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六)

·原著向

 

  这一年的圣诞节,荣耀官网新放出的公告显示,将赋予圣诞活动更具有竞技性的玩法:基本规则与前两年基本相同,不过今年的活动,玩家从拾取圣诞袜开始,头顶会出现半个小时的倒计时图标。除了满地图游荡着拾取圣诞袜获得圣诞节奖励之外,击杀头顶带有剩余时间的玩家后,击杀者背包中的圣诞袜数量将翻倍,头顶的倒计时也将刷新;而相应地,被击杀者的圣诞袜会在被击杀后清零。得到圣诞袜之后,玩家可以选择直接打开袜子获得随机奖励,也可以选择在倒计时半小时之后系统自动结算,届时玩家自身拥有的圣诞袜数量将翻倍。活动可以单人完成,也可以组队。组队状态下,结算时间一到,系统会自动将队伍内成员所拥有的袜子总数的两倍,取平均数分配给队伍中的每个玩家。

  由于袜子中能随机开出各等级的材料,因而已经组织了战队的各大公会也纷纷派出小号在荣耀大陆的普通地图拾取袜子。在找袜子的同时,大型公会更普遍的做法则是以人养人:安排特定的玩家作为被饲养者,同时其他玩家四处搜寻袜子,找到袜子之后回到特定玩家处作为“饲料”,给“被饲养者”补充营养。如此一来,某些玩家手中的袜子数量一时间竟成几何倍率增长,收获喜人。所以在平日冷冷清清的第一区普通地图上,一时间竟也冒出了许多人来,热闹了不少。

  张佳乐操纵着百花缭乱,游荡在幽暗森林中。

  幽暗森林是一片参天巨木遍立的森林,本来顶空的天幕就是灰暗的颜色,加之以林中繁茂的枝叶遍联,一时间遮天蔽日,使整片森林更显得尤为幽暗。只偶尔,有发光孢子发出的微弱荧光照亮一小片地面,又因为发光孢子过一段时间便会破裂,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从树下的蘑菇里重生浮空,所以同一块地面不可能长时间地亮着,这也使玩家更难在树林中辨别方向。幽暗森林之外,连接着西部荒漠。若以鸟瞰角度观察,一片翠绿和一片灰黄突兀地连接在一起,对比度虽大却也有些荒诞的美感在。突破林木重围,再穿过一片飞沙走石的荒漠,就能够抵达沙漠中心一个由马贼、盗匪和流寇组成的小镇,即四十五到五十级的练级区,沙漠贼窝。

  上一次在沙漠贼窝中为了辨别方向,张佳乐操纵着百花缭乱爬上了镇子中一根高高的酒旗杆。正爬到一半时,忽然整个房间“刷”一下暗了下来。张佳乐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又因为手劲略大将大腿拍红了而疼得他龇牙咧嘴。他将头弹出窗口,就见张家所在的小区紧邻的那条路上紧张兮兮地聚集了一群电力抢修工人,大概应该是道路拓宽工程在施工时,挖掘机司机一着不慎铲断了电缆导致全小区停电。等到电力恢复,再刷卡登陆时,百花缭乱早就摔死在了旗杆下面。

  从此之后,张佳乐只得每天去网吧吸着二手烟打荣耀了。

  将此按下不表,此时张佳乐便是在回了复活点之后,重新前往沙漠贼窝的路上。

  虽然圣诞活动已开,但张佳乐对于“自己能够碰巧捡到圣诞袜子”这种事已经不抱有任何期待了。至于击杀带有倒计时的玩家奖励翻倍——零再怎么翻倍还是零啊!

  树林中光线太暗,穿着一身棕色装备的百花缭乱的身影隐匿在丛林的投影之间,影影绰绰不可分辨。在一个绿皮哥布林摇摇晃晃迎面撞上百花缭乱,被他一个爆缩式手雷轰杀至渣的剧烈爆炸声渐渐消失后,张佳乐听到身后隐约有人踏在干枯树叶上发出的碎裂声,正向自己急速靠近。

  将百花缭乱的视角转向后方,就见一个狂剑士正向自己冲过来,而他头上赫然便是“落花狼藉”四个大字。

  张佳乐刚想向他打个招呼,谁知道落花狼藉似乎看也没看他一眼便径直从他身边跑了过去。张佳乐正愣神,只听见落花狼藉跑过去的同时,突然沉声:

  “快跑!”

  “啊?”不明所以的张佳乐向后方看了看,树林中一片幽深看不清楚,只听着“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似乎是正有一队玩家向这边靠近的样子。百花缭乱顺手扔了个燃烧弹过去,一片火光划亮森林上空的那一瞬间,后方的一群人现了形——张佳乐在看见的那一刹心中有如千万草泥马奔腾而过——岂止是一队!简直是一团!

  只见黑压压的一群玩家,头顶“霸气雄图”工会ID,气势汹汹地向这边靠近。

  “靠!”

  百花缭乱转身拔腿就跑,跟着落花狼藉一路狂奔。落花狼藉见他跟了上来,略微停了两秒,随即跑得更快了。

  “卧槽后面那群是什么人啊!”百花缭乱的小辫子在脑后一上一下地跳动着,兼以抓狂的语气,深切表达了张佳乐此刻难以言说的心情。

  “哦,霸气雄图的。”落花狼藉的声音听起来很淡定,还带着初见时的那股狂劲:“我把他们用来攒袜子的那个角色杀了。”

  张佳乐这才发现落花狼藉的头顶还顶着二十多分钟的倒计时。突然他似乎反应过来什么一般,大声叫起来:“卧槽那我干嘛和你一起跑啊!”

  “问你咯。”落花狼藉的话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不过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那一燃烧弹扔过去,他们估计把咱俩当成一伙的了。”

  “卧槽谁跟你一伙的啊!”百花缭乱义愤填膺。

  “你啊。”落花狼藉理所当然。

  “卧槽为什么啊!”百花缭乱累感不爱。

  “你看你名字啊。”落花狼藉意味深长。

  “所以你为什么要往我这边跑啊……”百花缭乱欲哭无泪。

  “缘分。”落花狼藉一本正经。

  “……”

  似乎注意到张佳乐受惊不小,落花狼藉笑了起来,补充道:“你刚才扔的手雷爆炸的时候,火光一闪,我顺着声音看过来,刚好看到你。”

  张佳乐泪流满面地将爆缩式手雷拖出了技能框。

 

  一路匀速的狂奔对角色的装备耐久度和角色自身的耐力都是一个考验,所以躲避追杀只一味地奔逃并不是个明智之举。落花狼藉和张佳乐都明白这一点,因此他们跑了没多久,便停了下来,躲在了一棵数人合抱的大树后。

  “他们人少下去了。”百花缭乱向树后探头看了看,“大概只有半个团了。”

  “别掉以轻心,估计是分散了来包抄咱们的。”落花狼藉仰头喝下了一瓶回复药水,“一开始更多。”

  “多少?”百花缭乱问。

  “大概……三个团?”喝下药水之后还是只有三分之二蓝的落花狼藉正慢慢等着回复,“我想七十个总是有的。”

  “……”屏幕前的张佳乐捂着脸,椎心泣血道:“所以你是为什么要往我这边跑啊……”

  “缘分。”落花狼藉依旧一本正经。

 

  “人呢!”

  迷归路是一个拳法家,也是霸气雄图工会此次圣诞活动在第一区幽暗森林地图的负责人,带着一个团的人在幽暗森林收集袜子。他和他的团员们奋战了半天,与蓝溪阁和嘉王朝的人经过半天的斗智斗勇而取得幽暗森林的收集主权之后,身上终于攒到了218个袜子。

  当他还在隐藏地等待收集到了袜子的人回来让他他击杀以取得翻倍奖励时,迷归路的游戏界面突然灰了。

  WTF?

  然后还没回复活点的迷归路就看到,一个头顶刷新了整三十分钟刚开始倒数的狂剑士,从他身边悠悠然走了过去,头顶ID:落花狼藉。

  我的两百一十八个袜子!

  草啊!

  迷归路迅速将自己被一个名为落花狼藉的狂剑士击杀的消息发在了工会幽暗森林袜子收集群中。之后他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仔细盯着落花狼藉离开的方向。奈何幽暗森林实在太过幽暗,大概五十步之外,随着空气中漂浮的发光孢子“啵”的一声破裂,狂剑士的身影彻底隐匿在了黑暗之中。

  出于击杀方便的考虑,幽暗森林的袜子狩猎团队并不在一个团队中,而是以迷归路在QQ群中的发言为指挥,各自分散行动的。这时距离迷归路最近的一个牧师终于赶到了。被复活起来的迷归路便带着牧师火速向着落花狼藉离开的方向追击而去。牧师身上本也带了一个袜子,正是在回隐藏地让迷归路击杀自己的路上。

  “他就一个人,跟我一起追!”忙活了一上午的迷归路出离的愤怒,可是刚跑了两步他就停下了。

  被击杀了的他现在身上没有袜子,所以此时就算追上了落花狼藉再把他击杀回来也于事无补,而他身边身上带着袜子的却是个牧师……

  迷归路仰天长叹一声,旋即在好友频道再次发飙:“动作都快点啊!不要牧师!”

  正是这一犹豫,落花狼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迷归路处的还是只有寥寥数人,而且,身上带着袜子的只有牧师。

  迷归路觉得额角青筋突突地跳。随着他的青筋一同跳着的还有他的企鹅。嘀嘀嘀嘀嘀嘀,十分烦人。

  迷归路点开群聊,结果被一片“我也是”的消息刷了屏。

  什么我也是?迷归路翻到消息顶端,最顶上的一条发言,写的是“我带着袜子,在前往隐藏地的路上被狂剑士落花狼藉击杀”。

  又是落花狼藉!

  此时的迷归路再也顾不上什么袜子了——他全团三十人,带着袜子的除了治疗全部被落花狼藉击杀了,哪里还有什么袜子!

  迷归路迅速地下达了组队的指令,带着已经到达了隐藏地的人向森林深处追去。

  “幽暗森林(1217,618)发现落花狼藉!”

  在团里又一个名字灰暗下去之后,群里传来了消息。

  “三队四队从北边包抄过去,五队从东路追,一队二队跟我从南边绕,有情况及时反映!”迷归路简单作了布置,便带着两队人往森林南边进发了。然而没过多久,五队的名字就一个接一个地灰暗了下去。

  “落花狼藉回我们刚才出发的地方了!”五队的一个守护天使团队发言,“他刚才就躲在我们队伍旁边,你们离开没多久就直接从后面跳出来把我们队伍最后面的人砍了!”

  “你们就不能抱团吗!警惕一点不行吗!”迷归路恨铁不成钢。

  “可是消息说的是(1217,618),我们向那个点追击过去了,没有想到他有胆子绕回来反击我们啊!”守护天使也很无奈:“我们准备不充分,一下子就被带走了一个,剩下的人本来已经组织好要和他对拼的,结果他冲得太猛,把我们队形冲乱了以后……”

  “真狂啊!”迷归路感叹,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家工会同样霸气冲天的那位来。但他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感叹,迅速调整了布置:“北边队伍拉开,但是确保视线里不要少于三个人,南北包抄过去,往刚才五队的点围拢!”

  “西北角零星有火光!我们有人在西北角吗?”队伍里突然有人叫了起来,“落花狼藉可能不是一个人!他很可能还有队伍!”

  迷归路示意众人安静,果然在密林深处听到隐约传来的激烈爆炸声响。

  “虽然有声音,但也不一定是……”迷归路话刚说到一半,团队里第三第四队中又连续有名字灰暗了下去。迷归路急了:“什么情况?落花狼藉有这么快的速度吗?”

  “是我们按照归路你的安排,从北面拉网快速靠回原点,结果被他从正面直接撞上来了!”三队的元素法师在团队里打了个哭脸,“冲得太猛我们根本挡不住啊!而且他上来之后特别有目的性,直接就找头顶还有倒计时的,我们这边远程和治疗比较多,在这么密的林子里远程根本伸不开手!结果他在外面故意被我们打到半血,卖着血一近身我们就完全撑不住了!”

  “……”迷归路有点头疼了,“这人究竟何方大神?”

  不管是何方大神,迷归路还是决定先向帮内高层报告一下。向第一区分工会的负责人反映了之后,又获得了整整两个团的支援。

  而上面给了他支援的同时,却又叮嘱他:“试探试探,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个大神级别的。如果是个大神,你看看能不能把人挖到霸图来。”

  迷归路瞬时间觉得,头更疼了。

 

评论(15)
热度(350)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