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然不畏冬——忍冬Repo

长评写得比原作好系列。
扑通一声跪下来,问你娶不娶我!!!

卡洛琳/后会有期:

岂无雪伤丛,凛然不畏冬。


持卷读忍冬,我看一位坚韧守本心者写另一位坚韧守本心的人的故事。


谢您二载匠心。


 



趁这段时间休息,终于把一直想写的长评写出来了。


从来觉得愿意静心恒心写正剧向大长篇的作者可敬,更不必说忍冬两年又半三十五万字。


 @齐泱 老师真的是很温柔亲善的人了,还有才气恒心,谢谢您曾赠读pdf,冒昧作长评聊以感谢。



 


最初接触忍冬应该是在今年十月份,那时刚入坑不久,悄悄开了个推书帖,评论几乎每一条推荐都会提及忍冬。


佳文不容错过,于是试着搜了搜独立tag,戳进去被洋洋洒洒八十六章惊了。作者笔下葳蕤,还能恒心写此长篇,翻到后记与repo得知忍冬创作纵贯两年又半,全文浩浩三十五万字。我一个偏好短打的选手,一向是佩服长篇作者的,尤其是原著向长篇同人,考据太多,进退掣肘。愿意潜心求索原著细节,为他们构筑九年完整世界的心就该敬了,何况还写得那么多,那么好。


后来更因为机缘得知作者齐泱老师是一位这么亲善温柔的人,说话斯斯文文,认真起来依旧斯文,然而句句条理明晰,掷地俨然金石声。不过一开始的了解还停留在太太真是温善可亲还特别热心助人,被赠读pdf时感动得无以为报,只想着读完一定要认真写篇长评,将双花将忍冬将作者好好吹上一吹。而《忍冬》写得匠心,作评自然不能潦草附会,一直想静心好好一读,奈何阅读时间太碎片化,就一直拖到如今。


也幸而没有匆匆动笔,时隔三月再读,又有许多新的话想说。本子早已寄到家中,然而时差党在捧读纸质书一事上向来很没人权,摸不到本子无法返图,只能委屈各位在这里看我纯文字絮谈。


 


【笔法】


《忍冬》起笔就非常引人入胜。


从张佳乐退役写起,间或一段插叙,过去未来双线并进。这种写法很有张力,神采飞扬反衬惨淡颓靡,心死如铁回看少年意气,一张一弛间强烈对比。张佳乐人物的艺术性在何处?除开他在体育界竞技界的代表性和“失败的英雄”的人物定位,就是他这个人本身各类元素的强烈碰撞与融合,所谓温柔共灼目,鲜软且坚韧。而双花的初遇太盛大太美,张佳乐职业生涯的起点太高而坠落与碰壁太惨烈,十八九岁的试剑少年狂与二十岁后的催折风霜列在一处,造就了叫人椎心泣血的悲剧性。


《忍冬》的写法真的是一种极佳的呈现方式。


而且是选择最哀丧最惨痛的第七赛季决赛后开始,那个时候的他多孤独啊,独木支起百花走了两年,全线双核的年代里心神契合的搭档不再身边,重压之下烂漫锦花焚作灰,他又将灰烬投回火中企图再燃烧一次,然而还是惜败,还是擦肩。《忍冬》写他崩溃退役,写他在家中忆故人,怎么能不忆呢?那个时候的他孑然一身,已经榨尽最后一丝力犹自不知道如何救百花酬他的冠军梦。那时候他还没有霸图的新队友,还找不到往后的路。


他当然会想孙哲平啊,想他、他们的十八九岁,他们最好的年纪,落花踏尽游何处,意气堪倾百尺楼。


他怎么会不想孙哲平呢?


于是他回忆,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双花往事自然而然地铺开。


而且这种写法除了对比之外还很有悬念,原著只说他们如何相遇,只写他们几场比赛,他们如何相爱的?作者会作何安排?忍不住就要一口气读过去。


感叹一声忍冬里那时的他们真可爱,小年轻搞对象太可爱了!有些细节真是不能更萌,少年乐真是既活泼又害羞,和孙哲平讨扇贝倒是很直接嘛!而且很出息,还会偷偷买酒……


再谈文笔,泱泱文笔已经有太多人夸了,这里就不列句做鉴赏,不然谈起来可能收不住。


齐泱太太写景,感觉好写月色,好写灯火,或星河或晨雾,多是恬淡静谧的意象,同她行文笔触给人的感觉一致,婉丽而娓娓道来,你且坐,且用茶,且听我说。


忍冬的故事如一首大曲,散序、中序、最终入破,繁音急节里奏出七十章往后迭起强音:再见繁花血景一役、四度折戟第九赛季、与他们最终再遇。而若是将文笔做个比喻,看双花一路走来,仿佛是在听一根音色极清亮的琴弦独震长鸣,偶尔写景写群像有和弦三两声,更多时仍是它孤自鸣奏。五赛季前间关莺语,七赛季时如泣如诉,而行至九十赛季,高潮处急锐地近乎崩裂。


它在几案上独自震鸣,独自低吟浅诉,窗外月影移踪,它在寂静屋宇内被人婉转拨动。


很孤独,自歌自唱,却未曾止歇。


大概是一个作者的心绪与本心?


也许妄自揣度,但我读忍冬时的感觉大抵如此了。


 


【具象与共情】


个人觉得,原著向正剧故事很大作用便是补全未提及的经历,扩写原著相关片段,尤其是补全心理描写。这真的很考验作者对人物的理解与把控了。


《忍冬》真的做得很棒。


比如第七十一、七十二章分别从双花双方视角切入,补全了再见繁花血景一战两人的心理描写;七十三章写百花主场对霸图,原著情节看得人催心伤臆,而忍冬补全了他的心绪,苦痛推的更深一层,光华也更增几分。


面对观众席上百花粉的如潮诘骂,他甚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委屈”。


张佳乐这个人,对谁都很好,就是对自己不好。


纵览他在原著中的事迹,其实不难看出他一直不想愧对任何人。而且他总容易把错归咎在自己,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自己不够努力,自己离开了,没带百花拿个冠军。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善良,善良到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抗,许多关键决策甚至宁可自伤,五到七赛季自我耗竭、为百花塑新神的方式是当着群情激奋的百花谷玩家向于锋开一枪,面对旧日粉丝的攻讦乃至殴打处处退让。


他不想伤害任何人。


这真的是让人敬服又喟叹的善良了,不伤害任何人,只伤害他自己,旁人无法指摘。这份善良并非因为畏惧或怯懦,它以张佳乐这个人的坚韧做支柱。


而这份善良在《忍冬》七十三七十四章被诠释地淋漓尽致。


我们只看到张佳乐被诘骂、只知道他被保安打了一拳,知道他棒极了地说出一句“为了冠军,我要赢。”但那些他强压下去的心绪呢?他难过嘛?他比赛的时候伤处会疼吗?他做出MVP完美操作的时候内心在想什么?


这就是忍冬带给我的强烈共情之处了。


谢谢齐泱太太写出乐哥与邹远的对话。总有人看见他的努力吧,总有人心疼他的吧,总有人知道他做到过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吧,在全职的故事里,总有人能为他……鸣一声不平吧?


所以写泱泱写这段对话与邹远回忆,这段情节不在原著里,却合乎情理。就像文学中某个花环的隐喻。冷酷些想,也许它是凭空添上的,但它就在那里,温暖鼓舞,慰藉无数。


 


还有七十五章写第四亚,写张佳乐“胸腔里一片空空的麻木。”


太太说她写这章的时候心也痛,发现痛到极致,不就是麻木吗?


原著里张佳乐说:“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又是契合。


谁会愿意习惯失败,还是功败垂成的失败,谁会甘愿一直亚军与亚军,但事实铛然砸下,又能如何?


痛得麻木,习惯了,接受失败,但还是很想赢。


《忍冬》此处对张佳乐的解读,真是再好不过了。


 


而七十六章,太太说她写忍冬为此幕,我觉得,真的应该有很多人都很期待这一幕。


那两句“加油。”“嗯。”太让人伤心了。《忍冬》里的乐真勇敢,他追出去了,站在走廊尽头喝住他。


一切都会变好的,双花都会好起来的。


岂无雪伤丛?凛然不畏冬!


他们兜兜转转,终有并蒂花开。


原著没有写,但我一直相信。


所以谢谢您。


 


有句我很喜欢的歌词,说的是“此刀不穿肠便不得开刃”。


这几章读来只共情已是很郁结苦痛了,我也是写字的人,写这种桥段从来自伤,不敢想象您当时的心绪。


 


翻来说孙哲平。


原著五百余万字,孙哲平的出场可以说相对是很少了。原文寥寥几笔将他的性格勾勒的很好,但背景与经历多有空缺,本该是个有大段留白的人物。


他不该是个面目模糊的人,身上不该只贴一个单一的、标签化的狂。他被赐予的,他所承受的,他消失在大众视线后的经历,他为什么回来,这些都是需要揣摩的东西。第五赛季离开,第九赛季重回大家视野,他的心境究竟经历了什么转变。狂是这个人物从一而终最显著的特点,其他情绪潜藏其下,这种转变因为变得很隐晦,但正因为隐晦,才别有深究的价值。


《忍冬》恰到好处地赋予了他背景,以工笔描摹了曾经第一狂剑骄狂外表下,那个可能的孙哲平。


也会愤怒,也会茫然,也可能近乡情怯。


以六十一章举例,与嘉世一战后他发现手伤自己以无法回避,于是在队员们觥筹交错的时候独上天台,阖上的门后言笑喧嚣,他的张佳乐依旧那么神气,开开心心的喊留一留这个留一留那个好吃的我要给大孙打包。


他一个人在天台,想职业选手的寿命,想如日方升的百花。


泱泱此处落笔真的细腻了:首先他曾知道因为打法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不长,但这种担忧曾经显得很远,他“从未想过这一天竟然到来的这么快”。


于是他有一瞬的茫然无措,然后他想百花。


此时这人的狂气便激涌而出了:愈加煊灿蓬勃的百花不能折在自己手里,既然最终的结局无可改变无非时间长短,那就一鼓作气拼上凌绝顶。其他的事情,折桂后再说。


此处是发生在一夕之间的变化,但可谓他数年变化的缩影。这个人的狂,也是真的狂。他会愤怒会迷茫他可能逃避,但他不可能逃避一辈子,他最终很坦诚。


他说只有几分钟就让世人看几分钟的精彩。


曾经首席狂剑的血性被唤醒,他就重返赛场。


他还爱张佳乐,还不能放下他,就在月下对着照片里的人承诺,要追回停滞四年的脚步。


总而言之,只有剖出他的苦痛,理解无可避免的挣扎,品读出最后那份坦诚的来之不易甚至独一无二,孙哲平的狂才会被赋予实感。他的狂哪里幼稚的,分明是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坦荡豁达。


而从《忍冬》我读出了这份实感。


穿林打叶,平生烟雨,他可以愤怒挣扎,而磨不平的骄狂意气始终不变。


 


【本心】


最后谈一谈这篇Repo的起心。


刷太太主页的时候由于时间倒序,所以先读的是后记。齐泱太太毫不避讳,直言忍冬最初时候曾热度寥寥,但她就这么十几几十地写下来了,到热度破百破千,到粉丝破千过万,一路执笔耕耘,写下这三十五万字。


我是个很感性的人,如风骨、气节、本心一类的的词永远能触动我。


本心是什么?我要写一个故事,我要补全一个世界,我还没有写完,我还没写到想写的情节,那我就会继续,纵使璞玉蒙尘其光不显,我依旧要写。


这就是本心啊,且坚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幸而佳作不会被埋没,如今忍冬抖落雪色,依旧一丛金银锦绣。


 


初读忍冬时只觉作者有才气恒心;机缘得与作者交谈,发现她谦逊温柔,还热心好心得叫我觉得非长评无以为报;而时间愈长愈发现远不止这些,就如开头所说,亲善而正直,说话斯斯文文,然而说起理来有条有理,掷地自有金石声。


无论哪点都可叫人敬服了,而忍冬真是文如其人。


持卷读忍冬,我看咏絮才女临窗提笔,以一颗坚韧本心摹写另一位坚韧守本心者的故事。


那是梅花攀着笔墨盛开,纸上并蒂金银兀自开的锐烈,而一缕梅骨精魂栖迟笔下,捧读时有暗香拂面而来。


谢您二载匠心,酬他们荣耀生平。


他们被这么多人爱着。


 


-End-


 

评论(9)
热度(242)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