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三)

·原著向

 

  所有游戏的新手任务大多大同小异,荣耀也不例外。玩习惯了各种游戏的张佳乐果然用直升机一般的速度升到了五级。张佳乐得意地拍拍身边吴炜源的肩,引来还在四级挣扎的他一阵大呼小叫。

  所有的游戏自然都是副本升级最快,于是带着吴炜源升到了五级之后,张佳乐和他去通用技能师处学了几个技能,便又组了三个人,一头扎进格林之森了。

  第一次进入副本,自然步步为营,张佳乐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视角,找小怪熟悉着技能。

  就在他们一行五人前进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系统公告:

  一叶之秋,秋木苏,第一区格林之森首杀!

  身边的吴炜源看到公告,又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钟,登时叫了出来:“我去,才开服八分钟啊!这么快?开挂的吧!还是两个人?!”

  张佳乐也有一点惊讶。

  他玩游戏从来很容易上手。从前,无论什么类型的什么游戏,在他的手上,基本不出一礼拜便能被他玩出花来。荣耀入门不难,他很快也掌握了一些“技巧”,但是在这个副本中,他们一行五人还没有看到最终BOSS长什么样子呢,已经有两个人拿到副本首杀了。

  张佳乐生出了一点挫败感。

  而旋即他又安慰自己,也许他们是跳过了开头动画呢。实打实地等了一个开头动画的人就不要在意这种事情了嘛。

  但是没有留给他多少自我安慰的时间,一眨眼的工夫,又跳出来一条系统公告:

  第一区,暗夜猫妖首杀:一叶之秋,秋木苏。

  张佳乐扁扁嘴,不说话了。

  副本仍在继续,很快张佳乐就发现,连击产生的技能效果远远优于不连续的技能效果,而用技能攻击怪物身上某个特定的点似乎也有特别的作用,但是相当难做到——他们五个人之中,只有他才能将两梭子弹偶尔打到怪物的同一个位置。

  陆陆续续地,格林之森的副本记录已经被人刷满了,而张佳乐的队伍,在死了一个队员之后,也终于有惊无险地将最终BOSS推倒了,甚至还刷了副本时间记录的第四名。

  之后他们顺着系统提示,前往指定区域,一路风平浪静,别说暗夜猫妖了,他们甚至连一根猫毛都没看见。

  出了副本,队伍中的一个妹子似乎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撒娇般地抱怨了一声,声音软糯怡人:“哎呀,不是说前往指定区域有很大几率碰到隐藏BOSS的嘛,我几个朋友去刷全都说碰到了,就我没有,我的脸可真黑呀~”

  听到这话,张佳乐的脸色也很黑。吴炜源装着糊涂打哈哈,推说有事,便关闭了语音。

  “喂,我说,你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吴炜源戳了戳张佳乐的手臂,“要说脸黑不是你的问题啦,那妹子说了她自己也很黑的。”

  张佳乐操纵着他的角色在游戏中转了个圈,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话:“我要玩好这个游戏。”他看起来无比认真,显示屏的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更显得他的眼灿若星辰:“要玩得比谁都好。”

  吴炜源吓了一跳,一脸见鬼的表情:“我去,哥哥你不是吧,你早上还跟我说好好学习来着呢,我怎么觉得你接下来就是和这游戏对命的节奏啊?别吓我啊我胆子小。要是叔叔阿姨知道是我把你拉进坑里的还不得叫我爸我妈教训死我!”

  张佳乐斜睨了吴炜源一眼:“怕了啊?”

  吴炜源瞪了回去:“谁怕谁!”

 

  那天晚上,正当张佳乐和吴炜源练到十级开始刷蜘蛛洞穴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什么情况?”张佳乐双眼没离开显示屏,手上操作不停,先是用一个浮空弹将一只小蜘蛛打上了天,然后连着射出一串子弹将那只小蜘蛛一直射到了十步之外,子弹在空中几乎连成一线,场面十分漂亮。

  吴炜源站起来,扭头朝外面看了一眼,推了推张佳乐肩膀:“外面有俩警察,貌似是来打击黑网吧什么的,咱们今天要不就到这儿了吧。”

  “怕什么,这家店营业执照什么的都齐全着呢,又不是黑网吧。”张佳乐头也不抬。

  吴炜源继续抻着脖子张望:“要是真查起来,咱俩还未成年,拿着爸妈身份证来上网也不是好事……不好!我看到教导主任了!”吴炜源突然毫无预兆地拔了他的帐号卡,火速关机:“张佳乐快走,我估计是学校来查逃晚自习上网的了!”

  “欸?”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炜源从座位上拉起来,一路拉着往外跑。

  张佳乐同他跑到后门,突然停了下来:“等等啊我的帐号卡还没拔出来呢。”

  “管什么帐号卡啊再买一张不就好了!”吴炜源依旧拉着张佳乐,往外拖着。

  “我回去拿。你先跑。”张佳乐挣脱了吴炜源的拉扯,一扭头往回跑。吴炜源只得跺着脚,恨恨大骂一句:“没出息!不管你了!”然后一溜烟溜出网吧,沿着小路跑了。

  张佳乐跑回电脑前,看到屏幕上因为突然离了操作而被小怪咬死的百花缭乱,暗暗骂了一声,选择了退出游戏,拔出了帐号卡揣进了兜里。

  正当此时,他的肩膀却被人拍了拍。

  “这位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晚自习不上了吗?”

  靠。QAQ

 

  张佳乐蔫蔫地坐在教导处办公室里,对面是他面色不善的父母和一脸沉痛的教导主任。

  “男孩子贪玩是难免的,但是也要分清时间场合……”

  “我校的升学率……”

  “马上要摸底考试分班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松懈……”

  “张佳乐这位同学平常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但是……”

  ……

  张佳乐耳边嗡嗡嗡地响着。他的爸妈一脸尴尬,同他一起听着教导主任滔滔不绝的训导,而他本人则根本不敢抬起头看爸妈的脸色,更不敢想回家后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将手从膝盖处慢慢挪到了大腿侧,隔着裤子口袋摸着口袋里卡片的圆角。

  好不容易,张家一家三口听完了教导主任的训诫,被放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张爸爸一言不发,闷头走在前面,张佳乐则低着头,垮着肩踢踢拖拖地在后面跟着。张妈妈看了看张家爷俩,叹了一口气,伸手就去拎张佳乐背上的书包。

  张佳乐吓了一跳,浑身一颤,被张妈妈狠狠摸了摸脑袋。

  “你呀……”张妈妈拉着书包带,伸手一拽,将张佳乐连包带人都拉进自己的怀里,手臂一舒便挽住张佳乐的肩膀:“妈妈知道你从小自己就有主意,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妈,我想玩荣耀。”张佳乐突然停下了脚步。

  “嗯?”张妈妈一愣,“你今天在网吧玩的那个?”

  “嗯。”张佳乐的头几乎埋进自己的领子里。

  “不想上学了?”

  “……”

  “那你以后做什么工作呢?”

  “游戏代打……”

  “你是想把这个游戏当作工作?”

  “有点想……”

  “那你能养活自己吗?”

  “我……”

  “没想过?”

  “没……”

  “张佳乐。”张妈妈突然郑重其事地叫了他。她双腕搭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手掌包裹着张佳乐的两颊:“爸爸妈妈只是希望你能活得幸福。我们家只是普通人家,给不了你一辈子的安稳,你自己的人生还得靠你自己去努力的。荣耀再怎么吸引你,那毕竟也只是个游戏,不能吃不能穿,你以后要养活自己,靠的不会是它的。”

  “我知道了……”

  

  那天回家之后,张佳乐将口袋里的帐号卡放进了抽屉最里层。而之后的生活,规律得有如上了发条。他每天起床上学,回家睡觉,两点一线的生活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在网吧被抓那个小插曲。

  但每次在那条路上看到广告牌上“荣耀”两个字的时候,张佳乐还是不免会稍稍停下脚步一两秒,头脑中全都是广告牌上那个男性弹药专家自动手枪里冒出的光影。纵然风吹日晒之下,广告牌上的图案不免积尘褪色,但是那两个人物的笑还是那么恣意而骄傲,让张佳乐竟然生出一丝丝羡慕。

  之后,那块广告牌上荣耀的广告终于被某品牌保温瓶的广告所替代了,后面还轮番地换成了感冒药和精品女鞋。

  当在上学的路上发现荣耀的广告不在了的时候,张佳乐的头脑也跟着一片空白。而接下去的一个学年他都在淡淡的惆怅中度过,教同年级暗恋他的女生们每天都直捂着胸口感叹忧郁的张佳乐的还是毫无理由的颜值爆表。

  就这样,张佳乐的整个高二平淡地走到了结尾。

  然而在他高二快结束的一天,那块广告牌又空了。

  第二天,当他再习惯性地瞥向广告牌的位置时,他却发现,广告牌上,有了新的内容:

  荣耀职业联盟比赛第一赛季,巅峰对决,即将火爆开启。

  广告牌正中还是巨大的“荣耀”图案,上面的人物却换了。广告牌靠右的是个肌肉精悍的拳法师,双手戴着拳套,上面似乎还燃烧着熊熊烈焰;正下方是一个术士,长发自黑色的斗篷中月光一般流泻出,尖尖的耳朵若隐若现;上方站着一个青面驱魔师,手执镰刀,下颔高高扬起;而左侧的则是个手执战矛的战斗法师,笑得一脸张狂,仔细看起来甚至带着些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意思。四个人物身边标注着文字,似乎是他们的角色名——大漠孤烟,索克萨尔,扫地焚香,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在自己还没见到最终BOSS的时候,就拿下了副本首杀和隐藏BOSS首杀的一叶之秋?

  既然如此,那个和他一起的秋木苏又去哪了?

  不过,张佳乐很快就注意到一个词。

  荣耀职业联盟。

  职业联盟!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盯着广告牌愣了好久,突然大笑出来:“这真是,太好啦!”

 

评论(20)
热度(30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