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忍冬(一)

·原著向

 

  “嗯,那就这样吧,麻烦你了。”

  张佳乐将签好字的合同向对面一推,双手撑着写字台,慢慢站起身来。台板触手冰冷,微凉的触感有如蚂蚁一般微微咬啮着他的指尖,并顺着他的胳膊一路往上爬,在空调房里激出他一串鸡皮疙瘩。

  他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西装,发际线略高的额头在冷气开得足足的房间里依旧带着一层薄薄的汗:“张佳乐,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现在第八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个时候退役无论是对百花战队还是对你自己都……”

  “不了,谢谢,就这样吧。”

  张佳乐打断了百花经理的话,并挥手表示他并不想再听下去。看着一脸惋惜却再不说什么话的经理,他眯着眼,安慰似的笑了笑:“这下可真是要说再见啦,别太想我哦。”

  他转过身,左手拖上早就放在脚边的拉杆箱,右手伸出三支手指比成一把枪的形状,手腕一抖一提,向侧边轻轻一瞄又收了回来,正是百花缭乱换弹夹的动作。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轻快而俏皮的动作,百花经理却觉得张佳乐的背影在那一瞬间,看起来满是疲惫。

  

  走出百花俱乐部大厅的一刹那,室外并算不得滚烫灼热的阳光翻滚着将张佳乐的身躯包裹起来。张佳乐一只手拉着他的行李箱,仰头对上K市夏日午后的阳光。他额前微微出了些汗,鬓边的碎发在脸上黏作两三绺,脑后的小辫子软软地垂在背上。

  K市有“春城”之称,值此盛夏,阳光也比别处温柔。然而就算是春城,夏季的阳光终还是明晃晃而刺眼的。因此,当张佳乐眼前一黑,以至于他觉得自己的双眼几乎真·被晃瞎的时候他还是闭上了眼,顺便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靠——早上,心情低落的自己一个没注意,一屁股把新买的墨镜坐坏了。怪我咯?好吧,的确怪我。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因为盯久了太阳而酸痛不已甚至泛出了生理泪水的双眼,摸出手机,输入四个数字解了锁,接着点开信息编辑栏,熟练地在收件人一栏输入一个号码,动作流畅漂亮。

  然而在他输入最后一个数字之后,他却停住了手指。他盯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手机屏幕便自动暗了下去。这个时候,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着退格键,将那串数字一个一个删除了。

  说些什么呢?

  我退役了?

  我有点累?

  我不甘心?

  我很害怕?

  对不起我做了逃兵?

  张佳乐认命一般笑了笑,将手机随手揣入兜里,拉着行李箱迈开了步子。

  发什么都是没必要的。

  何况,那早已是个空号了啊。

 

  张佳乐不会开车。

  他一共考过三次驾照。但这三次考试无一例外,毫无悬念地挂了。

  所以没有驾照的张佳乐缩在百花俱乐部传达室屋檐的阴影里,等了四十分钟,终于拦到了一辆的士车。

  的士司机很热心地下车帮他将行李放入后备箱,在他礼貌道谢的时候,年轻的司机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惊喜地大叫:“张佳乐!”

  张佳乐一怔:“啊?有什么事?”

  的士司机显得十分兴奋:“真的是张佳乐大神啊!我以前一直只能在电视里看转播的你的比赛,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真人了!”司机愈说愈激动,说到高兴处他甚至伸手向空中虚开了一枪:“我可喜欢你啦!从第二赛季开始,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看!你可是我们K市的荣耀呢!百花缭乱,那是多么帅!嘿!”。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一路小跑回驾驶座翻找半天,找出一本发票本和一支笔,几乎是颤抖着将纸笔递了过来,双眼闪亮亮,语气热切:“大神麻烦给我签个名好不好!对了,能不能多帮我签几张,我那帮哥们儿都可喜欢你啦!”

  张佳乐沉默了。

  司机还以为是自己的要求惹得张佳乐心生不快,连忙改口道:“哎呀对不起大神!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了,一张就好,一张就好!”

  “没关系的,刚才是我走神了。”张佳乐向司机做出一个标准的、不知练习了多久的微笑表情,伸手接过司机的发票本和笔,一连签了六七张,复递还予他:“这些够吗?”

  “够的够的!”司机咧开嘴笑得一脸灿烂,看上去颇有些狗腿地为张佳乐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大神您这边坐!今天这趟我不收你钱!”

  看着司机的笑脸,张佳乐的微笑却保持不下去了。害怕被人看穿一般,他慌忙低头钻进了副驾驶室,尽量维持着自己声音的平稳:“那真是麻烦你了。”

  司机为张佳乐关上了车门,颠颠儿地蹿回驾驶室:“是荣幸,怎么能是麻烦呢!大神去哪儿?”

  张佳乐仰头靠在靠背上闭上眼:“先四处转转吧。”

 

  傍晚时分,张佳乐终于拎着行李推开了家门。

  屋里空无一人,由于太长时间无人居住,蒙着家具的白布上已蒙了厚厚一层灰尘。屋外的斜阳透过落地窗在地上投下斜长的影子,温暖的光线裹挟着翻飞的灰尘,一直蔓延至张佳乐脚下。

  轻轻带上房门,张佳乐没有脱鞋,放下了行李径直便走进卧室。他打开灯,几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时间屋内橘黄的灯光和屋外橘红的斜阳交织成一个颜色,光影打在他身上,将他本就不那么黑的头发也染上了一层橘色的光晕。

  这里还是两年前的样子。

  张佳乐伸出双臂,仿佛拥抱虚空一般高高地举起了双手。他闭上眼,身子向后一倒,整个人便一头栽进了他身后依旧蒙着白布的柔软的床。

  旋即,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张佳乐捂着磕到了床头的脑袋坐了起来,紧接着又被漫空翻飞的、积攒了两年的灰尘呛得咳嗽不止。

  “靠,偶尔文艺一下都不行吗。”小声咕哝着,张佳乐不情不愿地捂着鼻子离开了房间,翻出拖把抹布,辫子一翘一翘地开始打扫卫生。

  退役了,日子照样是要过的。

  没有离了什么人或是什么事不能继续的生活。

  无外乎,是习惯与否而已。

  而自己,不应该早就习惯了去习惯新的生活吗。

  什么两年前不两年前。

  去死吧。(ˉ-ˉ#)~

 

  张佳乐将屋子基本打扫干净的时候已近深夜。

  习惯职业生活的他当然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但是退役后的第一天,堕落的宅男生活便已经将他从里到外侵蚀了个透。他趴在终于整理得干净清爽的床上,抬头瞪着天花板。因为窗帘已被拆下换洗,窗外的月光便毫无遮拦地洒在地板上,仿佛流淌了一地的水银。

  无聊透顶,却怎么都睡不着。

  一定是窗帘的错。

  于是百无聊赖的、恢复宅男身的张佳乐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揉着仰了太久有点酸的脖子,从一边的柜子里翻出包不知过期了没有的金银花,烧了些热水泡了一杯,然后打开了电脑。

  开机,联网,登上矮胖企鹅,紧接着是连成一片响起来的“滴滴”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吓人一跳。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退役的消息应该已经被经理告知外界了。

  “张佳乐你不是吧!第八赛季都要开始了你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就退了!虽然我大蓝雨是最棒的但是方士谦都退了你不正好努力一把嘛!不过我跟你啊说你真把我吓了一跳一大跳你知不知道!队长都说想不通!当然我们英明神武的队长是不可能被你吓到的!张小辫你不是因为三亚才退的吧?这你可要向我学习了啊看我也不是每个赛季都能拿冠军啊但是我照样那么犀利飒爽英俊潇洒卓尔不群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今后你可别羡慕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这个咱们开个房间打两把怎么样来PKPKPKPK……哦对了你退役了打算做什么去啊?提前进入老年生活吗?要不要来G市玩啊如果在夏休期来的话我全程做地陪哦我告诉你G市的小吃可好吃啦有肠粉双皮奶水晶虾饺流沙包……”

  张佳乐呻吟一声,扶着额头关闭了漫空飞舞着黄少天唾沫星子的聊天窗口。显示屏上的光投映在他隽秀的脸上,把他的脸色映的愈发苍白。他一个一个地点开消息提示,鼠标在他的操纵下有节奏地发出着“咔嗒咔嗒”的清脆声响:来自联盟各处的消息提示,虽不及黄少天那般冗长,粗略一看,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有近一百个。现役的或是退役的,平时熟络或不熟悉的选手纷纷发来消息,有问候的,有询问原因的,也有插科打诨试图转移话题安慰提前进入老龄生活的他的(?)。

  “张佳乐啊,不就是又被王大眼打爆了吗,你至于就这么退了吗。当年你对着哥那小辫子都能翘起来,现在怎么萎了?”与旁人相比,叶神的问候依旧如此特别,引得张佳乐忍不住恨恨地砸键盘一般回了一句:

  “叶秋你妹!”

  出乎他意料的,对面的那人秒回了他。

  “哟,还活着那?”

  “……”

  张佳乐头上的青筋在跳:“我还不至于一退役就要去死吧……”

  “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啊。”

  紧接着,叶秋就突然在职业选手群里冒了出来:

  “张三亚活了,有问题的抓紧啊。”

  不知在心里第多少次问候这位叼着烟一脸嘲讽的荣耀第一人,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心很累。跟叶秋这种禽兽在一起果然是没有办法好好沟通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职业选手群瞬间炸了。一大票人@百花缭乱,张佳乐闭着眼睛都知道是来问他退役原因的。他看也不看,点了右上角的红叉。点了红叉犹嫌不够,他又点开设置,屏蔽了群信息,之后才开始处理其他人早先发来的消息。

  林敬言的,肖时钦的,楚云秀的,甚至还有王杰希的和方士谦的……

  张佳乐机械地一条一条点开,再一条一条关上,一时间竟说不清心里什么感受。

  他并不是不知道外界怎么想他。

  张佳乐退役?开玩笑呢吧!在刚过去的第七赛季表现近乎完美的张佳乐,新获亚军两个月还不到的张佳乐,职业生涯尚处于巅峰阶段的张佳乐,第八赛季因微草方士谦退役而极有可能夺冠的张佳乐,怎么突然就退役了?何况若是他自觉状态下滑,如他这般闪耀着的明星选手,一般为了方便战队调整,在第七赛季结束时便应当在新闻发布会上轰轰烈烈地当众宣布退役了,怎么会在新赛季正要开始的时候,就这么默默无闻地退了呢?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累了。

  他撑不下去了。

  他快崩溃了。

  处理完九十多个联系人的消息,张佳乐苦笑了一下。

  看吧,自己拼了这么多年,最终好歹还是在这个小圈子里面留下过一点痕迹的。以至于到最后自己走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能来送一送。

  可是还是不甘心啊。

  然而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张佳乐闭上眼,四仰八叉地一头靠上椅背:

  认命吧。

  有这么多人见证了你的离开。

  虽然里面没有他。

 

  胖企鹅的位置最后一条闪烁着的消息来自韩文清。

  张佳乐例行公事般点开,目光却在扫过其中内容的一刹那停滞了。

  “我知道你要的是冠军。”

  是啊。我想要冠军。

  岂止想要。我可是非常、非常、非常想要啊。张佳乐苦笑。

  可是想要冠军的又何止他张佳乐一人?在荣耀这两个闪烁着神圣金色光芒的大字之下,哪个职业选手不以冠军作为自己最大的梦想和最高的荣耀?

  连做梦都想捧起那个奖杯呢。

  可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与他的梦想擦肩而过了。

  从第五赛季开始,他一个人扛着两个人的梦想——即使是他自作多情——加速燃烧着自己。从第五赛季的硬撑到第六赛季的无措,再到第七赛季的疯狂,他一路冲在最前,用百花缭乱所发出的光芒指引着全队的前路,已经整整两年半了。这两年半里,他加倍地付出自己的心血,又打掩护又打主力,一个人拖着全队往前奋力冲刺。他日常训练异常刻苦,在他人休息的时候自己加训,甚至在夏休期队友都回家的时候还一个人留在俱乐部,将过往的比赛一遍遍复盘,考虑着自己打法的更多可能;他在场上打出一片百花缭乱的绚烂光影,再把自己也变成撕开那一片光影的利剑,他甚至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有着狂剑气质的弹药专家——却最终,还是错过了近在咫尺的、百花的荣耀、他的荣耀。

  微草击溃的是百花还是他张佳乐?他已经分辨不清了。

  尽管心中百转千回,张佳乐却只用一串省略号回了韩文清。

  “来么?”

  霸图好汉单刀直入,简单的两个字却在张佳乐心头重重敲了一下。

  去么?

  开玩笑般不负责任地退役之后,旋即宣布在别家战队复出?

  他的鼠标旁边就是荣耀客户端的图标。

  但他在那一刻,却觉得他连点开那个图标的力气都没有了。

  更何况,那张陪伴了他整整九年的卡片,已经不在他的口袋里了。

  张佳乐略略犹豫了一下,反复组织着措辞,终于敲下了一句话。

  “我考虑一下。”

 

评论(46)
热度(122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