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金主不好色,爱上一个小白脸。

金主和小白脸的故事,写着会有趣嘛?

暂时开头大纲

有一个新的脑洞,我且一说,你且一看。有兴趣了,我就写。

 

张佳乐是个弃婴,被一个捡废品的老人领养,过着贫苦的日子。他十二岁那年,老人去世,只剩他一个人。他不知自己一个人如何活下去,就在他觉得未来一片渺茫黑暗的时候,听到路旁的一个垃圾堆里传来了小孩的哭声。

他因此捡到了三岁的邹远。他想,还有一个比他更弱小无依的生命还想要努力活下去。他凭什么想死。

有了念想,他决定和这个孩子一起努力生存下去。

于是他就一边照顾邹远,一边上小学。白天将邹远托付给邻居家的瞎子太太,午休时间打工,下午放学继续打工,直到深夜回到住处接回邹远。

他拼尽全力,竟然也带着邹远一点点长大了。

他十五岁时,邹远也上了小学。高中课业太紧,无法让他工作学习兼顾,张佳乐无奈退学赚钱。他在工地搬砖,送外卖送快递,搅水泥背沙土,看场子端盘子,摆摊运货做家教,几乎什么都做过。

只是他拼死卖力气卖脑子赚来的钱,也只勉强够他在付清房租水电和邹远的学费外,勉强维持兄弟二人温饱。好在邹远乖巧懂事,比别的小朋友更体谅家长的辛苦。

但是在邹远三年级时,参加小学的一场运动会,晕倒在了操场上。

张佳乐接到电话赶往医院,被医生告知,这个孩子先天心脏二尖瓣闭合不全。张佳乐大概明白了邹远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原因,想到平日里这孩子一直很安静,多半是怕拖累了自己而被再次抛弃而强行忍耐不适。

医生告诉张佳乐,这个疾病若放任不管,会有生命危险。邹远的情况而今已经不能再拖,建议尽快手术。

张佳乐把所有存款拿出来,只够邹远在医院三天的治疗费。他和他道上的朋友借了一圈钱,却也只凑足了一个礼拜的住院费。他一天打六份工,每天只吃一顿饭,工资日结,依旧凑不齐手术的钱,只能让医院把邹远的性命勉强维持下去。他被迫无奈想去卖肾,可是肾的价钱被压得根本不够交齐全款,而且卖了肾之后很多工作他都无法再做,那就无法再负担邹远的后续治疗。

这时,一个名声不太好的、开夜总会的老板找到了他。

张佳乐曾经帮那老板看过场子,打起架来凶狠不要命。但之后渐渐明白那老板不是什么善茬,因而抽身而退。此时那老板找到他,虽然张佳乐也知道他不怀好意,但他已经没有能够在短时间内赚到一大笔钱的更好选择。

张佳乐还在夜总会工作时,就有客人曾经表达过对他外表的喜爱,但无一不被张佳乐严词拒绝。此时有一个豪门小少爷向他要“干净”的漂亮男孩玩,他见自己手下的MB纷纷难逃小少爷法眼,找来的干净男孩又被嫌弃长相不够,只得另请高明。

他得知张佳乐收养的孩子此时急需医药费,张佳乐几乎向他认识的所有人借了一圈钱,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于是,他向张佳乐伸出了“橄榄枝”,告诉他,一个大金主能给他很多钱。

张佳乐依旧不愿出卖身体,可是在他犹豫的时候,医院发了病危通知单。

他一闭眼,咬咬牙,去!

夜总会里,淫声浪语不断,人人都在尽情排遣自己过剩与畸形的欲望。孙哲平和他的一帮纨绔朋友们在vip包房开趴体,人人左拥右抱,只有孙哲平怀中空空。

大家纷纷怂恿他也玩玩公主和MB,可是孙哲平表示,他有洁癖,不喜欢乱来,要玩就玩极品。正此时,老板带着张佳乐到了包房。

张佳乐心里依旧过不去那道坎,从走进夜总会开始的每一秒钟他都在后悔。可是此时他已经没有办法离开,只能在夜总会老板和几个保镖的“押解”下来到了包房,见到了他的金主。

包房里十分淫乱,有些纨绔玩出了感觉就压着怀里MB就地正法。老板向孙哲平介绍了张佳乐,之后就离开了包房。孙哲平上下仔细观察了张佳乐一番,很少见地没有立马赶走他,反而召他到自己身边坐。众纨绔明白孙哲平对眼前这小子有点意思,于是纷纷怂恿孙哲平上。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搂搂亲亲了一番,众人越来越闹,让他将张佳乐就地正法。可孙哲平扛起张佳乐,表示自己没有被人围观的兴趣,随即出门开房间去了。

张佳乐心知自己贞操不保,但是邹远的医药费不能再拖,于是在孙哲平肩上与他讨价还价起了卖身费用。孙哲平好笑,与他一路扯皮,但迟迟没有应允张佳乐要求的医药费全款。

到了酒店房间,张佳乐被丢上床,捂着屁股要挟孙哲平,不给钱不给上。孙哲平大笑,走上阳台抽烟,将张佳乐晾在了身后的床上。

张佳乐莫名其妙,抬腿想走,可是孙哲平表示,此时如果他敢走,那么除了定金,多余的钱一分都不会给他。张佳乐只得满肚子憋着气在床上闷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被冻醒,发现自己正睡在酒店地毯上,床上空无一人,而衣冠齐整洗漱完毕的孙哲平正坐在落地窗后看着报纸。

孙哲平见张佳乐醒了,递给他一张银行卡,告诉他密码,但要求他绝对不能说出晚上发生的事情。张佳乐犹疑着答应,接过银行卡后,孙哲平竟就这么扬长而去。

孙哲平是孙家名义上的后代。虽然名义上是孙家人,可是孙老板在外面留情无数,孙哲平的母亲只是他的第四个小老婆。孙老板现如今身患绝症,孙家主母与嫡子们担心那些私生子们会回去与他们争夺家产。孙哲平为了抽身事外、减轻自己对孙家人的威胁,只能塑造一个一事无成沉溺酒色的纨绔形象。

他知道自己是同,可是对同们混乱的私生活接受不太了。他的酒肉朋友中有孙家各个势力的眼线,为了做戏全套,他就只能真的包下几个小白脸。

只是,张佳乐是唯一一个他真的做了全套的戏、带去酒店房间的。

早些年,张佳乐还在夜总会看场子的时候,曾经和来闹事的竞争对手的打手们打过架。那日孙哲平恰好也在夜总会。他很惊奇地发现,一个看起来十分漂亮清秀的少年,打起架来竟然无比凶狠不要命,于是心里暗暗起了些兴趣。

而更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晚被夜总会老板带到他面前的,居然就是那个看起来傲骨不折、自尊很高的、不要命的漂亮小子。

于是,从前被他暗暗埋在心里的、浑身上下都染着血的、凶狠而看起来会发光的漂亮小子勾起了他的兴趣。

从此二人展开了一场非典型性的、不好色的金主和凶悍小白脸之间的恋爱。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想看吗!想看就开新坑啦!


评论(92)
热度(454)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