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九)

·原著向

 

  一路闹腾之下,落花狼藉头顶的倒计时已经快要结束。虽然刚才在狙杀野图BOSS的时候他将千里白团中带着袜子的人杀了也将头顶倒计时刷新了若干次,但当他和百花缭乱终于抵达沙漠贼窝的时候,他头顶的倒计时,还剩下三分钟;而距离游戏活动的最终结算二十四点——圣诞活动到了晚二十四点,无论玩家头顶倒计时还剩多久都会立马以双倍奖励结算——已经只剩不到五分钟了。

  二人进入沙漠贼窝,避过街上游荡的红名小怪们,一路谨慎地行走着。张佳乐正将百花缭乱的视角上下转着观察环境,突然惊喜地大叫起来:“嘿!看那是什么!”

  只见在高高矗立的酒旗杆上,飘飘荡荡挂着一只红色的圣诞袜。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一瞬间都亮了:“圣诞袜!天啊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捡到圣诞袜!不是做梦吧!”热泪盈眶的百花缭乱又开始不停地换弹夹——因为后面一时间没了追兵,无所顾忌的百花缭乱换弹夹的速度更快了,就听着清脆的声音响作一片,还颇具节奏感:“我发觉我遇到你之后运气就一路飙升!落花!你简直就是个人品充值器!”

  落花狼藉笑笑:“你还没有捡到过袜子?那就去捡来好了。”

  百花缭乱抬手一枪,将系着袜子的绳子射断,袜子顿时摇摇晃晃地从半空飘落下来。他兴奋地跑过去将袜子拾取进背包,紧接着却看到一行系统提示:

  落花狼藉离开了队伍。

  身后,有重剑舞出的风声响起。

  百花缭乱被落花狼藉一个冲撞刺击推出后,又被一记崩山击砍倒在地。

  “靠你干什么啊!”张佳乐大叫。

  落花狼藉没有理会他,而是以更加凶猛的攻势向他靠近。

  反应过来的百花缭乱马上掏出了手枪手雷,百花随爆炸声迸裂开来。只不过这一次,目标是眼前的落花狼藉。

  枪声响,血光起。

  刚才还并肩作战的两人此时已经斗在了一起。百花缭乱的身影在他的技能所交织成的光影之中若隐若现并不真切而让人难以靠近,但是落花狼藉在最初的两击过后,却顺着爆缩式手雷的冲击波翻滚出了百花缭乱的视线,并依靠着沙漠贼窝土房林立的地形躲闪了大多伤害。

  渐渐地,张佳乐明显感觉到了在方才与霸气雄图工会的人战斗时便隐约所感受到的:

  他纷乱繁复的技能施放方法,导致他的法力消耗相当大。之前在被人追击时,他时刻不忘卡着调息时间灌一瓶蓝药,然而在彻底解决追兵之后,他却松懈了,只留了20%还不到的法力而未补充;反观落花狼藉,每当他战斗结束时,总是不忘将自己的血蓝抬到70%以上。

  用20%的法力杀死一个还有70%血的狂剑士?

  张佳乐哀嚎一声,索性破罐子破摔,手下的技能放得愈发快速纷杂,正如其名,百花缭乱。他一边射击一边向落花狼藉背靠的土墙移动,子弹手雷打在地上墙上屋顶上柱子上纷纷掀起无数沙尘,遮天蔽日。

  落花狼藉没有继续等下去。枪声未歇,他却突然起身,反手向两人视线之间的土墙释放了一个地裂波动剑。已经饱受百花缭乱弹药摧残的土墙发出一声呻吟,无数砖瓦碎片随着地裂波动剑的冲击波急速飞出,射向百花缭乱!

  紧接着,落花狼藉连突刺接冲刺撞击冲进了百花光影中,接着反手拔刀斩裂波斩十字斩连发。这使他在硬吃了百花缭乱一波技能的同时,却也实打实地给了百花缭乱重重一击,连他所释放的绚烂无匹的百花光影都停顿了一刹。

  更何况,狂剑士还有一个被动技能:血气唤醒。

  一个卖血的狂剑士和一个法力告罄的弹药专家对打,谁会赢?

  落花狼藉70%,百花缭乱90%。

  落花狼藉50%,百花缭乱60%。

  落花狼藉40%,百花缭乱30%。

  落花狼藉33%。

  百花缭乱倒地,生命归零。

  张佳乐满腔愤懑,狠狠地砸了一下键盘。因为荣耀在人物死后禁止语音交流,所以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将他的愤怒传达给游戏里站在他身边的落花狼藉,反倒是吸引了网管小妹的注意力。而当他委屈地瞥向屏幕中自己倒在地上死状凄凉的百花缭乱时,余光所瞄见的、落花狼藉头顶刷新了的倒计时,让他明白了自己的死因。

  怏怏不乐地回了复活点,他打开好友列表,咬牙切齿地便要将落花狼藉删除。正此时,他收到了落花狼藉的组队申请。

  拒绝。

  落花狼藉申请与您组队。

  拒绝。

  落花狼藉申请与您组队。

  拒绝。

  连着拒绝了三次,张佳乐忍不住弹了消息给落花狼藉:“搞错没有!先把我杀了再不停点我组队,到底想干什么啊你!”

  “先同意。”落花狼藉的口气还是拽得二五八万不容人拒绝。他见张佳乐依旧没有动作,又紧接着发过来一连串的“快点”。

  张佳乐觉得莫名其妙,在落花狼藉不断的催促下,勉强接受了落花狼藉的组队申请。然而他刚刚松开鼠标左键,就看见了一条系统提示:

  您获得:圣诞袜1744个。请在七日内开启,过期作废。

  所以这到底什么情况!

  张佳乐刚想问,就见落花狼藉悠悠地发来一条消息:“再晚一秒,你可就一个袜子都拿不到了。”

 

  当日,落花狼藉那句话说完便干脆利落地退了队,留下张佳乐一时心里各种情绪错综复杂不可言表。而纠结酝酿到最后,他只逼出一个字:靠。

  之后的七天他开袜子开到心累手软。脸黑如他,也就只开出各型号回复药水无数,金币若干以及经验大量,最好的也不过是一把紫色品质的55级自动手枪。不过这些,也已经足够将他那一天被击杀的损失翻着几倍地补回来了。当然最让他感觉到心满意足的是那日他在蓝晶骑士脚下捡的装备多是紫色品质的,仔细挑拣一下竟然也把身上的蓝色装备全都替换了。

  而与落花狼藉,却是再也没有联系过,便有如那天蜘蛛洞穴出来之后,二人形同陌路的情形,一模一样。

 

  随着时间流逝,荣耀职业联盟比赛第一赛季也已经渐渐进行到了决赛的阶段。

  说起来荣耀开服已经是第三年了,但是或是因为正处于发展初期,比赛连雏形尚未完满,更毋论商业化。因此,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个所谓的“职业联盟比赛”还只是一群不成器的无所事事的人,闲时无聊所做的娱乐活动,并不很加以重视,全然没有后来的风光景象。

  而作为第一次正式的职业联盟比赛,第一赛季对市场的试探作用远大于其本身的盈利作用。在荣耀官方和联盟并没有给出太多预算的情况下,比赛没有钱租下固定的场馆,所以几乎全程都是直接在游戏的竞技场中进行,同时网络即时直播的。

  纵使还没有在世人的瞩目之下、没有一个能被世人所正视的社会地位、甚至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但是还是有许许多多的荣耀玩家,想要以一个“职业选手”的身份向第一赛季的冠军奖杯发起冲击。那时的比赛制度还相对不是特别完善,给选手和战队的门槛也不是特别高,所以一时比赛之中良莠不齐、泥沙俱下。

  但是在比赛的不断淘换之下,还是有几支战队从一众庸人中脱颖而出:

  嘉世战队,蓝雨战队,皇风战队,诛仙战队,虚空战队,霸图战队。

  这六支战队都是从网游中一路发展壮大而进军至职业比赛的,它们的身后也有荣耀中六个大型公会作为支撑,其中一家便是被张佳乐伙同落花狼藉在圣诞活动的时候狠狠坑了一把的霸气雄图工会。

  而其中几个代表性的角色,则让张佳乐深刻了解到,大神与普通的游戏玩家,究竟有着多大的差别:拳法家大漠孤烟、驱魔师扫地焚香、术士索克萨尔和战斗法师一叶之秋——正是他那日在第一赛季预热广告上看到的那四人。

  张佳乐的操作在他常驻的那一带的网吧也算是首屈一指小有名气的,因此不仅有许多人时不时要找他去竞技场中切磋几把,也有许多人喜欢同他一起看比赛的直播,甚至还有人想要和他一同组战队去联盟中出出风头——连网吧老板都动了以他为中心组织战队的心思。

  虽然张佳乐对于别人的切磋请求基本来者不拒,也乐于和同网吧的荣耀玩家们一起观看比赛直播顺便还谈谈自己的见解,可他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一同组织战队的邀请——就连圣诞日之后,在他手底下吃了大亏的迷归路和四万八千岁带来了霸图的邀请,他还是高冷地回了一句“不约”。

  经过在游戏中成千上万次的竞技,张佳乐太过清楚自己的风格了:他不是一个攻坚手。所以他更需要的是一个掌握他的节奏、甚至于引导战斗节奏的队友,在自己营造出的百花光影中,撕开真正的血幕——就好比那日,落花狼藉那样。

  落花狼藉?

  张佳乐又一次把鼠标移到好友列表中落花狼藉的名字上,但是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放弃了。他曾经若干次想要问落花狼藉,想不想一起组个战队去联盟中闯一闯。然而霸气雄图既然能邀请自己加入,更加不会放过他——他似乎连霸图都看不上,又怎么会和自己一起组织战队呢?

  张佳乐托着脸颊对着屏幕发呆,盯久了电脑屏幕的双眼有点干涩。

  “乐乐!决赛要开始了!快过来快过来!”远处播放着广告的大型投影屏旁已经围聚了一群兴奋的玩家,正兴奋地向张佳乐招着手。

  下次再找落花狼藉打一场。如果我赢了,那我就邀请他一起组个战队。

  张佳乐想到这里不禁得意地笑了出来。

  “来了!留个好位置给我啊!”他摘下耳机,揉了揉有点酸涩的眼睛,站起身来。

  如果他不同意嘛,那就一直和他打,打到他同意为止!

  就这么定了!

 

评论(11)
热度(330)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