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十一)

·原著向

·在此祝喻总2015生日快乐·坚定喻黄一百年不动摇(诶嘿·虽然这是个双花文呢·双花战队组建初衷部分台词以原著番外为参照,以下划线标出

 

  “那个弹药杀过来了!去拦住去拦住!”对方的人喊了起来。

  可是那一片绚烂的繁花,又有谁能拦得住呢?

  倒在一片花海中的人越来越多。

  “挡我者死哦!”张佳乐愉快地喊着并不符合自己角色风格的话,踩着脚下的一地尸体和爆出的装备,一路杀了出去。

  火花四溅,血花成片。一团混战到最后,随着对方那个剑客的倒下,一片荒野下,竟然只剩了两人。

  百花缭乱。

  落花狼藉。

  夕阳之下,二人的影子被斜斜地拉长。

  像是西部片中,牛仔决斗前的特写。

  张佳乐苦中作乐地笑了笑。

  由于百花缭乱比落花狼藉更早开始战斗,加上他的打发本身就是建立在消耗大量法力之上的——百花缭乱的法力值,又告罄了。

  天要亡我……张佳乐仰天长叹。

  但是在落花狼藉举起重剑,高高跳起的身影映在夕阳中劈砍下来的时候,他还是操纵着百花缭乱抬手发出了一枪。

  噗。落花狼藉中弹。但是毫无大碍。因为百花缭乱只用了普通攻击。

  所以最后,被重剑狂扫而重重摔在地上的,是百花缭乱。

  还是输了啊……

  百花缭乱躺在地上,头顶的天空映照在了张佳乐的眼里。

  天光将暮,西有斜阳,东有寥星。

  百花缭乱还没有死。但是他已经输了。

  张佳乐对着电脑屏幕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有操纵着百花缭乱再从地上爬起来。

  然后一片阴影落在了百花缭乱身上。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脑袋。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落花狼藉没有继续打下去,而是将重剑向身边地上重重一插,俯视着百花缭乱,语气中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轻狂。
  “嗯?”张佳乐愣了。但只是短短的一瞬。一瞬之后他带着笑反问道:你是谁?”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这才是他们认识一年以来,第一次郑重的自我介绍。
  “那我们的战队呢?”孙哲平说。
  “战队?”张佳乐心中重重一震。

  又一次输给了落花狼藉之后,张佳乐心中找他组建战队的念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但是此时,这个已经被他定义为“荒谬”的绝望念头,却被念头所系的那个人,自行提起了。

  张佳乐忍不住狂喜。但是刚要手舞足蹈地跳起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还在网吧里,而他旁边都是一群将他当作“大神”来崇拜的人。

  大神要矜持才好。

  于是张大神看了看两人的名字,想了想,矜持而高冷地开口:“双花?”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孙哲平说。

  哦,他还真是一点也不矜持呀。

 

  张佳乐趴在电脑前,将脸埋在双臂臂弯中,终于发出了强忍不住的愉快大笑声。

 

  那日的混战之后,百花谷工会建立了。那些往日与孙哲平张佳乐交好的玩家纷纷入会,一时间工会内竟然也能算是人声鼎沸,跻身大型公会之列。虽然前一天还在混战的玩家们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昔日的敌人突然变成盟友了,但是他们还是服服帖帖地跟着他们心目中的大神加入了百花谷。至于百花谷在野图BOSS和副本记录的成绩,因为有张佳乐与孙哲平日渐默契的配合,在一众工会中也毫不逊色于其他豪强。

  但是二人都知道,百花要的不仅仅是在荣耀网游中扩张工会的势力。

  他们要的,是职业联盟比赛的冠军。

 

  张佳乐所在网吧的老板又来找张佳乐聊人生了。

  “乐乐呀,你看你操作这么好,为什么不去参加荣耀职业联盟的比赛?”很少现身于人前的网吧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微微有些谢顶,却没有中年男人惯有的发福的小肚子。

  张佳乐呻吟一声:“老板呀,我一个人也组不起一个战队的……”

  “没关系呀,队员我可以帮你找呀。”老板略微有点羞涩,一双小眼睛亮晶晶的,细看下两颧竟然带着一抹红晕:“你看我的那个忍者怎么样。”

  “老板你饶了我吧!等我找到靠谱的队友马上就来找你组战队好不好!”张佳乐抱头大叫。

  也许是因为这一声大叫的动静实在不小,副本中正走在百花缭乱前面的落花狼藉突然回头:“靠谱的队友?你看我行不?”然后他似乎反应过来了些什么:“不对啊,那天不是说好了一起组战队的?百花你驴我?”

  “没没没没没!”张佳乐一溜烟滚回屏幕前,“落花你听我解释!是我们这边网吧的老板想要我组个战队什么的……”

  “组呗。”孙哲平坦然,“那天说好的,百花战队。”

  “哎?!”张佳乐一愣,又苦脸道:“老板还说也要进战队,可是他的忍者玩得实在……”

  孙哲平喷饭:“战队老板也算是战队一员的啊。组了战队,老板还当老板不就行了?”

  “落花你真聪明!”张佳乐若有所悟,恍然一阖掌。

  “是你太笨。”孙哲平毫不留情,笑道:“快跟上,这个副本刷完我就去订机票。你在K市是吧?”

  “嗯。”

 

  因为有了急着要去做的事,副本推进的速度便愈发的快。当最终BOSS哀嚎着倒下时,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分配BOSS掉落的物品,便见孙哲平光速下线。

  十分钟后,落花狼藉上线。

  “我定了明天上午七点的飞机,大概十点左右能到。你把你手机给我,我到了打你电话。”孙哲平道。

  “这么快!”张佳乐咋舌,“可是我没有手机来着……”

  “那你网吧的座机电话告诉我也行,或者直接告诉我网吧地址好了。”

  张佳乐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哎哎哎没事儿,告诉我你在哪个机场哪个口下飞机,我来接你就好。”

  “长水国际机场,东方航空T30-KZ航班。”孙哲平一点都不客气,“明天上午十点能到。时间不早了,要赶飞机,我去睡了啊,你也早点睡,晚安。”

  然后他又光速下线了。

  留张佳乐一人戴着耳机在夜风中凌乱:

  所以你的名字到底是哪三个字啊!是孙喆萍还是孙浙苹还是孙哲屏还是孙柘平啊!

 

  第二天,张佳乐早早地来到了长水国际机场。

  蹲在接机口,他遮遮掩掩地将手中接机牌有字的那一面朝向自己,牢牢捂在怀里。因为实在参不透落花狼藉名字的汉语排列组合,也不好意思举着一张“孙ZHEPING”站在出口处等人,他最终还是没有把孙哲平的名字写上接机牌。

  在十点整,机场里柔和的提示音响起。孙哲平所乘坐的航班到了。

  张佳乐振了振精神,牙一咬心一横,将自己早先准备好的接机牌翻个面举了起来,但见上面四个大字:

  落花狼藉。

  因为害怕接受周围人们的注目礼,张佳乐一整张脸都埋在那张大纸板之后,同时心中默念: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

  前方似乎有一大片杂乱的脚步声靠近,路过,再远离,张佳乐却始终没有敢将头从纸板后抬起来。直到前方动静渐渐消失,张佳乐才畏畏缩缩地慢慢将半张脸探了出去。冷不丁,却有一只温暖的大手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谁!”张佳乐下了一大跳,脑后的小辫子几乎如受惊的猫的尾巴一般炸开了毛。他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转身,却见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正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旅行袋,站在他身后,歪着头,带着一脸揶揄看着他。

  “我还想看看你想举着这张牌子在这站到什么时候呢。”眼前的少年人笑道。他比张佳乐高半个头,一头利落的短发,发质看起来很硬;剑眉星目,轮廓硬挺,穿着一件看起来料子很不错的T恤,劲健的肌肉在T恤下隐约地蛰伏着,猿臂蜂腰,显得身材很好。

  嗯。是拉到大街上会引来女生们注目礼的那种。

  张佳乐摸着下巴想。

  似乎意识到了张佳乐的神游天外,孙哲平咳嗽了两声,将张佳乐的魂牵了回来:“为什么在牌子上写这个?”旋即他又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始笑,“不过真的还蛮醒目的。”

  张佳乐羞耻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洞钻进航站楼底:“对不起……你具体叫什么来着……”

  “啊——”孙哲平故作大惊小怪地长长叫起来,“之前跟你说了你居然不记得?作为日后的队友,这可太让人寒心了啊。”

  “不是这个意思!”张佳乐脑后的小辫子眼见着又有炸开的趋势,之后却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一下吐出,扁扁嘴道:“好吧我错了……”说着他伸手向后去摸揣在屁股口袋里的钱包:“我请您老吃午饭……卧槽我钱包呢!”

  孙哲平愣了一下,环顾四周,瞥见不远处一个人因为听见了张佳乐这一声大喊而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站住!”他大喝一声,将行李往张佳乐手中一塞,拔腿就追了上去。

  “诶?”张佳乐被孙哲平的行李塞了满怀,先是不知所措一头雾水,旋即明白过来的他马上带着孙哲平的行李跟着跑了起来。

  孙哲平人高腿长,跑起来带着呼呼的风,气势非凡。小偷在前面一路奔逃时用余光向后瞥了瞥,一瞥之下吓得奔逃更快。 

  “别跑!”孙哲平在后面紧追不放,不自知此时自己已面相凶恶堪比某队拳法家,可止小儿夜啼,专缴路人钱包。

  不跑才见鬼啊!看你追过来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我有点慌啊!被你抓到还不被揍成二级残废吗!小偷心中闪过弹幕无数,转化为现实的则表现在他脚下更快,择路更急。

  前面二人一追一逃越跑越快越追越远,留着张佳乐提着孙哲平的行李一路在后面喘着粗气迎风流泪:你们跑慢点啊QAQ……

 

评论(12)
热度(36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