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十六)

·原著向

·才发现我到现在还没有知道百花老板叫什么名字呢

 

  傍晚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来到了老板花了一个下午找的“还算满意”的房子门口。

  “为什么……我有一种我一瞬间变成民工的感觉?”拎着孙哲平的旅行袋,张佳乐仰着头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楼,感叹道。

  孙哲平没有如张佳乐一般围着这栋单独而略显古旧的小楼一边转圈一遍感慨,提起行李箱就走了进去。张佳乐撇撇嘴,也跟了进去。

  老板正在小楼正门口等着,看到孙哲平与张佳乐,一张略有些油腻的老脸微微一赧:“你们来啦,这时间不是很充裕,我钱也不太多,租这房子……”

  “啊没事儿。”孙哲平向老板点点头,“有的住就行,您带路?”

  “行行行。”老板感激涕零地看了孙哲平一眼,想要接过他手中的拉杆箱,被孙哲平婉拒了。于是有些挫败的老板引着二人开始在小楼中转悠起来:

  “你们看这一楼,以后就是训练场、办公室还有会议室一类的工作场所。啊没有电脑没关系,我过两天就会找人给这里布置好的。”

  “食堂?啊……这地方有点小,没有食堂来着……不过外面小吃店挺多的,出去解决还是挺方便的……吧?”

  “年久失修?不会不会,这楼墙上还没写危房呢,就是平时动静小一点就可以,楼不会晃,放心放心!什么?墙皮掉了?哦那大概是最近天气比较潮吧哈哈……”

  “陈设是有点旧,不过也不碍事嘛,蒙了灰尘打扫好了照样住对不对?电脑一定是最新的,我明天就给你们搬过来,怎么样?喜欢什么配置尽管说,一定满足你们。”

  “这儿其实地段不错的呢,出门两百米就是公交站,坐公交一站路就能到一个体育馆,以后就算是决赛需要场馆也好赶路对不对?”

  “而且外面那绿化多好啊,那些新建的大楼冷冰冰的,哪有这里生机盎然是吧!那句话怎么说的?闹中取静!这里不就是闹中取静吗,你们说对吧?”

  听着老板一路将这鸽笼一般的破旧小楼夸得天花乱坠,张佳乐捏了捏眉心,忍不住开口:“老板啊,你说了这么多,我们住哪儿?”

  “哦对对对,住的地方。二楼就是宿舍,地方有点小,也就三个房间能住人了。不过三个应该足够你俩住了吧?每一间都带卫生间的。”老板有点心虚,目光自张佳乐的一脸崩溃上逡巡许久,一拍脑门儿,“哎呀!我忘了!战队还得继续招人来着,你看我这记性……”

  “没关系,战队有六个人就能开始比赛。”孙哲平找了块灰尘略微少一些的地面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战队起始条件差一些不要紧的,两人一间就可以。”

  老板泪流满面,殷勤地提起孙哲平的行李,向楼梯口小跑去:“来来来,我带你们上楼看看房间。”

  “老板你跑慢点!楼在晃!楼在晃啊!我感觉到了!”张佳乐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就是你说的战队?”张妈妈抱着双臂站在小楼中的木制楼梯口,斜眼瞟着张佳乐,指挥着张爸爸将大包小包的行李运送到楼上房间里:“你花一年时间就混出这么个东西来?”

  “妈呀,这只是最起始阶段暂时住住而已啦,新赛季开始我们就能参加比赛,之后就会有商业收入的。”张佳乐苦闷地拎着张妈妈的手提包,一个接一个地给她介绍着楼中的房间,不忘分辩几句:“好歹之后要开始赚钱了,你不要这样来打击我积极性啊。”

  张妈妈伸手在张佳乐脸上狠狠一刮:“我是不知道这一行有什么可做的,不就是打游戏吗,也真是不清楚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或者是我跟不上潮流了?。”她的高跟鞋踏在油漆干了而有些开裂的木地板上,发出“的的”的声响:“不来打击你,只是到了最后你自己别后悔就行了”

  张佳乐低下头,摸摸鼻子:“放心啦放心啦,绝对不会后悔。”

  张妈妈好笑地剜了张佳乐一眼:“走走走,带妈妈看看你住的地方什么样。”

 

  张佳乐陪着张妈妈回到房间的时候,孙哲平已经帮着张爸爸将张佳乐的行李都安顿好了。

  “妈,这是大孙,我以后就和他一起打比赛的。”张佳乐向孙哲平做了个鬼脸,回头向母亲介绍道。

  “阿姨好。我叫孙哲平,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孙哲平向张母点点头,礼貌地伸出手与张母握了握。一边的张父对孙哲平的欣赏堆了满脸,生怕别人看不出来的样子,更拍了拍他的后背,嫌弃地瞥了张佳乐一眼:“小伙子手脚麻利得很,做事情井井有条,又懂礼貌,比咱们家那活宝稳重不知道多少。”

  “爸!”张佳乐大声抗议,张爸爸一脸理所应当肆无忌惮,倒是孙哲平将右手圈起,抵在嘴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母的视线在孙哲平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握着张佳乐的双肩,将他推到孙哲平面前:“既然如此,那我家儿子可要托你多多管教啊。”

  “妈!他是我队友不是教练啊!”张佳乐挣扎起来,不料孙哲平双手在这时也搭上了他的双肩,明明带着一脸一本正经的可靠表情,双眼中却闪烁着笑意:“阿姨放心,我会的。”

 

  终于送走了父母,张佳乐精疲力竭地一头倒在床上,长嚎一声:“凭什么啊!”

  “什么凭什么?”孙哲平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茶站在床边,莫名其妙看了张佳乐一眼:“顺便提醒你一声,这是我的床,你的在对面。”

  “知道了!”张佳乐“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伸手耙了耙头发,扁嘴看着孙哲平:“你平时就很讨长辈喜欢吗?我怎么感觉我爸妈才见你这一次就恨不得拿你当亲儿子,我倒跟从路上捡来的一样。”

  孙哲平笑笑,在张佳乐身边坐了下来,吹了吹杯中花茶冒出的袅袅热气:“从小家里规矩比较严罢了,久了自然知道怎么和人接触。”

  张佳乐也不从孙哲平的床上起来,扯下了已经歪掉的小辫子上的皮筋,没有再扎上头发,而是就这么散着,迎着从大敞的窗户中吹来的夏日的暖风:“规矩严?既然这样你家肯放你出来打游戏?”

  回答他的,是夏夜中的虫鸣。

  孙哲平沉默。

  就在张佳乐几乎认定自己问错了问题而打算开口道歉的时候,孙哲平突然开口了。

  “我要做什么,谁能管得住。”

  他垂眼看着杯中的茉莉花茶,以致于张佳乐看不清他的神色,但他的语气却是骄傲的:“我既然决定了要打荣耀,那我就一定会是最优秀的荣耀职业选手。没有什么能阻拦我。如果有,那就把它们统统碾碎。”他抬起眼,转头看向张佳乐,带着一脸狂狷的笑,仿佛此刻全宇宙都在他胸怀之中一般:“和我一起?”

  张佳乐怔忡,只觉一腔热血在胸膛中涌动起来,仿佛明天第二赛季就要开启,而下一刻他就能捧起荣耀冠军的奖杯一般。

  “你这人啊……我爸妈是为什么会觉得你稳重呢?”张佳乐小声笑起来,窗外的月光透过斑驳树影洒在窗台上,躁动的虫鸣一时间好似成了观众的欢呼。

  和似乎拥有着全世界的人在一起,就仿佛自己也拥有这个世界的全部荣耀了一般。

  也罢也罢,狂点算啥。

  “好!和你一起!”张佳乐伸手握拳,与孙哲平伸出的拳头轻轻碰了一下。

  郑重得仿佛是在许下一个承诺。

 

  第二天一早,莫楚辰也搬来了小楼。

  古旧的楼,墙壁隔板用的还是薄薄的木板,隔音效果实在不怎么样。于是还赖在床上的张佳乐被隔壁整理房间的响动吵得不堪忍受,在尝试过双手捂耳、将头埋进被窝和用枕头捂头等多种方法均以失败告终之后,张佳乐终于“腾”的一下,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从床上坐了起来。

  张佳乐呆坐在被窝里,透过犹自朦胧的双眼环顾四周有些陌生的环境,正巧看到孙哲平叼着牙刷出来取毛巾。

  “哟,起来啦。”孙哲平含糊不清地向他打了个招呼,提了毛巾转身又进了卫生间。

  张佳乐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如今已经住进战队中了。

  等到他坐在床上穿好衣服,趿拉着拖鞋要去洗漱时,孙哲平已经整理好仪容,打算出门吃早饭了。

  “我吃早饭去了。”孙哲平站在门口看了睡眼惺忪头发乱翘乱翘的张佳乐一眼,“要等你吗?”

  然后他就看见张佳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抄起脸盆牙刷冲进了卫生间,中途还因为脚踩拖鞋险些被自己绊了一跤。

  卫生间的门“砰”一声合上,掀起的劲风直糊到了孙哲平脸上。

 

评论(5)
热度(228)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