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十三)

·原著向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已近日暮。

  西边的夕阳余晖仍铺洒满半边天空,东边的一钩纤细白月已经朦朦胧胧挂上了树梢。

  他一天没吃什么东西,虽在病中胃口不济,仍觉得胃被饿得有些痛。奈何浑身懒怠,四肢动也不想动。只是出了一身汗,虽是黏腻非常,身上却也轻松了许多。

  挣扎着从湿漉漉的被窝中爬起来,张佳乐倒掉杯子里的残茶,又烧上了一壶热水,之后摇摇晃晃一头歪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在放K市本地新闻。

  “昨日,百花战队当家选手张佳乐于新赛季开始前突然退役。百花战队今日发表公告,宣称退役是其个人意愿,战队对此表示遗憾而无从挽留。此话一出,四界哗然,广大战队支持者表示不能理解。今日下午一时许,百花战队支持者约50人群聚在百花俱乐部门……”

  张佳乐突然举起遥控器换了台。电视里的本地新闻节目变成了娱乐节目。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张佳乐的突然退役,对于整个荣耀圈而言都是一件震动比较大的事件。对于百花战队对外宣称的‘个人原因’,粉丝们表示不能理解。更有记者爆出自己拍到百花战队内部不睦的照片,最终被百花战队强行压下……”

  张佳乐揉了揉眉头,继续换台,从娱乐节目换成了新闻评论节目。

  “张佳乐退役不是一个个人的行为。我认为与其说他是急流勇退,不如说是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向外界抗议对游戏电竞的关注度还是不达预期,不排除借机炒作的可能。”镜头前的新闻评论员在百花俱乐部大门的图片背景下慷慨激昂,振振有词:“可是我认为,如今电子竞技比赛作为一个城市乃至于一个省的文化实力和体育实力的重要体现,在职业巅峰而且没有其他特殊原因毫无理由的退役,不仅是一种对自身所怀有才能的不负责任,更加是对战队、对他的支持者乃至于对于整个电子竞技圈的不负责任。这种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人的、逃避社会责任的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这同时也说明了……”

  随着张佳乐将遥控器向着屏幕里评论员的脸狠狠扔过去的动作,电视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屏幕碎了,最后一幕在评论员瞪圆的眼睛和他身后百花俱乐部的巨型图片背景上停留了一刻,然后瞬间灭了。

  世界安静了。

  没有人再在电视中喋喋不休地聒噪了,四下寂静,张佳乐心中愈发怅然。

  明知道这时候外界的评论不会怎么好听,又何必还要自找没趣。

  不过百花俱乐部的大楼在电视里这么看起来,还真是气势雄浑。

  他将手盖上眼睛,躺倒在沙发里。

  那时候百花的楼还没有那么大那么漂亮呢。

  一眨眼,居然已经整整六年了。

 

  午饭之后,张佳乐领着孙哲平回到了网吧。

  “我们的战队有谱啦哈哈!”张佳乐推开大门,向座中众人吆喝了一声,旋即将听见骚动探出头来的老板叫出来,向他介绍日后队里的“半边天”,一时将孙哲平夸得自己都有点不敢认。

  “看什么看什么,战队机密,都别探头探脑的。”看孙哲平和老板寒暄了两句,又听了老板两句吩咐,张佳乐对网吧一众正向孙哲平行注目礼的玩家们吐了吐舌头,在众人的一阵哄笑中转头将孙哲平连人带包裹推进了小包厢。

  “嚯,你搞得这么神秘干吗?”孙哲平一脸揶揄地看着张佳乐,大爷一般坐进PU皮的圈椅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娶了新娘子不给看?”

  张佳乐脑补了一下穿着白色低胸鱼尾婚纱手执捧花双脸酡红的孙哲平——那画面太美,几乎让他一口血喷出三尺远。暗暗咽下一口唾沫,他瞬间觉得如若此生真能有幸看那一幕一眼,一定能落一个双眼全瞎的结局。将孙哲平的行李安置在包厢一边,张佳乐在孙哲平对面的那台机子前坐了下来:“老板说他下午要出去租房子看场地,叫咱们先在这儿消磨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孙哲平,双眼亮晶晶:“大孙,我们是真的要有自己的战队啦!”

  “就两个人?”孙哲平不置可否地笑笑,“任重道远,我们还得继续努力。”

  “好嘞!”张佳乐搓搓手,“那我们下午先做点啥?”

  “先去竞技场里头切磋两把?”孙哲平登上落花狼藉,“顺便看看有没有操作还不错的人,拉进战队来。还有两个月第二赛季就要开始了,我们得抓紧。”

  张佳乐点点头,迅速刷卡登陆,正此时脑内灵光一闪:“哎我说大孙,咱们在竞技场里打,碰到的基本都是普通玩家,虐菜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带人满世界转转,说不定就能碰上什么野图BOSS啦荣耀高手什么的。”

  “没问题。”说话间孙哲平已在工会中召集起两团人来,“最近帮里新进来很多人啊。”

  “嗯。有不少是听说咱们要组织战队,想要加入战队的。”张佳乐打开工会成员列表,“你看,这个叫花朝月夕的、这个叫犹似鱿鱼丝的,还有后面的野草闲花、乒乒兵乓乓、羯鼓催花……我算了一下大概能有将近二十个。”

  “二十个?”孙哲平笑笑,“最后能有一个能进来就算是不错了。今天礼拜几?”

  张佳乐愣了愣:“哦,礼拜天。怎么了?”

  “这礼拜奥玛尔山野图BOSS还没刷呢。”孙哲平盯着屏幕,语气中不自觉地隐隐带了些期待:“在这儿等一等,能有几个进来,咱们很快就能见识了。”

 

  奥玛尔山野图BOSS落日猎人,和西部荒漠的蓝晶骑士一样,都是当前普通地图最高等级的野图BOSS。

  落日猎人,顾名思义,枪手系BOSS,腰间系着子弹袋,双手各一把左轮手枪,背后还背着一把步枪,精通枪系机械师、弹药专家和神枪手三个职业的技能,远程攻击能力不可小觑。因为掉落珍稀材料羚羊头骨,基本每周都被一众大型公会蹲守着,基本甚少有轮空的时候。

  所以等百花缭乱一行人赶到奥玛尔山山口的时候,远远已经能看到头顶“蓝溪阁”和“霸气雄图”工会名的两团玩家为争夺BOSS所有权而混战在一起的战团了。

  “大孙,端了他们?”张佳乐一看到“霸气雄图”四个字,胸膛中就仿佛有热血激荡,仿佛那天二对一百的战斗意犹未尽一般。

  不料孙哲平却只笑笑:“先看看再说。”

  张佳乐一头雾水,又听孙哲平道:“现在可是夏休期。”

  夏休期里,他们能遇见的,就不止是普通玩家了。

  “你是打算等他们打完之后再出去收拾残局?”百花谷大团在落花狼藉的指令下纷纷在一片寂静中分散了开来,五人一组,各自找周围山间突出的岩石、参天巨木等作为掩体躲了起来。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同在一组,随着队伍内的鬼剑士、骑士和一个牧师一同绕到了霸气雄图和蓝溪阁双方正在战斗的那片谷地的正上方。

  从山顶向山谷张望,下方战况立马一清二楚地映入人眼帘。只见霸气雄图工会在一个拳法家的带领之下,在蓝溪阁队伍中横冲直撞,看似将蓝溪阁队伍全数撕裂得毫无队形可言,但渐渐地,蓝溪阁的人竟然慢慢地将霸气雄图从内渗透到外,完全以外圈远程内圈近战的包围之势将霸图的攻击尽数消化了。

  “哇靠,猥琐!大孙你看到没有!那个术士!”张佳乐小声地叫了起来。就见百花缭乱视线正下方,一个术士突然网络卡了一般,一顿一顿地钻进战团,引得霸气雄图几个团员纷纷将自己的大招往他身上招呼了过去。大招吟唱之时那术士还卡在原地不动弹,眼见着吟唱将要完毕,术士突然向后一个翻滚接疾跑便蹿了出去,动作极为狼狈——而那几个大招则结结实实打到了之前一直被术士宽大黑袍所掩盖在后面的、正开着诚实的风暴反击的骑士身上。

  因而,无论那术士的动作再怎么猥琐而狼狈,对他放出大招的几个玩家结结实实着了一道也是事实。

  蓝溪阁这边,除了那猥琐至极的术士,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则是满屏幕的文字泡。

  “看招看招看招吃我一记剑定天下看我三段斩逆风刺杀杀杀杀杀杀!”“怎么样怕了没有怕了没有怕了的话把BOSS让给我们我就放你们走是不是很宽宏大量!”“就凭你们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就算魏老大不在我照样一挑十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文字泡从一个小剑客身上源源不断冒出来,一路上升着,渐渐竟然将两方战团遮掩住了大半。

  “嗯……这个剑客的文字泡遮掩能力不比你的百花差啊。”观战半晌的孙哲平突然含笑冒出一句,“要不你也学学看?”

  “不要。”张佳乐立马开口,“绝对!绝对不要!”

 

评论(39)
热度(295)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