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喻黄】缪斯之睐(一)

·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你信吗),并且本章没有喻出没

·美术生看了想打人

·在此保证,美术生、体育生和音乐生的生活绝对跟本文里的不一样。

·最后挣扎:《忍冬》微博转发抽奖地址请走这里,预售地址请走这里


清晨八点,阳光明媚得像十三四岁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就穿过明净的玻璃窗,在地上洒下一片跳跃的斑驳光点。

忽然,一只脚重重踏上那一小块被晒得一片温暖的木地板。

“简直狗屁不通!”

伴随一声玻璃制品落地的脆响,荣耀大学雕塑系某教授那名贯校园的怒喝又一次回荡在了空阔的美术楼二层走廊里,像是将壁橱中摆放的一尊尊雕像都震得颤动了起来。

“哇,钟主任又发飙啦。”

两个学生刚从一旁的工作室里走出来,迎面吹来的便是一声中气十足堪比男高音的吼叫,激得其中一个瘦子一缩脖子:“又一个杯子得牺牲了吧,心疼。”

荣耀大学盛传,在雕塑系系主任钟教授的手上,没有一个杯子能全尸挺过半个月。

如此看来,学长诚不欺人。

另一个胖学生叹了口气:“比起杯子,你还是心疼下里面的人比较好吧。”

“里面是谁?”

“八九不离十是张佳乐学长咯,谁叫钟主任这一届就带他一个毕业生。”

“什么?张佳乐学长这么想不开竟然会选钟主任?!”

“你还没听说吗?我们的毕设导师,都是学院随机分配的啊!”

“不是吧!不要啊!”

喧闹声随着脚步声渐渐淡出走廊,系主任办公室里,张佳乐对着眼前黑云压城的钟主任,冷汗流了一脊背。

偏生那位黑云压城似乎还不打算放过他。老钟摸了摸自己扎在脑后的一束小辫子,冷笑一声:“你看看你做的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人体结构一塌糊涂,大学几年,透视、立体构图和人体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那些人体模特一个两个丑得辣眼睛,看一眼折十年寿,谁还总去盯着不放啊。”张佳乐撇撇嘴小声嘟囔,听得办公桌对面的钟教授眼皮一跳,脸色更凶恶了几分:“你说什么!”

不等张佳乐开口,钟主任将他新拿出来的瓷杯子也摔在了地上:“张佳乐!你再用这种态度下去,就别想从我手上毕业!”

吼声传到楼下,将刚刚走出大楼的那两个学生又吓了一跳。

瘦子打了个寒颤。

“哇,老天保佑,但愿明年分给我的可千万别是钟主任啊……”

 

“咣”一声,宿舍门被重重摔上,摇得整层寝室楼都在晃。张佳乐踩着摆在梯子下的一双运动鞋,一头倒回下铺床上,捂着脑门儿叫起来:

“我完啦!完啦!完啦!”

上铺那位似乎还没起床,这一系列的动静竟没得到一个字的回应。可张佳乐一腔苦水不倒不快,趁着上铺的哥们儿暂时还不会用那密集得连根针都插不进的文字泡攻击淹没他,抬起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踹起了头顶的那块床板:“我究竟是有多倒霉会分到钟馗手上啊!你是不知道他今天的脸黑得就差头顶一个月牙去当包青天了!”嚎了两句,他顺手拎起枕畔一本画册翻了翻:“而且我的人体没有那么大的问题吧!看设计图简直就是完美、perfect、素晴らしい啊!”

窗外传来鼓噪的声响。

张佳乐被那一阵阵若有若无的运动员进行曲吵得两耳嗡嗡叫,捂着耳朵坐了起来,大叫一声:“再这么下去小爷不会真的要毕不了业了吧!”

话音刚落,上铺探出一个头来:“张佳乐!”

黄少天似乎早就睡醒了,却还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两眼发着瘆人的亮光,擎着明显被他玩得快没电的手机向张佳乐晃了晃:“今天运动会!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看吧!”

“不去不去。你这大二的小朋友懂什么。”张佳乐烦闷地甩甩手,“我毕设眼见着要挂,这时候还有心情去看运动会?”

黄少天从上铺直接跳到了张佳乐的床上,凑到画册跟前看了看:“为什么呀?看你的稿子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我也觉得!”张佳乐仰天长嚎,“可是我导说我的人体结构一窍不通……关键平时学校里找来给我们当裸体模特的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黄少天“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肩:“钟馗嘛,找来的当然就是……我懂的我懂的。”但旋即,他直接伸手从张佳乐手中抽出画册丢到了枕头上,拉着他直接下了床:“十点整开始一百米决赛!”

“你激动个啥?”张佳乐狐疑。

“你不想看参加女子百米妹子的乳摇啦?就算跑一百米的妹子没胸,这次体育系也参赛,男子百米肯定有正妹啦啦队一群!”黄少天贼贼一笑,隐约露出一侧小虎牙的尖:“再说了,上了运动场肯定穿的都不多,到时候肌肉骨骼还不是随你看,万一就发现有赏心悦目的妹子……”

纵然面上再不情愿,可张佳乐抵抗的力气确确实实在黄少天说出理由的那一瞬间消散为零。他半推半就跟着黄少天走到田径场,还未及近处便听见一浪一浪的尖叫向他拍来。

妹子果然好多。

阴鸷的心情在拂面香风中和缓许多,张佳乐脸上绷得滴水不漏,一双眼却早已上上下下把周围妹子扫了个遍。

这个腿长,可是腓肠肌比例有点不太对。

那个脖子线条漂亮,可是锁骨的位置再高一点点就更好了。

至于那个腰线弧度刚刚好的,似乎有些骨盆前倾,艺术的美感瞬间少了一大半……

不对!

钟教授给他的毕设选题是《爱神之子》,并不是《爱神》。

因此,纵使他身边的女生们再好看,身体再匀称,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用。

张佳乐忍不住又一次捂住了脸。

虽说名家雕塑早就被他看得滚瓜烂熟学了个七七八八,可是当作品第一次交到导师那里时,钟教授虽然没有批评他的人体结构,倒给他戴了一顶“脱离生活缺乏现实气息”的帽子。

然而历数每次学院里请来的模特,不是一身松垮的皮肉就是一挂白惨惨的肋排,张佳乐甚至觉得,他如果选择做一个模特而不是美术生,或许会更有前途些。

所以究竟要怎么又生活又完美!这纯粹只是在刁难人吧!

张佳乐忿忿拍栏杆,拍到一半,在身后女生们陡然拔高的尖叫声中,他却愣了。

正对着他所在的看台,男子百米赛跑的选手已然在起跑线前开始做准备活动。

在一堆形状比例入不了他眼的肌肉骨骼中,有一个,完美的人。

他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完美的结构比例,完美的肌肉线条,完美的轮廓完美的动作,皮肤在阳光下折射出的完美麦色光泽——张佳乐甚至觉得,那个人在太阳下,正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发令枪响与身侧女生们的叫喊声已经完全传不入他的耳朵了。此时此刻,他的眼仿佛化作了一台摄影仪,全程黏在那人身上,只恨不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将他那一身完美的肌肉仔仔细细地化作纸上线条。

“你怎么啦?中暑啦?还是被这么多妹子包围要晕啦?快醒醒快醒醒,女子百米要开始了!”

感到身侧有人在摇自己的手肘,张佳乐这才略略回过神,看着身旁的黄少天,目露凶光道:“我找到了。”

黄少天吓了一跳:“什么东西?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人,很吓人的,你看后面妹子都被你吓到了。”

张佳乐握紧了拳头,猛地敲在了栏杆上,硬生生咽下了一声痛呼,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刚才男子百米那个三号叫什么,哪个学院的?”

“我哪知道。”话音未落,黄少天甚至没来得及皱起眉头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便见张佳乐转身往看台下跑。黄少天叫了他两声,却只看到那个浑身上下往外透露着“我有戏了”气息的家伙朝着看台相反的方向越跑越远。

“呸!”黄少天嘴巴一撅,“不管你啦!”

 

孙哲平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当然,他在成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以前,曾经是国家击剑队重剑分队的一名队员。

后来,他用以持剑的左手无法避免地出现了伤病。可他转念一想,这些年来国内外该拿的奖杯他似乎也摸了个遍,于是不再执着,选择退役,打算进入大学镀层金。

国家级的运动员自然很快就被代表着国家艺术体育教育最高水准的荣耀大学录取,之后就是顺利地进入体育学院,选择击剑专业,活跃在普遍都是平凡大学生的赛场上,成为尖子生与人群中的焦点。

因此,孙哲平并不会对人群投射来的目光、尤其是女生们灼热的目光产生什么不适感。相反,他人生得英俊,选择的又是击剑这样看起来小众而帅气的专业,因而他甚至觉得,接受他人崇拜目光的洗礼是一件理所当然而令人享受的事情。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后,多了一股陌生的目光。

炽烈,崇敬,欣赏,仰慕。

这些内容他都很熟悉。

可不知为何,这些他本应极其熟悉的内容组合在一起之后,竟然像是编织成了一柄手术刀般,一刀刀削得他浑身不自在。

简直像是被人用眼神解剖一样。

或许是他的名号已经传到隔壁医学院去了?

孙哲平这样想着,可旋即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这一束目光,无时无处不黏在他身上。

基础体能训练课上,这一束目光粘着他;

上专业知识课的时候,这一束目光粘着他;

回寝室的路上,这一束目光粘着他;

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这一束目光粘着他……

甚至连他上厕所的时候——

孙哲平额上青筋一跳,甚至没来得及把裤子拉链拉上,一个箭步冲进身后小隔间,拖出一个细胳膊细腿的人来:“你有完没完!这些天跟踪我跟上瘾了吗!”

张佳乐自知行迹败露,面红耳热,正转身想要逃走,脑中却“呲啦”一声闪过一道光。

于是,孙哲平就看着眼前这个本来一脸尴尬做贼心虚干笑不止的男生,突然绷着一脸严肃,抬头看向他,义正词严道:“这位同学,说这种话是要讲证据的!我就只是来上个厕所,你突然闯进来,我还被你吓了一跳呢!”

孙哲平嗤笑一声,伸手就去拽眼前家伙手里攥着的一本奇厚无比的速写本。

张佳乐大惊,下意识就想将本子往身后藏。可他的动作哪里快得过孙哲平——但见他猿臂一展,拎了那本册子便在二人眼前晃了晃,略有些得意地开口:“上厕所带这么大个本子来,你别告诉我你大号打算用这个擦啊?”

张佳乐还想嘴硬,孙哲平已然将本子丢回了他怀中,施施然向厕所外走去:“以后不许再偷偷跟着我!”

厚厚的本子如一只白鸽般扑楞着翅膀飞回张佳乐怀里,撞得他的胸膛突突地疼。他低头翻开一页,突然露出一个贼笑来。

不让偷偷跟着,小爷正大光明跟着总行吧?

这样想着,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支中性笔来,将本子翻到方才没画完的那一页,刷拉拉地补上了几笔后,颇为满意地左右看了看。

虽然人脾气不怎么样,但是真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完美身体,真是连那话儿的形状也标致得没话说啊!

至于要不要提醒他他的裤子拉链还没拉上...

张佳乐舌头一吐:去你的!

 


评论(32)
热度(339)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