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二)

·原著向

 

  那是张佳乐十七岁,哦不,十五岁那年的雨季。

  那时他还在市里一所中等的学校念高一,成绩不是很好,却也不差。

  张佳乐的家离学校挺近,所以他不住校,每天小辫子一翘一翘地走路去上学。他所就读的高中和初中在相邻的位置,数年来他上学路上都会路过一个大型广告牌。内容从初中时候的洗发水,变成某个新近上映的电影,再变成某高档品牌轿车,以至于某牌子以天然无添加为卖点的原味酸奶等等。而等他将刚升上高一的某天再看的时候,广告牌又空了。

  看花哨的广告牌作为张佳乐枯燥上学路上的一大乐趣,广告牌上的内容自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张佳乐。比如他半年中不经意买的洗发水全是广告牌上那个牌子的,比如他还是忍不住去电影院看了那部还是脱离不了狗血情节和粗糙特效的国产片,比如他每天的早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加了一盒原味酸奶……张佳乐想,还好他不是富二代,否则买了那辆车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这天,张佳乐依旧小辫子一翘一翘地走路去上学。

  路过广告牌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朝广告牌瞥了一眼。

  前两日还是空白的广告牌,一夜间铺满了色彩。

  新上了牌子的似乎是一个游戏的开服广告,“荣耀”两个大字醒目地印在广告牌的正中央。

  广告牌上这次登出的广告效果相当绚烂。黑色背景上,雷电与火焰激烈碰撞所迸发出的绚烂花朵灿烂夺目,而两个漂亮的人物,一男一女,便站在“荣耀”二字的左右。右边的那个扛着重炮火箭筒的长发妹子……呣,胸很大,腰很细,颜很正。而左边的那个男性角色则身穿皮质短风衣,戴着护目镜,腰上系着层层叠叠的子弹包,一脸的轻快戏谑。他右手执着一把枪口喷着灿烂火舌的自动手枪向前比划着,左手正张开,指缝间夹着几枚手雷,仿佛下一刻便要丢出广告牌一般,在一股火药的硫磺味儿之中又显出几分潇洒来,简直就像之前那部枪战电影里的男主人公。

  张佳乐歪着头盯着广告牌看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上课时间快到了。于是他便也就转头加快了步子小跑着去学校了。

  很不幸的是,虽然张佳乐是小跑着去学校的,也许因为他在路上耽搁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他还是在上课铃打过之后的那几秒才跑进了教室。在老师略带些埋怨的眼神中,张佳乐一路低着头冲进自己的位置坐好,掏出课本的同时探头去看同桌的课本正翻到的页码。

  张佳乐迟到引起的三两动静很快平息了下去,老师在讲台上一张张放着幻灯片,时不时还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着什么。这时后座的男生突然用笔杆戳了戳张佳乐的背。张佳乐正要回头,却听到老师的声音:“张佳乐,这道题你上来做。”

  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恶狠狠(自以为)地瞪了后座的男生一眼,撇撇嘴上讲台前拿了一支粉笔。

 

  下课后,张佳乐后座的男生终于光明正大地腆着一张笑脸凑了过来:“张佳乐,最近新出了个游戏,你去玩不去?”

  “走开走开。”张佳乐伸手将后座男生的头推到了一边,“吴炜源你都被我虐了多少年了,还没被虐够啊?”

  “这不是想着要开新游戏了我过来抱你大腿啊!”男生哀嚎着,同时双手开始上上下下寻觅张佳乐身体方便他下手的地方,死皮赖脸到令人发指,兼有刷新了张佳乐对“下限”一词的认知——在他认识叶秋之前。“张佳乐~佳乐~乐乐~小乐乐~”

  “你妹啊!恶心死了!走开走开走开!”张佳乐奋力挣脱,伸手把脑后被折腾得有些凌乱的小辫子拆了,重新绑了一遍,嘴上叼着他黑色的毛线皮筋,含含糊糊地说:“刚升高中你就这么闹腾啊?到时候摸底考成绩惨不忍睹分进差班,小心被你爸妈约谈啊。”

  吴炜源扑过来抱大腿之贼心不死,见张佳乐一脸凶恶只得以怀柔政策迂回前进:“张大神~你可是大神啊~什么游戏到你手里被你玩得精通还不是三两下的事情嘛~张大神~大神你就带带我呗~看在咱俩同个小学同个初中同个高中的份上……”

  张佳乐依旧一脸厌弃地看着吴炜源,半天闷闷地用鼻音哼出一句:“说吧,什么游戏?”

  “荣耀!”吴炜源的脸上瞬间放出了光彩,“今天晚上八点开服,到时候一起去网吧呗!”

  “八点?晚自习你不上啦?”张佳乐一脸见鬼地看着吴炜源,“你自己去吧,我可没兴趣。”

  吴炜源大叫着:“别呀别呀,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两张帐号卡!”说着,他变戏法一般掏出两张崭新而精致的帐号卡,递给张佳乐一张:“白送你一张,到时候大神带带我就好呀!”狗腿程度堪比抗战片里的白胖翻译官。

  “荣……耀……”张佳乐低头看着手中的小小卡片,眼前浮现的却是这天上学路上那广告牌上神气活现的男枪手和巨大的在阳光下发着光的“荣耀”二字。

  “好吧,舍命陪君子了。”新绑好的小辫子骄傲地一甩,张佳乐将那张帐号卡揣进了兜里。

 

  这日天刚擦黑,便见两个少年在一堵墙下徘徊不止。

  “怎么还得翻墙出去的!你的创意简直都掀开你的脑门儿冲破你的天灵盖直上云霄了好吗!”张佳乐抱着书包小声抱怨着,“而且现在网吧上网都要身份证的吧!咱们还没成年,你就算溜出学校又怎么进得了网吧啊!”

  “看我的~锵锵~”吴炜源从书包侧袋掏出两张身份证,“我把我爸妈的身份证都偷出来啦哈哈哈,保准进得去!”

  张佳乐看得目瞪口呆:“准备的很齐全啊你!”旋即他反应过来了什么一般,突然斜瞟了吴炜源一眼:“你不是打算给我你妈的身份证吧。”

  吴炜源伸手拽了拽张佳乐的小辫子:“我又没有你那么长的头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呗。”

  张佳乐扁扁嘴,一下打掉吴炜源的手:“手拿开手拿开。”

 

  两个少年鬼鬼祟祟推开网吧的门,瞬间扑鼻而来的烟味呛得张佳乐直咳嗽。他俩拿着身份证去前台登记上机,昏暗的光线下,前台小妹头也不抬便收了身份证、手脚麻利地登记在册,反手将两张上机卡递了回来。

  张佳乐接了上机卡,找到位置,刷卡开机。网吧的键盘兴许是太久未经清理,触手黏腻,缝隙中还藏匿着各种污垢和碎屑;不过鼠标倒是新换的,手感轻盈舒适。

  荣耀开服算是网络上一件不小的事情,因此这个网吧也赶着时髦,在桌面的最显眼处放着荣耀的客户端。张佳乐点开图标,电脑瞬间黑屏。

  “你妹!”张佳乐刚骂了一句,却突然见和帐号卡、广告牌上一模一样的两个大字出现在了屏幕正中:荣耀。

  这是什么游戏要把开场动画做得像电脑死机一样啊!

  张佳乐忍不住一阵腹诽。

  接下来,展现在他面前的确是一个恢弘的荣耀大陆的史诗般的画卷。

  张佳乐并没有像大多数玩家那样直接跳过开场的动画展示。他仔仔细细地看着在他眼前展开的一个个场景:从新手村到格林之森,从蜘蛛洞穴到骷髅墓地,从冰霜森林到埋骨之地……等他把荣耀自带的首次启动自动播放的CG动画从头到尾看完,他身边的吴炜源早已操纵着自己的角色满新手村乱跑了。

  “张佳乐你好慢啊,我都三级了。”吴炜源探头看了张佳乐的屏幕一眼。

  张佳乐却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咧嘴一笑,露出有些尖的虎牙:“反正待会儿你就要被我超过去的,趁现在多得意一会儿吧。”

  刷卡登陆,新建人物,然后取名,载入,开始游戏。

  张佳乐有点懒,所以在看到人物可以直接扫描玩家脸孔这个选项时,他毫不犹豫地选了下去。至于取名——张佳乐得意地笑起来——

  我可认识一百种花呢。

  百花缭乱。确认。新建人物成功。

  一个长着十五岁的张佳乐稚嫩脸孔的少年,顶着“百花缭乱”的ID,出现在了新手村里。

 

评论(12)
热度(453)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