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七)

·原著向

 

  “所以你这是逃了多久了……”百花缭乱蹲在地上装蘑菇。

  “没多久。”落花狼藉在百花缭乱面前晃了晃,“距离上一个击杀大概六分钟?”

  “上一个……击杀……能告诉我你杀回去多少人了吗?”张佳乐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脸捂住了。

  “不多,也就一个团左右吧。”

  “那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还是满血……”百花缭乱的话听起来已经看破红尘。

  “武器打了加速气血恢复的附加卷轴,而且我包里还有很多回复药水。我以为你应该知道的。”落花狼藉一脸无辜道。

  五十级就在武器上打附加卷轴……张佳乐瞥了落花狼藉的一身品级橙色紫色相间的装备,又看了看自己的蓝色项链蓝色戒指蓝色腰坠蓝色鞋子……

  张佳乐不免又一次泪流满面:妈妈,土豪的世界我真的不懂啊!

 

  外面簌簌的脚步声距离二人越来越近了,张佳乐握着鼠标的手有些微微出汗。

  “怎么办?”他小声问。

  “不能总是逃,等他们把幽暗森林全包围起来就麻烦了。”落花狼藉沉着道,“冲出去。”

  “好嘞!”撂下一句话,百花缭乱便咔嗒咔嗒地换着弹夹,径直向前冲了出去。他在射程明显不够的地方,直接起手扔出了个爆缩式手雷,紧接着在手雷飞行的半空,一枪将之射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和灿烂的火花。

  在幽暗的环境中突然近距离面对如此灿烂的光亮,所有人的眼前都不免一花。但张佳乐的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在爆缩式手雷炸裂的火光中,飞出来一个闪光弹,紧接着又是一个燃烧弹,轰轰烈烈地将一大片幽暗的空间照得晃人双眼。被威慑的众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三两个身位格,却在此时,随着一声巨响纷纷被炸上了半空。众人这才发现,百花缭乱在扔出爆缩式手雷之前,便已经暗暗扔出了一个定时式手雷——而攻击范围本没有那么远的定时式手雷,借着爆缩式手雷冲击波的推力,以幽暗森林晦暗的环境背景作为掩护,滚进了追击大军人群之中。那时众人先是被爆缩式手雷的激烈爆炸吸引了注意力,随即又被闪光弹和燃烧弹所威慑而警惕地向后方中心警惕地群聚着,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一颗滚进人群的定时式手雷。而这样一来,不但使得更多人进入了定时式手雷的攻击范围,还因为百花缭乱超出他们的攻击范围太远而根本无法对他加以攻击。

  这人又是什么来头?

  还没等众人问出这个问题,身后已然有重剑剑锋掠至。半血的落花狼藉从队伍背后突然一个冲撞刺击砸进人群,接着直接使用了暴走,重剑劈砍之下,仿真性极高的血花溅落开来,有如一地落花狼藉。

  “集火狂剑!”增援团队的指挥,一个名叫四万八千岁的术士大喊:“他只有一半血!治疗不要慌,原地加血,其他人把治疗围在中间保护好!”

  话音未落,落花狼藉转头就跑。

  “别让他跑了!近战追过去!”四万八千岁连忙安排,同时手上搓了一个诅咒之箭打算丢过去。因为站在人群中有人墙做庇护,所以他决定将整个诅咒之箭吟唱完毕:诅咒之箭是吟唱加蓄力的技能,蓄力时间越长,吟唱结束后光球爆出的小箭就会越多,伤害自然也就越大。然而在他的吟唱就快要结束的那一刹那,一枚浮空弹却突然命中了他。四万八千岁瞬间浮空,而他的吟唱自然也中断了。

  “操!”吟唱被强迫中断不是四万八千岁最烦躁的事情——因为他发现,落花狼藉根本没有跑远,而是借着森林中孢子破灭而四周暗下的一刹那躲到了一棵树后面,刚好卡在队伍中治疗的治疗范围之外,追过去的近战无一例外都被他砍翻在地一顿连击——而治疗却因为超出治疗范围和不在视线之内而根本加不上血。

  短短一时间,追过去的近战已经死伤殆尽,队伍中的名字一个接一个灰暗了下去。四万八千岁咬咬牙,心一横:“别管落花狼藉了,回头去追百花缭乱!那还是个四十八级的号,职业觉醒任务都还没做呢!”

  回应他的话最快的,却是众人脚下一个又一个爆炸——百花缭乱不知什么时候丢出的爆缩式手雷、撞击式手雷和爆炎式手雷在他们脚下一个接一个爆炸开来,被他们实打实地吃了个全,一行人在空中翻滚着又吃了百花缭乱不知多少子弹。待到好不容易下了地回身追击时,将追出去的近战全灭了的落花狼藉已经杀到,又是一个冲撞刺击突进人群。而当残血的狂剑士再一次离开人群时,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追击百花缭乱还是强杀落花狼藉了——就在这一瞬间,百花缭乱双手交叉往腰侧一伸,再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数不清迎面侧面八方四面有多少手雷多少子弹劈头盖脸地纷纷扬扬砸下来了。

  这一行十七个最先寻找到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的玩家,前有火光似百花缭乱,后有鲜血如落花狼藉,进退不得举步维艰,竟然就这么让两人全歼了。

  “爽!”百花缭乱从树后走出,作势要拍落花狼藉的背。百花缭乱方才的烟花一般绚烂的打发更类似于掩护和辅助,真正实打实拍下人头的,反而是没有那么夺目的落花狼藉。也因此,一直躲在远处树后的百花缭乱几乎还是满血,但是落花狼藉的血量已经不到20%。故而没有在原地多做停留,一口气将十二个人全灭的二人直接向反方向快速离开了。

  “刚才你说冲出去的时候我冲出去了,可是你干嘛去了?怎么我看你从后面一出来就是半血的?”百花缭乱一路跟在落花狼藉后面,看着他的血一路噌噌噌地往上回,加上一瓶大型生命回复药水,落花狼藉的生命值没过多久竟几乎回到了75%。

  “我只说要冲出去,也没叫你马上就冲出去啊。”落花狼藉无奈道,“那时候我要是不绕到后面脱了装备再穿上卖点血,肯定打不出伤害。一波伤害不能碾压的话,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往你这里一冲,十七个人,压都能压死你。”

  张佳乐扁扁嘴不说话,便听落花狼藉又问:“你的爆缩式手雷不是应该被你拖出技能栏了吗?”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惊讶,反应过来后又补了一句:“要你管啊!”

  “猜的。”狂剑士语带笑意,“不过你刚才打得的确漂亮。”

  “那是当然。”百花缭乱得意地开始换弹夹,粉色的小辫子一翘一翘。

 

  “还能行不能了!”迷归路真的生气了,“十七个人被两个人一口气灭了?而且那两个人还有一个才四十八级连职业觉醒任务都没做过?!四万,你们搞没搞错啊!不应该啊!不科学啊!不能够啊!”

  “没办法,那两个人的操作都相当犀利,而且那配合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默契得令人发指啊!”被二人打回复活点的四万八千岁无奈道,“那弹药师的打断简直没有调息时间一样,技能又快又乱,我们看都看不过来。每次大家集火狂剑的时候狂剑转头就跑,我们一追背后的火力就大了;可是每次我们刚回头追击那个弹药师的时候,狂剑士就开大招!”

  “那你们的牧师呢!守护天使呢!你们的治疗呢!”迷归路大呼小叫。

  对此,四万八千岁表示无奈:“近战不是超出治疗范围就是不在视线范围中,其他的远程本来就脆,何况刚才不都说了那弹药师的打断没完没了……”

  按照四万八千岁的话,他们全程都处在一个远程逃不出去,近战靠不进来的状态,而战斗的节奏全程把握在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手中。

  虽然对手过于强大是一个可以掩饰自己比较水的理由,但是迷归路此时确定,他得动点心思挖一挖那两个高手了。

  “你们看他们头顶有没有顶着帮会名称?”迷归路问。

  “貌似没有。”四万八千岁想了想,说。

  没有就好办了!

  迷归路迅速打开好友界面,向落花狼藉发去了好友申请。

  迷归路收到了对方光速的回应:落花狼藉拒绝了您的好友请求。

  迷归路不死心继续申请,对方继续拒绝。

  迷归路很受伤。

  他狠狠心,咬牙道:“一定要把他俩集火掉!就算集火不掉也得把他俩找出来!四万,你的人还有留在刚才那边没回复活点的吧?”

  “嗯。说他俩朝着西部荒漠的方向走了。”四万八千岁沉吟一会儿,又知会道:“归路,我们最好还是一起行动吧。少于二十个人就很有可能被他们灭掉。”

  “虽然你说的很对,但是……”迷归路有点犹豫,“我们要是把人集中了,怎么包围他们让他们逃不掉?”

  “我们现在在幽暗森林里,树木密集远程伸不开手脚不说,环境还一会儿亮一会儿暗的,方便他们埋伏起来偷袭。把人分散了就相当于是把肉撕碎了送到他们嘴边,除了更方便他们消化之外一点用都没有,到最后还是我们吃亏。”四万八千岁分析道,“幽暗森林的西边就是西部荒漠,一旦他们离开了幽暗森林到了西部荒漠上,可以遮挡视线的障碍物就几乎没有了。只要把幽暗森林东边入口放一个团把守起来,剩下两个团去追,到时候我们两个团的人冲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打不过?我不相信他们俩还能一辈子在幽暗森林里面转悠了!”

  迷归路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四万你太聪明了!”

 

评论(20)
热度(314)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