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十八)

·原著向

 

  新年刚过没多久,新的季后赛赛程便开始了。

  在经历过半年常规赛赛程之后,百花战队以第四的战绩,进入了季后赛。

  确定进入了季后赛的那一晚,整个百花战队都沸腾了。

  纵然一路比赛走来都顺畅无比,胜多负少,且更多为大比分胜出,出线进入季后赛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一群年轻人在真正被通知这一消息的时候,还是被巨大的喜悦正正砸中了脑门儿。

  而因他们的出线,整个K市的荣耀玩家都似是被一把火点着了一般,乃至于还未涉足荣耀的人们也纷纷对荣耀职业联盟比赛燃起了兴趣,百花战队粉丝数量一时激增。

  “大孙,那什么新闻几点播来着?”刚被新闻记者采访完的张佳乐扭头,问早接受完采访站在一边看的孙哲平,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我要让我妈准时开电视,看我上电视啦哈哈哈!”

  “K市新闻我哪知道什么时候播……我倒是知道B市新闻几点播,你想知道?”孙哲平道,“我看你刚才讲得很溜啊,要不以后咱们队的新闻发布会或者发言什么的你都辛苦一下?”

  “不要不要。明明你是队长。”张佳乐伸手一下子勾上孙哲平的脖子,“走走走咱们吃中饭去,回来顺便看看季后赛抽签结果?”

  “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孙哲平任张佳乐勾着自己脖子往外走,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上下翻了翻:“我们第一轮对的是微草。”

  “微草?”张佳乐挑起眉毛,“嘿,咱们是百花,对面是微草,看这名字,一定有缘分!”

  孙哲平笑了笑,不置可否。

  屋外的阳光越过低矮的台阶,漫上小楼木制的地板,虽然仍是冬天,却犹自明媚温暖。

 

  与微草的第一场比赛,是在微草主场。

  张佳乐是K市人,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K市,而他成为职业选手的这半年来,他在全国各地飞来跑去的次数,比他从小到大去K市郊区的次数都多。

  常规赛中对微草和皇风的比赛早在秋天便解决了,自然,K市人张佳乐没有见识过B市的冬天。

  飞机落地之后,走在队伍最后、里面只穿着件卫衣而外面只罩着一件骚包长款风衣的张佳乐刚出飞机门,突然大叫一声,回头一下子就向机舱里蹿。孙哲平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后领,把他拖了出来。

  “你怎么?”孙哲平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见鬼了?”

  “大孙!”张佳乐将半张脸埋在了竖起的风衣领子里,被冻得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嘟囔:“外面好冷啊……”

  “来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要多穿点的吗?”孙哲平无奈。

  “我怎么知道会有这么冷!”张佳乐双手揣在袖子里,整个人佝偻着脊背,哆哆嗦嗦在原地跺脚:“而且这件衣服是我所有衣服里最厚的了!”

  孙哲平长叹一口气,将脖子上缠着的羊毛围巾解了下来,丢进张佳乐怀里:“围上。”

  张佳乐抱着被孙哲平体温烘得暖暖的围巾,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你不冷?”

  “冷什么冷。我在B市生活都快二十年了。”孙哲平有些不耐烦,直接弯腰提起了张佳乐的旅行包走在了前面:“快点跟上,战队在外面肯定租了车的,上车就暖和了。”

  张佳乐恍然大悟般长长“哦”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将围巾把整个脑袋包得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小跑着跟上了战队大部队的脚步。

  按照战队的行程安排,百花一行人晚上应先去微草俱乐部拜访寒暄一番,第二天才正式开始比赛。

  B市的夜,虽然已过了春节,却还在冬季之末,虽然比起三九有所回暖,但不免还是寒风凛冽,呵气成冰。不过料想室内当是开足了暖气,温暖如春的。

  然而在微草俱乐部门口,坐在车后座的张佳乐却怎么都不肯下车。

  “我们能不能等微草暖气修好了再来拜访啊!”刚接到战队经理通知,得知微草暖气意外发生故障的张佳乐紧紧抓着前排椅背的靠枕,大有若有人来将他强行拉下车他便能闹出一番杀猪动静来的决心。

  他透过车窗向外瞟了一眼,正看到大多战队队员已经下了车,站在微草门口与外出迎接的微草众人寒暄。只是在呼啸的冷风中,将围巾给了他的孙哲平不自觉将外套裹紧了一紧。于是心下愧疚的张佳乐长叹了一口气,带着一脸视死如归,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实在耐受不住迎面的干冷寒风,张佳乐一路小跑到孙哲平身边,眼一闭心一横,哆哆嗦嗦将手从口袋中掏出来,向对面微草的人伸出去:“晚上好。”

  方士谦看了看在风中凌乱的张佳乐,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孙哲平一眼,突然笑了起来:“你们就打算站在门口跟我们握握手就回酒店了?是在给我们微草省茶水费吗?”

  张佳乐刚想问微草的暖气是不是已经修好了,在前面为众人引路的方士谦仿佛看透他的心思一般转过来,带着一脸一本正经戏谑道:“虽然暖气坏了,但是中央空调好歹还能用。虽然比暖气的效果是差了点,但是勉强比没有好吧。”

  经理你玩我!张佳乐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早已泪流成河。

 

  回酒店的路上,同坐在车后排,孙哲平突然开口:“不是怕冷吗?刚才为什么下车了?”

  “还不是看你们站在外面冷得很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有难同当吗。”张佳乐搓着手,得意地向孙哲平挑挑眉毛:“我的思想境界是不是特别高啊大孙?”

  孙哲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是我刚和方士谦说你身体不适先回酒店,接着你就从车里钻出来了。”

  “你不早说。”张佳乐在座椅上笑得东倒西歪,“我说方士谦看你那眼神怎么那么奇怪!”

  孙哲平坏笑:“很好笑?”接着不等张佳乐反应过来,伸手就向张佳乐抓去。他一手按住还没反应过来的张佳乐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则在张佳乐腰眼搔起痒来:“让你笑个够。”

  “哎呀!哎呀大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挠哈哈哈哈!”张佳乐奋力挣扎,连蹬带踹,身子左右扭着,笑得几乎岔了气,然而怎么都逃不出孙哲平的钳制。

  “后面两个闹够了没有!”安静了一路的司机突然发火了,“不想出交通事故就安静点坐着!”

  一瞬间,孙哲平恢复成了单手托腮看向窗外风景的姿势,一脸淡然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张佳乐四脚朝天歪着躺在座位上呼哧呼哧地喘了一会气,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在孙哲平腰间狠狠戳了一记,然后带着一脸得逞的笑,满意地调整成了个正襟危坐的姿势。

  坐在副驾驶座,目睹了全程的莫楚辰扶住额头闭上眼,表示他再也不想和这两个人坐一辆车了。

 

  第二天,百花对微草的季后赛第一场比赛在微草主场的体育场开始了。

  双方选手上台握手的时候,方士谦对张佳乐眨了眨眼:“身体好点了?”还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方士谦却吃痛地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孙哲平歉意地笑了笑,松开了与方士谦正握着的手:“一紧张,没控制住手劲。”

  “啧啧啧。”方士谦眯起眼睛,“副队长待遇真不错,看得我都想做副队了呢。”

  张佳乐猛地瞪了他一眼,奈何已经与方士谦握过了手,暂时再无何处能扳回一城来了。

  张佳乐郁闷。

  方士谦你最好祈祷今天带来的是你的守护天使。

  张佳乐暗暗地想。

  要不然一定一波集火掉你的牧师,照脸抽!

 

 

评论(9)
热度(195)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