道之后便赢得了冠军?虽然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但早在自己退役之时韩文清便发来了请自己自霸图复出的邀请,既然决定复出,那自己又怎么好意思拒绝第一个看中自己的人——更何况,霸图又是那样一支实力超群的队伍。

  “抱歉啊,这个不在我抉择范围内。”张佳乐尽可能用礼貌的语气回答了叶秋,谁知道那头的人竟然爆着手速发来一个鄙视的表情:“你真没有远见。”

  呵呵。远见么。

  远见是多长远的事情呢?自己还剩下多久的职业生涯呢?

  虽然张佳乐的是外界公认的状态保持得非常好的选手,无论是手速,还是预判,还是意识,抑或是爆发或者持续,从他出道开始都一直属于全联盟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但他自己清楚,他当打的年纪,没有剩下多少年了。

  正如那天叶秋说的,叶秋有冠军,有三个冠军,三连冠,夺冠成瘾了。

  所以他新组的战队,就算夺不了冠军,他的职业生涯也足以是一场光辉的史诗为后人所传唱称颂,没有遗憾了。

  但叶秋,我和你不一样。

  我想要的,却始终得不到的,只是一个冠军而已。

  我只是不想要浪费我还能够为之奋斗的年岁中的每一分每一秒罢了。

  只是不想留下遗憾罢了。

  “远见是需要投资时间的,我有这个成本吗?我和你可不一样。”张佳乐笑了笑,尽可能不带个人情感色彩地回了一句话,可话到最后还是难免带了些自嘲。他按下了回车键,没有等叶秋回复他的消息,就关闭了对话窗口。

 

  之后的日子和从前一样,日常又是泡在网游中每天打怪打人打BOSS,不同之处在于,叶秋退役之后不务正业,到处乱窜和他面对面斗法抢BOSS——或许应该理解为他在为组建一个他自己的新战队而不断奋战?

  叶秋自那日之后也没有再和自己提过和他一起组建战队的事情,BOSS照样抢,垃圾话照样说。不过他堂堂一介斗神,虽然已经退役,但毕竟是霸图粉们心心念念戳着小人、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的嘉世大神,混迹于霸气雄图工会之中,难免有些不可思议。

  直到一日,叶秋一如既往和张佳乐在第一线死磕,他突然在两人都掉进水里往上爬的时候,对张佳乐一笑:“行了行了,把枪收起来,结束了。”叶修说道。

  “捣什么乱呢你!”被叶秋带进水里,刚飞枪至岸上的张佳乐本还戒备地端着枪对着叶秋,闻言不免有点气结。

  叶秋毫无惭色:“考验一下你的身手。”

  张佳乐无言以对。

  叶秋一定是把他的节操下限全都换成脸皮贴脸上了!

  虽然几欲掀桌以平心中波澜,但是张佳乐最终还是学着西部片里的牛仔酷酷地扔下一句话:“你本来该死的。”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要不是那个牧师。”

  “嘿嘿,那个圣治愈术很精彩吧?”叶秋腆脸笑道。

  “如果只是巧合,那就算了;如果是有意的,那他的一系列表现确实很精彩,那人是谁?”

  “霸气雄图的一个玩家。”

  “玩家?只是一个玩家?普通玩家?”

  “可不是吗!”

  “这是个人才呀!”张佳乐感叹着,不由得想起当年自己组起战队的时候,孙哲平发现莫楚辰的那一场与蓝溪阁的战斗来。

  之后与叶秋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了一阵子那个他发现的观察判断力精确而操作一般的牧师苗子,张佳乐突然听到叶秋带着一如既往的懒洋洋口气开口,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最近不辞辛苦地帮着百花谷在抢BOSS啊,干嘛,想忏悔吗?”

  张佳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说谎。

  “嗯。”

  “你……”难得地,叶秋也有没有接话嘲讽的时候。

  “是我欠他们的。”张佳乐的口气中卷着一股子的忧伤劲,听得那头的叶秋咬着烟卷连连摇头,心道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张佳乐捧着心口对着海棠花一口老血喷出三尺远。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不准备回百花战队?”

  张佳乐沉默了。他觉得告诉叶秋也没什么,毕竟他不会再回到那个有着他六年记忆的战队是个事实。但是话到嘴边,最后竟然连个语气词都硬生生地卡在他的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只将他逼得一阵哽咽,眼眶发热,鼻头泛酸。

  如果一开始自己就答应了四万八千岁与迷归路的邀请进入霸图,或是接受那日奥玛尔山下魏琛的邀请进入蓝雨,若是自己没有进入百花战队,那现在又是怎样一番情景呢?

  自己会不会已经站在那个万人瞩目的台子上,高高捧起过那一尊他魂牵梦萦足足十年的奖杯了呢?现在又是否还在赛场上与对手激烈交战,而不是独自坐在家中的电脑前混迹于普通玩家之中抢野图BOSS呢?

  但是没有如果。

  何况,真如他所愿,他进入了霸图或是蓝雨,他又怎么能碰到孙哲平呢?

  他一直以来的愿望,是夺得冠军没有错。

  但之后,他曾经悄悄地修改过自己的愿望:

  和孙哲平一起,夺得冠军。

  张佳乐咬着嘴唇柔柔笑起来,胸腔中却也隐隐痛起来。

  看吧,你明明已经离开了这么久,却还是这样固执地停留在我心里呢。

 

  第二赛季,百花战队在季后赛的征程最终了结在了嘉世手里。

  战胜微草之后,半决赛时,他们遇到了第一赛季夺冠的队伍,叶秋所在的嘉世。

  第一赛季在网络上观看比赛直播,叶秋全程不露脸。虽然在常规赛中也有遭遇嘉世,但是叶秋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冒个头就跑,一般人难觅其踪影。到了季后赛,叶秋在比赛中仍然低调而神秘,但是好歹与对面选手见面的次数略多了一些。

  与叶秋的性格相比,他的长相还算是相当正直的。除了有点游戏宅男大多都有的长久不运动导致的浮肿虚胖之外,若换套得体的正装,整体形象也能算上是一表人才。

  与叶秋握手的时候,张佳乐满手都是汗。

  他从第一区就开始留意的一叶之秋,第一赛季所向披靡的一叶之秋,居然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

  但是作为职业联赛观众的心情,和作为职业联盟选手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尤其当你以往所欣赏和崇拜的大神突然变成了你的对手时。

  更尤其当你亲身体会到当年你所欣赏和崇拜的大神竟超乎寻常的狡诈猥琐时。

  毫无疑问,第二赛季从一出场就惊艳了所有人的繁花血景,凋落在了一叶之秋的却邪之下。

  百花战队的季后赛止步于前四强。

  他们的夏休期,提早开始了。  

 

评论(17)
热度(255)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