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矫情的小心思

本来不打算写这个的。总觉得,故事结束就结束了,后面再来几句感慨似乎也没什么必要。
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写了。
因为忍冬是我写的第一篇同人文,也是我写的第一篇现代paro的故事。
一开始入全职坑的时候,我本来站的第一对是喻黄。某天,我有幸看到了海月虚空太太的《清嘉》一文,也从此重拾了以前只用来放诗词的lof,甚至想重新开始写小说。但是有清嘉这等美文珠玉在前,我也不太敢写喻黄的原著向,机缘巧合之下萌了双花。那时候的我比较孤陋寡闻,双花这边硬直女神、秀秀女神的盛夏光年和希风女神的花事这些神文一本都不曾拜读,却自以为是地想完完整整地写一篇将双花这一对从第一赛季开始认认真真记叙下来的文章。
当然,我也这么做了。
从15年的2月开始写,写到而今,整整两年半。一开始写的时候,每一章热度10都不到,粉丝也不过四十余人(里面还有二十个是当初写诗词的时候认识的),但我竟然就这么,一点点写下来了。
当然,我是个懒惰的人。现实生活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在这些时间里,我曾经无数次地彷徨、犹豫,怀疑自己(其实更多的时间在偷懒)。最夸张的一次,我似乎整整半年没有一点动静。
所以,在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所有陪伴我的小伙伴,尤其是那些从两年之前陪伴我到今天的朋友。我知道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但感谢你们能让我看到走下去的光。
今天敲下“END”三个字母的时候,我忽然就感觉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一样,甚至隐隐有了些怅然的感觉。
当然,忍冬完结了,他们的故事不会结束,我应该努力走的路也没有结束。
只是在此我希望,我有好好地把孙哲平与张佳乐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当然,我也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给你们讲的这个故事。
此致。

评论(64)
热度(211)

齐泱

©齐泱
Powered by LOFTER