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HEAVEN AND HELL(一)

·除了啪啪啪就是杀杀杀的故事(大雾,不要信)

·情报贩子x警方卧底

·《忍冬》预售地址请走这里


夜。

雨滴簌簌拍打在玻璃窗上,发出的声响让人轻易联想起被火苗噼啪吞噬殆尽的飞虫。

一道闪电撕开灰蓝夜幕,雷声来前,隐约能听见窗外急促脚步声踏碎雨滴。

头顶吊灯微微摇晃,孙哲平半躺在摇椅上,抬头看了看,还没等那一束光平静下来,面前的杂木门板倒被人一脚踢了开来。

外面的雨连同杂乱脚步,一同涌入房里来。本还算宽敞的房间,在十一二人的充填之下,一时也显得逼仄起来。

“给我搜!”为首的那人手上提着一把不短的刀,环视四围,见整间屋子只有孙哲平一人,于是愈发猖狂起来:“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得到命令,他身后的男人们纷纷抄着钢棍长刀在屋里行动起来,下手也不客气,几下翻搅,便将半间屋子搅作一团乱。

孙哲平双手交叉,托着下颔,也不说话,只默默地看眼前的一行人自说自话地将他的桌椅箱柜尽数打翻在地。直到那群人搜索无果,抄着家伙,略过他、抬脚直接向内屋走去时,孙哲平忽而开口:“你们的胆子不小。”

声音不大,却足够让房间内的每一个人听见。

为首那人一愣,旋即露出一个嚣张的笑,转过身,用刀背一下一下轻敲着自己的肩膀,向孙哲平走来:“我看你的胆子才大,看到我们W组的人,竟然还敢……”

孙哲平露出一个微笑来,饶有兴味抬眼看他:“虽然我没听说过W组是个什么东西,但你们头儿想必没有跟你们说过,在Heaven,尤其第二区,最好不要随便拿着刀就闯进别人的店门,以免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

“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就爱砸你店怎么样了?”那人神色一僵,却在目光接触到孙哲平左手上密密匝匝包裹着的绷带后放松了下来。他嗤笑一声,抡着刀便向孙哲平砍来:“一个残废而已,老子不仅砸你的店,老子还要剁你的……”

他的话没有说完。

一声惨叫伴随着鲜血喷溅的声音,与一条手臂一起落在了地上。

孙哲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将刀递还到他剩余的那一只手中,缓缓坐回摇椅上:“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放肆。”

那人捂着血流不止的肩部断口,神色惊惶:“你是什么人!”

孙哲平只笑着看他。

“老大,老大!”身后众人纷纷簇拥上来,无数铁棒刀尖对准了孙哲平。正此时,却有一人惊呼:“老大他砍你用的是刀背!”

混混头子大惊,低头一看,手中砍刀,竟当真只有刀脊之上沾染了一线鲜红。

孙哲平却没心思再理会眼前这一群人的惊惶。他的视线自面前刀尖扫过,惊得持械众人纷纷后退:“滚。”

“他是孙哲平!”

人群中似乎终于有人认出了他来,看着眼前躁动不安的人,孙哲平挑起半边眉:“要我说第二遍么?”

“不用!不用!我们滚!我们滚!”

“孙哲平”三个字像是一句禁忌的咒文,混混头子在听见他的名字后,不知是否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只在霎时间变得看不出一丝血色。他双腿颤抖得几乎站不住,“当啷”一声将手上的刀丢在了地上,紧接着扑通跪倒在自己的断手前,低着头甚至不敢看眼前的人一眼:“小的该死有眼不识泰山,孙老板求您大人大量饶我一次,从此小的滚出这里,永远不再踏入第二区地盘……”

紧随着混混头子,屋里人呼啦啦跪倒了一片,求饶声连天地响。

看着一屋狼藉,孙哲平兴趣缺缺地打了个呵欠。

“收拾干净,滚。”

人群涌动起来,被翻搅得一团乱的房间不多时便恢复了原样。几个混混脱下已脏得看不出原色的工字背心将地上血迹匆匆擦了,捡起地上的手臂,脸上竟还挂着强笑,躬着身子后退出房间。

孙哲平向后倒进摇椅,并不理会人群的动静,只看着等着房间再一次安静下来,被沙沙雨声填满。直到连窗外雨声都悄悄息了,他倏尔抬头:“雨停了,人也走了,你总该出来了吧?”

头顶灯泡摇晃。

半晌,一个人影从里屋内走了出来:“你从一开始就发现了?”

孙哲平看向那人。

灯泡在那人清隽的脸上撒下一片暧昧的昏黄,把他略有些纤细的影子一直拉长到孙哲平的摇椅之前。

孙哲平抬脚踩在那人影子上,懒洋洋笑起来:“我以为你只是来躲雨。”

那人面色一赧:“抱歉,刚才多谢你。”

“出后门直走,第三个路口右转。”孙哲平并不理会那人的道谢,低下头去:“最后翻一道墙,你就能离开第二区。再向前四千米,右转之后进门,过地道,就能离开Heaven。”

不知为何,那人听见孙哲平的话,没有立马动作,反而更向前了一步。

“那能不能请问你……”他抬起眼来,眼里有并不属于heaven居民的光芒:“第三区该向哪里走?”

孙哲平摇头:“你不是这里的人,最好早些离开。”

“我不能走。但还是谢谢你。”那人自知失言,摇了摇头,向孙哲平执意一番,转身走向里屋。

铁门开合,窗外暂息的雨骤然重新落下。

孙哲平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眨了眨眼,站起身来。

他自一旁柜子中抽出了一柄黑色长伞,将伞尖抬至眼前,低垂眼帘,怜悯般叹了口气,便也推开了里屋内通向屋后小巷的后门。

黑暗自推开的门外涌入,一点一点将他也吞噬进无边的夜色中去。

可是身后摇晃着的灯泡分明照亮了他微微翘起的一侧嘴角: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在一片陌生的雨夜之中找到一个陌生人,究竟有多困难?

答案是,在孙哲平堪堪合上铁门走出小巷时,便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枪声。

顺着声音看去,几道墙外,向着第三区的方向,有几乎撕裂整片夜空的光芒。

孙哲平默默收了雨伞,放轻脚步,沿着围墙一路向打斗发生处快速靠近。还未近身,便见不远处雷火电光闪烁一片,犹如星火迸裂银河逆流,又似他旧时曾见过的漫空烟花。

脑内似乎有熟悉的画面如一束缥缈的光划过,可待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捉不住那顺着他指尖流闪的光芒。

眼前的光很快熄灭了下去。

混杂着潮湿铁锈味的血腥气随着子弹上膛的声音传到孙哲平面前。

那个自他店内走出去的纤细身影,此时正踏在成片哀嚎着的躯体之上,用手中的自动手枪顶在一个人的额前——正是那个闯入他的店门,被他卸去了一条手臂的混混头子。

“你是不是当真以为,我怕你们?”雨水连同血水混杂着,一并顺着那人苍白的脸颊往下淌。明明是狼狈至极的模样,可孙哲平竟觉得,这个人看起来,竟似乎在这晦暗的雨夜里散发着柔和却凛然的光芒。

很快,他摇了摇头,试图驱散这个奇怪的念头。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们也是收到老大的命令,叫我们杀死所有打听K集团消息的人,我不认识什么辛德拉,是真的,是真……”

枪声响起,求饶声戛然而止,可随即响起的是更凄厉的惨叫声。

雨夜里没有月光。

可那人的眼里,那只属于外来人的光芒还是刺得孙哲平眯起了眼。

他没有杀人,只是打断了眼前混混的另一条手臂。

孙哲平想,这个人太干净了。

干净得不适合在Heaven这种地方生存下去。

或许,他应该在这个太过于干净的外来人在这里彻底消失之前……

弄脏他。

不知为何,一阵裹挟着熟悉兴奋感的强烈情绪,竟催逼着他生出丝丝缕缕重逢的预感来。

重逢?

孙哲平撑开伞转身:或许,是他这些年来的确生活得太无趣了,以至于他竟如此地期待着一个外来地人能搅乱他这一潭死水般的生活。

 

孙哲平的期待并没有落空。他回到店中只泡了一杯热咖啡,头发尚未擦干,那个外来人熟悉的身影便又一次踏入了他的视线。

“我听说你是全Heaven最出名的情报贩子,只要是这座城里的消息,没有你不知道的。”

那人的发梢湿淋淋的,向下滴着水。水珠顺着他的脖颈划入领口,再洇入黑色衣料,将他湿漉漉的皮肤衬得更是一片惨白。

孙哲平摊开手,耸了耸肩:“或许吧。”

“我想知道有关辛德拉的一切。”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半湿透的钞票来,放在了写字台上:“这些够不够?”

看着那一沓钞票,孙哲平忽然笑了起来。

“不够。”他没有动,摇了摇头:“拿回去吧,最后一次,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感受到他的拒绝,那人却执拗地盯着他,又掏出了一沓钞票叠在了写字台的那一刀纸币上:“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可是我一分钱都不想要。”孙哲平依旧摇头,“要来杯咖啡么?”

那人眉头一蹙,看向孙哲平的眼神冷下了几分:“你这是无理取闹。”

“不愿意的话,你可以不找我。”孙哲平抬起下巴,向后门处轻轻示意:“门在那里,你随意。”

外来人的眉头蹙得更紧,就在孙哲平几乎以为他要提步离开时,他忽然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你要什么。”

孙哲平得逞般愉快地笑起来:“你叫什么?”

“……”外来人咬着后槽牙,齿面摩擦的滞涩声响连同他的名字一同从齿间挤了出来:“张佳乐。”

“那好,张佳乐,你听好了。”孙哲平笑得促狭。不知为何,他那带着些挑逗意思的眼神落在张佳乐身上,却让他觉得自己几乎被这情报贩子用暧昧的眼光连同他猩红的舌尖一并舔了个遍。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脸,似乎不想放过他任一丝变化的表情。就在张佳乐被一室浓稠沉默压迫得即将爆发之际,孙哲平摸了摸下巴,终于开口:“我想……”

他的眼里是一片坦荡的欲望:

“操你。”


评论(58)
热度(554)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