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十五)

·原著向

·国际癫痫日第二弹!病友们接好!

 

  伊苏比山间谷地上,蓝溪阁和百花谷两个工会的玩家战斗成了一团。

  由于蓝溪阁在上一场与霸气雄图的战斗中已经减员近半,而百花谷众人则是在外围观了全程,又在蓝溪阁的注意力被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完全吸引时攻其不备,起手便占了上风。

  然而,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在二对一将那个小剑客隔离在蓝溪阁大团外时,自己却也始终被他牵制在大团之外。虽然百花缭乱的百花光影扫射过蓝溪阁全团,也能为百花谷众人提供一定的掩护,但是为了保护百花缭乱、尽量维持住全团的策应和掩护,落花狼藉并不敢轻易放下小剑客而冲入大团厮杀;更有,总是有混乱之雨和六星光牢等技能卡着最让人难受的时机精准降落于他二人身边,使得一时瞬间击杀那小剑客都显得有些困难。如此一来,百花团内无指挥,而在蓝溪阁中那猥琐术士的指挥和反攻之下,后来居上的百花谷居然被一点一点压制了下去。

  张佳乐急速地敲击着键盘,视角转动到让人眼花缭乱。百花缭乱的法力值正在一点点下降,如果照此节奏下去,最先法力告罄的就是他。

  他刚想和孙哲平交流,就听孙哲平不慌不忙道:“你撑一下,保持住,就快了。”

  什么快了?

  正犹疑着,就见落花狼藉突然抛下了已经深入百花光影的半血小剑客,回头一个冲撞刺击向着蓝溪阁大团冲去,而目标,赫然是之前释放出六星光牢的那个灰袍术士。

  灰袍术士似乎想通过走位躲避,然而落花狼藉来势凶猛,在他动作之前已经猛地取消了冲撞刺击而接上了一个倒斩,将他高高地挑起,旋即又满操作一个崩山击,将半空中的术士重重斩翻在地。

  “预判很精准,但是可惜手速跟不上。”对面的孙哲平突然来了一句,“少了这个术士我们能打得舒服很多。”

  “刚才用六星光牢困住我的那个?”百花缭乱向后一个翻滚躲避过小剑客的银光落刃范围,“不是碰巧?”

  “刚才最恶心最让人难受的几个控场技能,全都是他的。这些不可能都是碰巧。”血线在众人围攻之下而已经跌落到50%之下的落花狼藉还是没有放弃对那灰袍术士的攻击,而是直接开启了狂暴,显然是要将那术士一波带走的节奏。

  血气唤醒状态下开启了狂暴的狂剑士,和一个虽然预判精准然而手速并不快的术士。

  毫无悬念,血染重剑。只二十七秒,术士倒下。

  然而紧接着,那术士临死之前抓住一瞬而逝的机会通过短暂吟唱而释放的束缚术,终于结结实实地弹到了落花狼藉的身上。落花狼藉瞬间陷入了五秒不能动作的状态。

  血气唤醒状态下开启了狂暴的狂剑士。血气唤醒意味着他已然残血,开启了狂暴意味着他的防御已若无物。

  此时犹无退意的狂剑士,是傲气凌人目中无物,还是是划地囹圄作茧自缚?

  落花狼藉的生命值飞快地下降着,仅一眨眼,他的生命值已经由原来的50%降低到了15%。目睹此景的张佳乐心下焦急,想要操纵着百花缭乱前去救急,但是那小剑客又意图近身,一边刷着覆盖全身的文字泡,一边三段斩前攻,中途还硬生生改变了方向躲避了他射出的一枚僵直弹。

  何等的操作!张佳乐在心中暗暗赞叹了一声,然而同时并没有停下操作。百花缭乱迎着小剑客直接侧让一个身位格后疾冲了出去,紧接着视线瞬间后转,人物跃起,飞枪向身后大团迅速移动而去,最终在落花狼藉身边落了地。而那小剑客,因为经验尚不足,被百花缭乱这一手骗过,此时就只有他一人留在蓝溪阁大团之外,被百花缭乱织出的百花光幕彻底与蓝溪阁隔离,而将他的愤怒通过刷得更快更多的文字泡来体现了。

  百花缭乱落地一刹,百花齐放,枪影缭乱。一时间,众人已经数不清多少花火在身周迸裂,而残血落花狼藉的身影瞬间隐没在了冲天火光和绚烂爆炸中。

  “哎呀你这弹药真是丧心病狂,老夫的一双氪金狗眼都要被你晃瞎了哟。”猥琐的术士懒洋洋慢悠悠开口,同时向着百花缭乱的方向扔出了一个切割术:“别人杀的是人,我看你这杀的是显卡啊。怎么样,少年,有没有意向跟老夫混职业圈啊?跟我一起烧遍全联盟的CPU去?”

  原来是职业选手。张佳乐恍然。这么说来,眼前这个猥琐的术士正应是蓝雨战队的队长,比赛中以猥琐著称的索克萨尔操作者,魏琛。而他所带领的,除了蓝溪阁的普通玩家,那些操作明显优于普通玩家的,则应是蓝雨训练营中的新生了。

  如此说来,想要将那个操作过硬的话痨小剑客收编进百花多半是不现实了。

  “你妹……”张佳乐轻轻念叨一声,反手甩枪,一个浮空弹向魏琛招呼了过去。就听魏琛“嗷嗷”叫了两声:“哎呀你这小兔崽子下手真狠,对职业联盟的前辈一点礼貌都没有啊!来来来蓝溪阁的老少爷们儿们咱们先把这个不恪守尊老美德的家伙清下去,对对对连着他旁边那个狂剑一起啊!”

  此时,蓝溪阁团中仅剩不到二十人,但百花谷本冲上来的八十余人,也仅剩三十人了。如此可见,若百花谷中没有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被蓝溪阁以少灭多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再看落花狼藉仅存10%的生命,而百花缭乱只剩30%的法力。

  败局已定?

  在蓝溪阁众人的火力穿过百花光影,以再不能于其中以敏捷走位躲避伤害的疾风骤雨之势袭来的时候,忽然有白光降临。

  落花狼藉的血量在一瞬间上涨至45%!

  对于狂剑士而言,这是何等及时且顺心的一个大回复——既无损他血气唤醒的状态,又使他避免性命之虞,且在此时机下的这一道回复竟显得不能更加合适而顺遂。

  这道圣言回复来自一个名叫傲风残花的牧师,那牧师离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并不是最近的,且他身周还有两小队的百花谷玩家犹在奋战。孙哲平略略观察了一下在傲风残花身边的百花谷成员,血线无一不在安全线之上——而在如此激烈的战况之下,还能精确判定战斗关键之处,找准时机给自己一个吟唱时间极长的圣言回复。

  看来此行不亏。

  孙哲平没有犹疑。落花狼藉没有犹疑。几乎是在回复术在他身上亮起的同时,落花狼藉在缭乱百花之中冲了出去。于此同时,之前埋伏不动的一二三四队的二十人也接到了发动攻击的指令,迅速从谷地四周涌入,加入了战团。

  一瞬间,战局反转。

  蓝溪阁众人本就为强弩之末,若是在方才一波带走了落花狼藉,等到百花缭乱彻底耗尽法力,将百花谷残众清理干净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切全因一个计算精当的圣言回复而全部改变了。

  “卧槽卧槽卧槽不要脸啊不要脸!你们在外面居然还有人埋伏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我记住你们了以后咱们野外见了!”在百花谷剩余二十人加入战斗的时候,话痨的小剑客终于找到百花光影的一角空隙,钻进了蓝溪阁大团,嘴上犹在聒噪着:“那个叫百花缭乱的咱们晚上竞技场PKPKPKPKPK!晚上八点我开好了房间等你你敢不敢来敢不敢来敢不敢来!”

  “有什么不敢的。”张佳乐不以为然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微微有些尖的虎牙,顺手加了那小剑客的好友,直到这时他才仔细看了看那小剑客的名字。

  夜雨声烦。

  啊。的确很烦。

  加完好友的下一刻,百花缭乱向他扔出了一颗手雷。

  世界安静了。

 

  最终,百花谷以己方损失七十余人的代价,将蓝溪阁全部清回了复活点。之后,落日猎人刷新,并在以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为首的百花谷众人的围殴中被击杀,这日的野图活动,宣告结束。

  “啊——”张佳乐从屏幕前坐直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向后仰在椅子柔软的靠背上:“大孙,这场打得真累。”

  孙哲平双手抱拳左右揉了揉:“对面是职业选手带着一群训练营的训练生,和上次霸气雄图的那群人肯定不一样。要不是他们先和霸气雄图的打了一场消耗了不少,咱们能不能拿下他们还难说呢。”

  “这么说起来……”张佳乐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溜小跑到孙哲平身后:“霸气雄图那边是大漠孤烟?”

  “很可能。”孙哲平沉吟道。

  “天啊……今天才发现,这游戏高手真多。”张佳乐长叹一声,旋即一掌重重拍在孙哲平宽厚的肩膀上:“不过大孙,你今天打得真精彩!”

  孙哲平扑哧笑了一声,回手一巴掌拍在张佳乐犹搭着自己肩膀的手背上,安抚似的拍了拍:“你也不错,控制消耗的功夫见长啊。”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回到游戏点开工会列表:“这个傲风残花你认识吗?”

  “哦这个牧师啊,我知道,就在这网吧里玩着的。我跟你说的那二十几个想要和咱们一起组战队的人里就有他。”张佳乐看了一眼,了然道,“他入您老法眼了?”

  孙哲平笑了笑,故作深沉地点头:“张爱卿速去联系,晚了这厮投敌叛变可如何是好。”

  “你妹!”张佳乐笑骂,然后搡了孙哲平一把,走出门去,站在走廊上大喊了一声:

  “莫楚辰!皇上要见你!”

评论(5)
热度(207)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